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他勾引她?

    黄也迪走几步回头瞪他几眼,那人也不生气,咧开嘴唇笑笑,露出洁白的牙齿,黄也迪看到他的白牙不愣了一下,她来到这里以后,还真没见过几个白牙的,唉。那男子见黄也迪看着自己呆了一下,便以为对方被自己吸引住了。他停下来,跑到水边,哗哗撩起湖水,撸了几脸,又对着水面整理了自己的毛发,然后一瘸一拐的来到黄也迪面前,指指自己的脸,黄也迪看了一下他的脸,长得还算端正。接着那男子又指指自己毛茸茸的脯,黄也迪又看了看他的脯,毛毛的,没啥看头。那男子盯着黄也迪的眼睛见她似乎不太满意。不有些失落。

    黄也迪见她一会儿让自己看脸一会儿看,实在有些莫名其妙。便撇了他独自前走。那男子停了一会儿,又嗷嗷的叫着跟了上来。黄也迪见他锲而不舍的跟着自己,不有些头痛。她停住脚步,对男子比划了一阵子。

    见他一脸茫然的样子,黄也迪不急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天黑,回家找阿。”那男人听见“阿”两个字,脸上不露出哀伤的表。黄也迪见此形也不知怎么安慰他,正在两人大眼瞪小眼时,那个男人又开始展示他自己。只见他犹豫了一下,然后慢慢的解开了围在腰上的兽皮,指着自己的腰间的“凶器”有点羞涩又有点赧然的说道:“大。”

    黄也迪虽然格很奔放但也只是纸上谈兵。哪曾见到这种形?此时,她不恼羞成怒。她救了他的命,他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扰她,调戏她,简直是恩将仇报。

    黄也迪蹬蹬的跑到他面前,抬手就是一巴掌。那个男子愣愣的看着黄也迪,一脸的愕然和委屈。然后叽里咕噜的说了一长串话。看那表是在质问黄也迪为什么打她。妈的,他做下这种事竟然还有脸委屈,真是极品到姥姥家了。黄也迪也不理他,气哼哼的回去了。那个男人在她后不停的呼唤,似乎在喊她停下。黄也迪一刻也没停下。她可不想做那东郭先生,这条狼救一次就够了。

    黄也迪回到部落时,黄玄正在引颈翘望。看到她完好的回来才松了一口气。黄也迪跟着黄玄和黄乌回到她们的洞里。这个时候的人们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群居,而是基本形成以家为单位的社会结构。有的女人会有奴隶或是丈夫。黄玄和黄乌也有丈夫和男奴,听黄乌说,黄也迪的父亲被黑氏部落的人俘虏了。而黄乌的丈夫和男奴则在上次战争中战死。

    所以她们的山洞里只有她们三个人。黄也迪注意到他们所在的山洞的前面有很多木质的房子,但是她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不去住房子反而要住到山洞里。黄乌指手划脚的告诉她,现在她们的部落很不安全,住在房子没有山洞山安全。

    黄也迪又跟阿和黄乌比划着自己饿了。黄乌摇摇手表示没有吃的。阿则默默的掏出一块干递给黄也迪。黄也迪费劲的咬着。这太硬太粗了,黄也迪只吃了两口便扔了。黄玄看了看,又从地上捡了回来,擦也没擦径直吃了起来,她一边吃一边呜呜呀呀的说着什么,似乎在指责黄也迪太浪费。黄也迪很不好意思的看了看黄玄。

    黄也迪只好忍着饥饿躺到前石上。上铺着兽皮。加上天还不算冷,倒也睡得可以。黄也迪愣了半天,躺在上很快便睡了过去。

    第二天她醒来时,黄玄和黄乌都不在。黄也迪走出山洞,到溪边洗了脸簌了口便又部落中间的那个空地上去。今天她的表现要比昨天强多了。前世的黄也迪兴趣非常广泛,对手工什么的也是非常喜欢。所以当她跟着这些人稍稍掌握住窍门后,手上的速度便非常快了。

    黄乌以为她的脑子好了,十分兴奋的敲敲她的头,又拍拍她的股。黄也迪明白这种拍股的行为是长辈晚辈的意思,得到表扬,她自然十分高兴,干活越发卖力起来。

    到晌午吃得自然是大锅饭。一人一块烤一碗汤,味道不怎么样。黄也迪硬着自己吃下了。等有时间要好好改善一下伙食。众人吃完饭后又开始干活。

    这些妇女们一边干活一边叽叽喳喳的说话,黄也迪即使听不懂也十分认真的听着,一边听一边揣摩着说话人的表。她相信,人的语言或许不通,但人的感基本上都是一样的。既然她来到了这里就只能尽量适应这里的生活。

    黄也迪还注意到留在部落里干活的都是年老和年幼的或是有残疾的妇女,那些年轻的健壮妇女,黄也迪猜测她们可能又去打猎了。

    这个时期的社会虽然到了新石器时期,人类也开始驯养家畜农业生产等活动,但是仍然不成规模,打猎采集仍然占生活中的重大比重。特别是秋天的时候,人们为了储存过冬的粮食和皮毛,出去打猎的次数更是频繁。

