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十四章 剑意复苏(下)

    令狐冲的剑意不知道是什么名字,但是从效果上面来看,应该是可以增加他的出剑速度,或者还有可能会附带一些“精准”之类的辅助效果,整体上来说,应该算是非常不错的剑意了。

    而洛宇辰的天雷剑意,则是彻彻底底的辅助剑意,这剑意并不能让他的出剑速度更快,也不能让他的剑法更加神妙,但是,这剑意的功效却也是不可小觑的——即便是以东方不败的心、修为,在那一声声雷鸣般的轰鸣声当中,也还是感觉到心灵悸动,手脚微微有些发麻,举手投足之间都像是受到了无形的束缚一般,完全无法达到自己的巅峰状态。

    甚至,东方不败体内那潮水一般生生不息的“葵花真气”都是遇到了天敌一般,运行的速度大打折扣!这就是天雷剑意的功效——“震慑”了,它是直接作用在精神层面的,无法豁免,无可逃避!

    调集了能够调动的全部力量过来,还是急攻不下,而洛宇辰的剑意效果反而还是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娴熟,甚至,在自己后,令狐冲的剑意也是越来越成熟,虽然没有洛宇辰这样进步神速,但是他的出剑速度也是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正在飞速增长,面对这样的况,东方不败已经有了败亡的预感了。

    然而,清晰的感觉到死神的临近之后,东方不败却是一点也没有紧张惶恐,反而更加的放松了下来,并且将一半以上的心神都放在了洛宇辰的上:“好,好剑法,好剑意,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如果最终是要死在这样的剑意之下,我东方不败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张扬而又不显得张狂的笑声中,东方不败的嘴角忽然溢出一缕鲜血,然后,他的出招速度一下子暴增了一大截,饶是任我行还有向问天都已经提高了警惕,也还是被东方不败这突如其来的爆发打得倒退了一步,差点让那连成一片的真气壁障就此破裂。

    “东方不败要拼命了,大家坚持一下,他已经技穷了!”任我行一声大喝,跟向问天一起,同样爆发了全部的力量,重新了回来。而洛宇辰跟令狐冲两人也是气息一定,如梦初醒一般回过神来。

    “终于,前世的修为,终于摸到一点边了……”刚一回过神来,洛宇辰就感觉到,自己似乎做了一个清晰而又绵长的梦一样,刚才发生的事,虽然没有亲见,但又都是历历在目。而且,更加重要的是,在那绵长的美梦当中,自己的状态、力量、内力、剑法等等一切的一切都得到了长足的发展与进步,跟“入梦”之前相比,现在的自己,就像是经历了一场脱胎换骨一般!

    东方不败那鬼魅一般的速度压迫之下,洛宇辰的剑招也是被迫精简、又精简,现如今,洛宇辰的一招一式之间,再没有丝毫的冗余部分,又重新回归到了最为基础、最为简单的《基础剑法》当中去了。然而,现在这基础剑法,却是跟最开始的时候他使得基础剑法不太一样了——招式还是那些招式,但是其中的神髓却是完全不可同而语了……

    打个比方,学习书法的时候,很多人都是从最简单的一个“一”字开始练起的,但是,一个第一次提笔练习的初学者跟一个小有名气的书法家,还有书法界的泰山北斗比起来,三者写出来的“一”字当然不可能同而语的了。如今的洛宇辰,却已经真正完成了博采众家,自成一派的工作了……

    “好,好剑意,好剑法,真正达到了英华内敛,返璞归真的境界了!”十分古怪的,旁观的众人看来,洛宇辰跟东方不败两人的出招速度似乎是越来越慢、越来越简单、越来越清晰明了了,然而,每个人又都是直觉般的感受到,那看似越来越简单的招式当中,却是反而蕴含了更加强大,更加凌厉的杀机!

    而洛宇辰跟东方不败两人似乎也不愿意正面硬碰一般,没没都是一沾即走,中途变招,甚至接连好几十招下来,两人的兵器都没有一次碰撞!不过,旁观的众人却是清楚,越是这样轻描淡写,毫无烟火气息的场面,反而也是凶险无比,只要现在这平衡局面被打破,立刻就是石破天惊,瞬间定生死的局面!

