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疯狂吧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水秀山青 书名:无敌推销员
    嗖嗖的寒风迎面吹来,天空像是被一大块黑色布幔给遮住,看不到星星和月亮。路人行人稀少,偶尔有车辆从边一闪而过,只留下一道道或黑或白的残影。冬天的夜晚孤独而凄冷。

    这样的夜晚,适合偷人却不适合奔。

    赵子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走出来,他只是觉得自己躺在那张他和南宫红豆蹂躏了无数遍的上毫无睡意。他有一种很憋屈的感觉,虽然都是和一个女人做了无数次。可是,他有一种被无数女人轮*的感觉。

    他现在只想一个人静一静。灵芸也走了,他没什么心会自己的十大名苑。

    再繁华的都市,也有休息的时候。

    赵子岳漫无目地的走着,穿过一条条大街,穿过一条条并不宽敞的街道。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一间酒吧门口。

    赵子岳拍拍额头,心想,怎么会走到这里来了?是被这喧嚣的音乐声所吸引,还是自己突然想喝酒了?

    既然来了,那就进去喝一杯吧。做了这样的决定后,赵子岳推开这间名叫疯狂吧的酒吧大门。这个时候喝酒好像有些不务正业,可是,除此之外还有更好地打发时间的方式吗?

    有的人属于白天,有的人属于夜晚。有的人精力旺盛,白天做白领,晚上还能兼职做一份工作。很显然,现在还在舞池里跟着DJ的嘶吼声疯狂地扭动着自己体的人们,他们是属于夜晚地。

    “一杯啤酒。”赵子岳趴在吧台前对着那个英俊另类半边长发遮着眼睛另外半边却光光如也的调酒师说道。

    “稍等。”调酒师声音沙哑地说道。

    赵子岳愣了愣。说道:“你是女人?”

    “这和你要的啤酒没什么关系?”调酒师动作帅气而专业地将一杯啤酒推到赵子岳面前。

    “只是好奇。”赵子岳点点头,轻轻地抿着杯子中的酒,却没有再说话的意思。虽然这样的女人在上一定很有味道。但是赵子岳却没有去招惹一番的兴致。

    一阵香风扑来,一个脸上涂满了脂胭但长相却并不算漂亮地女人黏上赵子岳的体,一只手轻轻地搭在他的肩膀上,声音嗲嗲地说道:“帅哥,能请我喝杯酒吗?”

    “可以。”赵子岳点点头。对调酒师说道:“给她拿一杯酒。”

    女调酒师鄙夷地看了赵子岳一眼,看着那个年纪一大把了还在故扮可的女人问道:“喝些什么?”

    “夜色阑珊。”女人没想到赵子岳月这么好说话,心里一阵窃喜,知道这家伙不是个凯子就是个小初哥了。于是就点了一杯酒吧里比较昂贵地酒品。

    调酒师手脚麻利的开始工作。姿势如行云,如流水,没有一刻停滞。

    赵子岳被那帅气洒脱的姿势所折服,心想要是自己也学会这么几手,出去骗妹妹的机会又能增加几个百分点。赵子岳正看地入迷的时候,砰地一声,一杯液体推到了女人的面前,天蓝色液体上面的柠檬片像是艘橙色的小船般轻轻地摇晃着。

    “谢谢。”女人搂着赵子岳的体,波地一声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喜滋滋地享受着这难得地夜宵。平时很少有客人会请她喝这么贵的酒。因为仅仅是一杯酒的酒钱就够包她一晚上了。

    “不客气。”赵子岳没有去拒绝一个女人的亲密接触,虽然他知道这个女人愿意亲他是因为她手里的这杯酒。

    安静地喝着杯子里的啤酒。耳朵里是DJ那震耳聋赵子岳却听不出歌词的歌声。那些年轻的或者假装自己还年轻的男人女人在里面跳着,像是被鞭子抽着的陀螺,没有停歇。

    “帅哥,怎么会这么晚还来喝酒?”女人喝了别人地酒,自然要和人说几句话了。而且赵子岳的大方也让她心里暗喜,准备将他当做今天晚上的目标。

    天要亮了,她还没开始营业。

    “有些心事。”赵子岳抿着嘴轻笑。从女人那个角度看过去,这个时候的赵子岳无疑是非常迷人地。

    不自地,女人又将体向赵子岳这边靠了靠。这个时候喝酒的人少了,那个另类的女调酒师跟着音乐扭动体的时候。也在留意着面前这一对狗男女的动作。见到两人很快就紧紧地挨在一起了,鼻子里再次冷哼出声。

