第一百三十六章 终至至阴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咆哮的苹果 书名:至尊皇权
    一个时辰之后,除了郑玄和侯宁依然保持笔直的坐姿之外,剩下的四个碧天宗弟子全部趴在了云鸟(身shēn)上,根本直不起腰来。

    此刻他们(身shēn)上(裸luǒ)露在外面的部分全部挂满了寒霜,如若不是这些人都已经冲破了三个小周天循环,组建了大周天循环,恐怕他们此时已经被冻毙了。

    不过即使如此,他们的处境也不大好,三个六重天的弟子(情qíng)况还算好些,至少能够掌控(身shēn)下云鸟,而只有四重天境界的候南,似乎已经失去了自主意识。

    如若不是郑玄危急关头一把拽住他(身shēn)下的云鸟,说不定,候南已经彻底栽下去了。

    面对此种(情qíng)况,侯宁脸现焦急之色,不过却并没有什么主意,唯今之计,似乎只有坚持一道了。

    半天之后,在候南几乎没有任何知觉之际,在侯宁都几乎要控制不住(身shēn)体,趴伏在云鸟(身shēn)上的时候,郑玄只觉得眼前猛然一亮,他们已经穿过了蛮荒丛林的范畴,进入到了至(阴yīn)谷地带。

    此时此刻,云鸟们似乎也耗尽了力气,由原本的(身shēn)在万丈高空,开始平行滑落,到了传出蛮荒丛林边缘的时候,他们实际上的高度也就是百丈而已,差不多已经十分接近地面了。

    “大家抓紧,快要到地方了!”

    大吼一声,郑玄猛然一压(身shēn)下云鸟,让这只几乎精疲力竭的鸟儿的下坠之势愈发的猛了,同时,郑玄也是一拽(身shēn)边候南乘坐的云鸟,将这只鸟儿也拽了下去。

    得到郑玄的提醒,其他碧天宗四人从迷茫状态苏醒过来,俱皆精神一振,狠狠一压(身shēn)下云鸟,便仿佛一架架滑翔机一般,斜着朝前方深褐色的庞大谷地掠去。

    片刻之后,随着几声轰响,在茂密的丛林之中升起几阵尘土飞扬的烟雾,郑玄他们这一行人安全的着陆了。

    从云鸟(身shēn)上翻(身shēn)下来,紧走几步来到候南的(身shēn)边,郑玄探了探候南的鼻息,朝一旁匆忙赶过来的侯宁点点头,言道“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寒气侵体罢了,只要将寒气驱逐出去,就会好了,速速将血参拿来。”

    “好嘞!”

    将候南(身shēn)上的冰霜扑打掉,侯宁急忙从(身shēn)上携带的包裹之中拿过处理好的血参,递给郑玄。

    “这些血参的品质不错,你们倒是有心了。”

    接过血参,随意的扫了两眼,郑玄从中挑了两颗仿佛在血液之中浸泡了许久的饱满血参,然后将候南一把提起,同时示意侯宁扒开他的嘴巴。

    待候南张开嘴后,郑玄直接在侯宁惊诧的目光中,将血参的细长毛细根茎完全塞入候南的嘴巴,然后猛然一捏血参的块茎,只见些许嫣红的液体便从血参的毛细根处流出,直接注入了候南的嘴巴。

    将两株血参的参液全部灌入了候南的肚子中后,让侯宁扶住候南,郑玄手掌猛然立起,对着他后背几个大(穴xué)一阵拍击。

    不多时,候南苍白的脸色猛然一红,其(身shēn)子猛然前弯,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声,股股血红色的参液从其口中流出。

    虽然(情qíng)况比较渗人,可是候南却是从弥留状态恢复了过来。

    见状,侯宁脸上顿时浮现出大喜之色,急忙掺住候南,不住拍击他的后背,替他理顺体内的气息,同时温言道“公子,你怎么样了?刚才可是吓死我了,你要是出了事,我可如何向宗主交代。”

    “好了,现在他已经没事,只需休息休息即可。”

    随手取过另外一株血参,将参液挤入嘴巴中,郑玄摆摆手,看了眼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侯宁,实在是难以将他同六重天巅峰高手联系起来。

    摇摇头,郑玄点了点(身shēn)边的一大捆血参,示意其他四个冻的嘴唇发青,浑(身shēn)上下直打哆嗦的碧天宗弟子,言道“这里便是至(阴yīn)谷地界了,此地(阴yīn)气甚重,伤人只在无形之间,你们也过来吃两颗血参。”

    “这血参不仅能够防御至(阴yīn)之气,更能够活血化瘀,驱寒止冷,多吃几颗,这飞行过程之中经受的严寒自然就不是什么问题了。”

    “多谢郑护法指点!”

    众人拱拱手,登时也顾不上什么失礼不失礼的,全部围拢在那捆血参之前,开始不要命的往嘴里面填。

    “此番多亏郑师弟相助,否则候南这条命可就没有了,郑兄弟大恩,候南没齿难忘,请受候南一拜。”

    这时,候南也是打了好几个寒战,彻底回过神来,虽然他一直处于迷糊之中,可是却也对外界有些朦胧的感应。

    他知道就是因为郑玄,他方才得以生还,否则说不定他早在高空之中昏迷时,便会直接掉落万丈高空,摔成碎屑了。

    “无妨,侯公子不需如此!”

