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三章 灵芸出国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水秀山青 书名:无敌推销员
    南宫红豆根本不曾想这个家伙眼角余光其实停留在她的雪白口,因为是居家服,有空调,她穿得并不严实,这么多年来一直无人问津的口风光旖旎色,被边的牲口一览无余。

    她指了指屏幕上的棋盘试探问道下这里?赵子岳笑而不语,她赶紧转口换了个地方,赵子岳依然不说话,她一赌气,随便指了一个地方,赵子岳竟然果真如她所‘仙人指路’落下棋子。

    弈城网络上一片哗然,那名韩国棋手更是明显停顿很久,陷入沉思,南宫红豆定睛一看,面红耳赤,知道就连她也知道这个是大到不能再大的大昏招。

    可整个弈城,却还是一片思考,起码一半棋手都以为是暗藏玄机的杀招,倒是顶尖选手和最菜的底层玩家在那里扼腕叹息,有南宫红豆的指点,胜负本在五五之间的赵子岳兵败如山倒,终于弃子认输。

    赵子岳一脸轻松,猛抬头,现端庄高雅的美女老师南宫红豆竟然是泫然泣,红着眼睛,把精致瓜子脸躲在咖啡杯后头,像个犯错的小女生。

    赵子岳安慰道:“输一盘棋而已。”

    南宫红豆还是无动于衷,继续深深自责,不可自拔。女人一旦钻牛角尖,一般都是九牛二虎也拉不回来。

    赵子岳只好继续开解道:“我在弈城下棋基本上都会先输一盘。不信你去看公共频道和弈城论坛的评论。”

    南宫红豆半信半疑去看了一下,果然都是说此大散仙果真是一骑绝尘,大部分弈城人都在感慨接下来就又要是此獠的十连胜了。

    这一下让南宫红豆很奇怪的是几乎没有人因为赵子岳的失手对一骑绝尘的真实和实力产生些许质疑,偶有棋手点出一骑绝尘的昏招,也瞬间淹没在赞美惊叹和崇拜的大浪潮。

    赵子岳趁打铁道:“我学棋的第一天,就被灌输一个道理,一名棋手,能输,比能赢要更难一些。我在弈城五、六和七段的时候都会故意下出几手最大昏招,然后试图翻盘,不过都输了。所以南宫老师别放在心上,接下来这段我教授你学棋的时间里,就等着看我连赢十局。”

    “能赢吗?”南宫红豆怯生生道,哪里还有白天为老师的自信和为大美女的骄傲。

    “试试看才知道啊。”赵子岳无语道,对于南宫红豆一沾上围棋就变弱女子实在有点不适应。能否连赢第一点都不关心,坐在棋局前,就会古井不波雷打不动,这才能下出纪念局。

    再者被老不死的那位候补国士蹂躏两三年多年,赵子岳的心态足够坚韧。不是谁都有资格成为一名隐世大国手一对一连续指点两三年的幸运儿,以前赵子岳视作理所当然,现在越来越珍惜这份一辈子注定只此一回的幸运。

    “还下吗?”南宫红豆终于良心上不那么愧疚,笑着轻声问道。

    “不下了,我教你下一盘。”赵子岳摇摇头,退出弈城,指了指茶几上的做工良好的榧木棋盘。

    南宫红豆有点犹豫,因为她终于知道眼前年轻人浮出水面一部分的实力,知道当初拉姜安做枪手实在太荒谬滑稽,与赵子岳对局,难免有点自惭形秽。

    赵子岳却没有给她退缩的机会,坐在南宫红豆对面,拈起一枚温润圆滑的白色永昌棋子,他很喜欢这种握着棋子触手微凉的感觉。

    无路可退的南宫红豆只好硬着头皮迎难而上,依然是很马马虎虎的水准。

    不过幸好赵子岳很照顾她的颜面,并不凌厉,就像一位浸半生棋局的老人牵着一个初学者的手,循循善,下棋的时候赵子岳并不多话,哪怕南宫红豆棋力再弱落子再差,也不会露出丝毫不耐烦和轻视。

    棋局结束,南宫红豆如释重负,手心满是汗水。

    赵子岳这才开始复盘,一子不差,复制完成整个棋局,记忆力不可谓不惊艳。赵子岳讲棋的时候娓娓道来,有成竹,让南宫红豆有一种‘道者深方能言之浅’的感悟。

    赵子岳并不会自恃棋力就居高临下的温和语调,让南宫红豆很放松,一局手谈,可能是她这辈子第一次产生’手谈有乐‘的感觉。

    赵子岳在晚上点离开公寓,坚持自己打车回去。

    南宫红豆当然不可能挽留一个男人在她的小窝过夜,何况这家伙还是她的学生,不过等赵子岳走后,她坐在沙上,喝着温咖啡,怔怔出神,终于记起去把手机开机。

    杨颖无数个电话和无数条短信,打电话过去,那边棋手发烧友笑骂道:“好你个南宫红豆,竟然边藏着这么位高人也不敢好姐妹透露一点风声,你还想不想活啦?”

