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势事无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咆哮的苹果 书名:至尊皇权
    缓缓走入场地中心,郑玄扫了眼刘寒,抿抿嘴唇,将长剑往(身shēn)旁一抛,笑道“刀剑无眼,我与刘师兄相交莫逆,岂能伤了和气?”

    “小弟不才,愿意领教一番刘师兄的拳脚功夫,不知刘师兄以为如何?当然刘师兄也可以用兵器,小弟没有什么意见!”

    闻言,刘寒眉头一皱,看了看郑玄扔在地上不住颤抖的长剑,脸上现出一缕为难之色,忍不住看向了主位之处。

    这个时候,刘寒并不以为自己的战力不如郑玄,这点通过这一系列战斗就可以推断出。

    此役,刘寒还有许多绝招没有施展,他相信,只要郑玄不施展诡计,这场战斗最终赢得一定是他。

    更何况,他衣袖中还有一件孔雀翎,有了这东西在,就算是郑玄侥幸进入了四重天,达到了二流高手的境界,也根本跑不了。

    只是此役事关重大,刘寒自己不能决断,因此忍不住看向了父亲刘辉,想要征求一番意见,这就看出阅历的差距了!

    主位之上刘辉见此一幕,眼中光芒微缩,接着便毫不犹豫的给刘寒下了一个绝杀的指示,只是这一个指示用在了刘寒(身shēn)上,却是适得其反。

    见到父亲毫不犹豫的决断,刘寒心中猛然一颤,却是意识到这场战斗父亲竟然一点都不看好他,不由的,刘寒内心之中积蓄了三年的怨气猛然爆发。

    这一刻,刘寒彻底将他平曰里学的那些种种算计抛之九霄云外,此刻他只想到向郑玄雪耻,好平息这三年来他心中的积怨。

    不由的,刘寒脑海中嗡的一声响,将目光陡然收回,再次放在了郑玄的(身shēn)上,冷然道“你以为我不用剑你就有希望了吗?郑师弟,这一次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实力!”

    在主位上刘辉难看的目光中,在谢宏有些好笑的注视之下,刘寒十分爷们的将宝剑往郑玄长剑所躺的地方一扔,一捋袍袖,走到了郑玄对面。

    只听见叮当一声轻响,刘寒手中的百炼宝剑和郑玄手中的普通铁剑便躺到了一起,见此一幕,擂台下的众人方才明白了郑玄的意思。

    在他们看来,郑玄是因为知道所用武器不如对方,因此方才首选弃剑不用的,这一次,和三年前截然不同,战斗中的大势竟然偏向了刘寒一方!

    脸上现出一抹淡然的微笑,刘寒并不急着动手,而是扫了眼擂台下众人的反应,笑道“郑师弟,你这招借势之术不管用了。”

    “现在大势已被我所截取,你还有什么手段?你和我相差的,不仅仅是兵器啊!”

    刘寒这一举动竟然出乎意料的并不完全是冲动所致,此言一出,主位上刘辉的神(情qíng)方才好看了一些,而谢宏也是目露思索之色。

    “你竟然看穿了?不错啊!”

    扫了眼地上交颈而眠的两把相差悬殊的长剑,郑玄眼中闪过一丝懊恼之色,抿抿嘴,道“用这么好的宝剑比赛,师兄是心中没底吧?”

    “我看师兄不如拾起宝剑,我就全当没看见,你看如何?”

    闻听此言,刘寒冷笑一声,言道“事到如今,郑师弟还是收起你那下三滥的借势手段吧,现在全场之人俱皆明白,我刘寒已经在你之上,徒说这些又有何用?”

    “动手吧!看在师兄弟的(情qíng)面上,我让你三招!”

    此言一出,全场登时大哗,见此一幕,刘寒眼中闪过一丝得计之色,摆出一个架势,等待着郑玄的攻击,仿佛是真的打算如此一般。

    “哦!”

    好笑的扫了眼一副大义凌然模样的刘寒,郑玄心中稍动,暗道“好家伙,硬是要得,看样子这家伙三年的时间进步不小啊!”

    “不过不管怎么说,小孩还是小孩,还是太嫩了,竟然放弃长剑不用,却是一个理论派,没有过什么实践!”

    “我放弃长剑不用,那是因为顾忌孔雀翎,只有贴(身shēn)战,方才能够防住孔雀翎,没想到竟然真的让刘寒也放弃了,嘿嘿,如此一来,这一次你岂能好过?”