    紧走几步,将候南搀扶起来,郑玄示意一旁的侯宁道“候老,虽然你修为高深,可是此处乃是至(阴yīn)谷深处,至(阴yīn)之气诡谲莫测,甚难察觉,为防意外,你还是去吃些血参吧,候公子既然醒了,那就没有什么事(情qíng)了。”

    “也好,有劳小哥了,小哥大恩,我碧天宗上下没齿难忘,如若能够救出宗主,只要小哥一句话,我碧天宗上刀山下火海,必定在所不辞。”

    抿抿嘴,侯宁松开手,朝郑玄恭敬的拘了一躬,便凑到其他弟子(身shēn)前,开始服用血参。

    至于候南,因为已经服用了两颗饱满的血参,因此倒是并不用再继续服用了,血参虽然听起来比较上口,但是味道着实不佳,如非必要,没有人愿意多吃。

    在这个当口,郑玄便与候南攀谈起来。

    经历了这一路上的(情qíng)形,再加上已经到了至(阴yīn)谷,候南对郑玄再也没有丝毫隐瞒,便将这至(阴yīn)谷雪凌峰的(情qíng)况从头到尾的向郑玄叙述了一遍。

    最后,侯南则是眼巴巴的看着郑玄。

    不得不说,经历一路上种种(情qíng)景,郑玄在候南心中已经成了仿佛无所不能的神灵一般,其形象彻底竖立。

    在候南等碧天宗弟子心中,此时的郑玄是无所不能的,似乎,在这至(阴yīn)谷之中找到雪凌峰也根本难不倒他,因为,他是郑玄!

    不多时,众碧天宗弟子也是从森冷的寒气之中会缓过来,不再去吃那些滋味并不如何美好的血参,转而凑到郑玄(身shēn)边,不时差上一言,给郑玄提供去往雪凌峰的路线。

    将众人的七嘴八舌听在耳中,郑玄有些无奈的龇龇牙。

    事到如今,他方才发现,这群碧天宗的弟子简直就是一群愣头青,对至(阴yīn)谷深处一无所知,竟然想要进入至(阴yīn)谷深处,来到雪凌峰,救援碧天宗宗主。

    恐怕如果不是机缘巧合遇到他,有他带路,他们根本就不用血神派追杀,自己就会死在这个前进的路途之中,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幸理。

    仿佛是看出了郑玄心中所想,侯宁有些难为(情qíng)的拽拽胡须,老脸微红的言道“我们一回山便得知了山中巨变,根本未曾来得及有任何准备,便直接逃离了宗派,在一些心系碧天宗的弟子帮助下得知了宗主的下落。”

    “因此,我们除了知道雪凌峰乃是至(阴yīn)谷最深处的最高峰之外,就不知道其他地方了,小哥可否看出雪凌峰的方位?”

    微微摇头,郑玄也不想让这个老人多过难堪,当即开言道“雪凌峰乃是血神派秘密驻地,肯等不为外人所知。”

    “不过根据候老所言,雪凌峰之处的地脉(阴yīn)气应该是至(阴yīn)谷之中最重的,或许,我们可以根据这地脉(阴yīn)气找到雪凌峰。”

    “而恰巧,我对地脉(阴yīn)气十分敏感,我们似乎可以根据这点找到雪凌峰,事不宜迟,诸位速速收拾一番,这至(阴yīn)谷虽然不比蛮荒丛林危险,可是却也不是善地。”

    话毕,郑玄也不多解释,当即吩咐一声,让众人准备好行装,收拾好随(身shēn)兵器,便手持天龙剑,弯腰钻入了前方的丛林。

    碧天宗众人见状也是急忙跟了上去,很快,此地只留下六只不断转圈的云鸟,过不了多会,这六只云鸟便眼睛泛白,直接躺倒在地,却是心胆俱碎,彻底死去。

    一个时辰之后,几个灰头土脸的人从一处密林之中钻了出来,为首一个颇为年轻的人随意撩了撩面上的蜘蛛网,看向不远处的一座呈现出锥子状的高峰,眉头皱了皱,眼中闪过一丝如释重负之色。

    这一行人自然就是在至(阴yīn)谷之中穿行了许久的郑玄一伙,为首的年轻人自然也就是郑玄了。

    脱出丛林,感受着此地浓郁的地脉(阴yīn)气,郑玄眉头稍挑,示意(身shēn)边的侯宁,言道“这座山峰附近的地脉(阴yīn)气极其厚重,在这至(阴yīn)谷之中应该是独一份,如若传言不错,这里应该就是雪凌峰了。”

    结合着之前自己得到的(情qíng)报,将面前这个险峻异常的山峦收入眼中,侯宁稍稍比较片刻,当即点头,言道“不错,这边是雪凌峰,由于此地(阴yīn)气浓重之故,雪凌峰山巅之上常年笼罩着一层(阴yīn)云,一年四季不论任何时候都下着白茫茫的大雪。”

    “现在看来,传言却是不错,我们可算是寻到了目的地。”

    (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咆哮的苹果,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至尊皇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