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深入敌巢

    “快,动作快点…,都没吃饭吗?怎么一个个都软绵绵的,追一个老头子而已,竟然追了这么半天都没有追上,你们……”喋喋不休的训斥声毫无征兆的戛然而止,紧接着,这声音的诸人,还有他的一帮子手下都停下了脚步。而就在前面不远处,一座小小的雪丘底下,另外一群熟悉的影也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当中……

    “咦,俗谛师兄,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那个白胡子老头呢?”两边的人还没有接近,问候的话语声就远远的传了过来,正在犹豫着要不要靠过去的俗谛脸色一红,没好气的回答道:“那个老头子不识抬举,已经被我顺手杀掉了…,嗯,释难,你负责追击的那个瘦子呢?”

    “呃,也被我杀掉了……”释难的声音,似乎也很有些微妙,而且,对面那些血刀门弟子脸上的表也有些奇怪。两边人马缓缓靠近,最终在一块凹地当中会和之后,都是面面相觑了好久,然后,却又毫无征兆的齐声大笑起——来就在这一大帮血刀门弟子的面前,两行从各自的背后延伸过来的脚印清晰的会和到了一起,不用说了,刚才那一番对话,两人都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了……

    “哈哈,释难,我还真以为你这一向胆小如鼠的家伙今天突然转了呢,没想到你竟然是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很显然,指望着俗谛这样粗线条到极点的家伙能够在说话之前动动脑子,那都是不可能的。

    于是,还没等他嘲笑得几声,就听到释难更加嚣张、更加响亮的笑声响了起来:“可笑,真是可笑,明明是俗谛师兄你先说瞎话的好不好?还有,我追的那个家伙怎么说也是一个棒小伙子,一时半会追不上也就罢了,可是,你的目标只是一个老得都快要走不动道的老头子罢了,没想到俗谛师兄你竟然也能把他追丢了,真是好笑啊,哈哈哈……”

    “哼,你胡说什么?”俗谛有些恼羞成怒了,红着脸大声道:“你的眼睛难道瞎了吗?那个老头子明明有五星以上的实力,而你负责追击的那个小矮子不过四星的修为而已,怎么可以相提并论呢?”

    “我,你……”两人怒目而视了好半天,忽然同时打了个机灵,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咦,不对啊……”话音未落,就听到一声冷硬、肃杀的声音忽然响起,“放箭!”下一瞬间,嗖嗖的箭矢破空声,还有边弟子们的惨叫挣扎声音就响成了一片……

    连续三轮,数百只箭矢过后,这不起眼的小凹地已经被雪白的箭羽完整的覆盖了一遍,追出来的二十多个血刀门弟子当中,除了俗谛跟释难边的寥寥四五人以外,全都倒在了血泊当中。直到这个时候,无数手持利刃,披雪白披风的人影这才从不远处的小丘上面冒出头来。一个两个,十个,二十个,眨眼之间,从左右两边缓缓兜过来的敌人,已经超过了百数,俗谛跟释难两人对视一眼,都是泛起了惊骇绝望之色……

    俗谛跟释难两人刚才还在紧追不舍的孟冬还有楚老爷子,此时赫然就走在了这许多突然冒出来的敌人的最前面。而他们两人刚才既然可以让自己追不上,自然也可以反过来,让自己逃不了——而且,更加关键的是,粗粗一眼看去,这一群占据了绝对的数量优势的敌人当中,跟孟冬、楚老爷子修为相仿的,竟然还有四五人之多,这下子,即便是脑袋再怎么开窍的人也应该明白,这一次,他们是绝对不可能有逃生的希望了……

    俗谛跟释难两人也并没有奢望逃生了,只是紧紧的握紧了手上的血刀,背靠着背围成了一个小小的圆阵,任由沉默的玩家们将他们团团围住。只是,那两双血红的眼睛一直都是紧紧的盯住了楚老爷子跟孟冬两人,嘶声力竭的反复询问:“你们是什么人?你们是什么人?”

