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 达摩神剑

    耀眼无比的剑光,甚至盖过了天上的太阳,占据了李秋水的全部视野,但是,这白光并没有带来量与温暖,反而照得李秋水遍体生寒!

    凝聚、厚实,防御力强大无比的护体真气,就像是骄阳下的冰雪一般,飞快的融化,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最后,李秋水才感觉到上一疼,一点螺旋形的剑气在体当中炸开,无边的剧痛很快席卷了她的感官,但是,出奇的,她却并没有看见洛宇辰出剑,也没有见到剑气或者剑芒激的轨迹……

    “好快的剑,这是少林寺的达摩剑吧?没想到,我跟师姐都看走了眼,你并不是没有学过剑法绝学,只是不能轻易动用而已。好,好剑法,我伤得不冤……”在丈许开外站住脚步之后,李秋水的神色已经变得平静如水,再也没有丝毫的愤怒、疯狂了。

    “呵,剑法虽好,但还没能杀了你,真是遗憾啊……”洛宇辰也是微微扯动嘴角,流露出一个平和的笑容来,然后,他的体就是一阵扭曲,化作一道白光冲天而起,眨眼之间消失不见了。只剩下李秋水那把水晶短剑掉落在地,跟那叮当之声同时响起的,还有洛宇辰那淡淡的声音:“不过,我们之间的恩怨,不会就此了结的,李师叔,下次见面,师侄再来领教你的高招……”

    “没想到,这世上竟然真的有人能够练成真正的达摩剑法来。那一剑,当真是快过了我的心意转动速度……”相对于洛宇辰的平静、洒然,取得了胜利,保住了命的李秋水反而是脸色铁青,神郁郁——只有两个当事人自己,才会明白,这一轮交锋,虽然是以洛宇辰的死亡而告终,实际上,却是李秋水落在了下风,而且还是连输了两招!

    她输掉的第一招,自然就是那达摩剑法了,精研剑术的李秋水明白,自己的眼睛刚才看到的都是错觉,实际上,早在那一轮比太阳还要耀眼的剑光升起之前,洛宇辰的达摩剑,就已经落在自己上了,因此,从始至终,她根本就没有看见洛宇辰出招的形,也没有想过要去追寻那剑招的轨迹。

    而第二点,则是洛宇辰的亡了,同样的,从表面上看来,洛宇辰是被她一剑贯心而亡的。但是,李秋水却知道,早在自己的短剑刺中洛宇辰之前,他的生机就已经断绝了——不仅是由于达摩剑的反噬,而且也是因为,洛宇辰早已把自己的所有生命力都灌注到那绝命一击当中去了!因此,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洛宇辰并不是死在李秋水的手里,最多只能算是自尽的罢了……

    “洛无锋,洛无锋?我想起来了,半年前,在我西夏王城当中闹事,杀了云中鹤还有我看重的那个异人云飞扬的,就是他了,难怪我一直觉得那么耳熟呢,原来还是个熟人!”

    苦笑一下,体稍稍一动,李秋水的眉头就是微微一皱,紧接着,就听到砰砰几声轻响,她那一袭白衣上面,就猛地绽开了几朵触目惊心的血花。紧接着,她上的真气波动一下子变得剧烈起来,闭目运气良久,李秋水这才一抬手,凌空虚劈一掌,一股暗红色的血箭立刻就激而出:“无崖子师兄,你还真是目光如炬,为我们逍遥派找了个天才的护道人啊……”

    “啊……”感叹的声音未落,旁边就忽然响起一声低沉的,刻意压抑的惨叫,却是刚才那道血箭,也不知是有意无意,正好落在了躲在一旁,从头到尾一直在看闹的乌老大上。那血箭的飞行速度明明不快,但是,沾到上之后,却是硫酸一般,一下子就将乌老大的黑衣腐蚀掉了一大片!

    而且,紧接着,他就感觉到无数细碎无比、锋利无比的剑气从上的毛孔当中钻了进来,一股火烧火燎的感觉由外到内,飞速的深入了骨髓,不由自主的,他就发出了一声惨叫。不过,这一声惨叫也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就被乌老大强行压了下去。他很清楚,这个李秋水,在心狠手辣方面,绝对能够跟天山童姥有的一拼的,想要碾死自己的话,绝对就跟碾死一只蚂蚁一般轻松随意……

    “嗯,还有一只臭虫?”怕什么来什么,乌老大刚刚捂上嘴,李秋水那刀锋一般的目光就转了过来,随即,她就十分随意的抬起手来,就要一掌击出!但是,下一瞬间,李秋水的神色又是微微一动,散去了手上的真气,然后,就见她转过头来,向山脚下看了一眼,耳朵微微动弹几下,仿佛在倾听什么声音似的。

