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o九章 好人卡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水秀山青 书名:无敌推销员
    在大学校园里如果没谈过恋,没被女人甩过。WwW.CaIHonGWeNXue.CoM算不算读过大学?

    资深专家马良可以告诉大家:不算!

    再次回到校园,赵子岳有种离开学校三五年的感觉。

    和灵芸雪碧两个美女,来到教室,赵子岳就感觉到气氛不对。平时咋咋呼呼唯恐天下不乱马良格外消沉。

    问大个子擎天柱。擎天柱怒了努嘴说道:“可怜的哥们失恋了。”

    赵子岳和灵芸相视一笑。

    当然,里面没有嘲笑的意思。更多的则是同

    马良的女朋友叫崔波,很男的名字,却是一个长相很清秀的女孩子。她是机电系的,用马良地话来说就是引进的外援。赵子岳只是和她一起吃过顿饭,通过少数的几句对话,感觉她的格很独立坚强。其它时候倒是没什么接触。只是整天听马良提起她,对她地印象还是不错的。

    而且前些子,赵子岳每次来教室,都会看到马良和她煲电话粥时的场景。两人的感应该不错啊,怎么突然出现这样的局面?

    赵子岳一直将马良和李克柱当作朋友看待,见到他发生这样的事儿也很是替他难过。

    女人心,海底针啊。

    赵子岳转眼看向灵芸的时候,仿佛心有灵隙般,灵芸的视线也正好转到他脸上。两人的视线在空中聚集,燃烧了一阵子后,又各自转了回去。

    拍了拍马良的肩膀,赵子岳说道:“哥们,晚上我请客。”

    有一首歌唱道:这个世界说大就大,说小就小。

    放学后,赵子岳和马良几个人在酒吧又一次遇到自己的女朋友。

    不过,崔波的小手却在一个材高大的男人手里攥着。

    正在倒酒的马良脸色苍白,脑袋里一片空白,斟酒的手都在哆哆发抖。灵芸的酒杯早已经被他倒满,酒水流了一桌子,他还浑然不觉。灵芸也没有苛责他,甚至连提醒他酒满了的话都说不出来。只是无声地将椅子向后挪了挪,免得那红酒流到自己上去。

    “好了。马良。满了。”擎天柱一把抓住酒瓶,拍着马良的手臂说道。

    马良的手一松,红酒瓶就被擎天柱给抢走。他像块木头似的站在桌边,视线随着那一对男女的行走而转移着。

    “马良。上去问问吧。或许是个误会。”擎天柱轻声说道。两人虽然整天斗个不停,但关系却非常好。

    马良嘴角抽搐,体也轻轻地抖动着,眼睛如死鱼一般地盯着崔波,像是根本就没有听到擎天柱的话一样。

    崔波一直在和边地男人小声说着话。走到了大厅中央才发现站在哪儿死死盯着她看地马良。同桌地还有她认识地赵子岳李克柱等人。只是那几个漂亮到让人惊艳地女人她却不认识。

    崔波脸色大变。第一反应就是松开边男人地手臂。但是想想之后。仍然搂着边那个长相并不帅气地男人向这边走了过来。既然已经发现了。就需要坦然面对。

    这件事儿总是要有个结果地。

    “真巧。你们也在这儿吃饭。”崔波主动和桌子上地一行人打招呼。表淡然。一点儿没有做错事地觉悟。

    没人应答。每个人都担心地看着马良地反应。

    马良像是突然间苏醒过来一般。抓住崔波地手就往外跑去。跟着崔波一块进来地男人想要去阻挡。却被大个子擎天柱一把抓住。对待刨自己兄弟墙角地家伙李克柱是没什么好感地。但是看到崔波地反应。事好像并不太简单。

    擎天柱强忍着要对他野蛮的冲动,将他按在马良刚才坐过的位置,说道:“让他们谈谈吧。”

    “你们是谁?”男人警惕地看着赵子岳和李克柱问道。

    “我们是马良地朋友。”擎天柱气愤地说道。“你不会不知道马良是谁吧?”

    男人沉默了,显然,他知道马良是谁。

    “你和明明认识多久了?”赵子岳点上一支烟眯着眼睛问道。

    “半年。我们是一个班的。”男人坦白地回答道。

    “你和她是什么关系?”