    南宫红豆笑道:“上次不是给你传过棋谱吗,那个一骑绝尘886就他啊。”

    杨颖惊讶道:“我还以为只是业余棋手,只能怪这家伙隐藏实力,南宫红豆,你老实交代,一骑绝尘的昏招是怎么回事?”

    南宫红豆坦白交代道:“是我让他下的。”

    杨颖有一种无语问苍天的冲动,毫不客气骂道:“南宫红豆。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女人,到底跟一骑绝尘是什么关系?竟然能让他在弈城为你故意输一盘,再不说我就要立刻提刀来见你了。”

    南宫红豆就一五一十说了一遍。

    杨颖听完后思量片刻,感叹道原来是又一个柁嘉熹啊。南宫红豆当然知道99年出生却跻国棋坛前十被好事者称一声柁老的络腮胡子的年纪比他大点,看上去也比他年轻一点,下棋的时候也比他帅一点。

    杨颖笑嘻嘻道该不会你们有师生恋的苗头吧。南宫红豆愣了一下,拿着手机趴在沙上盯着榧木棋盘,摇头道不可能的,我对小孩没想法。

    两个女人唧唧喳喳聊了足足一个半钟头,杨颖见赵子岳不像是有兴趣参加围甲和被国棋院招安的散人,忍不住扼腕痛惜。

    蒋谈乐也懒得安慰,挂掉电话,洗了个澡,不知为何,可能是房间太小的缘故,总觉得弥漫了那个年轻人的浓郁气息,让南宫红豆洗澡的时候有种被偷窥的感觉,十分羞,披着浴巾美人出浴后,更是连茶几上的棋盘看都不敢看一眼,习惯*睡的她也刻意穿上许久不曾临幸的睡衣。

    第二天赵子岳来得很早,南宫红豆今天没课。刚进门,赵子岳被等不及的美女老师去二楼下了一盘,险胜。下楼捣鼓了一下午,吃完晚饭又被南宫红豆拉去弈城对局,大胜。

    晚上赵子岳则继续教她下棋,不急不躁,让南宫红豆受益匪浅,有种顿悟的欢快。

    第三天,上完课的南宫红豆从教室里赶回来,说要送赵子岳去香山机场,因为这家伙亲口告诉过她今天是他女朋友出国的子,开着宝马轿跑。

    赵子岳亲手将一瓶红星二锅头放进薛灵芸手上。站在一旁的南宫红豆目瞪口呆。哪有女朋友出国送这种东西的?

    可是,灵芸接过二锅头扑到赵子岳怀里哽咽抽泣,赵子岳就这么抱着她抱了十分钟,灵芸几乎是一步三回头的走过安全通道。一旁赶来送机的夏雪碧也哭得跟个泪人似的。旁边站着西装墨镜的血狼小井。

    赵子岳是听夏雪碧说起剑桥邀请灵芸去留学的。按当时来说,再过几天时间就误了。

    赵子岳把灵芸狠狠训了一通,直训的女孩掩面流涕。

    值得承认的一点,赵子岳是个自私的男人。对女人有着强烈的占有**。可这并不影响他对自己女人的期望值。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为什么不吃?

    去吧。薛儿,每个月我都会去看你。赵子岳信誓旦旦的说道。

    灵芸咬着嘴唇,眼神中有太多的不舍太多的留恋太多的柔蜜意一时间浓的化不开。

    就这样,灵芸走了。

    虽然有太多的留恋,但这个坚强的女孩还是抿着嘴唇,擦了把眼泪,倔强的上路。

    人生本不就是来去离合而组成吗。这一次的离别是为了下一次更好的相聚。

    完事后,赵子岳让小井送夏雪碧回学校。而他自己则和南宫红豆找到的一家靠窗的咖啡馆,看着一架架飞机冲入云霄,有点他这个年纪再城府成熟也不可能避免的伤感。

    南宫红豆轻轻拿着咖啡勺搅拌,有点心不在焉。

    但喝完咖啡坐进她的银灰色轿跑,赵子岳还是一语不发,甚至没有说一声谢谢。,一路上两人很有默契的沉默。

    南宫红豆只教两个体育课,一个星期加在一起也就8节课,为老校长的孙女,一般来说没课时去学校签到是额外的事,而不是义务,虽然她一直不怎么喜欢利用特权,但不代表院领导就没悟。所以对于今天南宫红豆的缺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赵子岳下午没有专业课,坐在副驾驶席上,犹豫一下问道:“南宫老师要不陪你下盘棋?”

    南宫红豆脸色平静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不过原本开往校区方向转到了她的小窝。

重要声明:小说《无敌推销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