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会审、交代(二更,求收藏)

    “许长老,今天的这一场风波,都是你引起的吧?怎么样,你是要自己说呢,还是我帮你说?”轻轻一抬手拍开许长老上的制,洪七公就冷着脸开了口。而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缓冲,许长老应该已经认命了,上的位被解开,他也没有任何过激的动作,只是垂头丧气的跪在洪七公面前,闻言之后,他头也不抬,轻声回答道:“不劳帮主费神了,我自己说好了!”

    洪七公脸上闪过一丝复杂无比的神色,冷笑道:“难得,你还认我这个帮主!好吧,你说吧!”

    “是!”许长老微微一颤,缓缓道:“不错,今天这事,包括伪造帮主请柬诓骗洛少侠前来土地庙赴会、行刺胡长老以栽赃嫁祸、还有鼓动帮中兄弟围攻洛少侠,这所有的事,全都是我许志永一个人做的,自然也有我一个人一力承担了。底下的兄弟都是传我的命令而已,并不是主谋,还请帮主法外开恩,不要追究他们的罪责了!”

    “哼!国有国法,帮有帮规,你手下那帮人有没有罪责,这需要帮规来衡量,许长老,你只要把你自己的问题交代清楚就好了。其他事,就不需要你心了!”洪七公一口就拒绝了许长老的求,而靠坐在软榻上面的胡长老却是忽然咳嗽几声,嘶哑着嗓子,以一种近乎听不到的声音艰难的问道:“为,什么?我,我们,这么多,年,多年的兄弟了……”

    许长老的体微微一颤,仍然没有抬头,沉默良久,他这才低声回答道:“胡老哥,其实你自己心里早就知道答案了,何必还要问我呢?不错,我所做的这一切,就是为了杀一个人!”话音未落,几乎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洛宇辰上,不由得,他只能耸耸肩,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来了。

    “为什么?”这一次,开口询问的,是刚刚赶过来的执法长老了。许长老也没有耽搁,直接就说道:“为了杀人灭口!我知道,我那天突兀的带人去探查底细的时候,已经露出了太多的马脚让洛无锋抓住了,为了命,为了保住我的地位,我只能选择杀人灭口。只不过,洛无锋的武功太高,我自己不是对手,甚至,把我能控制的所有人全部拉出去也不大可能杀得了他,于是,我只能出此下策了……”

    “哦?你许志永自认不是对手,净衣派的所有弟子一起上也是白搭,那么,按理来说,我们的‘坚壁阵’也不一定有把握了吧?你又为何……”插话的,是另外一个精神矍铄的老乞丐,却是丐帮当中的传功长老。

    很显然,许长老对于这肌发达,头脑简单的传功长老并不怎么待见,闻言之后也只是嗤笑一声,咬着牙恶狠狠的回答道:“不错,污衣派的坚壁阵也没有能够杀得了这洛无锋,但是,我们丐帮不是还有一个中原五绝的帮主吗,他肯定能够轻易的杀死洛无锋的了!”

    “帮主?帮主他老人家为何……嘶!”还好,这一次的问题还没有问完,传功长老自己就反应过来了,就见他倒吸一口凉气,再看向许长老的时候就已经是浑不自在了:“许志永,你,你好毒啊,竟然拿自家兄弟的命来当筹码!”

    “呵呵,我自己的命都快要不保了,哪里还顾得上兄弟不兄弟的?”说到这里,许长老也算是放开了,虽然没有抬头,但是他的声音却是越来越大了。也不需要极为长老一句一句的追问了,他直接就来了个竹筒倒豆子,自己就从头开始叙述起来。“七天前,我忽然收到消息,说是铁掌帮在一夜之间被人连根拔起,裘千仞自己也是落荒而逃了。当时,我就知道不妙了……”

    “详细询问了铁掌帮当中逃出来的那人之后,我就知道,打败了裘千仞的人是临安英雄楼的主人。而且,那些突然出现,把铁掌帮帮众打了个落花流水的神秘人,嘴里喊的口号正是替天行道,铲除汉!当下我就知道,裘千仞暗中投靠金国人的秘密已经败露了,而且,说不定已经把我也供出来了……”

    “什么?”异口同声的,倒吸凉气还有失声惊呼的声音汇聚成了一片,“许志永,你竟然投靠了金狗?”传功长老的脾气火爆,直接就从地上跳了起来,张大大手直向许长老抓了过去:“你个软骨头,死汉,怎么敢投靠金狗?你难道不知道,我们丐帮兄弟跟金狗有多少不共戴天的血仇吗?早知道这样,我早就一拳打死你了!”

