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 偶遇段誉(上)

    “唉,真是失策,失策,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啊……”自从不久前一时心血来潮,决定把凌波微步教给虚竹之后,洛宇辰这都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唉声叹气了:“早知道虚竹那小子变态,没想到他竟然能够变态到这个程度!如此武学天赋的绝佳弟子,在少林寺当中晃了二十多年,怎么就没有被人慧眼识珠,发掘出来呢?”

    凌波微步是一门偏重于“技术”的绝顶轻功,一开始的时候,洛宇辰还以为虚竹这小子空有一“蛮力”,脑袋却是跟榆木疙瘩差不了多少的家伙,教导起来肯定十分困难。(最稳定,,)

    甚至,他都已经做好了一路走一路教,直到到达目的地的时候都无法取得决定成果的心理准备了。但是没想到,开始的第一天,虚竹就给了他一个不大不小的惊喜——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易经的虚竹,竟然只听洛宇辰背了三五遍,竟然就将易经的六十四卦卦象,还有每一卦跟凌波微步的步法之间的联系、对应关系等等基础内容一字不落的记了下来!

    “师弟有所不知,我在少林寺当中的时候,每天都要背那些拗口的梵文佛经,早就已经养成习惯了……”好吧,记忆力好,并不代表着悟就好,洛宇辰暗自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

    第二天,他开始教导各个“卦象”之间的变换、内力的运行方式还有其内在规律了。早上的时候,不出洛宇辰的意料,虚竹的学习进度果然十分缓慢,但是,中午停下来吃饭休息的时候,虚竹却是十分聪明的抽空自己在地上画了一个巨大的六十卦卦象,然后就闷着头试验起来了。

    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几次试验下来,虚竹这小子体当中那浑厚无比的北冥真气开始发挥作用了,他根本不需要再去死记硬背,也不需要去辛苦思索各种轻功步法之间的转换规律了。只要他做出相应的动作,深厚无比的北冥真气就会自发运行,为他的法转换提供内力方面的支持了……

    说句实话,虚竹这样可以随心所的在六十四卦方位当中转换形,挪移变换的境界,才是凌波微步的最高境界,而洛宇辰自己,还真没有能够修炼到这样的程度的。(!.赢话费)换个说法,短短两天下来,虚竹这小子就青出于蓝了……

    深受打击之下,洛宇辰好几天都是绪低落,很有些提不起精神的感觉了。而恰好相反的,刚刚学会了一门绝顶轻功的虚竹,却是精神振奋,兴趣高昂,恨不得无时无刻都在运转轻功!刚开始,他还顾忌着洛宇辰,没有放开脚步疯跑,但是几天下来,见到洛宇辰并没有表示异议,而他自己,又已经把这一门轻功完全吃透了,于是,洛宇辰的苦子这才真正开始了……

    “咦,又没有在客栈当中停留?”有些失望的从一间路边客栈当中出来,抬头看看天色,殷红的夕阳已经快要接触到地平线了。洛宇辰就忍不住叹了口气:“唉,看样子,今晚又要露宿野外了……,这都三四天了,这小子怎么还有那么高的的?真是搞不懂啊搞不懂……”

    好在的是,虚竹虽然得意非凡,但并没有到忘形的地步,一路走过来,总算还知道每隔一段距离就留下一个显眼的标记,洛宇辰这才能够追着他的脚步一步步的跟上去。不过,今天的标记,似乎出了一点点问题,过了刚才问路那家客栈之后,虚竹留下的标记很快就偏离了官道,并且笔直的指向一片稍显荒凉的山区!

    “嗯,怎么回事?”洛宇辰微微一凛,一下子就提高了警惕,打起精神,提高了速度,飞快的追了上去:“难道是遇到什么麻烦了?或者,干脆就是慕容复又重新杀回来了,而且还挑了虚竹这个‘软柿子’来捏?”

    胡思乱想之间,洛宇辰的速度很快就提到了顶点,很快深入到了深山当中,跟着那时断时续的标记追了上去。半个时辰之后,一个熟悉的背影总算出现在了他的视线当中——的确,远远看去,虚竹现在并不是一个人,而是在跟一个着白衣的人处同一座悬崖边上,正在对峙当中。天色已经很暗了,距离又太远了一些,洛宇辰并不能看清楚那白衣人的相貌,但是,从两人站立的位置来看,虚竹倒是没有危险,反而似乎是他把别人到了悬崖边上似的,洛宇辰见状,也就稍稍松了口气,压低了形,借助着山体上面的树木、巨石,缓缓的靠了过去……

    靠近一段距离之后,虚竹那喋喋不休的声音也是逐渐清晰起来:“段施主,快下来吧,你站的地方太危险了,一不小心,失足掉下去的话,恐怕就要不堪设想了……,施主,你也是深谙佛法之人,当知红粉骷髅,皮白骨的道理,又何必太过于执着呢?”

