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 珍珑棋局(六)

    “我这是怎么了?这位段施主的棋艺明显比我高得多了,他又何须我来提醒?况且,这位段施主跟慕容公子的棋道明显不是一个风格的,即便在开局的时候下出了同样的招数,也不过是巧合而已,后面的棋路多半也会有所变化的,我现在就担心他陷入魔障,却是太过于杞人忧天了……”

    虚竹自小在少林寺当中长大,可以说,已经完全被佛经洗了脑了,刚才明明是好意开口提醒段延庆好心,对方的人非但不领,还怪他多事,他也不着恼,反而一门心思的反思己过,如此『』格,却已经不再是“淳朴”两个字能够形容的了……

    而就在虚竹一心反省的时候,那边的棋局也在继续,苏星河的落子速度还是那么迅速,但是段延庆就不行了,他每下一子都要停下来思考好一会,而且,一子落得比一子慢,思考的时间则是越来越长,下到二十多手的时候,已偏西,下午的时间都快要过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一直冷眼旁观的玄难忽开口道:“段施主,你起初十着走的是正着。但是从第十一着起就走入了旁门,到后来越走越偏,再也难以挽救了。”

    段延庆浑上下轻轻一震,明显是听到了玄难这句话了,果然,过了好久之后,他的喉头才有一个声音声音传出来:“你少林派是名门正宗,依你正道,却又如何解法?”

    玄难叹了口气,道:“这棋局似正非正,似邪非邪,用正道是解不开的,但若纯走偏锋,却也不行!”段延庆左手钢杖停在半空,微微发颤,始终点不下去,过了良久,这才开口道:“前无去路,后有追兵,正也不是,邪也不是,那可难也!”

    段延庆的家传武功本来是大理段氏正宗,但后来入了邪道,玄难这几句话,正好触动了他心境,精神稍一恍惚,再也抵御不了棋局的『迷』幻之力,一下子就深陷了进去。很快的,无数亦幻亦真的影像,就在他的心底浮现出来……

    数十年前那场导致自己家破人亡,从高高在上的大理王室继承人跌落尘埃,变成一个残废的惊天巨变;残废之初生不如死的遭遇;经历变故之后重新振作;由于体残废,不得不放弃家传武学,转修邪术的无奈、愤懑;还有这么多年来,在江湖上面苦苦挣扎,一心想要夺回自己的份地位,但是屡屡受挫,最终却在造化弄人之下,彻底堕落为一个人见人憎的大魔头……

    数十年来,无数的经历,无数的遭遇,历历在目,段延庆脸上的肌早已僵硬,再也无法做出任何表了,但是,他那剧烈闪烁的眼神还有颤抖得越来越剧烈的体,却也把他的绪变化真切的表现了出来。

    站在一旁的丁秋终于等到了机会,眼神冰冷,脸上却是笑眯眯的开口道:“是啊!一个人由正入邪易,改邪归正难,你这一生啊,注定是毁了,毁了,毁了!唉,可惜,一失足成千古恨,再想回首,那也是不能了!”说话之中,充满了怜惜之。玄难等高手却都知道这星宿老怪不怀好意,乘火打劫,要引得段延庆走火入魔,但却又没有任何办法阻止,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

    果然,段延庆的形呆立不动,凄然道:“我以大理国皇子之尊,今落魄江湖,沦落到这步田地,实在愧对列祖列宗。”

    丁秋冷冷一笑,继续引导道:“你死在九泉之下,也是无颜去见段氏的先人,倘若自知羞愧,不如图个自尽,也算是英雄好汉的行径,唉,唉!不如自尽了罢,不如自尽了罢!”话声柔和动听,一旁功力较浅之人,已自听得『迷』『迷』糊糊的昏昏睡。段延庆跟着自言自语:“唉,不如自尽了罢!”提起钢杖,慢慢向自己口点去。

    不过,段延庆的功力毕竟深厚,而且,当年的巨变之后,他也曾有过轻生之念,但也已经被他化解了,因此,对于这种念头,他已经有了些许抵抗力了,因此,段延庆左手的钢杖虽然仍在一寸寸的点向自己的口,但是那速度却是极为缓慢,没有几十秒钟都无法真正点到自己口的。这,也给其他人留出了施救的空间,不像之前的慕容复,毫无征兆的就拔剑自刎,让人根本反应不过来……

