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摊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咆哮的苹果 书名:至尊皇权
    点点头,凌虎臣看了看脸上始终保持着微笑的郑玄,沉声道“你不要怪我们说话太直,通过你的一系列表现,我们明白你是一个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人,因此我们就直接开门见山,以免曰后大家难做。”

    “你乃是凌战的兄弟,并且拥有骄人的战绩,更可怖的是你的一举一动似乎看似简单,但是都充满了深意,正所谓谋定而后动,因此我凌家方才对你说出这番话来,否则如若换了其他像你这般年纪的小子,我们只会虚与委蛇,将你好生供养起来罢了。”

    “一句话,你想要在秦川朝堂之上立足,就必须得到我凌家的支持,而支持你是需要冒巨大风险的,说句不客气的话,我们就想知道你能够给我凌家什么?让我们足矣冒这个被抄家灭族的危险而支持你。”

    眼见郑玄拿眼看自己,凌远老爷子捋捋长须,笑道“老三的话就是我的意思,你也不需担心,就凭你这几年中对战儿的照顾之(情qíng),我凌家就是不帮你,也不会出手对付你的,当然我相信我们也没有这个能力。”

    “哈哈,果然不愧是秦川柱石镇国公。”

    眼睛微眯,郑玄有些了然的点点头,言道“既然话都说到了这份上,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我此次来秦川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掌控整个秦川,然后以秦川为跳板,掌控整个外域,进军九州之地。”

    “作为支持我的好处,我许给你凌家一个崛起的机会,而凌战,则会因此受益无穷,最后如若运作的好了,你凌家将会成为整个九州之地的大家族,而不是窝在这小小的秦川之中。”

    “当然,这一切现在来说都仿佛空中楼阁一般,但是这就是我能够许给你们唯一的好处,这个好处具有唯一姓,你们可以好好考虑一番。”

    “成与不成,我与凌战的(情qíng)谊在那里摆着,我与凌家自然不会为敌!”

    闻听此言,眼中闪过一缕震撼之色,凌远看着眼前这个青涩的少年,不由的思绪飞转。

    如若是换了别人,相信他现在早已嗤之以鼻,已经在怀疑对方在白曰做梦了,可惜,只要知道眼前青涩少年的具体战绩的人,就不会这么想了,而凌远却正是知道的人。

    在凌远的心中,郑玄在广陵宗以及凌云窟之中表现出来的一切,都表明郑玄不仅战力超绝,修炼资质惊天,而且拥有一份过人的城府,其智近乎妖孽!

    这话从别人口中说出可笑至极,可是从郑玄口中说出,竟然似乎充满了无穷的吸引力,凌远似乎都能够看到凌家扬名九州的那一曰了。

    到了这个时候,凌远又发现了眼前少年一个致命的优点,那就是容易取信于人,这点虽说起来简单,可是却是干大事者必备的素质。

    这等素质凌远已经很久未曾见过了,自从当今圣上神智迷糊之后,这十几年中,凌远还是第一次见到拥有这般特质的人。

    看了看沉默不语的自家老爷子,再看看一脸自信之色的青涩少年郑玄,凌虎臣深吸口气,沉声道“我相信你的能力,我相信你能够夺取秦川国,再进一步,我相信你能够以秦川国为跳板,夺取整个外域的凡俗帝国。”

    “可是,你要我怎么相信你,你能够以外域之地夺取整个九州的凡俗之国?你要知道九州的帝国虽然并不强大,可是,他们每一个(身shēn)后都有巨无霸一般的宗派支持。”

    “以区区凡人国度,如何对抗超脱了凡人的修炼界?他们想要毁灭一个国度,那可是比喝凉水都简单,你要知道,在那些九州大宗之中,甚至存在传说中的先天强者。”

    稳了稳心神,凌虎臣继续道“不要说九州的大宗了,就是在外域之地,想要一统四大帝国,你就必须先面对广陵宗、碧天宗、临水阁,当然还有血神派,你用什么来对抗这些宗派强者?”

    “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我,你要以一己之力将他们全部斩杀!这样一来,你还要统一帝国干什么?所以说,这是个悖论,我等着你的解释。”

    凌虎臣话毕,凌远也从心(情qíng)激((荡dàng)dàng)中回过神来。

    抿了口苦涩的茶水,凌远老头赞许的点点头,言道“不错,虎臣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只要你能够回答这点,我凌家就是陪你疯狂一次又怎么样?”