    “你不明白的!”对面的白衣人叹了口气之后,以一种极为萧索的语调道:“佛法是佛法,人是人,若是人人都能够视红颜如枯骨,那么,人人都可以成佛了。虚竹师傅,你一心向佛,从来没有沾惹过人间烟火,不会明白的……”

    这声音极为耳熟,洛宇辰微微一皱眉,脸色微微一变:“这应该是段誉的声音吧?他不是追着王语嫣去了的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是,我的确不明白。”虚竹点点头,又摇摇头:“我不仅不明白段施主你为何如此执着,而且更加不明白,你明明还有机会去追求那位王姑娘,却又为何突然放弃,以至于心灰意懒之下,跑到这荒山野岭轻生来了。段施主,听小僧一句劝吧,你的生命,绝不仅仅属于你一个人,要是你就这么草率的结束了自己的生命,那么,你的父母兄弟,还有其他关心你的人,岂不是要悲痛绝了,你……”

    “停!等等,停!”段誉忽然一声轻喝,然后就是苦笑着摇了摇头:“虚竹师傅,谁告诉你我要轻生的?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轻生啊。”“啊?”正在绞尽脑汁想词的虚竹一下子就傻眼了,愣愣的开口问道:“可是,可是,我看你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远远的叫你好几声你都没有反应,一路就直奔这荒山野岭而来,而且一来就选定了这最高的一座悬崖……”

    “嘿,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段誉也有些哭笑不得了,“我只不过是心不好,想要随便走走散散心而已。至于为什么径直就奔着这座断崖而来嘛,虚竹小师傅,你不觉得,这断崖附近的景色很荒凉、很凄美,正好跟我现在的心境暗合吗?”

    “哈哈……”洛宇辰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着跳了出来,“哈哈,师兄,你不觉得你管得太宽了吗,人家明明是找地方伤悲秋来了,你却跑来救人,真是……”虚竹的脸面本来就嫩,此时更是烧得跟两块红布差不了多少了,相反的,段誉这公子哥,应该是最近被打击得多了,奚落得多了,反而更加的皮实了,“原来洛少侠也来了,真是,为了小生的一点点破事,竟然惊动了两位,真是太惭愧了……”

    搭上话之后,洛宇辰这才通过旁敲侧击,了解到事的经过——原来,段誉那天本来还真是想要追着王语嫣下山而去的。但是刚一下山,他就被心极差的慕容复还有刻薄无比的包不同以言语挤兑住,自惭形秽之下,只能是无奈的放弃了痴心妄想,眼睁睁的看着王语嫣十分乖顺的跟在慕容复边,缓缓离去……

    而经过这一番打击,段誉也没有心再上山去下棋了,于是就跟几位家臣一起,恹恹的离去了。不过,这小子也真不愧是“天下第一痴人”,没过多久,他那颗支离破碎的心就自我修复完毕了,然后,他又是故态复萌了,思夜想的,全都是王语嫣的倩影,没过多久,他就再也按捺不住,偷偷摸摸的撇开了几位护卫,一个人跑了出来,漫天的追寻王语嫣的足迹了……

    “唉,段公子,你真是,真是太痴了……”听完了段誉的一番自述之后,虚竹也只能是连连感叹,却也生了知难而退之心,打消了劝解、点化他的念头了。段誉的面色疾苦,洛宇辰却是心里一动,开口问道:“那么,段公子,不知道你有没有打听到慕容公子一行的踪迹呢?”

    “唉,别提了!”段誉的眼神一下子就黯淡了下来,有气无力的摇摇头,道:“要是打听到王姑娘的踪迹,我怎么还会在这荒山野岭当中浪费时间呢?”虚竹也是微微摇头,显然听懂了段誉的言外之意——若是打听到王语嫣的下落,段誉这超级痴种子恐怕早就眼巴巴的跟上去了……

    “嗯,天都已经黑了,我去找些吃的吧,洛师弟,段公子,少陪了!”话音刚落,虚竹就直接运起轻功,几个纵跃之间很快就消失在了山林之间。看样子,他是打算来个“眼不见心不烦”了……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再世创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