    旁观的众人当中,就属玄难最想出手了,一方面,出家人慈悲为怀,见不得别人无缘无故的死在自己面前。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段延庆现在的状况,固然是丁秋恶意引导的结果,但是,他的心魔种子,却是玄难无意间一句话引出来的,他自觉也是要负一定的责任的。

    但是,想要惊醒段延庆,非得施展“当头棒喝”之术才行,而这一声大喝,却是对内力要求极高的,最起码也要跟段延庆差不多,才能起到振聋发聩的作用。否则非但无益,反生祸害。可惜,即便受伤之前,巅峰状态的时候,玄难也不过先天初期的修为,跟段延庆差得远了,更加不要说,他现在受了重伤,一内力都已经被丁秋用化功大|法化得干干净净了……

    至于玄难之外的其他人,苏星河、丁秋除外,也就只有鸠摩智、叶二娘、洛宇辰三个人有这功力了。但是鸠摩智生『』凉薄,最喜欢落井下石了;叶二娘刚刚才跟段延庆明争暗斗了一番,差点撕破脸皮;而洛宇辰更是看闹看得津津有味呢,自然也不会出手了。算来算去,似乎还真没有人能够救得了段延庆了……

    “老大,老大,你醒醒啊!”在场的十几个人,有一个算一个,真心实意的想要救助段延庆的,除了少林寺来的几个慈悲为怀的和尚以外,也就只有这个南海鳄神岳老三了,可惜,他的内功差得太远,又是伤重难行,根本就是有心无力了。不过,所谓急智生,胡『乱』挥舞了几下之后,南海鳄神忽然一伸手,从地上抓起一块拳头大的石头,用尽全力向段延庆面前的棋盘砸了下去:“老子砸了你这鸟棋局,我看你还怎么『迷』『惑』我们老大!”

    “住手!”、“放肆!”岳老三的石块刚刚脱手,丁秋跟苏星河两人就同时怒喝出声,紧接着,苏星河一抬手,猛烈的掌风就将那石块凌空击碎,化作无数细碎的石子远远的倒飞了出去。而丁秋则是同样一拂衣袖,将一股风无声无息的拂了过来,直扑岳老三的腹!

    “哼!”关键时刻,叶二娘终于也还是无法坐视岳老三被丁秋打死,冷哼一声之后,她也是猛地拍出一掌,极大的削弱了丁秋的柔掌力。但是,即便只剩下不到三成的力道打在上,岳老三也还是微微一哆嗦,随即就像是上岸的鲜鱼一般,猛地从地上弹了起来,还没有落地,他就是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这下子却是伤上加伤,而且还是伤到了脏腑、经脉,一下子就去掉了他大半条命了……

    不过,岳老三的努力,却也不能说是无用功。首先,因为他这一块石头出手,让丁秋分心出了一次手,相应的自然也就放松了对段延庆的精神压制,虽然没有苏醒过来,但是段延庆的动作却也彻底停了下来,左手钢杖最终停在了前衣服上面。而另一方面,岳老三的做法,更加让某位慈悲为怀,但又有心无力的小和尚眼前一亮,得到了极大的启发。

    “唉,来不及了,来不及了,段延庆,我劝你还是早点自尽了罢,还是自尽了罢!”收拾了捣『乱』的岳老三之后,丁秋的注意力自然又重新转了回来,再次对段延庆下毒手了。段延庆的体微微一震,叹了口气:“是啊,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思?还是自尽了罢!”说着,他手上的钢杖又开始了移动,很快就抵在了衣服上面,并且顶着衣服,一点点的向口要害膻中『』点了下去……

    “段施主且慢,看小僧来破解这棋局!”眼见着段延庆已经危在旦夕了,虚竹终于下定了决心,猛地一咬牙之后,就是大踏步的走了出来,直向段延庆手边的白棋棋盒伸出手去!

    “找死!”、“多事!”而段延庆的心魔也的确是由眼前这棋局为根本引发的,自然对“破局”两字最为敏感了,虚竹这一声大喝虽然没有蕴含什么高深的内力,但却像是定咒一般,再次让段延庆的动作停了下来。丁秋大怒,毫不留的就是一掌向虚竹拍了下来!与此同时,另外三个人也同时发动了形,同时出招!

    “砰、砰!”两个爆竹一般的爆炸声同时响起,虚竹只觉得浑一凉,转瞬间又恢复了正常,紧接着还有一股猛恶无比的劲风扑面而来,刮得他脸颊生疼,眼睛都睁不开了,只能是闭着眼睛,胡『乱』的把手上的那枚白子压了下去……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再世创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