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切磋、指点

    “好,好酒,好菜,这肥鸡尤其好!”长长的吁出一口酒气,洪七公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而他的面前,还摆放着一只已经只剩下一半的肥硕烤鸡,再往前,自然就是一桌子的杯盘狼藉了:“洛小子,表面上倒是真看不出来,你竟然这么会享受啊!”

    “那是当然的了,老爷子你不知道吧,这一桌子的酒菜,可是跟斜对面那家的主人差不多档次了的,这还能不好吗?”洪七公顺着洛宇辰示意的方向看去,很快就睁大了眼睛,嘴里的东西都忘记咀嚼了。

    不能不说,这英雄楼的位置的确是理想无比了,在它的斜对面不远处,正是临安皇宫的所在:“难怪这些酒菜如此美味呢,竟然是皇宫御厨的手笔!”

    洛宇辰跟曲灵风两人对视一眼,都是暗暗发笑,洪七公的胆子虽大,但却还没有猜到点子上,实际上,这一桌子的美味佳肴,不仅是御厨做出来的,而且还是现任的御厨做出来的——最近一段时间,洛宇辰的饭量大涨,但是,深更半夜的,他又不想麻烦别人,于是,有一天晚上,他就把上那张闲置了许久的“临安皇宫地图”拿出来使用了一下……

    而几天下来,曲灵风都已经习惯了每天晚上去皇宫当中转一圈,顺便带点御膳回来当夜宵的生活了。只是苦了那些御厨了,最近一段时间里面,御膳房闹鬼的事,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

    酒足饭饱,洪七公又顺手牵羊的提了一只烧鸡,这才打着酒嗝,心满意足的回去了。而他这一走,就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半点音讯都没有了,就像是完全忘记了自己还答应了洛宇辰条件似的。

    直到七天之后的中午,洪七公这才毫无征兆的、大摇大摆的跑上门来,径直去了英雄楼顶层,洛宇辰的专属包间当中坐好,然后这才让人叫来了洛宇辰:“洛小子,你今天可要好好招待我一会才行。为了解决你小子提出的问题,老乞丐可是有好几天没有吃好喝好了!”

    “哦?”洛宇辰心里微微一喜,脸上却是不动声色的笑道:“前辈这是哪里话?就凭前辈您的份,什么时候登门,小子也得好生招待的啊……,前辈稍等,好酒好菜马上来!”

    酒足饭饱之后,洪七公这才拉着洛宇辰出城,找了个僻静的空地,然后就大模大样的站定了脚步,向洛宇辰一招手,“好了,洛小子,你出招来打我吧!”洛宇辰微微一怔,还没有反应过来,洪七公就一瞪眼,大声道:“还等什么,当我老乞丐跟你开玩笑不成?你小子让我指点你武学道理还有武学经验,这些东西,不经过实战,光是用嘴说就说的明白的吗?”

    “啊,哦,我明白了!”洛宇辰这才明白过来,本来他提这笼统的要求,只不过是想要洪七公随意指点几句也就罢了的。没想到洪七公竟然这么厚道,直接就准备给自己当陪练!这样的好事,绝对是千载难逢级别的了,大喜过望之下,洛宇辰哪里还会犹豫?当下就见他飞快的拔出长剑,道了一声“前辈小心”,随即就刷的一剑刺了出去!

    “嗯,全真剑法?”洛宇辰的剑招一出,洪七公的眉头就是微微一动,随即就见他左手拄着打狗棒,只是右手轻抬,探手就要去拿捏血影剑的剑。洛宇辰哼了一声,一振手腕,血影剑的剑尖上面立刻就绽放出一丝耀眼的青芒,毒蛇吐信一般扭曲着向前探出!

    “咦?”洪七公的脸色终于一变,被火烫到了一般,刷的一声就缩了手,再伸出来的时候,他的右手上面已经包裹厚厚的一层先天真气了,而且,他也不敢再直接伸手去抓血影剑,而是把目标定在了洛宇辰的手腕上面。

    然而,就是这么一退一进之间,洛宇辰的剑势已经完全展开,就听到嗡的一声剑鸣,无数青蒙蒙的寒星就猛烈的爆发开来,与此同时,洛宇辰的影也已经完全幻化成了一条朦朦胧胧的虚影,绕着洪七公飞速转动起来。

    “嘿,有些意思了!这是衡山剑法?”洪七公的话语还比较轻松,但是他脸上的表已经比较郑重了,不仅右手已经收了回来护在前,就连他的左手也不再拄在地上,而是挥舞着那碧绿的打狗棒,见招拆招的防守起来!这碧玉竹杖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跟洛宇辰的血影剑正面碰撞起来,竟然丝毫都没有吃亏,还有一种清脆的金铁交鸣声传来……

