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铁掌峰顶(下)

    “轰!”一声闷雷般的巨响在后炸开,随即就有一股狂暴无比的狂风席卷而来,洛宇辰的脸色一变,体微微一转,头也不回的就是反手一剑刺了出去。()就听到“叮”的一声金铁交鸣的声音响起,洛宇辰的真气狂吐,一道剑芒瞬间激发,但是手上已经空一片,再没有刺中实物的感觉了!

    “不好!”手上一空,洛宇辰的心里就是轻轻一跳,下意识的一抬脚,但是随即就感觉到周围的空气一下子变得胶水一般粘稠,法转折之间,起码要比平常多费一倍的力气,而就是这么微微一耽搁,一道凝练如钢的掌风又已经从侧面袭来了。洛宇辰冷哼一声,干脆一跺脚,重新站定了脚步,随即就是双手齐出,同时向左边攻来的掌风迎了上去!

    “砰,砰!”两声爆竹般的空气炸裂声几乎同时响起,其中一声是裘千仞出掌的时候打爆空气的动静,而另外一声,则是这一掌跟洛宇辰的“无影神拳”正面对撞的声响!四溢的劲风当中,洛宇辰跟裘千仞先后闷哼一声,分别向左右两边倒退了出去!

    等到空气当中风暴一般的暗流彻底平息下来的时候,两人已经拉开了距离,隔着两三丈的距离再次对峙起来了。不过,跟刚才相比,两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太好看了——洛宇辰的左手软软的垂在侧,不由自主的轻轻颤抖不止,五指关节上面更是一片红肿,还有星星点点点的紫黑色血点在他的手背上面浮现出来,就像是被一只刺猬狠狠扎了一下一样……

    而裘千仞那边也不好受,拳脚交锋方面,他的铁掌虽然占了一定的上风,但他也没有料到洛宇辰的剑芒竟然可以凌空转向,猝不及防之下就被那一道剑芒狠狠的斩在了肩膀上面,留下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甚至,若不是他在最后关头强运先天真气硬生生的卸脱关节避开三寸距离的话,裘千仞的一只右手恐怕就要被连根斩下了。

    “好,好剑法!”伸手点止血之后,裘千仞脸上那沉的气质倒是反而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昂扬的战意:“如此精妙的剑法,当今之世已经绝迹了?你虽然才是六星的修为,但是光凭这一门精妙的剑法,就足以跟我一战了!小子,你可敢报上名字来,再与我决一死战?”

    “有何不敢!”洛宇辰冷哼一声,随手一挥长剑,那血影剑立刻就嗡嗡的震动起来,裘千仞的目光不由得被它所吸引,然而,只是看了一眼,他的脸上就流露出了惊讶莫名的神色,一双眼睛都是猛地一缩……

    自己上已经多出了两个血流如注的伤口了,但是无论是剑尖还是剑刃、剑上面,此时的血影剑都是一干二净,根本没有丝毫血迹。()裘千仞的目光再转,周围的地面上也是一样,干燥无比,同样不见血迹!即便是艺高人胆大,裘千仞也还是被自己的发现惊得心绪浮动,洛宇辰那自我介绍的声音似乎都变得有些飘渺失真起来了:“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叫洛无锋!”

    “洛无锋?好,我记住了!”轻轻一咬舌头,裘千仞强行驱散了心里的不安与霾,声色俱厉的狞笑道:“等下我杀了你之后,会亲手把这名字刻在你的墓碑上面的!”

    “哼,色厉内荏罢了!”洛宇辰冷笑一声,真气激发,长剑斜挑,就是一剑刺出,裘千仞的左掌刚抬,洛宇辰的手腕就是轻轻一翻,剑势陡然一变,嗤嗤的轻响当中,无数寒光闪烁的“星光”陡然爆开,只将裘千仞的上半所有的要害以及重全都笼罩在了其中!

    裘千仞的锐气本来就已经受到了极大的挫动,此时更是被剑势所慑,下意识的就是一掌推出,聚齐一堵凝实的气墙,干脆就将那无数点难辨真假的寒星全都拦了下来。然而,气墙已经推出,他这才醒悟过来,下意识的一躬、向侧面闪避开去,果然,就在他低头的瞬间,一道锋锐的剑气就从他的背后无声无息的削了过来,饶是裘千仞躲得快,也还是被削掉了一大块头皮,滚烫的鲜血立刻就涌了出来,淌得他一头一脸都是……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周围的景物已经变得模糊一片了,而且不管什么东西都被蒙上了一层浓郁的血红色彩。裘千仞的脑子里面嗡的一声,只觉得浑上下所有的毛发都数了起来,盛怒之下,他真是什么都不顾了,直接就是一声长啸,双手齐动,狂风暴雨一般直向洛宇辰打了出去!