    眼见着一个砂锅大小的拳头就要落在毫无反抗之力的许长老上了,执法长老这才猛地一睁眼,大声喝止:“住手,传功长老,你放开许志永,让他把话说完!至于最后怎么处置他,那应该由帮规来决定才是!”

    传功长老闻言,狠狠的咬了咬牙,放开了许长老,“好,让他说,让他说!我倒要好好听听,这狗贼是怎么样投靠金狗,怎么样卖国求荣的!”

    体再次恢复了自由,许长老却还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根本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似的,仍然以一种淡漠的语调继续道:“不错,我许志永早在五年前就已经秘密投靠金国了。那时候,正是大金国六太子完颜洪烈第一次匿名潜入临安的时候,我跟他在一间酒肆当中偶然相遇。谈笑当中不小心泄露了自己的份……”

    许长老的话音微微一顿,似乎是苦笑了一下,再次开口的时候,他的声音当中就多了几分起伏、多了几分复杂的感在内:“不得不说,完颜洪烈真是一个天生的帝王将相,不是我为他夸口,论及心的广阔,心思之机敏,手腕之高超,礼贤下士之诚恳,这所有上位者必须具备的素质,他无一不通,无一不精!不要说临安皇宫当中那个混吃等死的皇帝了,就是几百年前的开国皇帝赵匡胤,恐怕最多也就这个样子了……”

    “算了,说这么多有什么用?反正,不管再怎么推脱,也是不能完全抹消掉我自己的心志不够坚毅,贪生怕死,贪图享受的弱点的……,总而言之,无意中泄露了自己的份之后没多久,我就被完颜洪烈拉上了贼船,这些年来,一直都跟他保持着暗中的联系。”

    说到这里,许长老又沉默了一下,猛地提高音量,大声道:“帮主,执法长老,不管你们相信不相信,但我还是要说,这五年时间里面,我许志永绝对没有出卖过丐帮,也没有出卖过朝廷的报,更加没有听从金人吩咐,做过任何一件伤天害理的恶行!”

    闻言之后,洪七公等人还稍微沉吟了一下。然而,冷眼旁观了好半天的洛宇辰却是忽然嗤笑一声,插嘴道:“我相信你,许长老,我相信你的确没有出卖过国家机密,因为完颜洪烈那厮时不时的就就会微服来临安走一遭,比去自己家后花园还要轻松如意。”

    “这么多趟跑下来,不管再机密的报,他自己也收集得满满当当了吧?至于那些为虎作伥的事,也不需要许长老你这样的丐帮长老来做啊,不是还有勾结金人的**军兵跟铁掌帮的人手吗?”

    许长老的体剧烈的颤抖一下,虽然明知道洛宇辰不可能放过自己的了,但是在这最为紧要的关头受到了他的致命一击,却还是让许长老有些意想不到的——洛宇辰这番话表面上看来是为许长老开脱、说好话呢,但是实际上,却是完全相反。只是轻飘飘的点了一下,许长老想要避重就轻的如意算盘就再也打不响了。

    果然,就见洪七公那刚刚有些舒展开来的眉头又再次紧皱了起来,“许志永,我问你,完颜洪烈既然费劲了心思把你拉上船,总不可能是纯粹的好心吧?说吧,他到底要你做什么了?”

    许长老的体微微颤抖,却是一言不发了。洪七公见状,自然知道,这是被洛宇辰说中了,于是,就见他的脸上流露出了些许落寞之色来,轻轻叹了口气。良久之后,他这才开口道:“许兄弟,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加入我们丐帮,已经有二十年了吧?我记得,二十年前,金国大军大举入寇,你的老家庐州被打得一片稀烂,你的家人也都丧生在了战乱当中,甚至你自己也差点被乱兵分尸,是老帮主恰好赶到,救了你一命,并且还把你带回丐帮来,拜了已故的王长老为师。你拜师的时候我也在场,你还记得,你当时发下的一个誓言吗?”

    当洪七公嘴里吐出“许兄弟”三个字的时候,许长老的心脏就猛地向下一沉,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而且,随着洪七公的声音越发柔和,他的体就反而颤抖得越发的剧烈。可是,当洪七公说出拜师誓言的时候,他却是一下子僵在了原地,连呼吸都停止了……

    ps:二更,求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再世创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