    久攻不下,洛宇辰又提了一口真气,猛地一声长啸,血影剑上的剑芒立刻就嚓的一声暴涨到了尺许长度,随即就像是活了过来一般,在空气当中飞快的扭动起来,这样一来,就等于是同时施展两剑法了,洪七公上的压力一下子又暴涨了一倍不止。

    然而,他还是只守不攻,甚至连脚步都没有移动,只是把碧玉竹杖交到了右手上面,以一精妙的“打狗棒法”紧紧的缠住了洛宇辰的血影剑。而他的左手,则是连连挥动,在自己边布下一层又一层的厚实真气防护,洛宇辰的剑芒无论怎么样绕得人眼花缭乱,只要一撞在这厚实的弧形气墙上面,立刻就会毫不受力的偏斜出去,更加不要说冲破气墙,伤到洪七公的体了……

    良久之后,漫天的残影猛然一收,洛宇辰的影又重新显露了出来,不过,这个时候,他已经是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了。当然,他的脸上,却是一副钦佩之极的样子:“洪前辈果然是功力深厚,小子惭愧,全力出手之下,竟然连您的防御都无法破开……”

    “呵呵,这是自然的,七天前,你小子才以剑芒破了我的外放真气,老乞丐总要吃一堑长一智才是!”洪七公呵呵一笑,颇为受用的样子,但是暗地里,他却也是悄悄的松了口气,说实话,洛宇辰的招式之精妙,攻击之犀利,气脉之悠长,真气之浑厚,也是远远的出乎了洪七公意料的:‘还好,还好,这小子总算是半途放弃了,否则的话,再让他坚持一会儿,老乞丐今天就要丢脸喽……’

    “不知前辈对小子刚才的进攻有何看法?”客气完了,自然要回归正题了。洪七公微微皱着眉头,仔细沉吟起来。良久之后,他这才开口问道:“洛小子,你刚才说你已经竭尽全力了,这是真的吗?你当真是一点余力都没有留?”

    “不错!”洛宇辰点点头,战斗的时候理所当然要全力以赴了,毕竟,一不小心就是生死只差了,哪里还容得半点马虎呢?然而,听到这回答之后,洪七公却是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难怪你那控剑芒的功夫只发挥了不到三成的威力呢,原来是你的一味追求刚猛凌厉的缘故!”

    “什么?我的六脉神剑才发挥了不到三成的威力?”洛宇辰失声惊呼一声,不小心把六脉神剑的名字都叫了出来。而洪七公也只是恍然大悟似的点点头,然后又大有深意的看了洛宇辰一眼,却并没有穷根究底,“原来是大理段氏的六脉神剑,难怪老乞丐看起来这么眼熟呢!”

    “洛小子,你可知道大理段氏的一阳指不仅可以用来御敌,更加可以用来给人疏通经脉、疗伤解毒?嗯,看来你是知道的了,那么,你有没有想过,同是一种指力,为什么有时候可以用来杀人,有时候却又能用来救人呢?”

    洛宇辰微微一怔,下意识的就开口道:“这并不是明摆着的吗……”,然而,说到这里,他却忽然愣住了,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样接下去了——就跟升月落,秋变换一般,平常看起来都是司空见惯,理所当然的事,可是,等你真正去追问一个为什么的时候,恐怕绝大多数人都要张口结舌,说不出个所以然了。至少,洛宇辰现在就有这种感觉……

    想要杀人的时候,就用点力,救人的时候就稍稍控制一下,留点力?这明显是废话。想要杀人的时候,就让指力变得狂暴一些,救人的时候,就控制着指力,变得柔一些?这是个答案,但是明显不是洪七公想要的,因为他毕竟不是在跟洛宇辰玩什么问答游戏,而是在借助这个问题,想要提点洛宇辰一些东西。

    皱着眉头仔细思考了好半天,洛宇辰忽然想起来,在这个问题之前,洪七公还问过自己,刚才出手的时候是不是全力以赴,没有留任何余力?而且,从他的态度上面还能看出来,他似乎是不赞成洛宇辰这样做的!想到这里,他的脑海里面忽然灵光一闪,“全力以赴,不留余地?那就是说剑法太狂暴,没有柔之意……”

    “不错!”洪七公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不错,不错,你小子的悟不差嘛,这么快就反应过来了。道家有言,孤阳不生,孤不长,剑法也是一样,阳平衡、刚柔并济方为上品,一味的刚猛凌厉,或者一味的柔诡谲,都是难成大器的……”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再世创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