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陈年国窖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水秀山青 书名:无敌推销员
    黄昏时候,病房里终于安静了下来。*WWw.Paoshu8.com*泡!书。吧*

    不知是赵子岳明天要出院还是这几个女人都商量好了。黄昏过后,再也没有美女来‘扰’赵子岳。赵子岳也乐得清闲。

    点上一支小熊猫,微笑着看了看阳台。说道:“进来吧。”

    粉色的窗帘一阵抖动。西装革履的刑傲天跃过窗台走了进来。

    一甩手,赵子岳丢给他一支烟,笑眯眯地问道:“机械厂有着落了?”

    刑傲天笔直的子轻轻坐在沙发上。点上烟,说道:“我搜罗到两家,一家是私营企业,以前以加工重型运输汽车零部件为主。可惜现在现金流透支,这家配件厂已经陷入瘫痪状态。收购价格大概一个亿就能拿下。另一个是一个破产的国营企业,前是北方最大的农用车生产企业,可惜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的时候依旧保持着原先的制度,并没有改革。被淘汰是必然的。这个企业下岗的员工就有五六千人。不过有一点,现在工厂里有现成的机械设备没有拍卖出去。这几年因为工人拒不妥协,企业陷入两难境地,由于工人的养老、三险都还没解决,企业就申请了破产。企业和工人已经僵持了五六年,厂房和设备都还没有拍卖出去。如果要收购这家企业会有些难度……”

    吐出一口烟雾,赵子岳笑道:“商机总是隐藏在风险之后。收购这家企业要多少钱?”

    刑傲天沉思了一会儿,说道:“最少要五个亿这还不连带工人被拖欠的工资和三险。”

    “我们为什么不把工人们都召回来上班?难道下岗就是他们惟一的出路?”

    “你是说要收购这家企业的同时召回所有的工人?”刑傲天有些震惊了。那可不是五六个或者五六十个。而是五六千工人!

    “设备和厂房都是死的。人却是活的。当年美国福特的汽车厂被大火付之一炬的时候,他所关心的只有自己的员工,然而事实证明,他是对的。就在被大火烧的一干二净的废弃厂区,福特又重建了更加宽敞的工厂。任何时候,人才才是企业的生命”

    赵子岳一声苦笑,“什么时候我们的国家才会明白:他们为之抢夺的土地资源其实和人才比起来都只是垃圾罢了!”

    刑傲天默默的吸着烟并没有说话,他已经习惯了面前这个男人疯狂的想法和过激的言论。

    “我想这家企业至今没有卖出去肯定还有其他的原因吧?”赵子岳把烟股丢进一个白色的痰盂里问道。

    “据我了解,好像还有两个房地产企业在争夺这个香饽饽。一个是香山的老牌房地产开发公司百科,另一个是新兴的房地产开发公司洁丽娜。”

    赵子岳笑容玩味的看着刑傲天。有趣!很有趣!没想到李优兰也参与了这家企业的竞拍。

    “这家破产的企业叫什么名字?”

    “双力农用车有限公司。”

    香山最豪奢的超五星级酒店紫气东来门口。西装革履的罗雀站在秦市长后。秦市长不停的看着手表。站在不远处的还有两个西装革履的黑衣保镖。

    秦市长五十多岁的人看上去比四十多岁的男人还精神。同样一黑色的西装,雪白的衬衣,衬衣领口处敞开两颗纽扣。显得不像工作时那么严肃。浓眉大眼,眉宇间不怒而威,一股久居上位者的气质隐然散发而出。嘴唇微薄,如果这两张薄嘴唇用来演讲,就是两天两夜都不来重样的。

    秦市长是香山本土人。在香山可谓人脉广济,下面一大批嫡系官员。连续两届副市长、市长做下来,可谓树大根深。这也是秦树为什么能够骄纵狂野的原因。

    “怎么还没到?”秦市长微皱眉头。

    罗雀已经陪秦市长在紫气东来门外站了足足半个小时,他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况。以前从来都是别的领导等秦市长。今天这么反常,可见秦市长等的这位客人是何其尊贵。

    就在罗雀胡猜乱想之际,一辆捷达车租车缓缓停在他们边。

    砰!

    车门打开。一个穿怪异服饰的中年男人走了下来。秦市长笑容可掬的往前走了两步,一把握住中年人的手。一脸激动的说道:“酒鬼大哥,你让正道我等的好苦呀!”

