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黑蒙?

    黄也迪急得像锅上的蚂蚁,但是她的嘴里发不出声音,更挣脱不了黑蒙的钳制。在两人无声搏斗中,她明显感到黑蒙要比上一次的力气大多了。

    来找的人很快就到了他们附近,那人甚至还在洞口前停留了一会儿,悲惨的是,根本没人注意到这里。

    他们只是大声喊了几声,寻找一番然后就向别处找去了。黄也迪失望的听着渐渐远去的足音。确定人走远了,黑蒙才放下紧捂着她的手。

    黄也迪嘴里呜呜的叫着,呼哧呼哧的喘着气。黑蒙瞪着一双黑眼珠,目不转睛的盯着她。 黄也迪也瞪着他看,他比以前要健壮高大许多。黄也迪心中不纳闷,难道上次她见到时,黑蒙还很小,不然的话,他怎么还会长个子呢。

    黑蒙瞪了她一会儿忽然开口道:“我听说你们黄氏要和东齐联姻?”黄也迪知道,东齐是黑氏的敌人,他肯定不想看到两个部落联合,于是她连忙摇头否认。黑蒙冷哼了一声又问道:“你强抢了伊洛的十一个男人?”黄也迪翻了个白眼继续摇头。

    黑蒙突然勃然大怒,一把揪起她的衣领吼道:“你还说没有!你别想骗我。我还知道你把那个男人都给睡了!”黄也迪心中惊讶,这是哪跟哪儿,不是她干的好嘛。再说了就算是她干的,跟他黑蒙何干?

    黑蒙继续嘲讽道:“你够有能耐的啊,一口气睡了十个男人。”黄也迪心中吐血,她妈的,谁传的流言?她连根毛都没摸着却要枉担这个臭名。

    黑蒙狠狠的盯着她,目光在她上不停的打转,最后,他咧开嘴笑了,黄也迪心中警铃大作,顿时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果然,黑蒙凑过子慢慢的靠近她,一双大手隔着衣服不停的摩挲着她的肌肤。黄也迪觉得又麻又痒,她无法开口大骂,只是不停的用目光凌迟对方,她瞪得越欢,黑蒙似乎越高兴。他两只手一起用功,上上下下的摩挲着,然后,抚上她的前,在两座山峰上不停的打转,上山下山,下山再上山。黄也迪的体不由自主的痉挛了一下,不停的扭动着挣扎着。黑蒙非常变态,她越挣扎,他的兴致就越好。黄也迪看清这一点后,索不再挣扎也不再白费力气瞪人,她闭上眼睛靠在墙上装死,黑蒙一边摸一边发出了变态的低沉笑声。

    他笑着附在她的耳边说道:“我知道那些家伙肯定满足不了你的,我比他们都强。”强强你个头。黑蒙说着,双手已经伸进了她的衣服里,黄也迪浑僵硬一动不动,脑子却在飞速的转着:要怎么样才能脱?她这棵好白菜绝不能让这头猪给拱了。可是现在她全被捆得结结实实,嘴被麻布封得紧紧的。自救的难度系数很大,但她绝不能放过一丝逃生的办法!

    想到这里,黄也迪睁开了一直闭着的眼睛,迅速打量了一眼黑蒙,这头猪,此时已经到了发期,一双黑亮的眸中充满吓人的。他的手开始扒她的裤子。黄也迪来到这里后,就开始不停的学习做针线,现在她上穿得就是很结实的兽皮衣服,为了出行方便,她没有穿裙子而是兽皮裤。黑蒙扒拉了半天,终于解开了她的裤子。他似乎没料到里面还有一层。他微微惊讶了一下,又开始继续扒拉。

    黄也迪酝酿了好长时间,才让自己的目光变得柔似水,她含脉脉的看着黑蒙,黑蒙察觉看到她异样的目光,眼中露出了一丝迷惑,黄也迪继续放电,还时不时的眨下眼。

    黑蒙牵动了一下嘴角,嘲讽道:“我就知道,你刚才是装的。”说着又低头开始扒她的内裤。黄也迪嘴里呜呜着,用目光示意自己上的绳索,意思是你把我解开了,我们再好好那啥。黑蒙冷哼了一声,不理会,然后手上一使劲,把内裤扒了下来。冷风嗖嗖的往她上招呼,黄也迪愤怒得想杀人。她竟然被他这样侮辱!妈的,你这头猪!她拼了吃的力气死命的挣扎,她只觉自己全就像即将喷发的火山一样,爆发在即。因为她挣扎得厉害,再加上捆她的绳索和藤条并不算太结实,所以她这一挣扎全竟然松动了不少。