    黄也迪一边干活一边思考。太阳已经渐渐西斜,打猎的妇女们还没回来。黄乌望了望望天空,眼中闪过一丝焦急。其他人也都期盼的看着山谷入口。

    就在这时,山谷入口处传来一阵嗷嗷的叫声。黄也迪和众人一起抬头看去,只见几个男人飞快的朝她们跑过来,他们跑到黄乌面前,叽里呱啦的比划一番,脸色十分焦急。黄也迪估摸着应该是有人受伤了。黄乌一听,眼中越发焦急,她看了一眼黄也迪,示意她跟上来。黄也迪心中一沉,难道是阿受伤了?她急忙放下手中的活,飞快的跟上去。

    果然是阿受伤了。此时的黄玄被人抬着,血红的染得全都是。黄乌尖叫一声扑上去。黄也迪也跟着扑上去。黄玄听到声音缓缓的睁开眼,她牵了牵嘴角,勉强笑了笑。嘴里嘀咕了一句,似在留什么临终遗言。黄也迪没心思去听,她命人放在木板,然后蹲在地上检查着她腿上的伤势。

    黄也迪这时才发现,她不但腿上受了伤,上,腰上都有伤。鲜血不停的往外冒,黄也迪看得一阵心惊。当务之急得先止住血,她就地取材寻了一片树叶,又找了几根软藤,飞快的给她包扎起来。黄乌看她这样,也立即停住哭泣迅速忙活起来。

    这时部落里来了几个老妇人看样子像是巫医,她们往黄玄的其他伤口随意涂了一些药草和口水,然后就围着她又蹦又跳的。黄也迪可没心去看这些,她立即想起了昨天在救那个被蛇咬的那个男人时用的紫色的药草。想到这里,她连招呼也来不及打便飞速的跑到昨天的事发现场。她在那片草地上转了一圈,根本没有那种草。她明明记得昨天还有一大片的。肯定是让那个男人全采光了。

    如果到其他地方去采,倒是可能找到,可是黄也迪一是不认路,二是黄玄的伤口根本等不了。就在她着急得直转圈时,突然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只见昨天那个男人又出现了。

    黄也迪一见他立即不客气的伸出手来大声叫道:“药草!”她怕那男人听不懂,又比划了一番。那个男人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他从一个兽皮褡裢里掏出一把紫色的和黄色的草,黄也迪伸手就去接。那男人手伸到中间又缩了回去。只见他低声嘀咕着,似在恳求又似在跟她谈条件。黄也迪现在着急无比,也顾不得揣摩他的意思,一律点头答应。

    那男人见她答应了自己的请求,高兴的欢呼一声,把药草全数奉上。黄也迪接过东西转头就跑。那男人在后头追着。

    再次回到部落,那群巫医还在那儿又唱又跳。阿边只有黄乌一个人在守候她。黄玄此时已是气息奄奄。黄乌看见她回来张嘴想说什么,黄也迪也来不及听她说,只是赶紧把药草放在嘴里使劲的嚼碎然后又涂在黄玄的伤口上。黄乌也和她一起嚼药草涂抹伤口。那个男人也跟了过来。他凑过来看了看黄玄的伤势,嘴里对黄乌嘀咕了一句,又从兽皮褡裢中掏了一把红色的植物出来,然后对着黄乌咕噜一声,黄乌立即明白,拿过红色植物飞速入洞去了。

    过了一会儿,黄乌便端着一碗红红的药汤过来了。黄也迪扶着黄玄给她灌了下去。再等了一会儿时间,她伤口上的血才慢慢止住。黄乌深深松了一口气。三人又合力抬着黄玄入了山洞。

    到了夜晚,黄也迪担心她发烧,便一直守在她边,又比划着让黄乌烧了水拿过来,放在碗里,时不时的让她喝上一口。还好黄玄的体比较强壮,这一夜竟然硬了过来。到了天快亮时,黄也迪被黄乌赶去睡觉。

    黄也迪一觉睡到晌午时刻才醒来。她一醒来,肚子便不停的高歌。黄玄也已经醒来,她冲着黄也迪笑笑,黄也迪对回之一笑。她也听到黄也迪肚子的高歌,便伸手指指上的兽皮褡裢,黄也迪好奇的拿过来,往里一掏,竟然是几个像桃子一样的果子。黄玄做了一个吃的动作。黄也迪心头犯酸,她笑着摇摇头把果子递到黄玄嘴里,黄玄摇头推让。就在母女俩正在互相推让时,却让黄乌端了两碗汤进来,说是汤却是清得能照得人影来。

    黄也迪注意到这汤比往要稀得多。她大声质问为什么这样?现在她娘是病人不是理应受到更好的照顾吗?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母系社会末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