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夜晚的煎熬

    黄也迪定睛一看,来人正是白智。

    白智走到她面前,递给她一块用树叶包着的烤。黄也迪一看到还冒着气的烤,肚子叫得更响了。这么善解人意的男人少有啊,她向白智露出了感激的笑容。白智也回她一个微笑说道:“快吃。”

    黄也迪接过烤不顾形象的大嚼起来。白智蹲在她旁边默默的装起了泥胚。

    “迪,迪——” 黄也迪正吃得津津有味,又有人向窑场这边跑来,听声音像是白药。白药飞奔过来,从怀里摸出几个野果递到黄也迪手里。黄也迪在白药期待的目光下又把几个野果给解决了。

    她打着饱嗝起扭了一会儿,又蹲下开始干活。三人没干多久,天色就暗了下来,四周雾霭沉沉,倦鸟归林。山林飒飒作响。黄也迪不由得心里暗叹,这风景真美啊。要搁现代得花多少钱才能看到啊。

    黄也迪正在暗自感叹,他们周围的草丛中却传来一声又一声的喘息声。白药一听到这种声音,耳朵立即支棱起来。白智还算淡定,继续若无其事的干活。

    原始人的娱乐极少,吃完饭就那啥在山洞里圈圈叉叉,还有的进行野战。这些人从来不知道矜持为何物,一边圈叉一边大叫,搞得一到夜晚,黄也迪的耳边便充斥着这种声音。一到这时候,白智还好些,白药则会不停的翻。有时候还会爬到她的边不停的申明,自己的鸟已经很大,他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嫌弃自己。一到这种时候,黄也迪便装死,像僵尸一样直的一动不动。白药哀怨了一会儿,才被白智硬拽下去……

    三个默不作声的干活,差不多两个时辰过去,地上已经摆满了一大片泥胚。三人又累又困的回山洞休息。黄也迪看了看白药,不坏心的想着,这么一累,我看你还有心思想别的。

    一夜好眠,次清晨,黄也迪让建工队继续烧砖,自己则准备跟白药一起到森林里去采集。黄也迪才知道这所谓的采集决不是她以前旅游时的采集。此时的原始森林还没经过任何破坏,树木高低错落,树缠藤,藤傍树,密密匝匝,人行其中,简直有些透不过气来。因为此时正值初秋,蛇虫横行,蚊蝇极多。他们一边走一边还得用竹棍不停的敲打地面,以便吓跑草丛里的蛇。

    刚入林一会儿,黄也迪的上便被划得血痕累累。白药从地上扯起一株草,放嘴里嚼碎了涂在伤口上。看着大家都在看着她,黄也迪忍着痛疼,摆摆手装得很不介意的样子。

    白药犹豫了一下,对着后面的人嘀咕了几句,然后自行转变了方向。这边的树林要比刚才疏朗许多。而且林中还有几条小路,显然这里经常被人光顾。

    这时后面人群中走出来一个妇女她对白药大声说道:“这里没有食物,为什么要来这里?”

    “这里有。”白药简略的答道。

    “早被人采完了。”那女人一脸的不赞同,她后也很多人也是同样的表

    黄也迪刚要开口说话,白药一把拉住她快速向前走。采集队里的人虽然有半数不满他的行为,但还跟了上来。他们沿着小路进入了树林深处,白药拉着她在一片林间空地旁停下了。

    黄也迪放眼望去,不由得惊喜的叫了起来。原来这草地上长满了色泽不一,形态各异的蘑菇。前几天她曾向白药透露自己有辨识蘑菇的能力,白药当时就相信了她。今天他是专门带她来这里的。

    黄也迪兴奋的弯下腰去采,刚才反对白药的那个妇女立即脸色凝重的走上前来制止她。

    “有毒,吃了会死。”

    “有的没毒。”黄也迪笑道说道。

    黄也迪把众人叫到面前,耐心的告诉他们什么是有毒的什么是无毒的。

    她在现代时,经常到这神农架等地方旅游,到了森林自然免不了要采集些野果茵类的带回去送给朋友。为此她专门学习了蘑菇的分辩方法。

    她清楚的记得蘑菇的分辨方法主要有五种:“一是看颜色,有毒蘑菇菌面颜色鲜艳,有红、绿、墨黑、青紫等颜色,特别是紫色的往往有剧毒;二是看形状:无毒蘑菇的菌盖较平,伞面平滑,菌面上无轮,下部无菌托;三是……”

    黄也迪把自己所知道的东西一字不拉的告诉了采集队的人。他们自然是将信将疑。黄也迪只好说先采回去,等回到部落后,她先试吃。听到她这样说,众人也不再怀疑什么,便蹲在地上开始采蘑菇。

    采集队采完蘑菇,继续往里走,黄也迪又很幸运的在枯树桩上发现了一片又肥又大的木耳。不过木耳要比蘑菇少多了,他们只采了一袋子。

    大伙又采了许多野菜把几十个袋子全部装满才往回走。

    因为这次他们没走远,所以回来得要比往常还早些。

    回到部落的时候,白智正满头大汗的带着建工队的人在窑场干活。

    黄也迪让人拖着一袋子蘑菇走到山谷中央的空地上,昨天煮野菜的几口大陶锅还在原地,黄也迪让人给锅里换上清水,把蘑菇放进去,再放几棵灯芯草,她一边烧火一边盯着锅里的灯芯草,还好,它在逐渐变黄,那就说明这几种蘑菇没毒。紧接着黄也迪又试验了其它几种蘑菇。这次采来的蘑菇虽然很多,可是种类只有几种,所以她只需将每个种类都试煮一下就行了。