    一个相貌儒雅,举止优雅的玩家忽然上前一步,冷冷的做出了回应:“最后给你们一个机会,投降,或者,死!”沉默良久之后,所有五星级的玩家都站了出来,同时向包围圈中的血刀门弟子发动了进攻……

    “小子,你到底说是不说?再跟我兜圈子,老夫就要动真格的了!”暴跳如雷,绝对是暴跳如雷,此时此刻,也就只有这一个词能够形容贺长老的状态了——眼前这小子,不仅是一个愣头青,而且还是一个脑子里面一根筋的愣头青,自从将他带回来之后,不管怎么问,他都是一声不吭,完全就是一副“非暴力不合作”的样子。

    但是,处于某种担心,在搞明白眼前这小子的份之前,贺长老又不想真的动用酷刑,否则的话,说不定会给整个门派带来不必要的麻烦的。可是,经过整整十几分钟的僵持之后,贺长老的耐心还有顾虑终于被消磨一空了。

    眼见着洛宇辰还是紧闭着嘴,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贺长老终于怒吼着跳起来,一把将洛宇辰从椅子上面拉起来,就要给他一点苦头吃吃。然而,他还没动手,就听到一个声音在旁边响起:“等等,贺长老……”

    “嗯,沙守成,你有什么事吗?”贺长老的声音冷硬,几乎将“不耐烦”三个字写在脸上了。沙守成也不想再刺激他,赶紧一低头,失礼道:“贺长老勿怪,小子只想请您把审讯的工作交给在下来完成,在下保证,这小子一定会开口的……”

    “哦?”看着沙守成嘴角那若有若无的狰狞笑意,贺长老的心里微微一动:“对了,我听说,为了掩护你们,你有好几个兄弟都牺牲了?”一边说,一边注意观察洛宇辰的反应,果然就见到他的脸色微微一变,贺长老的心大好,猛地一挥手,大方道:“那好,我就把这小子交给你了,沙守成,只要你把这件事做得漂亮了,老夫绝对不吝惜赏赐的!”

    话音未落,沙守成的耳边就响起了门派任务的系统提示音,他的心里暗暗发笑,脸上却是不动声色,狠狠的瞪了洛宇辰一眼,就向贺长老抱拳道:“那好,小子这就去了……”不等贺长老回话,他就走上前去,十分粗暴的拎起洛宇辰,转过去,大踏步的走了出去。

    而看那方向,正是血刀门的监牢还有刑讯室的方向!贺长老轻轻伸手,嘴角微动,就想要叮嘱沙守成几句,让他不要太过火了,但是,目光在洛宇辰上一扫之后,他还是收回了这容易涨他人士气,灭自己威风的话,“算了,随他去吧,大不了让俗谛他们把剩下那两个活口也处理干净了也就是了……”

    “怎么样?”刚一踏进监牢,沙守成那凶神恶煞的表立刻就收了起来,压低了声音问道。洛宇辰摇了摇头,脸上的表也是很有些古怪的样子,同样是压低了声音道:“看守仓库的那个老头子,应该一只脚已经踏足先天了……”

    “我靠,游戏系统还真有恶趣味!”沙守成忍不住爆了句粗口,然后又是一惊一乍的说道:“啊,对了,我想起来了,前面有几次,为了领取额外的装备,我还贿赂过那老头子呢,没想到这看起来行将就木的老朽,竟然真是一个少林扫地僧一样的隐藏高手!”

    “无所谓了,我的内功初步练成,正想要找个对手切磋一下呢,这老头子就交给我好了!”沙守成苦笑一声,“不交给你也不行啊,后天大成,甚至已经一只脚踏足先天的高手,就是让我妈几个人一起上也不够人家看的啊……,好了,就这样说定了,我们还是按照原定计划进行好了。嗯,对了,你是不是配合一下,惨叫几声什么的,弄出点动静来,我好把眼前这任务敷衍过去啊。”

    “不必了!”洛宇辰摇摇头,将视线投向了沙守成后,“凑到一起来了,直接进行下一步就好了!”话音未落,一只信鸽就扑棱着翅膀,从紧闭的窗户当中穿了进来,落在了沙守成的手上……

    “吱呀…”紧闭的房门打开了,略微有些惶急的沙守成匆匆跨过门槛,瞬间就跟来不及闪躲的贺长老来了个面对面。不过,还不等贺长老脸上的尴尬之色浮现出来,沙守成的脸色就连连变化,最终定格在了如释重负的表上面:“贺长老,您来得正好,里面那小子招了。但是,其中有些东西太重要了,事涉本门安危,恐怕只有贺长老您一个人能做主了……”

    “哦?这么快就招了?”贺长老稍稍有些奇怪,但是听到有重要到可能影响整个血刀门安危的报,他心里那一点点狐疑立刻就不翼而飞了,根本没有多想,他就在沙守成的无声邀请之下,迈步踏进了门槛……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再世创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