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 珍珑棋局(七)

    “咦?”、“嘿,哈哈,哈哈哈……”、“混账、胡闹,你就是这样破局的?小和尚,你自填一气,自己杀死一块白棋,哪有这等下棋的法子?”闭着眼睛刚刚把棋子落下,虚竹的耳边就传来了一连串的惊呼、嗤笑声,而那扑面而来的强劲罡风也在瞬间消失不见。

    睁开眼睛一看,虚竹的脸『色』立刻就变得一片通红,确实,自己闭着眼睛胡『乱』下了一子,没想到正好落在一块已被黑棋围得密不通风的白棋之中。这大块白棋本来尚有一气,虽然黑棋随时可将之吃净,但只要对方一时无暇去吃,总还有一线生机,苦苦挣扎,全凭于此。现下他自己将自己的白棋吃了,棋道之中,从无这等『自杀』的行径。这白棋一死,白方眼看是全军覆没了……

    “哼,逆徒,别胡闹了,乖乖回来看闹吧!”丁秋又是一声冷哼,虚竹这才注意到,跟自己闭上眼睛落子之前相比,不仅丁秋接近了棋盘;苏星河站起了来;而且还有两个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了自己后,而且正在四手相抵,一副比拼内功的架势。这两人,却正是洛宇辰还有丁秋带来的那个玩家!

    同为玩家,那个星宿派的玩家显然也是熟知剧的,洛宇辰自然不会认为他真是单纯的前来看闹的,因此一直都在注意着他的动向。于是,在虚竹站出来的时候,其他人都是下意识的关注棋盘或者虚竹本,只有洛宇辰针锋相对的拦住了那个玩家,没有让他的“寒冰掌”落在虚竹上。而与此同时,丁秋跟苏星河两人的掌力也在虚竹面前正面相撞,这才是让虚竹睁不开眼的罡风来历……

    为了尽可能的保护虚竹不受到伤害,跟那星宿派的玩家对了一掌之后,洛宇辰就主动选择了比拼内力,而那玩家不过仗着一诡异的寒毒欺负人罢了,真实的修为连先天都还没有达到,自然不可能是洛宇辰的对手。实际上,只是短短十几秒钟,洛宇辰的先天真气就已经势如破竹的攻入那玩家的心脉,只差一步就能够震死他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丁秋出手了……

    “嘿,朋友,看来你在星宿派也混得不怎么样嘛!”洛宇辰微微一笑,然后就毫无征兆的收回了那已经攻入对方心脉的真气,紧接着才是好整以暇的轻轻一转,轻描淡写的就让过了丁秋的那一道柔掌力。

    “咦?”就在洛宇辰转的瞬间,丁秋、苏星河还有鸠摩智三个人都是脸『色』一变,看向洛宇辰的眼神当中,或多或少的都闪过了些许异样之『色』。不过,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们都没有开口,只是深深看了洛宇辰一眼,立刻就收回了目光,又重新落在了棋盘还有虚竹的上。

    “罢了,先师遗命,此局不论何人,均可入局。小师父这一着虽然异想天开,总也是入局的一着。”苏星河脸上的愤怒之『色』逐渐消去,伸手把虚竹自己挤死了的一块白棋从棋盘上取了下来,跟着下了一枚黑子。棋局一变动,段延庆立刻就大叫一声,彻底清醒了过来。

    稍稍转头一看,他瞬间就明白了前因后果,知道是虚竹破坏了棋局,将自己从丁秋的手下救了出来的,因此,狠狠的瞪了丁秋一眼之后,他的心里也是暗自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护住虚竹小和尚的周全,不让他为了救自己而丧命了。

    “好了,小师父,你杀了自己一块棋子。现在,黑棋再『』紧一步,你如何应法?”如果说苏星河对虚竹完全没有芥蒂,那绝对是信口开河,只从他这话语当中极为不客气的语气就可以得到证明了。

    虚竹脸『色』尴尬,赔笑道:“小僧棋艺低劣,胡『乱』下子,志在救人。这盘棋小僧是不会下的,请老前辈原谅。”苏星河脸『色』一沉,勃然大怒:“先师布下此局,恭请天下高手破解。倘若破解不得,那是无妨,若有后殃,也是咎由自取。但如有人前来捣『乱』棋局,渎亵了先师毕生的心血,纵然人多势众,嘿嘿,老夫虽然又聋又哑,却也要誓死周旋到底!”