    男人沉默了一阵子,说道:“我一直在追求她,只是最近才稍微有些进展。”

    赵子岳看了一眼李克柱,询问他马良是否最近和崔波吵过架,李克柱摇头。示意并没有这样的事儿。

    马良拉着崔波一阵狂奔,他对学校外面的地方熟悉,就使劲儿地朝着学校里面跑。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马良一直把魏明明拉到浅水湖中心的那个凉亭里。那儿是他们第一次约会的地点。

    马良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崔波也好不到哪儿去,脸色绯红,额头上都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他是谁?”问出这三个字,马良像是被人给勒住了口,压地他喘不过气来。

    “马良。我告诉过你了。”崔波地体靠在凉厅地石柱子上,眼神倔强地和马良对视着。

    “告诉过我?什么时候?”马良错愕。

    “每天。我每天都在告诉你。马良,你还不明白吗?我们不适合。”崔波脸色带有愧疚地说道。“我知道,你对我很好。非常好。可是,正是因为这样,我们才不适合。”

    “找这么烂地借口来打发我?我不聪明,但也不是傻瓜吧?”马良愣了愣,讥笑着说道。

    崔波轻轻地摇头。说道:“马良。你想想这半年来你都做了什么?我们恋的这几个月里,你都做了什么?”

    这句话恰好刺中了马良地软勒。愤怒地吼道:“我做了什么?我每天给你打电话,每天陪你吃饭陪你去图书馆,每天围着你转,我能做什么?我还要做什么?”

    “是的,大壮。这是你对我好的地方,我都记在心里。可是,我劝过你多少次,不用每天给我打电话,不用每天陪我吃饭,你陪我在图书馆的时候,我是希望你能拿上自己的课本,而不是在我边讲笑话——甚至我现在每次听到寝室地电话铃声响了之后我就害怕。我怕是你打来的。马良,你知道我们每天用在聊电话的时间是多少吗?”

    “我知道你的家庭不富裕,我们家也是。我们费尽心力才考上这所大学,我们有太多太多的事要做。我们的末来需要我们去努力,我们的父母需要我们努力。马良,除了恋,我们还应该有些别的什么事要做。我们来大学不全部是为了恋地,你这样地付出压地我喘不过气来。”

    “每次打电话我都会劝你,可是你不听。仍然我行我素。马良,毕业之后你怎么办?我们怎么办?”

    崔波说着说着眼泪就出来了,这个时候已经泣不成声。

    “你可以骂我。也可以打我,是我对不起你。可这是我的选择。我就要坚定地走下去。马良,我也希望——你会在我离开后,有其它地努力目标。你是个好人,可我们真的不适合。”

    你是个好人,可我们真的不适合?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好人卡吗?

    直到崔波跑远,马良才意识到这个问题。他妈!又被人发了好人卡了。自己已经付出了所有,为何还要被人发好人卡?

    难道太在乎也是过错?

    赵子岳驾车将灵芸和夏雪碧送回十大名苑后,又一次开着自己的QQ出来。打了李克柱的电话,问他和马良现在在哪儿。李克柱说在学校东门地饭店喝酒,赵子岳便开着车向那边驶过去。

    冬天的夜晚,冰冷的寒风迎面吹来,天空仿佛披上了一层纯色地毯,灰蒙蒙的,什么都看不清楚。

    这样的夜晚,适合杀人和奔啊。

    学校东门是一条偏僻地街道。门口有一排大排档似地小吃店,主要以香山大学的学生为消费群体。价格比较便宜,生意极其火爆。这个世界上。穷人还是占大多数的。

    赵子岳的车子刚刚驶进路口,便看到了马路边马良和擎天柱的影。

    “大个子,你能不能把它下来?”

    马良撑着李克柱的手臂弯下腰撕心裂肺地呕吐一阵后,抬起醉眩迷离的双眼看着他问道。

    李克柱皱了皱眉头,视线避开地上那一大滩刺鼻的酒水和食物地混合物,顺着马良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那是一盏白色的路灯,高高的悬挂在半空中三米多高的位置,像最忠诚的战士一样在守护着黎明前地最后一班岗位。

    “不能。”擎天柱摇头。傻瓜才会把一个醉鬼的话当真。

    “好。那你看我把它下来。”马良左手叉腰右手指着头顶的路灯说道。说这句话的马良仿佛是千军万马的统帅,颇有些三国周瑜战场上指点江山挥斥方酋对手灰飞烟灭的豪迈。

    擎天柱没有说话,他的视线已经被马良的动作所吸引。他在解皮带。李克柱实在想不明白,路灯和解皮带有什么联系?

    是的,马良不仅解开了皮带,还褪下牛仔裤,然后粉红色地内裤也给扒拉到膝盖

    擎天柱赶紧拉住他地手。说道:“马良。你要干什么?你醉了,快把衣服穿起来。”

    马良哈哈大笑起来。对李克柱说道:“大个子,放开我。我没事。我要把它下来,总要先掏出武器啊快松手。不然来不及了。”

    来不及了?什么来不及?马良纳闷了。

重要声明:小说《无敌推销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