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 忽悠虚竹(中)

    “前辈且慢,小僧,小僧……”结巴了好半天,虚竹还是没有能够说得出话来,然后又是十分干脆的放开苏星河的双腿,砰砰的用力磕头不止。

    因为深厚无比的内力自动护体的缘故,砰砰砰十几个头磕下来,虚竹的脑袋倒还没有事,但是地面上,坚硬的石板却是很快就多出了丝丝裂纹,就从这一点上面,苏星河也感受到了虚竹的诚意,无奈的叹了口气之后,他的语气也是稍稍放松了下来:“好了,虚竹小师傅,你不要再磕头啦,老夫不走总行了吧,有什么事,你就开口吧!”

    “是,是,多谢苏先生,多谢苏前辈……”丝毫顾不得额头上那厚厚的一层石粉,虚竹就赶紧开口哀求道:“苏老前辈,请您救救师伯祖还有其他的师叔师伯,小僧感激不尽,感激不尽……”

    “呃,这个?你听到了老夫跟洛师弟刚才的谈话了?”虚竹不敢隐瞒,只能是心忐忑的点点头:“是的,老前辈见谅,洛少侠见谅,小僧也不是故意想要偷听你们对话的。只不过,不知为什么,小僧的耳目一下子变得灵敏了许多倍,不经意之间就听到了你们二位的对话,实在是不好意思,还请两位不要见怪……”

    “嗯,你既然听到了我们的对话,那就应该知道,玄难大师等一众少林高僧中的毒可是非同小可,乃是丁秋那恶贼精心配制的腐尸毒,这个,很麻烦的啊……”说到这里,苏星河忽然向洛宇辰使了个眼『色』,然后就意犹未尽的闭嘴不言,洛宇辰微微一怔,随即就在心里暗骂一声“老狐狸”。

    但是,腹诽归腹诽,洛宇辰还是不得不乖乖的接过了话头:“嗯,不错,这腐尸毒可是非常麻烦的,据我所知,想要解除这种毒无比的剧毒的话,不仅需要施救之人自有非常高明的内功修为,而且,更加重要的是,还需要许多种珍稀无比的『药』材来制作解『药』的,这,恐怕苏师兄这里也没有现成的解『药』吧?”

    “不错,不错,老朽已经在这擂鼓山中困守几十年了,哪里有机会去收集灵『药』呢?唉,虚竹小师傅,实在是对不起了,老朽实在是有心无力,莫能助啊……”虚竹的眼神一下子黯淡了下来,然后又要磕头哀求,苏星河赶紧伸手拉住他:“罢了罢了,我再想想办法吧,你先别急!嗯,对了,老夫这里虽然缺少『药』材,但我那徒儿薛慕华应该会有些存货也说不定,虚竹你先等等,我把他叫进来问一下……”

    很快的,一头雾水的薛慕华进来了,苏星河也不客气,直接就是报出了一大串珍贵『药』材的名字,直接问他有没有存货。在恩重如山的授业恩师面前,薛慕华自然不可能吝啬了,而且,事实上,这个名动江湖的“阎王敌”也的确是颇有些家了,闻言之后,毫不犹豫的就点点头:“师父您需要这些『药』材吗,没有问题,弟子应该都能……”

    还没有等他说完,苏星河就狠狠瞪了他一眼,薛慕华微微一怔,耳朵里面就传来了一个细微无比的声音:“笨蛋,不要拆你师父的台啊,就说缺少‘天山雪莲’这一味主『药』!”

    “呃,这个?”薛慕华一愣,立刻就听出了洛宇辰的声音。不久之前,洛宇辰曾经不止一次的展『露』了凌波微步的轻功法,薛慕华虽然不曾修炼过这一门轻功法,但也知道这是本门的绝顶神功的。于是,对于洛宇辰的份,薛慕华自然也就有些猜测了。

    再加上苏星河无缘无故的瞪了自己一眼,薛慕华心念电转,立刻就决定,稍稍改变一点口风,试探一下再说:“啊,对了,我想起来了,就在不久之前,弟子曾经收治过一位伤势沉重无比的病人,消耗了一些珍贵的『药』材,因此,因此……”

    “因此什么?是不是有什么『药』材没有存货了?”苏星河微不可查的点点头,薛慕华要是再反应不过来,那就该笨死了:“啊,是,是,师父明鉴,的确,天山雪莲这一味主『药』,的确是没有存货了……”

    “天山雪莲?”虚竹本就是个比较迟钝的人,自然没有发现苏星河三人之间的小动作,一下子就信以为真了,“敢问薛神医,这天山雪莲,可以在中原地界就近购买吗?为了救活师伯祖他们,小僧愿意倾尽一切!”

