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树枝和洞

    白智又细细解释了一番双方的意思。黑氏部落使者的意思是:我们男多女少,几个男人才有一个女人。因为女人不够用,这些男人的火没地撒,所以才会攻打其他部落。按照道理来讲,应该是有一个男人有几个妻子才对。所以你们黄氏应该多献出年轻女人来。这样双方才会和平。

    黄乌的意思是:男人多了有什么关系?可以让一个女人娶很多丈夫嘛。至于你说的道理谁知道是哪门子道理?一妻多夫,根本没有问题,只要排好顺序,轮流圈叉根本没事。相反一夫多妻就不行了,男人就像那树枝,戳多了就会折断。可是洞却不会坏。

    黄也迪的眼中直冒星星。果然,姜还是老的辣,人还是老的色。

    感叹完毕,黄也迪又开始思考起正事了。从前几天的攻势来看,黑氏部落不应该主动来讲和。难道是他们部落里发生了什么重大事故?黑虎死了?不对,就算他死了,黑氏可以再选首领就是。其他部落攻打黑氏。可是据黄也迪所知。周围根本没有可以和黑氏抗衡的大部落,这里只剩下十几个零星小部落,整提心吊胆的过活。

    但是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黄也迪正在思考,黄乌笑眯眯的站起,对黑氏的使者说了几句话。那使者失望的走了。黄乌拉着黄也迪又叫上另外两位长老商议此事。

    那两位长老主张立即答应黑氏使者的前两个条件,至于第三个条件,她们看了一眼黄也迪,说可以让其女人代替她嫁过去。三人商量完便一起看向黄也迪,等着她的最终决定。黄也迪把刚才的思索结果说了出来,她主张既不拒绝也不答应对方,先悄悄的派人去查探一下对方的底细。

    白智自告奋勇的前去打探。黄也迪想了一下便答应了,另外又给他加派了十几个勇士随行。白智一大早就出去了,直到下午时分才回来。他一回来就迫不及待的告诉众人一个好消息:原来,黑氏部落之所以讲和,是因为他们的老巢被一个从东方迁徙过来的大部落给占领了。

    黄也迪一听立即拍手大笑。所谓天道昭昭,报应不爽。这黑氏部落当时攻打了黄氏时,青壮年几乎是倾巢出动,部落里只留下一部分老弱妇孺在看家。他们以为这周围方圆几百里就数黑氏最强,一般都是他打别人,哪有部落敢打他。但他没想到的是正好有一支从远方迁徙来的部落来打他。这个部落叫东齐,是为了躲避洪水才迁到这里。东齐部落很大,有三万多人口。他们轻而易举的就打败了黑氏。黑氏部落损失了大量青壮年和财物以及家园。他们被得没法,可能也要暂时远迁到南方草原。至于他们和黄氏讲和的目的则是想趁临走时再赚一笔。

    几个人听完之后,一起痛骂黑氏狡猾活该。骂完之后,黄也迪又问起这个东齐部落的事来,她怕走了狼又来虎。白智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笑脸,告诉她说,东齐部落也是母系氏族,只要黄氏不先侵犯她们,她应该不会攻打黄氏的。而她们之所以会选择攻打黑氏部落一是因为她们需要栖之所,二是,她们在沿途听说了黑氏部落喜欢强抢女人,并大肆攻打母系部落。所以她们才下手为强,赶走了黑氏。

    黄也迪听白智他们的语气是母系部落一般不喜欢轻易挑起战争。在此之前的几千年甚至是数万年,在这片土地上有着大大小小几百个母系氏族部落,她们互相交换互通有无,很少发动了大规模的战争。这大概是跟女人天生好和平有关吧。黄也迪听到这些,心中的石头才放下来。

    黄也迪又想到,既然对方也是母系氏族,那么她们都是同一类,应该有共同语言。她先去拜访一下表示一下自己的诚意。黄也迪当即就把这个想法跟黄乌她们说了。三位长老一起夸赞她有首领风度。黄也迪谦虚的接受了这些夸奖。三人商量了一下大概事谊,便各回各洞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黄也迪就起刷牙洗脸,刷牙用的草是白智从森林找的药草,可以清除口腔异味,清新口气。黄也迪试着用了一回,简直比高露洁还好。她穿上兽皮裙和麻布衣服,背着青铜大刀。带着黄乌等人雄赳赳的出发了。

    因为担心黑氏部落里的人会偷袭。这一路,他们走得小心翼翼,黄也迪手中的大刀一直紧紧握在手中。 还好,一路平安无事。他们很快就到了东齐部落,也就是原来的黑氏部落所在地。

    他们一行人到了山谷口就有几个抗着石刀的健壮女人拦住盘问。黄乌前去交涉了一会儿。这个守门女人一听说是前来交好的,便让他们稍等。其中一个女人离了岗位前去禀报。不大一会儿,那个女人又回来,挥手示意让他们进去。