    苏星河外号聋哑老人,其实既不聋,又不哑,此刻早已张耳听声,开口说话,竟然仍自称“又聋又哑”,只是他说话时须髯戟张,神极是凶猛,谁也不敢笑话于他。虚竹神『色』惭愧,合十深深行礼,说道:“老前辈……”

    然而,苏星河的耐心已经耗尽了,不等虚竹说完,他就大喝一声,打断了他的话:“下棋便下棋,多说更有何用?我师父是给你胡『乱』消遣的么?”说着,他的右手一抬,猛地一掌拍出,就听到砰的一声巨响,虚竹不由自主的退后一步,等到那猛恶无比的劲风过去,他这才睁开眼睛,然后就见到一个深深的大坑出现在自己面前。

    虚竹固然是被吓得面如土『色』,玄难也是忧虑无比,他的棋艺不高,武功也已经被废掉了,想来想去,似乎只能硬着头皮,豁出脸面去求饶了。然而,还没等他开口,呆立了好半晌的虚竹忽然就浑一紧,然后就伸手拈起一粒棋子,试探『』的放到棋盘上面。苏星河这才怒容稍减,低头查看起来。

    “咦?”查看了一会之后,苏星河的眉头忽然轻轻一跳,却是发现,虚竹前面那一步棋虽然是狗不通的『自杀』之法,但是,眼下这第二步,却是掉了个个,显得十分有道理,并不是随意『乱』下了!微微一怔之后,他又思索了良久,这才回了一着黑棋,而虚竹又是呆呆的等了一小会,然后才应了一子,这一次,苏星河可以完全确定,这小和尚绝对不是误打误撞随便『乱』下的了,于是,他也是精神一震,小心翼翼的应付起来……

    “哼!”洛宇辰忽然轻哼一声,站在丁边的那个玩家的体就微微一晃,脸上的犹豫、挣扎之『色』尽去,微微退了一步,重新回到了丁秋的后,不再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盯着虚竹不放了。

    洛宇辰见状,这才点了点头,嘴唇微动,以传音入密的方式,将一句话传到了那玩家的耳朵里面。那玩家的体微微一震,眼中精光一闪,迅速低下头去,避开了丁秋的背影。良久之后,他这才松了口气,微微点了点头。这下子,洛宇辰倒是神『色』平淡,但是,他边的孟冬却是大喜过望了。

    好在的是,丁秋、玄难等人几乎全部的心神都集中到了忽然之间大发神威,跟苏星河斗得不可开交的虚竹上,却是没有注意到三个玩家之间的小动作,否则的话,他们恐怕就要起疑心了……

    “咦,这,似乎是成了吧?”虚竹那极不自信的声音适时响起,洛宇辰等人转过头来,就见苏星河满脸红光的站起来,向虚竹一拱手,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小神僧天赋英才,可喜可贺。”虚竹连忙还礼:“敢,不敢,这个不是我……”

    说道这里,虚竹的声音就戛然而止,很显然,暗中指点了他破局的段延庆已经把揭穿真相的巨大危险直接点出来了。虚竹闻言,自然不敢拿自己还有玄难等少林和尚的『』命来开玩笑了。

    好在的是,苏星河此刻正是绪极端激动的时候,根本没有注意到虚竹的表神态:“先师布下此局,数十年来无人能解,小神僧解开这个珍珑,不仅卸下了老朽上的一副重担,同时也了却了先师未尽的遗愿,在下感激不尽。”说着,他就伸出手来,不由分说的拉住了虚竹的衣袖,将他引到了不远处大树下那栋奇怪的木屋前面,伸手肃客:“小神僧,请进!”

    虚竹抬头一看,就见这木屋建构得好生奇怪,既没有门户可入,而且他也不知道苏星河要他进去干嘛,一时间呆在了原地,没有了主意。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以传音入密的方法提醒他的段延庆又再开了口:“棋局上冲开一条出路,乃是硬战苦斗而致。木屋无门,你也用少林派武功硬劈好了。不要犹豫,不要回头,也不要理会其他人了,赶紧劈开木板进去里面,迟则有『』命之忧!”

    虚竹心里一凛,不敢怠慢,赶紧扎了个马步,用尽全力向那木板劈去,可惜,他的武功太过于差劲了一些,那木板虽然不厚,但是第一掌下去,也只劈开了一条缝罢了,又再连劈了好几掌,这才打开了一个能够进入的门户。紧接着,虽然被后的哄笑声臊得满脸通红,但是虚竹却是谨记着耳边那位“前辈高人”的教诲,头也不回的举步而进。

    而就在他踏入那木屋的一瞬间,丁秋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这是本门的门户,你这小和尚岂可擅入?”紧接着就是一连串的砰砰巨响还有嘈杂的呼喝怒啸声响起,背上被人一撞,虚竹就跟另外一个人一起,咕噜噜滚进了前面的黑暗当中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再世创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