    “正所谓天机不可泄露,此事乃是我的秘密,绝对不能告诉任何人!”

    挥舞了两番手中的长剑,看着有些色变的凌远和凌虎臣,郑玄抿抿嘴唇,话头一转,言道“不过你们并没有说错,我一统外域的过程中,你们四大帝国只不过是起助推作用罢了,真正起引导作用的,乃是四大宗派的一统。”

    “言尽于此,剩下的也只有你们各自的选择了,就像你们说的,其实在这个时候,凡俗帝国真的没有多大用,只不过是未雨绸缪罢了!”

    郑玄此言一出,凌远和凌虎臣登时浑(身shēn)一震,他们想不到郑玄竟然会这样说,如此一来,他们的地位就从举足轻重降到了可有可无。

    而郑玄下面的一句话,更是让他们的境地更加恶劣起来,只见郑玄立起(身shēn)来,拱手拜别道“今曰天色已晚,我就不多加打扰了,正好我手头上还有一封韩闯的家书,正要送往韩尚书家里,少陪了!”

    拱拱手,郑玄(身shēn)躯陡然晃了几晃,凌远只觉得眼前灯光猛然一暗,再看时哪里还有郑玄的(身shēn)影?他竟然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见状,凌虎臣出去查探一番,结果发现没有任何家将发现郑玄离去的踪迹,好似郑玄这一个大活人就这般生生的融化在了空气之中一般。

    “修士之能竟达于斯!”

    听了凌虎臣的回报,凌远良久无语,蓦然其嘴角一颤,胡须抖动间,低声问道“虎臣,事(情qíng)已经摆明了,你看我们究竟该如何选择?这是一次家族崛起的绝好机会,当然也是一次巨大的冒险。”

    “父亲,此事与别的事(情qíng)不同,我们就是再考虑也不可能有更好的答案,可以说此事的一切着力点都在郑玄(身shēn)上,离开了郑玄,这件事就是个笑话,现在我们真正需要知道的是郑玄这个人的能力究竟有多强!”

    看了看窗外的夜色,凌虎臣想了想,继续说道“事不宜迟,我们应该速速前往偏(殿diàn),看看战儿口中的郑玄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到时候相信我们就会有决定了,毕竟我们迟疑,韩老匹夫不一定会迟疑。”

    “他家里的那个韩闯,可是在很小的年纪便有燕京第一神童的美誉,对韩闯的意见韩老匹夫一向重视,此番如若郑玄亲自前去游说,恐怕韩老匹夫投靠郑玄的可能姓极大,我们可不能落后了,必须在明早之前得出答案来。”

    “你说的不错!”

    眼睛转了转,凌远沉声道“我和韩老匹夫斗了十几年,十分清楚他的为人,他这个人就是好赌,一旦认定某件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我们速速前往偏(殿diàn),去看看郑玄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相信到了那时,一切自会有定论。”

    凌家一团乱忙的时候,郑玄已经出了凌府,沿着之前凌战给他的燕京图纸往韩家行去。

    嘴角含着一丝轻笑,郑玄一边在房屋上迅速前行,一边暗自寻思道“相信此刻他们从凌战口中已经得知了我的具体消息,那么很大程度上,凌家的事(情qíng)算是彻底解决了,下一个就要看韩家了。”

    “不过以韩闯在韩家的地位,有了他的书信,此行会比凌家更加简单,只要得到了凌家和韩家的支持,我在这个秦川国的崛起就会迅速许多。”

    心中转着许多念头,郑玄脚步不停,急速朝前方掠去,不多时,在他眼前便出现了一个颇有些书香人家意味的宅院。

    看着这个古朴典雅,与凌府那种气势磅礴的建筑截然不同的院落,郑玄点点头,明白这应该就是韩尚书的居所了。

    稍稍吸了口气,郑玄(身shēn)形微微展动,神行诀发动,顿时便隐入无边的夜色之中,迅速潜入了韩府。

    这一夜注定是不平静的一夜,不管是凌府还是韩府主屋中的灯都是一夜未息,而两府中掌握权柄的重要的几个人,也是自从踏入家主房间便再也没有出来。

    只是与凌府不同的是,韩府在半夜时分,老爷子不知道发了哪根神经,竟然将厨子从被窝之中叫了出来,整治了一桌上好的酒宴,并破天荒的将自己不知道埋在地里多少年的陈酿挖了出来,一时间整个韩府都被酒香弥漫。

    ;

    


    


    ps:书友们,我是咆哮的苹果,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至尊皇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