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章 意外杀出个程咬金

    “沙沙……”轻柔的脚步声响起,洛宇辰忽然出了口气,睁开眼睛站起来,有人来了。

    果然,洛宇辰一开门,就见到三个客人已经到了自己暂住的这座木屋门口了。打头的,自然是这地方的半个地主孟冬了,“洛大哥,你醒了。刚好,段公子正要来拜访你呢。”

    “哦?原来是大理世子驾到了,有失远迎,失礼了……”洛宇辰的目光一转,就落在最后面那个书生模样的年轻人上。虽然这才是第一次正式见面,但是实际上,洛宇辰却早就见多段誉好几次了。而三人当中剩下的最后一个,却是昨天的时候,孟冬提到的那个拜在薛慕华门下的玩家了。不过,他现在也就是个打酱油的而已,见到洛宇辰也只是含笑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段誉见过洛少侠,您前段时间多次出手相救,小生无以为报,请受我一拜!”这段誉果然是知恩图报的样子,二胡不说,一上来就向洛宇辰深深一礼,一下子就拉近了两人的距离:“呵呵,段公子不必多礼,举手之劳而已,不必太过于挂怀了……”

    一番纷扰之后,一行人终于进到木屋里面落座,然后就开始漫无目的的攀谈起来:“洛少侠,你也是接到了聪辩先生的邀请,前来参加擂鼓山棋会的吗?不知你可曾拜访过聪辩先生,对这棋会的规矩可有什么了解?”

    “呵呵,段公子,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在下也不过是昨天下午才来的,但是那个时候,苏老先生已经焚香斋戒去了,到现在都还没有见过面呢。至于这棋会的规矩,那就更加不消说了。”段誉闻言,不由得流露出些许失望之意来,但是,还没等他开口,薛慕华的那个玩家徒弟姜晨就急急忙忙的插嘴道:“段公子不必失望,我们虽然没有拜见苏前辈,但是这几天时间当中,却也把周围的环境转得熟悉无比了,却也是稍稍有些发现的。”

    “哦?姜少侠请说,我等洗耳恭听。”段誉微微一礼,姜晨立刻就是精神大振,得意洋洋的开口道:“呵呵,段公子有所不知,我们找遍了所有地方,就只在主屋前面那棵大树底下有一座石质的棋盘,其他地方就再没有任何棋盘棋子之类的东西存在了。而且,苏老前辈酷棋道的美名,也是名传江湖的,因此,在下大胆猜测,这次棋会,十有应该是苏老前辈亲自出手,想要提携一下年轻后辈而已……”

    “嗯,不错,姜少侠说得在理,想必也应该是个棋道国手了?不知小生可否有幸讨教一下?”本来还以为这姜晨既然拜了薛慕华为师,那肯定是精于医术,不大可能在棋艺上面有太多研究的了,没想到他却是一口答应了下来:“不敢,不敢。在下不过是勉强下得两手臭棋而已,反而应该向世子请教才对……”

    “咦?”洛宇辰转过头来,就见孟冬也是满脸惊讶的样子,很显然,他也从来不知道,自己认识的这个朋友竟然还精通棋艺!很快的,他的脸色就变得有些沉起来了。一起出门的时候,他也就故意放慢了脚步,跟洛宇辰两个人远远的落在了后面:“嘿,洛大哥,你昨天不是还在说要认识一下那个练成‘寒冰真气’的玩家吗?没想到,就在你我的眼皮子底下,竟然也蛰伏着这样一个英雄人物啊!”

    “不至于吧?”洛宇辰下意识的反驳了一句,就见孟冬咬牙切齿的一摆手,“唉,洛大哥,你不知道,我跟这个姜晨认识的时候,还曾有意的试探过他的,当时,他可是跟我说,他只会医术,完全不会棋艺的!”

    “嗯?”听到这话,洛宇辰也不由得紧紧的皱起了眉头,很显然了,这个姜晨恐怕也是跟孟冬打得差不多的主意的了。只是不知道他既然想要冲击珍珑棋局,那么干吗不干脆拜得函谷八友当中那个痴迷棋艺的范百龄为师,反而要舍近求远,拜入薛慕华门下呢?

    “靠,真是个险的小白脸!”越想越气之下,孟冬终于还是没有忍住气,狠狠的爆了一句粗口。不过,言者无心,听者有意,洛宇辰的脸色忽然就是微微一变,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姜晨的形相貌,然后,他的眼中就闪过一道凌厉的精光:“孟冬,你不说我还真没有发现,这个姜晨还真是一个跟段誉有得一拼的美男子啊!”

    “什么?”孟冬微微一怔,随后也是一样变了脸色,眼神当中也带上了丝丝杀气。洛宇辰见状,暗自叹了口气,向他微微摇了摇头,低声道:“你别冲动,如果真有万一的话,我会出手的!”