    “呃,这个,恐怕没有什么希望啊!”薛慕华现在已经知道,自己的师父还有洛宇辰两人这是故意刁难虚竹呢,自然要好好配合了:“虚竹小师傅,你有所不知,若是想要配制腐尸毒的解『药』的话,寻常的天山雪莲都是『药』『』不足的,只有生长在天山之巅的极品雪莲才合用,然而,天山上面常年冰封、风雪肆虐,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爬的上去的。”

    “而且,普通人的话,即便有本事爬上山顶,也是没有办法找到极品的天山雪莲的。因为极品的雪莲,早就被天山上一个极为厉害的武林门派所包揽了,一直都有专人照看,有计划、有规律的收割储存的!”终于,洛宇辰又站了出来,准备收官了:“对了,据我所知,天山上面的这个江湖门派似乎行事十分的偏激、霸道的,薛师侄,你是怎么从她们的手上弄到极品的雪莲的,难道,你跟她们有交?”

    虚竹的眼睛一亮,重新燃起了希望,然而,薛慕华却是苦笑一声,耸了耸肩,小心翼翼的看了苏星河一眼,然后,他这才有些迟疑的开口道:“这个,洛师叔,你有所不知,您所说的那个门派名叫‘灵鹫宫’,其实是本派的一个分支,嗯,这个,那个……”

    “还是我来说吧!”苏星河接过了话头,“洛师弟,孟师弟,你们两个既然已经加入了我逍遥派,自然也该了解一下我派的基本况,比如说,我派当中仍然健在的前辈高人的信息的。嗯,实际上,我们师父他老人家在他们那一辈并不是首席大弟子,反而排名颇为靠后,在他前面,还有一位师姐,也就是我们的师伯了。”

    “我们这位大师伯虽是女儿之,但是武功、手腕等等方面却都可以折煞世上大半的须眉男儿的。这天山灵鹫宫就是她一手创立。在中原地界虽然很少听到这个名字,但那也只是师伯严加约束,很少让弟子门人前来中原招摇而已。这却并不说明灵鹫宫的势力很小,相反的,不说其本部人马,就说依附其上的外围势力,比较强大,能够说得出口的,也有三十六洞,七十二岛之多!反正,在西域还有海外地界,灵鹫宫都是当之无愧的霸主份!”

    “白手起家,几十年内就创下如此大的基业,这位大师伯还真是厉害啊……”洛宇辰假模假样的赞叹一声,而苏星河的脸上,则是流『露』出了浓浓的苦笑来:“唉,可惜啊,师父生前,跟这位大师伯似乎有过一些过节,否则的话,我们这些后辈倒是应该主动前去天山拜见她一下的!”

    “什么?”虚竹的心,简直就像是坐了过山车一般,刚刚看见一点点希望,立刻又被打下了万丈深渊。不过,即便如此,薛慕华也没有就这样轻轻放过他:“是啊,师父说得不错,五六年前,弟子前去天山采『药』,偶然遇到灵鹫宫弟子暴『露』了份,也曾蒙师伯祖召见过一次。然而,那一次见面,弟子虽然求得了一株极品雪莲,但也彻底恶了师伯祖,她老人家亲口说过,绝对不许弟子以及其他同门再踏上天山一步了,因此……”

    “啊……”低着头沉思良久,虚竹这才一脸坚定的抬起头来,向薛慕华深施一礼,开口问道:“敢问薛神医,那天山灵鹫宫该怎么走,可否指点小僧具体的路径?小僧想要去试上一试!”

    “什么?不可,千万不可!”薛慕华的脑袋摇得拨浪鼓似的,连连摆手道:“虚竹小师傅,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你有所不知,师伯祖她老人家年轻的时候,也曾跟你们少林寺有过一些恩怨的,你一个少林寺低辈弟子孤前去,只有枉送了『』命,再没有其他可能了!”

    “可是……”虚竹脸上的犹豫之『色』也只持续了短短一刹那,随即就变得更加坚定了:“小僧不怕死,为了救活师伯祖,为了各位师叔师伯的『』命,小僧就是豁出这条『』命,也要求得雪莲来!”

    “不行,还是不行!我不能告诉你具体的路径,否则的话,师伯祖恐怕不会放过我的。”薛慕华仍然在摇头:“况且,就算你肯豁出『』命求得了雪莲,那又如何送回擂鼓山来呢?要知道,玄难大师他们上的腐尸毒可是非常厉害的,即便在下还有师父肯出手,全力压制之下,也最多只能拖延十天半个月而已,这么点时间,跑个单程恐怕都有点紧张的……”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再世创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