    “好剑法,好悟,这位洛少侠,不得不说,你是一个十分难得的对手,只是,可惜了……”连连赞叹了好几声之后,东方不败却又忽然叹了口气,流露出些许惋惜之色来。而洛宇辰也是紧接着叹了口气,“的确,可惜了……,若是换个时机,说不定我的剑法还能够得到更大的磨砺与进步吧?”当然了,后面半句,只不过是洛宇辰的心声罢了,并没有说出来。

    东方不败也没有再跟洛宇辰多话,而是转过头去,向任我行道:“任教主,我有一句话想要对你说,不知道你肯不肯听一下?”任我行冷笑一声,手上的动作不停,大声喝问道:“怎么,东方不败,你这是想要求饶了?可以,只要你肯弃械投降,我可以答应,饶你一命!”

    “任教主猜错了!”东方不败的声音淡淡的,但却又坚定无比,有一股让人坚信不疑的感觉:“自从我改名东方不败以来,我就从来没有想过会有失败的那一天。东方不败一旦败了,那也就是死了的时候了!任教主,虽然是你们四个人围攻我一个,甚至利用外力让我分心,这才一举占据了上风,奠定了胜局,但是,不管怎么说,败了就是败了,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但是,任教主,你们现在虽然的确已经是胜券在握了,但是,东方不败也并不是就毫无还手之力了!你信不信,在我临死之前,绝对可以拉着你们当中至少一个人一起同归于尽?”任我行哈哈一笑,大声道:“你东方不败说的话,我自然是相信的!可是,那又怎么样?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了,难道我们还能罢手言和不成?你到底是什么意思,痛痛快快的说了出来好了!”

    “好,痛快!”东方不败的目光似乎向上的杨莲亭扫了一眼,然后就开口道:“任教主,我说了,我东方不败已经做好了落败死的准备了,但是,莲弟却还不该死,我想跟你做个交易,只要你肯放过他,那么我就立刻自绝|经脉而死,不再给你们带来任何伤亡,你看怎么样?”

    听到这个提议,向问天,任盈盈等人都是眼睛一亮,很有些意动。但是,稍稍犹豫了一下之后,任我行却是一口拒绝了它!

    “不行,其他人都能放,就是那姓杨的小子不能放!二十年前,你东方不败谋夺了教主之位,那是我任某人粗心大意,给了你机会。但是,说实话,对于你东方不败的武功、智计,我都还是佩服有加的,因此,要是你一直坐着这教主之位,那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可是,这些年来,教中的实权竟然一直都是被那姓杨的小子所把握的,这就是我任某人无论如何不能容忍的了,这姓杨的小子除了会拍马,除了会收受贿赂以外,哪里还有半分本事,竟敢跟你我二人平起平坐?”

    “这么说来,我们是再没有什么好谈的了?”东方不败的声音又在瞬间变得尖锐、凄厉起来:“罢了,既然如此,那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大不了,大家一起死也就是了!”话音未落,就听到嗤的一声轻响,一点银光闪过,杨莲亭的眉心上面忽然就多出了一枚纤细的绣花针!吭都没有吭一声,杨莲亭的脑袋就直接垂落了下来,再没有任何声息了!

    “嗤!”又是一声轻响,东方不败上的红衣被洛宇辰还有令狐冲的宝剑同时划开,立刻就多出了两条深可见骨的伤口!这还是交战以来,洛宇辰等人第一次对东方不败造成实质的伤害。然而,对于自己上那两条血模糊的伤口,东方不败却是毫不在意的样子,飞快两掌退洛宇辰跟令狐冲,他就把主要攻势转移到了任我行的上:“莲弟,你不要怪我,不是我狠心,非要杀你不可。我是在是为了你好,等下我一死,你落在这些人手上的话,恐怕还要受到更多,更残酷的伤害的,与其受尽折磨而死,还不如我现在就先给你一个痛快!当然,我不会让你孤单的,我很快就会来追你了,带着这所有的敌人,来追你来了……”

    令人毛骨悚然的低语声当中,一阵密集无比的砰砰轻响忽然从东方不败的体里面传出来,然后,他上的真气波动也像是引爆了火药桶一般,一下子就无限制的膨胀起来!

    “不好,他真的自毁经脉,不顾一切的爆发所有力量了!”洛宇辰的心念一动,一大片血红色的影就陡然升起,铺天盖地一般,将他的视线完全填满……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再世创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