    黄也迪爬起来,用尽全的力气撞向黑蒙,只听得他闷哼一声被撞倒在地,她又忍着疼痛用体撞开石头,然后拔腿就跑。没想到的是,她刚出洞门就自己摔倒了,原因是裤子掉了下来绊倒了她。黑蒙很快就追了上来,只听他低笑一声,然后扛起地上的她就往山洞里钻。黄也迪自然不让,两人不停的厮打着。但是她的胳膊仍被绑着,再上黑蒙的力气很大,她根本就是白费力气。

    难道就这样被他拱了?黄也迪心中沮丧万分。

    就在她绝望不堪时,就听见黑蒙突然哎哟一声,扑通一声摔倒在地,而她,也被甩了出去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

    等黄也迪头脑清醒过来能看个究竟时,才发现袭击黑蒙的并不是黄氏部落里的人,而是她的对手伊洛部族的人。而且是,她曾经抢的十个男人!

    黄也迪这次彻底蒙了,她非常明白落入这群人手中还不如落在黑蒙那里。她猜想得不错,以伊山为首的十个男人充满恨意的向她走过来,黄也迪脑子纷乱如麻,他们每走一步,她的心跳就快一分。

    伊山走到她面前蹲下,然后像毒蛇一样紧盯着她。黄也迪眼睛眨也不眨的紧盯着对方。伊山突然动手掀掉了她嘴上的麻布。 黄也迪的嘴一经解放。 先是习惯的深呼吸几下,然后快速的说道:“伊山,各位,上次真的是对不起,我只是救人心切,才把你们带回来部落。后来,我真的没想到会发生那样的事。”眼前人强她弱,她还是先示弱一下再说。伊山突然哈哈大笑了几声。然后继续紧盯着她说道:“一句对不起就算了?如果不是你把我抢回去,我和伙伴们就不会受以那样的侮辱,如果不是你,我们就不会被部落里的人嘲笑。你这个坏女人,都是你都是你!”伊山的脸有些扭曲。黄也迪心中一阵抽搐,看样子对方是不可能放过自己了,要怎么办才行?她得想法拖下去,拖到部落里的人找到自己为止。

    想到这里黄也迪也一脸愤怒的说道:“这能全怪我吗?是你们伊洛部族犯错在先,你们抢我们部落的女人,还让人那样对待她们,你们怎么就不想想她们的处境?你们是人,她们就不是人吗?你们仗着自己人多势大,就知道欺负我们,你们占我们的地盘,抢我们的猎物,让我们寝食难安……”

    “那么做的不是我们,抢女人的也不是我们!你为什么不抢那些男人?”黄也迪很惊诧对方竟然真的肯跟自己争执。于是,她打起了精神跟对方打起了口舌之战。

    “你们伊洛……”

    “你们黄氏……”

    两人争吵了一会,伊山像是突然悟出了什么。

    他测测的笑了笑:“你在拖时间是吧,你以为这样就可以逃掉我们的惩罚吗?”他站了起来,转后的人道:“你们说我们惩罚她好呢? ”

    其中有一个少年说道:“很好办?轮干了她!” 黄也迪听完,心中像落了冰陀一样冰凉透底。伊山接道:“好主意。”他回瞪了诸人一眼冷喝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行动。”

    黄也迪心思千回百转之下,突然对上来的伊山等人微微一笑道:“这样绑着多没意思?你们敢不敢把我松开?”伊山微微犹豫了下,他后有人说道:“伊山,把她松开也没事,我们人多她跑不掉的。”伊山点头,迅速松开她上的绳索。然后其他人警惕的看着她,接着一齐围上来就要撕她的衣服。黄也迪躺在地上仍没起来,她先把自己的裤子提好系上。等到伊山等人的手摸索到她的口时,突然一跃而起,抬脚向最近一个人的裆部踢去,那人惨叫一声,捂着裆部倒在地上。黄也迪趁此机会撒腿就跑。伊山带着人在她后骂骂咧咧的追赶。

    “救命啊,救命啊,快来救我!”黄也迪的呼救声在寂静的林中传得很远很远,但是此时的山林却空无一人。

    伊山等人越来越近,而黄也迪的体力也越来越弱。

    “绝不能落入他们手中,绝不能!”黄也迪不要命的跑着。

    快了快了,伊山和他的手下呈半圆形从后面包围住她。此时的她已经成为网中的猎物。黄也迪从来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绝望过。

    然而,就在这时,后面追她的人却啊的一声发出惨叫。黄也迪没时间回头去看,只管用力向前跑。这时就听见伊山恼羞成怒的骂道:“这个黑蒙怎么没死!”黄也迪听到这句话,心中悲喜交集,黑蒙没死,还来帮她了!不过,他也是一个未遂的□犯。

    伊山留下五个人去对付黑蒙,自己则带着剩下的人继续围追黄也迪。不过,令他没想到的是,黑蒙的力气竟然那么大。还没等他们抓到黄也迪,黑蒙就已经把那五个人放倒了。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母系社会末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