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 珍珑棋局(三)

    “原来又有两位高人驾到了,何不现一见,堂堂皇皇的下上一局呢?”苏星河大喜过望,抬头看去,就见左首五丈外的一棵松树之后,露出淡黄色长袍一角,显是隐得有人。

    而另外一边,则是一切正常,一点异象都没有。右首边的松树本来就比较的低矮稀疏,若是藏得有人的话,一眼过去就应该看得清清楚楚了。但是,很显然,要么就是那人的隐功夫极佳,要么就干脆没有人在那边,恐怕只有对方自己现或者再次发出“暗器”的时候,才能探寻一二了。

    就在这个时候,左首松树后又出一粒白色树,落在“去”位五六路上。苏星河等人立刻就睁大了眼睛,四处眺望。但是,那白色的树刚刚落下,就听到嗤的一声尖啸,一粒黑物盘旋上天,然后再直线落下,不偏不倚的跌在“去”位四五路上,正好应了白子一着!

    “好!”这黑子成螺旋形上升,而且还是飞到中途才开始划破空气发出声响的,因此,它到底是法子何处,自然也就无从探寻了。而且,这黑子弯弯曲曲的升上半空,落下来之后却又分毫不差,这暗器功夫,简直可以说是出神入化了,在场的人都是武功不低的练家子,当下都是悚然容,异口同声的喊了声好。

    “慕容公子,你来破解珍珑,小僧代应两着,勿怪冒昧。”喝彩之声还未停歇,松树枝叶间就传出这样一个清朗的声音来。紧接着,就见那枝叶微动,清风飒然,棋局旁已然多了一名僧人。这和尚穿灰布僧袍,神光莹然,宝相庄严,脸上微微含笑,正是吐蕃国师鸠摩智到了!

    “小僧途中得见聪辩先生棋会邀帖,不自量力,前来会见天下高人。”鸠摩智双手合十,先向苏星河、丁秋还有少林寺的玄难大师分别行了一礼,然后又将目光转向了段誉跟洛宇辰这边:“嗯,段公子还有洛少侠也在?难得,难得!”

    “呵呵,国师,久违了。”洛宇辰还好,虽然跟这鸠摩智算不上朋友,但是之前那一场斗智斗勇当中,还是保持着表面上的客气的,此刻再见,自然也可以毫无心理负担的寒暄一二了。不过段誉就不行了,之前的剧当中,他可是被鸠摩智狠狠的折磨过一番的,此刻再见面,却是一下子勾起了心里影,能够强忍着不失态就不错了,哪里还有心思多话,对于鸠摩智的招呼,他也只是轻哼一声,赶紧转过头去了……

    鸠摩智也不在意,仍然一副笑吟吟的样子,跟洛宇辰寒暄叙话:“咦,几个月不见,洛少侠的武功可真是突飞猛进啊,真是士别三,须当刮目相看啊!”

    “国师过奖了,上次见面的时候,在下修为还浅,提升起来自然迅速了。相较而言,反而是国师,几个月不见,一先天境界的修为就又进了一步,这却是要困难了不知多少倍了。”洛宇辰微微一笑,说了两句客气话,然后,他的目光忽然一凝,开玩笑似的说道:“不过,难得遇到国师一次,在下却也不想浪费机会,不如,就此机会,再向国师讨教几招如何?”

    “呵呵,洛少侠说笑了,你我二人在这擂鼓山上都是外客,今天又是苏先生摆下棋局,以棋会友的大好子,却是不好妄动干戈吧?少侠若是有心,不如等到下山之后,你我二人再找个宽敞的地方另行切磋吧!”

    “那好,就这样说定了!”洛宇辰满脸微笑,脸上的神却是一下子变得异常的振奋、坚定起来。而鸠摩智也是微笑着点点头,然后就向左手边那一片松林处高声叫道:“慕容公子,你还不出来吗,我们这一局棋还没有下完呢!”

    “哈哈,有劳国师久候了!”清朗的笑声当中,一男一女两个人影就从松树后面转了出来。男的那个二十七八岁年纪,穿淡黄轻衫,腰悬长剑,飘然而来,面目俊美,潇洒闲雅,一边往这边走过来,一边风度翩翩的不停颔首示意。而亦步亦趋的跟在他后的,则是一个眉目如画,风姿绰约的妙龄少女。

    前世今生,论坛上面都有无数相关的视频、图片流传,但是见到真人,并且是亲眼见到这两人一起出现的时候,洛宇辰的心里还是忍不住微微一动,发出了跟旁边那些NPC们差不多的感慨:“郎才女貌,好一对璧人啊……”

    “公子!”邓百川、公冶乾、包不同、风波恶四人惊喜交集,赶忙抢上前去拜见慕容复,然后又由公冶乾向慕容复低声禀告苏星河、丁秋、玄难等人的份来历,慕容复也是十分谦和的一一施礼见过。不过,也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公冶乾并没有介绍段誉、洛宇辰这边几个人。

    本来,以包不同的刻薄子,是不可能放过狠狠打击段誉的机会的,但是,还没等他开口,慕容复却已经径直转头,向这边看了过来:“这位,洛无锋是吧,我们又见面了,不知阁下可还认得在下?”

