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抢人的部落

    到了十月份的时候,伊洛部族全族从北方的伊洛平原迁徙而来。

    黄也迪站在隐蔽的山顶上,看着这连绵不断的大队伍。他们的人很多,足足有五万人。他们应该早就开始了驯养动物,拉东西的大多数是牛。从队伍的长度来看,他们的储存也非常丰富。如果这样的部落一旦发起对黄氏的战争,结果是很令人忧心的。

    黄也迪心事重重的回到部落,又派了十几个腿快脑子机灵的年轻人出去专门搜集各大部落的消息,一有什么动静就立即回来禀报。

    伊洛部族并没有再派人来黄氏,他们在距离黄氏部落和东齐部落二十里外的南山安家落户。黄也迪以前曾经路过南山,那个地方土壤肥沃,水源充足,地势开阔,是非常适合人居之地。唯一的缺点就是地形不如黄山险峻。不过,伊洛部族人口多,他不去侵犯别人就万事大吉了,谁还敢招惹他?所以他们选择那个地方是十分合适的。

    黄也迪一直担心,黄氏部落杀了那一百个伊洛人的事被人发现,所以尽管对方没有任何动静,她还是暗暗做好战争的准备。

    接下来黄氏部落仍旧平静无险,大家仍在忙碌的准备着食物。但是那十几个报人员不停带来其他部落的消息,说是伊洛部族非常缺少女人,所以他们部落的年轻男子经常明目张胆的强抢其他小部落的女人。附近的土部落水部落已经被他们抢了十几人了,就连东齐部落也被抢了几个,估计伊洛部族初来乍到也不想得罪东齐所以又让使者送了礼物给东齐,并保证以后不会再抢东齐。

    黄也迪也明白,在原始社会抢男人或女人都不是犯法的,抢了就抢了。也有女人抢男人的,不过由于女人的天使然,这种事发生的概率很小。很多母系部落里的一妻多夫都是男女双方自愿的。而男人则不同,他们的侵略本决定了他们越抢越想抢,也很少管什么自愿不自愿。据这些探子报告:伊洛部族的首领并不是人们选举的,而是父传子子传孙那种家族制。黄也迪不纳闷,家天下代替禅让制不是从夏朝开始的吗?怎么现在就有了呢?探子还说,伊洛部族跟黄氏东齐都不一样,在他们部落里,酋长以及酋长的亲戚可以不用参加劳动,可以享受很多特权。女人在他们部落里没有任何地位,特别是女奴,可以任意欺凌侮辱。

    黄也迪根据这些消息逐步分析出:伊洛部族应该是从黄河流域迁徙而来。他们那一带比其他地方的文明发展得要相对成熟。他们应该是早就从母系氏族过渡到了父系氏族,并且开始了一定程度上的半奴隶制制度。

    由于抢夺女人的事件接连不断的发生,部落里的女人也开始小心翼翼起来。至今为止他们部落还没发生这种事,但是她们不得不防。黄也迪又把原来的十个队伍补充了很多人进去,每个队尽量是男多女少,而且再三嘱咐,出去打猎采集时一定不要单独活动。

    到了十月底的时候,天气开始转凉。顶多再过一个月,他们部落就要开始在山谷里窝冬了,到时人们就不用出去干活,而她也不用担心部落里的女人被抢了。他们附近的土部落却意外的带着全族四百多口人来投奔黄氏。黄也迪又惊又喜,要知道一般况下,这些部落就算要依附也是投奔东齐那样的大部落。对方简单明了的表示,他们投奔黄氏是他们全体人员商量后决定的。东齐虽大,但是他们部落里的首领并不勇敢,他们连自己部落里的女人被抢了都不敢反抗,他们对待自己部落里的女人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她们这些后来的。

    而黄氏部落食物丰富,孩子成活率高,山谷陡峭,外人不容易攻进来。最主要是黄也迪勇敢(敢打仗),不好色(不喜欢睡男人),心宽广(不为难一直跟她做对的黄鹰)。黄也迪喜滋滋的想着,没想到自己竟然有这么好的名声。

    就在她的尾巴快要翘起来时,黄乌笑的小声说道:“她们这么夸她就是为博得她的好感,以便收留他们部落。” 黄也迪顿时蔫了一下,又跟三位长老商量了一下便接纳了他们。紧接着,其他的小部落像是什么狼部落熊部落也纷纷来投奔他们。这样,黄氏部落一下子就增加了两千多口。连原来的加在一起共有三千五百多口人。

    人多了,需求也就多了,而且冬天马上就要来临。黄也迪不敢耽误一点时间,她立即组织族人大肆的打猎捕鱼。天时,他们部落种了很多青麻,黄也迪让他们扔到水里沤了一段时间再捞出来,用这些麻来编织东西和织渔网,织出的渔网韧都非常好。他们捕鱼的效率也随之大大提高。她又让人在第一层山谷的外围挖了一圈水沟,把吃不完的鱼放进去养。