    “罢了,打狗还要看主人,暂且留你一命好了!”说着,李秋水就轻轻横了乌老大一眼,淡淡的目光,却将乌老大上剩余的所有力气全都抽得一干二净,一下子就软倒在了地上。李秋水也不再管他,轻轻一伸手,凌空一摄,地上不远处那把水晶短剑就是一声嗡鸣,自动跳起来,落到了李秋水的手中。紧接着,就见到一条白影一闪即逝,李秋水的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咦,在这边了,大姐,快过来看啊,这里有好几个死人!”清脆悦耳的女声响起,乌老大一惊,下意识的就要跳起来,但是,刚刚弹起来一半,潜伏在他体当中的剑气就是猛地一动,一口气立刻就断成了两截,乌老大的体也是直的从半空中砸了下来……

    “什么人?”声叱喝声当中,四个黑衣蒙面的女子影陡然出现,一下子就将乌老大围在了中间:“咦,这是乌老大吧?”四个女子的眼中,都是流露出了诧异、惊奇之色来。乌老大却是浑发冷,因为他已经认了出来,这几个蒙面女子的黑袍,正是灵鹫宫的制式!

    “乌老大,你怎么会在这个地方的?童姥她老人家呢,你把她藏在什么地方了?”一连串的问题落到耳朵里面,乌老大的心脏,更是瞬间就沉到了冰窟窿里面。当下,他也不再心存侥幸了,直接就是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

    “哼!”眼见他一心求死的样子,为首的那个蒙面女子忽然冷哼一声,随即,乌老大就感觉到一股劲风袭来,然后就是眼前一黑,“终于可以解脱了……”这是乌老大的意识涣散之前,最后的一个想法……

    可惜,乌老大想得太轻松了一些,对自己的遭遇,也没有清醒的认识,于是,等到他再次苏醒过来的时候,也就不免有些迷糊了:“呃,这里就是曹地府了么,难怪这么冷呢。阎罗判官,黑白无常呢?呃……”

    不需要再问下去了,因为,就在这个时候,乌老大已经发现,自己的上还有感觉(一阵阵刺骨的剧痛不断传来,手脚上面还被绳子紧紧的捆住了),而且,失去意识之前遇到的那几个黑衣女子,也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乌老大,我问你,童姥他老人家在哪里?还有,这柄剑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掉在离你不远处的地方的,它的主人呢?”这声音十分的清冷、平和,但是,乌老大却是从中听出了几分焦虑、忐忑之意,很显然,声音的主人并不像她刻意表现出来的这样平静。不过,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一心求死的乌老大翻了翻白眼,又是低下头去,根本就不加理睬……

    “哼,乌老大,你真以为,我们治不了你了是吧?”一个稚嫩的少女声音响起,随即就见四个蒙面女子当中,最为瘦弱小的那个忽然一个箭步窜了过来,随手就是一指点在了乌老大的口某个位上面!

    乌老大浑一震,陡然抬起头来,一双眼睛睁大到了极限,眼珠子都是随时有可能掉落出来一般,但是,远超极限的痛苦,却是剥夺了他喊叫的能力,只能是长大了嘴巴,一个劲的倒吸冷气。良久之后,死鱼一般弹跳许久的乌老大这才消停下来,而他那一黑衣,已经被泉涌的冷汗完全浸透了。

    这个时候,那小的蒙面女子这才有些得意的开口道:“哼,你这下知道厉害了吧!童姥她老人家虽然不在这里,但是,你上的生死符,还有刚刚服下的‘断筋腐骨丸’,却也不一定非得要童姥才会激活的!”

    “罢了,都到这个地步了,我还硬气个什么劲?四位姑娘,你们是暗中保护童姥的吧?你们放心好了,童姥已经被一个叫虚竹的少林和尚救走了,他现在应该没事了。”喘息良久,乌老大这才缓过一口气来,也不敢再拖延,赶紧抢在更重的折磨落在上之前说出一番话来,先稳住这四个女煞星的绪再说……

    “虚竹把童姥救走了?”为首的那个蒙面女子微微皱起了眉头:“你用‘救’这个词,意思就是说,之前的时候,童姥还遇到过危险了?”

    “不错,你们赶过来之前不久,童姥的师妹,李秋水前辈刚刚离开……”乌老大的话音未落,四个蒙面女子就是齐齐的惊呼出声:“李师叔,她提前出场了?”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再世创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