    黄也迪在煮蘑菇的时候,部落里留守的老人和孩子也都围上来观看。那些老人一看这几袋子蘑菇,脸上立即变色。黄也迪暂时没有理会他们,只是自顾自的在那里做蘑菇汤。她找了一些碎放到锅里和蘑菇一起煮熟,再加上几把青菜叶子。

    没多久,空气中开始散发着汤的香味。黄也迪拿了碗先先盛了一碗,吹凉了美美的喝下去。天天喝烤烤鱼的,猛的喝到了蘑菇汤,真的感觉很幸福。

    黄也迪在众人的惊叫声中,喝完了一碗蘑菇汤,她嫌不过瘾,接着又盛了一碗,她刚要开喝,手里的陶碗却被人抢了过去。黄也迪惊讶的抬头,就见白智夺过她的碗,扬起头大义凛然的灌了下去,白药犹豫了一下也灌了一碗下去。

    众人就这样看着三人,白药甚至已经备好了各种草药,准备等黄也迪一旦表现出中毒症状就赶紧上前救治。

    众人大眼瞪小眼的看了他们好一会儿,见三人都无异状才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黄也迪喝完汤后,又喊过采集队里的人让他们把蘑菇摊在草地上晒干,以方便储存。她自己又跑到砖场去查看建工队的进度。白智高兴的告诉她,他们上午已经装了一窑砖在烧。黄也迪点点头,拍拍他的肩膀表示鼓励。

    就这样,黄也迪每天忙着处理部落里的大大小小的事件,她一般都是在野外办公。不是烧砖就是采集或是打鱼,或是处理部落里鸡毛蒜皮的纠纷之类的。不过,原始人普遍比较单纯,这个时期的人们只顾着填饱肚皮,所以宅斗那种吃饱撑出来的玩意还没有开始流行。对这一点,黄也迪深感欣慰。她其实也觉得原始社会比封建社会更适合她生存。一个穿越到封建社会的女权主义者是非常危险和憋屈的。她既适应不了那个变态的社会,也无法以一已之力推翻和改变成型已久的男权文明。

    所以,黄也迪很满意现在的状况,虽然很艰苦,但有奔头啊。

    在黄也迪的带领下,建工队烧砖的技术越来越好,半个月后,有几个人对火力的掌握已大大超过了她。白智还用一整节树木打造出连在一起的木模,这样一次就可以拓五块甚至八块的泥胚,大大提高了劳动效率。黄也迪慢慢想起她家乡的砖窑里貌似也有这种做法,当时,她忘记了这点,没想到被他们自己琢磨了出来。劳动能促进人类的进化,这一句绝对是真理。

    一个月后,红砖已经被部落里的人广泛认可。这些人闲时也开始干些和泥拓泥胚之类的活计。而那些缺乏娱乐的青年男女们,晚上也不再长时间的“打野战”,而是和他们一起坐在月光下干活。

    一个半月后,山谷的空地上已经堆了很多砖头。黄也迪又把建工队的分成两拨,一拨继续烧砖,另一拨开始建房。这样,他们一边烧砖一边盖房也能节省些时间。建工队烧砖的时候需要大量的泥土,黄也迪便让他们在山谷中央挖土,顺便把几个池塘挖深拓宽连在一起。这样,以后打回来的鱼便可以放在里面养着了。她又怕部落里的小孩子多不安全,又让人在池塘周围打上了木桩,用藤条做了一个圈简单的篱笆。

    池塘挖好后,黄也迪召集部落里会织网的人一起来用麻绳和结实细藤来织鱼网。织好后,他们便成群结队的去山谷外的河里去捕鱼。这个时候的自然界远不像现代那样贫瘠,河里的鱼虾极为丰富。

    黄也迪他们把大网拦在河流的狭窄处,又让十几个水好的人去上游赶鱼。就这样,他们一连几天,每天都能捕上几百条甚至上千条。捕回来的鱼拿出来一小部分做为当天的食物,剩下的便全部放到谷地中间的池塘里。

    捕鱼队的人看着这丰厚的收获每人都是笑不拢嘴。

    他们把这条小河分成几段,一段一段的去捕捞。到了第十天时,他们已经离部落很远了。黄也迪甚至闻到了海的腥味。

    一想到海,黄也迪便自然而然的想到了盐。他们部落里所用的盐都是与别的部落交换的。而且是不等价交换,每次做饭烤时,都是用一点点盐。如果他们离海很近,那他们自已晒盐岂不是更方便?

    黄也迪一兴奋立即把这些话告诉跟在她边的白智,白智笑着听她说完又细心的指出几点:一是他们距离大海还很远,得走两天者才能到达。二是,晒盐非常麻烦,要费很多人力。他们部落里人手不够,所以还不如去交换更方便。

    黄也迪仔细想想也觉得自己想得太简单了。她的脸上不由得流露出沮丧的表。不过,白智话锋一转又告诉她,这地方不仅海里有盐,山上、湖里都有盐,而且那里的盐不用晒和煮直接取用就行了。黄也迪有点暗淡的双眸又亮了起来,对了,盐是分好多种的,海盐、湖盐、矿盐、井盐,为什么她只想到海盐呢。白智看她又重新高兴起来,也不自的笑出了声。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母系社会末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