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东方不败(下)

    “东方不败可真会享受啊……”由衷的感叹声当中,一行人都是不由自主的放慢了脚步,欣赏起周围的景色来。

    这是一个极为精致的小花园,红梅绿竹,青松翠柏,布置得极具匠心,池塘中数对鸳鸯悠游其间,池旁有四只白鹤翩翩起舞,绕过一堆假山,一个大花圃中尽是深红和粉红的玫瑰,争芳竞艳,丽无俦。即便大家都知道很快就要见到东方不败,面临一场凶险无比的生死搏杀了,但是在这样美丽祥和的环境之下,众人还是不由自主的放松了心,脸上都是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不过,再怎么美丽的景色,也总会看完,再长的道路也有走完的时候,年轻人们流连漫步的时候,用抬令狐冲上山来那担架抬着杨莲亭的贾布还有上官云两人已经在杨莲亭的指点之下,穿过丛丛鲜花,进入了一间精舍当中。洛宇辰跟李青对视一眼,都在瞬间绷紧了神经,加快了脚步跟了上去:“令狐兄,做好准备了,目的地到了……”

    几人加快脚步,迈进了精舍当中,随即就闻到一股浓郁无比的花香,举目环顾,更是可以见到,这房间里面布置得极为温馨,锦绣。不知道的人一眼看去,还以为这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小姐闺房呢。然而,就在洛宇辰等最后几人踏入房间的同时,就听到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在里面响起:“莲弟,你带谁一起来了?”

    这声音颇为尖锐,嗓子却粗,似是男子,又似女子,令人一听之下,不由得寒毛直竖。令狐冲等人还没有什么“见识”,但是洛宇辰等玩家却早已从各种古装戏剧的经验当中听了出来,这,分明就是宫中太监的特有音色!即便这两人都早已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了,但是真正听到这声音的时候,洛宇辰却还是不由自主的轻颤一下,鸡皮疙瘩暴起……

    “是你的老朋友,他非见你不可。”杨莲亭虽然受到了极为残酷的折磨,而且一路过来又耽搁了不少时间,但是他的声音却还是显得非常正常,没有半点变化。东方不败也没有听出异常来:“你为甚么带他来?这里只有你一个人才能进来。除了你之外,我谁也不见……”

    “不行啊,我不带他来,他便要杀我。我怎能不见你一面而死?”仿佛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房间里面的声音一下子就变得高亢,尖锐起来:“有谁这样大胆,敢欺侮你?是任我行吗?你叫他进来!”任我行听他只凭一句话便料到是自己,不深佩他的才智,作个手势,示意各人进去。上官云掀起绣着一丛牡丹的锦缎门帷,将杨莲亭抬进,众人跟着入内。

    房内花团锦簇,脂粉浓香扑鼻,东首一张梳妆台畔坐着一人,穿粉红衣衫,左手拿着一个绣花绷架,右手持着一枚绣花针,抬起头来,脸有诧异之色。任我行本来满腔怒火,但是此时见到东方不败穿一件男不男女不女的大红衣衫,剃须抹粉,满脸柔之色的躲在闺房当中刺绣!当下,他再大的怒火也发不出来了,“东方不败,你在装疯吗?”

    “果然是任教主!你终于来了!莲弟,你……你……怎么了?是给他打伤了吗?”东方不败尖叫一声,飞快的跑过来把杨莲亭抱起,小心翼翼的送到上,又轻柔的给他出去鞋袜,盖上被子,那小心翼翼、无微不至的样子,完全就像是个贤淑的妻子在服侍丈夫一般。众人见了这样的况,都是相顾骇然,极为不自在。

    而东方不败安顿好杨莲亭,这才转过头来,重新在所有“不速之客”上仔细扫了一遍:“任教主,向左使,大小姐,贾布,上官云,嗯,熊老哥,你怎么也来了?难道说,伤害我莲弟的人当中,也有你一份?”说道最后两句的时候,他已经变得声色俱厉了。

    而童百熊也是被东方不败一番质疑问得脸色数遍,最后才是一瞪眼睛,重重的踏上一步,痛心疾首的质问道:“东方兄弟,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你为甚么受杨莲亭这厮摆弄?他叫一个混蛋冒充了你,任意发号施令,胡作非为,你可知道么?”

    “我自然知道。莲弟是为我好,对我体贴。他知道我无心处理教务,代我劳,那有甚么不好?”童百熊却是从来没有料到,东方不败竟然会给出这样一个回答,好像被人当头敲了一闷棍一般,整个人都懵了。好半天之后,他这才缓过一口气来,赌气似的追问道:“那么,这人要杀我,你也知道么?”