    洛宇辰也是毫不相让,手上的长剑急速舞动,连成了一片连绵不断的匹练,青芒闪烁之间,裘千仞推出来的一堵堵气墙都被他当头劈开,明暗交错之间,一道道无形无影的剑气更是频频出,从各个不同的方向,直指裘千仞的招式破绽!

    如此这般,一边是心意澄澈,步步为营,另一方却是怒发如狂,毫无章法,孰高孰下自然是一目了然了。没过多久,裘千仞的上各处就又多出了好几道剑痕,虽然都不甚严重,但也都是血流不止,跟他那肩膀上的重伤一起,让他的生机与活力一点点的流失出去……

    终于,一阵冷风吹来,裘千仞忽然感觉到一阵微微的眩晕,当下,他这才猛然惊醒过来,冲冠的愤怒刚一消散,惊疑与后怕的感觉就油然而生:“不对,我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之间就变得这么迟钝、这么冲动了?”一个念头还没有转完,一阵嗡嗡的剑鸣又传到了他的耳朵里面,裘千仞的思绪立刻又是一乱,刷的一声,他脸上的血色一下子退得干干净净!

    心生警惕之下,脑海当中的迷糊只持续了短短一刹那,紧接着就清醒了过来。但是,裘千仞也不敢再跟洛宇辰放对了,双手一合,他的真气狂涌,用尽全力推出一掌,稍稍退了洛宇辰攻势,紧接着,他自己就猛地一个纵跃向后跳了出去,远远的指着洛宇辰,大声斥责道:“你,你卑鄙,竟然使*妖法!”

    “孤陋寡闻,不过是一点点粗浅的音攻之术而已,哪里有什么妖法?”洛宇辰的形一晃,凌波微步展开,刷的一声就绕过了铜墙铁壁一般压过来的掌力,拖住一溜的残影再次冲到了裘千仞的边,紧追不舍的发动了进攻。然而,裘千仞已经被他那层出不穷的奇功绝艺折腾得毫无心气了,洛宇辰步步紧,他却只能步步后退,被动防守了……

    “唉,就这么一点心理承受能力,难怪这家伙苦练了二十年也还是没有能够突破桎梏,一辈子都只是一流高手,从没有触摸到‘中原五绝’的境界呢!”虽然已经占据了上风,把裘千仞压着打了,但是洛宇辰却反而有些不太满意了。

    想想也对,裘千仞的武功虽高,但是在襟气魄甚至心志胆量上面,始终都是不合格的——否则的话,他也不会几次三番的被武功远低于他的瑛姑用拼命打法吓住,甚至一直都躲着瑛姑走了。而且,这家伙要是心志坚毅的话,那也不会投靠金国了,要知道,他的授业恩师可是矢志抗金,最终还为了这个目标慷慨捐躯的上官剑南呢……

    刚不可久,柔不可守,完全被动的防守,根本不可能坚持太久的,更何况,裘千仞的内功虽然高深,掌法也还算精妙,但是跟洛宇辰这样历经两世,反复延展、反复锤炼而成的独门剑法相比,在招式上面,他就差了不止一筹了。

    五十招都没过,他的守势就被洛宇辰撕开,森寒的剑芒毒蛇般一吐,瞬间就洞穿了他的护体真气,在他的左肋之下切开了一条深深的伤口。血流如注之间,他的力量流失更快,手上的招式也是不由得散乱了几分。又是十几招之后,他又闷哼一声,被洛宇辰一剑刺中了左臂,这下子,双手之上都有伤势了,他的精神不由得更加颓废了几分,终于,竭尽全力让过一道差点刺伤大腿的剑气之后,裘千仞再也坚持不住了。

    就见他第三次拍击双手,猛烈挥动双掌,狂乱出招,无数道或明或暗的掌风从正面、侧面,甚至绕到后面向洛宇辰袭来,空气当中立刻就浮现出一股浓烈的金属生锈还有血腥味混合的刺鼻味道来!洛宇辰知道,这是裘千仞最后的疯狂了,当下只是冷笑一声,反而停止了攻势,收剑回守,将那一道道掌风全都挡了下来。

    然而,等到洛宇辰切开最后一道掌风的时候,裘千仞早已在十几丈开外了。洛宇辰冷笑一声,却没有追赶,只是站在原地,提气大呼道:“裘千仞,你若是输得不服气,后还想报仇,尽管去临安城‘英雄楼’找我好了……”

    裘千仞的形微微一晃,终于还是没有回头,一溜烟的下山去了。而半山腰上面,同样听到了洛宇辰这一声高呼的铁掌帮帮众,则是一片哗然,那一条绕山一周的“火龙”都在不经意间散乱了一下。紧接着,一片轰然叫好之声忽然从山脚下传来,在铁掌帮弟子惊呼声当中,玩家们的正面进攻开始了……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再世创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