    令罗雀震惊的是,中年男人只是对着秦市长点头笑了笑,干瘦的脸上挤出生涩的笑容。好像被秦市长叫做酒鬼的中年人根本不会笑似的。可是,秦市长完全不在意。拉着酒鬼的手,洋溢的就往酒店里走。

    罗大秘书赶紧跟上。这时,他才有机会默默打量秦市长苦苦等待的这位贵客。

    他上的服饰很是怪异,蓝色的衣服,不对!不应该说是衣服,因为这衣服根本就没有衣袖、衣领和下摆。这个中年人上的衣服让人找不到任何衣服的特征。上面满是褶皱,就好像是由无数条丝带披在肩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天衣无缝?罗雀狐疑道。

    穿过富贵人的大厅,三个人在一名穿旗袍的女孩带领下,坐电梯,来到一个古色古香的包间。

    包间里全都是仿古设计。红木的宾客桌,设计的如同石墩一样的红木座椅。

    加湿器喷出的雾气如同薄瀑从墙壁上流淌下来,注入下面大理石制作而成的圆形水池,几株形态别致的林木贯在黑色瓷盆里,空气中满是香山枫叶的淡淡涩香。头顶光线柔和,侧遍布奇花异草。

    人行其中,心灵空旷。不由自主便想起陶渊明的绝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古之茶字拆字为‘人在草木间’。是字为‘茶’。此此景,让人不由自主的想手捧一杯香茗,陶醉此间。但愿长醉不愿醒,不辞长作岭南人。

    宾主落座。穿旗袍的美女孩帮每个人倒了杯香茗。淡淡的气,香茗伴随着四间的花草叶的芳香,沁人心脾。令人无限沉醉。

    “我们差不多有十几年没见了吧?酒鬼大哥?”秦市长笑着说道。

    “是二十年。”酒鬼惜字如金。

    秦市长爽朗的大笑一声。说道:“依我看酒鬼大哥是酒醉心不醉啊!这二十年我秦正道能有今天的成就,完全都是拜酒鬼大哥所赐。如果不是大哥当年出手相救,我怕是早已埋骨他乡……”

    秦市长脸上的表变得激动起来,眼眶竟有些湿润了。

    站在一旁的罗雀心中大惊。跟在秦市长边这么久,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市长讲起以前的事,从言辞中可以听出当年秦市长落难,被酒鬼相救。秦市长几乎险遭不测。

    对着秦市长一摆手,酒鬼说道:“过去的事,不要再提了。”

    罗雀这次才看清秦市长恩公的相貌。脸颊清瘦,眼睛极小,五官都比平常人小了一号,脸色微黄,站在罗雀的位置都能够嗅到酒鬼上散发出来的若有若无的淡淡酒气。鼻头微红,小号的酒糟鼻。眼神却如刀,他只看了罗雀一眼,罗雀全的汗毛孔都竖了起来,这是野兽才有的目光。摄人心魂,寒人胆魄。

    似乎早就习惯酒鬼惜字如金的谈吐,秦市长并不为意,对着后的罗雀使了个眼色,罗雀会意,立刻转走了出去,不一会儿抱着一个黑色的酒坛走了进来。

    黑色的酒坛是能盛十斤酒的那种,上面系着红色的绸子。

    酒鬼的目光立刻被罗雀手中的酒坛所吸引。一双如刃的眼睛盯着黑色的酒坛,眼神中有异样的光芒出。

    秦市长笑着让罗雀把酒坛子放到红木方桌上,示意罗雀解开红绸,打开酒堵。

    罗雀伸出白皙的手指,小心翼翼的解开红色丝绸上的红丝带,一层褐色的泥巴跃然而出。罗雀用小刀慢慢的划开泥层,动作轻盈,如同外科医生做手术般。褐色的泥层划开后,露出了里面的红木塞。

    突然。酒鬼闪电出手一把攥住了罗雀的白皙手指。罗雀吓得体一哆嗦,可是握在酒鬼手中的手指和小刀却纹丝未动。罗雀感到自己的手指如同被火钳子钳住般,疼痛、灼、还夹带着刺骨的寒意。很矛盾的感受。明明是很,可为什么却还有刺骨的寒意?

    “如果我没猜错,这应该是有八十年历史的国窖1573.”

    酒鬼微笑道。脸上的表有些僵硬。笑起来给人很怪异的感觉。不过,却松开了罗雀的手。罗雀收起小刀。长出了一口气。

    “不错。这的确是八十年窖藏的国窖1573.酒鬼大哥不愧是酒中豪杰。还没打开酒塞就已经嗅出酒的年份和名称。”秦市长含笑赞许道。

    秦市长看了罗雀一眼,示意他可以上菜了。罗雀又一次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四个穿红色旗袍的女人如同走马灯一般把红木方桌上摆满珍馐佳肴。

    没有山珍海味鲍鱼龙虾。有的都是些家常小吃。

    辣子、风干鸡、山药炒竹笋、凉拌金针、宫爆鸡丁……

    一时间,饭桌旁芳香四溢,刺激着人们的味蕾。每一盘菜都盛在雪白的小瓷盘里,显得精致典雅赏心悦目。

    看到嗜酒如命的酒鬼舍不得打开陈年国窖,秦市长命人端来了他私藏的陈年茅台。

    一个小时后,众人酒足饭饱。

    秦市长递给酒鬼一张照片。冷冷的说道:“就是他!”

    酒鬼看着照片瞳孔急剧收缩。“就是他杀死了我的徒弟甄彩密还打残了魔兽?”

重要声明:小说《无敌推销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