    东方不败缓缓摇头,道:“我不知道。莲弟既要杀你,一定是你不好。那你为甚么不让他杀了?”童百熊微微一怔,随即就是不可置信的失声问道:“你,你,东方兄弟,你该不会是失心疯了吧?就为了这个一无是处的废柴小子,你竟然就要杀我?他到底给你吃了什么迷|药了?”

    话音未落,童百熊就感觉到眼前红光一闪,边也有一阵微风吹过,紧接着就感觉到脸上轻轻一疼,就像被针扎了一下一样——等到这所有的一切都过去,他这才听到两个几乎混合在一起的呼喝声响起:“闭嘴…小心!”

    前面一个声音尖锐,是东方不败的,而后面一个声音则是很正常,却是任我行带来的其中一个人的:“咦,你是什么人?竟然有如此出神入化的轻功!嗯,对了,你的剑法也不错,难道你就是令狐冲?”

    “我不是令狐冲。”洛宇辰摇摇头,向正主指了一指,回答道:“那才是令狐冲,我是他的朋友!”东方不败转过头去看了令狐冲一眼,随即就是微微摇头:“你是令狐冲?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嘛……,当然,人以类聚,物以群分,你能够结交到这样的朋友,倒也不能说是一无是处了……”

    “你,东方兄弟,你刚才是,是要杀我?”直到这个时候,童百熊这才反应过来,满脸悲愤的开口道:“你刚才是亲自动手,想要杀我?”东方不败转过头来,冷冷的看了童百熊一眼,“不错,童大哥,你也别怪我狠心。你如果只是得罪我的话,无论如何我都是可以容忍的,但是,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该得罪莲弟,更不应该肆意攻击他,这是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容忍的!”

    “好,好,看来你真是彻底疯魔了,再也不可理喻的了!”童百熊大叫几声,猛地扬起手上的单刀,摆出了一个严谨的架势,大声喝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东方不败,你不是要杀我给那小子出气吗,赶紧动手吧,那小子上的伤,有一大半都是老子打的!来啊,你来杀我啊……”

    “哼!”东方不败的脸色沉无比,就听他冷哼一声,整个人又是幻影一般向前一飘,几乎瞬息之间就到了童百熊的面前,即便他已经准备良久,也还是没有来得及锁定东方不败的形,只能采取同归于尽的打法,用尽全力猛地一刀拦腰砍了下去!然而,用尽全力的一刀下去,却是空一片,一点砍中实物的感觉都没有,反而是童百熊自己,倒是又感觉到口跟两边眉梢上面微微刺痛!

    “小子可恶,你当真要跟我作对吗?”大汗淋漓的退了几步之后,童百熊这才看清楚,原来就连现在的处境,也并不完全是自己刚才那拼命一刀换来的——他自己已经退下来了,但是东方不败的影却还是一团燃烧的火焰一般,在房间当中来回弹跳、闪烁,近乎瞬移一般不停辗转腾挪。而在更外圈的地方,则是一条更加模糊,更加暗淡的影子正在高速奔跑,转动……

    “洛兄,我来帮你!”令狐冲的轻功虽然还没有达到那个境地,但是剑法上面的修为却早已足够了,当下就见他手持长剑,缓缓上前,凝神许久之后,忽然刺出一剑。耀眼的剑光闪过,时光暂停了一般,东方不败的形猛地一缓,一下子就变得清晰了许多。然而,就是让东方不败稍稍停顿这么短短一刹那,令狐冲却还是付出两处伤口的代价——一在左边脸颊上面,一在右手小臂上面。

    不过,令狐冲这冒险一击,却也给任我行、向问天等人加入战团创造了条件。没有太多的犹豫,任我行就是一挥手,冲了上去:“罢了,动手吧,一起上!”向问天、贾布、上官云三人答应一声,同时冲了上去,而充当了导火索角色的童百熊却是反而牢牢的站住了脚步,脸色变幻许久,终于还是叹了口气,没有上去参与围攻东方不败的战斗。

    “啊,啊!”两声几乎连在一起的痛呼响起,刚刚冲上去十秒钟都还没到的贾布、上官云两人就以更快的速度跌了回来,踉跄着退出去十几步之后就是一下子坐倒在地,仿佛被点了一般再也无法动弹了。而几乎同时,任我行、向问天两人也是大声呼喝,用尽全力发动了最猛烈的攻击……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再世创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