    黄也迪眼睛瞄了一下这里的大概布局,她发现黑氏部落里的人已经开始建房子住了。虽然还是那种茅草屋,但是要比山洞高级多了。黄也迪不敢太仔细的看,因为这样会让人误会自己这帮人别有所图。

    她们没走多远,就被人请进了一间宽敞的茅草屋里。那里木墩上坐着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她一见黄也迪等人进来,站起来咧开嘴笑了一下。黄乌上前跟她握握手,两人客气的寒暄一阵,黄也迪上场把早已背好的台词说了一遍,大意是,早就听闻东齐是个大部落,我们又同是母系部落,想和对方和平相处互通有无等等。反正黄也迪是把现代的原始的外交辞令全都用上了。

    对方听到这话也很高兴,连忙表示她们东齐部落不会无缘无故的攻打其他部落的。只一会儿时间,双方这次会晤就结束了。直到临走时,黄也迪还有点没反应过来。他们不应该招待她们吃顿饭,再拉扯一会才走吗?

    黄乌听到她的疑问,嘿嘿笑了两声然后告诉她,有事说事,说完就走。黄也迪哑然失笑,原始人做什么事都是直来直去,干脆利落。她总是用现代人的思考方式来行事,唉……

    他们这次完成了出使使命,黄也迪的心也放下了一大半,她想着,从此以后,没有了黑氏部落的干扰和威胁,她便可以放开手脚带领族人走上吃饱穿暖的小康之路了。黄也迪一边走一边美滋滋的构想美好的蓝图。

    突然,她前方的草丛里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声。黄也迪顿时警惕起来,她高举着刀,随机准备对这些不明生动的袭击。

    就在这时,一只瘸腿的兔子跳了出来,黄也迪一把逮住扔给后面的族人。就在这时,他们的前后左右不停的窜出受了伤的猎物。黄也迪觉得有些不对劲,如果偶尔一两只还说得过去,但是这么多猎物送上门来,那就不寻常了。她回头大声喊着族人让他们注意安全,赶紧聚集在一起。

    她的话音刚落,就见一个影飞快的从树林里窜出,那人举起手中的木棍打掉她手中的青铜刀,然后拦腰一抱,扛了她就跑。黄也迪从呆愣中惊醒过来,坑爹的,她光天化下被人抢了!她一边尖声求救,一边手刨脚蹬的,顺便还用牙咬了几口。无奈这人皮糙厚,根本不介意她的撕咬。

    好在黄乌等人也立即明白过来立即拿起武器抵抗。但是对方似乎早有准备,他们见黑蒙得逞,立即群拥上来,团团围住黄乌等人,让他们无法抽前去追赶。

    黑蒙扛着黄也迪一路狂奔。黄也迪被颠簸得头晕眼花,胃里极为难受的翻涌。

    黑蒙大概觉得跑得已经很远了,才放她下来。

    黄也迪弯着腰喘着粗气,黑蒙警惕的紧盯着她,一双涧底深渊似的黑眼珠恨恨的瞪着,两腮鼓得像青蛙似的。他这种表很像个生气的孩子。黄也迪抬眼瞪着他,挑眉问道:“你想干什么?”

    “我们部落要搬迁到南方,你跟我一起走。”黑蒙仍旧鼓着脸说道。

    “你搬迁了跟我什么关系?我在黄氏呆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跟你走?”黄也迪不停的转动脑子,她要跟他多扯几句,说不定黄乌他们很快就能赶到这里来了。

    “不为什么,你就得跟我走。”

    “我不去!”

    “你去!”

    ……

    “我□爹!”

    “别他,□!”

    两人争吵了一会儿,黄也迪就词穷了。她现在对这里的语言就像她当初学外语一样,勉强能听得懂对方说什么,但是轮到她自己说就悲剧了。她跟黑蒙只吵了一会儿,自己就找不到词了。黑蒙看着的精神恢复好了,向她张开手臂还想扛着她走。黄也迪看看四周,黄乌这帮鸟人估计也是被人缠住脱不开,现在她只能靠自己了。

    她了解自己的体格在部落中还算是很强的,再加上时不时的跟黄鹰进行军事演习,她觉得自己还是有一定的格斗技巧的。

    想到这里,她便深深吸了一口气,趁黑蒙不注意向她猛扑上去,她要把他扑倒把他打晕。

    但是黄也迪很快就明白了,男女之间体力的差别自古就有,不要以为原始社会就没有。她跟黄鹰打架能赢,但是跟黑蒙近搏就不行了。这次,被压倒的是黄也迪。

    黑蒙并没有打她,只是把她紧紧摁在地上。黄也迪被压制得四脚不能动弹。两人一上一下的大眼瞪小眼的就这么瞪视着。黑蒙的目光把她上下巡视了一遍,他充满兴趣的打量着她的上衣,她的兽皮短裤,还时不时抽出一只手在他感兴趣的地方摸摸摁摁。

    黄也迪此时觉得自己自已就像只一条鱼,而黑蒙则是一只野猫,他似乎正在研究自己在哪个部位下口比较好。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母系社会末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