    装出一幅惊讶之色,郑玄指了指擂台下面众人,言道“刘师兄,这你可都看好了,大家都听着呢,你可不要出尔反尔。”

    “这点不用你提醒,师弟,还是快些进攻吧,不用用全场之人压我,师兄明白你的意思,你放心就是,只管拿出全部战力来打斗,其他的伎俩还是省省吧!”

    刘寒轻声一笑,伸出一根手指在眼前晃了晃,却是摆出一副轻蔑之态。

    “那好,师兄小心了!”

    手臂扬起,郑玄脚步闪动,将一门移动步伐施展开来,眨眼间便踏过二人之间的距离,双拳一封,一式招风灌耳便砸向了刘寒的太阳(穴xué)。

    同时郑玄(身shēn)躯微躬,好像要施展出全力一般,没有丝毫留手之意,仿佛是确信刘寒被三招之约束缚,三招之内不敢还手。

    “师弟,你太嫩了,岂不闻兵不厌诈之说?给我死来!”

    见此一幕,刘寒眼中诡异之色一闪而过,口中一声大喝,(身shēn)形掠出,竟然在郑玄拳力将到未到之际,猛然间出手,双臂仿佛铁锤一般,呈现出鹰爪之势,直接叼向了郑玄的手臂。

    这一刻,刘寒竟然公然违反了誓约,直接选择了反击,引起了场中一阵哗然。

    不过眼见着就要将郑玄双腕叼住的刘寒,此时可没有心(情qíng)理会这等东西了,他相信只要叼住郑玄的手腕,凭着他的战力,很是轻松的就能将郑玄重创。

    这一式苍鹰搏兔可不是吃素的,乃是刘寒的父亲刘辉的得意招式,别看招式简单,但是其中内气运行堪称复杂无比。

    以刘寒此时内气三重天的水准,如若不是郑玄招式用老,浑(身shēn)没有防备,那么他肯定打不着郑玄。

    刘寒此招一出,主位上谢宏微微惊叹一声,而谢宏(身shēn)边的刘辉则是彻底的放松了下来,以他的见识,自然明白郑玄此刻(身shēn)形已死,是避无可避!

    “没想到寒儿竟然将借势之道运用到了如此程度,能够反其道而行之,真是不容易!”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在这一刻,刘辉却是满心喜悦。

    可是就在刘寒一双鹰爪将要抓住郑玄的双腕的时候,郑玄有些惊恐的脸上却忽然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在刘寒震撼的目光中,郑玄几乎凌空的(身shēn)体微微一滞,只见郑玄左脚尖猛然一点右脚尖,竟然在这个间不容发的时刻,将(身shēn)体微微往前移了一点距离。

    正所谓差之毫厘谬之千里,刘寒这一精妙的招数一下子叼在了郑玄的小臂之上,却是错过了手腕上的脉门和软骨。

    如此一来,这一抓中包含的力量全数打在了小臂之上,结果根本就兴不起任何波澜,甚至连普通的一拳的威力都不如,只能够给郑玄瘙痒罢了。

    这一下,刘寒只觉得手掌猛然一疼,手指摁在郑玄的手臂上几乎将要折断,剧烈的痛楚迅速袭上心头,而郑玄的一双手臂根本不理会他的什么鹰爪不鹰爪的,猛然往前弹去,直接将他鹰爪冲开,奔他面门而去。

    这一刻,刘寒的局势瞬间翻转,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郑玄的拳头已经饱含着凛冽的寒风,来到了他的面门前。

    如若他再不给点反应,下一刻就是这拳头降临之时,估计到时候,他的脸上就得开上一个酱油铺,这场战斗也根本不用打了。

    念及此,刘寒脑海中连一点其他的念头都没有,双臂猛然上封,想要挡住郑玄的双拳,同时他的(身shēn)形也是爆退。

    可是刘寒乃是仓促而退,郑玄这一击却是全力往前冲,这一来一去的,刘寒好不容易脱离了郑玄的这一击,还没等他缓过神来,郑玄的另一拳又到了眼前。

    如此反复,郑玄利用一开始的猛冲之势,(身shēn)形仿佛粘住了刘寒一般,死死的贴着他,不断的发动者急如闪电的攻势。

    刘寒除了勉强化解一**攻击之外,已经腾不出任何心思去干其他事(情qíng)了。

    ;

    


    


    ps:书友们,我是咆哮的苹果,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至尊皇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二十八章 势事无常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