    “呵呵,李将军说笑了,我的记还不至于那么差。”洛宇辰面带微笑,但是眼睛里面却是猛地闪过一道锋锐无比的青芒,而且,公冶乾等人早就已经介绍过慕容复的份了,但他却还是莫名其妙的叫出一个“李将军”的名字来。

    不过,其他人听得莫名其妙,慕容复却是心知肚明的,听到这个具有特殊意义的称呼,即便以慕容复的心隐忍,也还是忍不住冷哼一声,眼中同样闪过一道厉芒:“很好,阁下还记得在下就好!”

    两人的目光都是凝聚无比,轰然碰撞之下,两人之间的空气似乎都微微扭曲了一下,旁观的众人更是浑一震,仿佛果真听到了一声巨响一样!不过,等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两人之间的交锋却已经结束了。洛宇辰的脸色稍稍有些苍白,但是双眼当中的神光却是更加深湛了。而慕容复早已回头,向苏星河那边过去了,他倒是脸色如常,只是脚步跟呼吸稍稍有些急促而已……

    “咦,没有发现啊,洛大哥,你的交游可真是广泛啊,这么多的顶级NPC都主动个你打招呼。”孟冬呵呵一笑,不动声色的上前一步,拦在了洛宇辰面前,同样是跟包不同、风波恶两人针尖对麦芒的玩了一回瞪眼游戏。

    “交游广阔倒是广阔,但是这交是好是坏,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短暂的拖延之后,洛宇辰已经调息完毕,伸手拍拍孟冬的肩膀,让他退了回来。而见到这样的况,慕容复的几个手下,还有不远处,丁后传过来的一道不怀好意的目光都是先后收了回去。后的孟冬这才松了口气,而洛宇辰面前那个一不小心受到了池鱼之殃,但又后知后觉,反应迟钝的段誉也才反应过来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赶紧开口问道:“洛少侠,你没事吧?”

    “我没事,多谢段公子关心了。”洛宇辰摇摇头,然后又向段誉使了个眼色,以传音入密的手段低声道:“呵呵,段公子你也不必太过于伤怀了,还是打起精神来吧,说不定有好戏看的!”说着,洛宇辰就抬起头来,目光幽深的向慕容复的背影看了过去。

    只可惜,段誉这榆木疙瘩还真是不开窍,闻言之后,也只是下意识的“哦”了一声,顺着洛宇辰的视线看过去,他的目光也只在慕容复上停留了一刹那,然后就是飞快的转移到了慕容复边那个窈窕的影上面去了。见到这样的况,洛宇辰也只能是摇头苦笑,再也找不到什么话了,“嘿,真是一个书呆子啊……”

    “啪!”慕容复已经走到棋局之旁,拈起一枚白子,下在棋局之中。一直含笑等待的鸠摩智不由得摇了摇头,微笑道:“慕容公子,你武功虽强,这弈道只怕也是平常。”说着,他也是随手捡起一粒黑子,不假思索的就将其落了下去。

    “在下的棋艺,未必就不如你!”慕容复冷笑一声,很快的再下了一手。鸠摩智仍然不假思索,回了一着。慕容复的脸色微微一变,本来,在现之前,他早已研究许久,自以为想出了破局之法了。但是,鸠摩智这一子落下,却是远远出乎了他的预料之外,本来筹划好的全盘计谋尽数落空,须得从头再推演一次才行。

    思考良久,慕容复才又下一子。鸠摩智却是反应极快,就跟真正主持棋局的苏星河一般,根本没有多少思索的时间,慕容复一落子,他立刻就会加以回应。两人一快一慢,下了二十余子,鸠摩智突然哈哈大笑,说道:“慕容公子,咱们一拍两散!”

    慕容复大怒:“你这么瞎捣乱!那么你来解解看。”鸠摩智笑道:“这个棋局,原本世人无人能解,乃是用来作弄人的。小僧有自知之明,不想多耗心血于无益之事。慕容公子,你连我在边角上的纠缠也摆脱不了,还想逐鹿中原么?”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再世创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