    “呼……”孟冬长长的出了口气,浮现出由衷的感激之色来:“谢谢你了,洛大哥。”洛宇辰摆了摆手,微笑道:“自家兄弟,客气什么?”温和的笑意当中,他的眼中也是闪过了一丝淡淡的杀意……

    “啪!”轻响当中,一枚晶莹如玉的雪白棋子被按在了石台棋盘上面,然后就见那姜晨微笑着抬起头来,满脸轻松的样子。而对面的段誉,则是紧紧的皱起了眉头,凝神沉思了好半天,终于苦笑着摇了摇头,轻轻扔下了手上捏着的棋子:“姜少侠真是好棋艺,小生自愧不如!”

    “呵呵,段公子太过谦了!”同样拱手还了一礼,正要开口的姜晨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豁然转头,就见一大群NPC不知什么时候凑了过来,已经把这露天棋台围了个水泄不通了。而站在所有人最前面的,正是一个相貌儒雅的青衫老者,不用说,肯定就是苏星河了!

    “姜晨,你什么时候下棋下得这么厉害了,怎么从来没有在为师面前展示过?”纷纷乱乱的见过礼之后,落后于范百龄一个位的薛慕华就迫不及待的问了出来。而棋痴范百龄也是暂时把目光从棋盘上面转了过来:“不错,姜师侄,你这么好的围棋天赋,怎么没有拜我为师,反而跑去学医去了呢?”

    “呃,这个,启禀师傅还有各位师叔伯,弟子的围棋都是家传的一点皮毛而已,而且,我更喜欢医术,对于棋艺,不过是闲暇时候稍稍研究一二而已……”应该是精心打扮过了,今天的姜晨一合体的青衣,长玉立,侃侃而谈,不经意之间,一股风流倜傥之意油然而生,苏星河见了之后,自然是越发的满意了:“哦?只是闲暇时候稍稍研究一下,竟然也能下得这么好的棋?慕华,看来你是收了一个好徒弟啊!”

    “嗯,这样好了,姜晨是吧,老夫这里有一个现成的棋局,你来试试看能不能破解得了怎么样?”洛宇辰跟孟冬两人同时眯起了眼睛,姜晨更是心花怒放了,然而,最后关头,他还是守住了自己平时扮演的角色。

    “呃,这个?”装模作样的向薛慕华看了一眼,姜晨就微皱着眉头,假模假样的推脱道:“不好意思了苏前辈,在下现在是陪着师傅还有各位前辈,来向您求医的,况且,这位段公子才是接受您的邀请,前来参加棋会的,在下……”

    “你不必多言,你师傅师叔还有少林寺的众位高僧上的伤势,老夫已经查看过了,没有任何问题的。只要你下棋赢了我,老夫自然不会让他们再多受苦楚了。至于段公子,那也简单,凡事都要讲究一个先来后到,你比他先上山,同时也比他精通棋艺,于于理,自然都得是你先尝试,然后才轮到他的机会的了。段公子,你说是不是?”

    “聪辩先生说得不错,小生既然输了给姜少侠,自然不能再跟你争先了。只要让我在一边旁观一下就心满意足了!”说着,段誉就主动让开了自己的位置,而薛慕华也已经回过神来了,忙不迭的开口催促道:“好了好了,姜晨,你不要再犹豫了,苏前辈既然发话了,那么你照做就是了,反正不会让你吃亏的!”

    “那,好吧,苏前辈,请您布局吧!”苏星河点点头,微微一笑,低头看了一眼棋盘之后,就是双手齐出,挑挑拣拣,挪动棋子,很快就将一个复杂无比的棋局布置完成。

    “咦?”几乎同时的,段誉跟范百龄两人都发出了一声惊呼,然后就睁大眼睛,死死的盯住了棋盘上面那无数错综复杂的棋子。并且,很快的,这两人的眼神就变得有些呆滞起来,仿佛被那棋局一点点的抽掉了魂魄似的!

    “果然有古怪!”盯着那棋局看了一眼之后,洛宇辰的脑子里面也是微微一晕,赶紧冷哼一声,移开目光,而函谷八友当中剩余的七个人,还有少林寺众僧当中,不擅围棋的人都在这一声冷哼当中清醒了过来。至于那些会下围棋的,却都是着了魔一般,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了……

    “各位,如果不擅棋艺,那还是请暂避一下吧,老夫这珍珑棋局意蕴深藏,若是强行观看,恐有妨碍!”话音未落,就有人接上了口:“不错,这珍珑棋局本来就是有人故意摆出来害人的玩意,还是不要沾染的好……”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再世创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