    这时白智上的伤也彻底好了,他还像以前那样整天跟在黄也迪边,俨然成了她的小蜜。

    在这期间,东齐又派人来过几回。东山对这些部落选择黄氏,表示很惊讶。她非常困惑,这些部落为什么会选择黄氏?她甚至认为黄氏部落也应该去投奔他们才能免除灾祸。黄也迪和黄乌等人听了这话均是一脸的不满,东齐部落的人也太自以为是了,好像天下就数她们最好最大。但是能少一事就少一事,虽然不满,黄也迪也没跟她发生冲突。

    东山走后,白智叹气道:“东齐也快完了。”黄也迪连忙问他什么原因,白智继续叹道:“以前的白水跟东齐差不多一样大,但是阿和长老们都觉得我们部落人多,没人敢欺负我们,她们越来越自大自满,到最后只顾贪图享受,不思进取,最后就被黑氏给灭了。”黄也迪听完,久久不语。

    她忘了,母系氏族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她们天生喜好和平,能不战就不战。其实这要是在和平年代是一大优点,因为战争的破坏力太大了,好和平是对的。但是,在一个弱强食的丛林社会,在母系氏族向父系氏族过渡的社会大动时期,这便是致命的缺陷。这个时期的部落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就退,没有第三条路。

    白智看她沉默以为她害怕连忙安慰道:“迪,你不会那样的,我相信你。”黄也迪猛然回过神来,勉强笑了笑道:“我也相信我自己。”

    这些部落来投奔他们黄氏时也并非空手而来,他们都知道黄氏部落喜欢种东西,都或多或少的带来了种子粮食等物。黄也迪拣出一部分像燕麦和小麦的种子,让族人在谷外的空地上种了下去,看看能不能种出冬小麦。

    天气越来越冷,北风开始呜呜的刮起来。天上下起了零零星星的小雪。黄也迪让人把火炕烧起来,部落里的人照例像往年一样聚集在会议厅里取暖唠嗑或是编织东西或是磨制工具。黄也迪也准备自明天开始便不让族人出去干活了,让大伙开始猫冬。

    到了中午吃饭时,打猎队还没回来。黄也迪和族人也没太在意,打猎队不像采集队能准时回来,有时他们遇到大型猎物需要蹲点守候,以等待最佳时机捕捉,晚回来也是很正常的事,但是到了傍晚时候他们还没回来,黄也迪这才意识到他们很可能出事了。就在她准备组织人去找时,就听见山谷外的吊门被敲得震天响。守门人开门一看,不惊叫起来。部落里的其他人听到尖叫声一齐出来看。黄也迪一看不心凉了半截。打猎队一共一百多人,此时只回来三十多个人,而且全是男人,个个上挂彩。

    “我们遇上了伊洛部族的人,他们把女人全抢走了。”领头的人说完这句话便粗粗的喘着气一头栽在地上。黄也迪让他们赶紧进屋休息,她自己则带着全族的青壮年男人沿着那些人留着的足迹去追击对方。当他们来到双方发生冲突的地方时,地上除了满地的血迹和十几具尸体后什么也没有,黄也迪愤怒至极,带着人继续追踪,一直到十多里外,还是不见人,漫天漫地的只余羊毛一样的白雪。

    “我们回去吧,再往前走就是伊洛部族了。”队伍里有人提醒道。黄也迪深呼吸了几下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她虽然愤怒无奈,但是也知道此时不能去冒险。

    她艰难的挥了挥手说道:“我们走。”众人默默的跟在她后。等他们回去后,全部落里的人都在看着黄也迪。

    黄也迪冷静了一下便决定先派出一名使者跟伊洛部族交涉,交涉不成再另做打算。

    黄也迪本来要亲自去,黄乌和白智拦住不让,最后研究决定让黄乌和黄狸一起去。

    两人去了一天到了傍晚才回来。

    伊洛部族根本不同意放人,只说他们部落里缺女人,谁抢得便算是谁的。

    黄也迪气得牙直痒痒,黄乌又提出可以拿东西去换人,伊洛部族照例不同意,并扬言他们最缺的是女人不是东西。黄氏部落虽然愤怒怨愤,却也无可奈何,只得暂时强咽下这口气。

    自从这事发生后,部落里的女人人人自危,根本没人敢再出去。

    黄也迪心中烦躁愤怒却又无计可施,发动战争,凭他们现在的实力根本不可能。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只能哑忍?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

    她开始带着人时不时的在伊洛部族的周围打探,看看有没有可能溜进去救人。很快她就发现根本不可能。南山虽然没有黄山(意为黄氏的山)地形险峻,但还是有一定的屏障作用的。而且他们人多,各个关口都设有岗哨,外人要混进去不大可能。

    黄也迪一连蹲守了几天。这天,下了几天的小雪停了,太阳出来,暖暖的照在人们上。这时从伊洛部族里冲出来十几个骑牛的少年还有男童。黄也迪心中一动,她让人打听过,伊洛部族已经开始了奴隶制,他们部落里的牛只有贵族阶层才能骑。这几个少年肯定跟伊洛的首领伊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突然,一个大胆的想法涌现在她的脑中。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母系社会末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