    “有什么心事,能讲给我听听吗?我是最好的倾听者哦。”女人眨巴着自己长长地山寨版睫毛,一脸好奇宝宝的样子。

    “有些不方便。”赵子岳笑着摇头。

    “哦。好吧。那你什么时候愿意讲给我听都行。帅哥。要不我们换个地方坐坐?”女人脸色平静地说道,眼神里的期待却被赵子岳一眼看穿。

    赵子岳大口将杯子里地啤酒喝完,转过看着女人地脸,声音平静地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很抱歉,我今天晚上没有心和女人上。这么晚了,你也应该休息了。”

    赵子岳取出皮夹,从里面掏出几张纱票放在女人面前,说道:“这些钱。应该可以让你休息一天了。”

    付了酒钱后。赵子岳将钱包塞进口袋里,紧了紧衣领。正向门口走去。

    “喂。”女调酒师喊道。

    赵子岳回头看过去,女调酒师地眼神勇敢地和他对视着,说道:“我调的鸡尾酒味道不错,难道你不想试试?”

    赵子岳笑着摇头,指着那个一脸呆滞地看着面前一叠钱的女人,说道:“我刚才和她说过,我今天晚上不想和人上。”

    在调酒师脸色僵硬地时候。赵子岳转向大门外走去。喝了杯啤酒,心里乎多了。

    赵子岳在考虑着是继续在夜里游走,还是趁天末亮之前溜回十大名苑的时候。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了过来。

    一个体瘦小地年轻男人在前面狂奔,一群人挥舞着刀子在后面追赶着。男人没想到前面会有人出现,于是就想绕过赵子岳从他旁边跑过去。后面追赶的人中有人将手里的长棍丢了出去,正好打在男人的后背上。

    男人突然受此重击,体踉跄地向前跑几步,恰好扑倒在赵子岳面前。

    在男人摔倒的功夫,后面追赶的那群男人很快就跑了上来。将那个倒在赵子岳面前的男人围在中间,一个光着脑袋的黑衣大汉上前用那脚上穿着地皮鞋狠狠地踢打着他。

    赵子岳看着这一幕。无喜无忧,脸上没有任何表。这样的事和自己无关,在自己不知道真相的时候,是不会出手去救人的。也许小子抢了人家老婆刨了人家祖坟呢?

    赵子岳扫了一眼,见到前面就是个路口,那边停着不少待客的出租车,转就要离开。

    “站住。”正在踢打着脚下那个矮小男人的光头出声喝道。

    赵子岳回头看了一眼,又再次转过向前走去。

    “妈的,我们豪哥让你站住。你他妈聋了?”一个染着黄毛耳朵上金光闪闪至少戴了五六对耳钉的男人跑上前拦住赵子岳骂道。

    “你们的事儿和我无关。我就当什么都没看见。”赵子岳回头看着那个光头说道。

    “尼玛”

    赵子岳突然间闪电出手,一把拽住黄毛的耳朵。说道:“不过你无怨无故骂我,要向我道歉。”

    “我道你妈地歉啊”黄毛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耳朵上一阵撕裂般的疼痛袭来,差点让他晕了过去。

    可不是撕裂般的疼痛吗?赵子岳正将他的耳钉一枚枚地拔了下来。而且手法又太暴力了些,鲜血淋淋,每拔下来一枚耳钉都带着一块下来。等到赵子岳拔了五颗后,那家伙已经软软的倒在地上了。鲜红的血染红了脸颊和头发,倒在地上的体还在抽搐着。

    赵子岳做的很是坦然,而且很是享受破坏的过程。这个时候,他地心里是很充实的。或者说。是很轻松的。终于可以放松一下,被那个疯女人强*后的压抑感一扫而光。

    其它人却看地目瞪口呆,都被赵子岳这种暴力血腥手段所震惊。

    “兄弟,下手狠了些吧?”光头男的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叼上了一根烟。还没来得及点火,就看到赵子岳在帮自己家兄弟卸妆。

    “今天心不好。”赵子岳坦白的点头。他也知道自己下手狠了。想找个人揍一顿,却一直没有机会。

    和光头男点点头,赵子岳扫了眼躺在地上的矮个男人,转要离开。

    “我靠,这小子真他妈嚣张,打了人就想走?”

    “招子也不放亮堂些。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

    “明哥,咱们废了这小子。我他妈看着憋气”

    “妈的!砍死他!”

    赵子岳听到他们在后面的吆喝。却懒得回头。骂自己的人已经受到惩罚。其它的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

    杀人,放火。抢劫,强,随他们做什么。

    唯一一点就是,只要别惹到自己就好。

    赵子岳才走两步,又一次被人给挡了下来。刚才围着矮个男人的一群人都跑过来围着自己了。

重要声明:小说《无敌推销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