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费彬毙命

    “呵呵,费先生,看来你在这些嵩山弟子们心目中的形象并不怎么样嘛,”洛宇辰呵呵一笑,再次扬起了龙泉宝剑:“只不过,我倒是有些好奇,您倒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这才让他们这样的伤心失望,恨不得你早点去死的?”

    “你,你们……”周围的嵩山弟子纷纷后退,将自己暴露出来的时候,费彬就已经气得不轻了,现在被洛宇辰这一撩拨,更是差点一口气没有上得来!但是,还没等他开口,洛宇辰又已经猛地向前一窜,将龙泉宝剑递到他的前!不得已之下,费彬只好运起内功,勉力拍开洛宇辰这一剑,另一只手则是反手抽出了背后的宝剑,一连向洛宇辰猛攻了好几剑!

    叮叮连响当中,洛宇辰的攻势微微一滞,形也是稍稍顿了一下,费彬见状,心里立刻就是一喜:“原来如此,他的内功还是三星级别,只不过剑法比较了得,不知道用什么高深的秘法强行激发出五星级别的剑气而已……”

    心里微微一喜,自以为找到了洛宇辰的破绽,但是费彬并没有乘隙反击,反而是毫不犹豫的向后连退几步,就要转逃跑!但是就在他想要转的同时,洛宇辰的嘴角却是流露出了一抹灿烂的笑容来:“嘿,现在还想跑?还是给我留下吧!”

    下一瞬间,洛宇辰的脚下一顿,整个人仿佛离弦的劲箭一般一下子就追到了费彬前,刷刷刷三连剑分别袭向了他上三处要害!费彬的眼睛一眯,赶紧回剑抵挡,但是这看似势大力沉、快捷无比的剑招却根本就是虚招,还不等双剑交击,洛宇辰已经影一晃,绕到了费彬后,随手切削挑刺当中,又在他的上留下了两三处血飞溅的伤口!

    “百变千幻云雾十三式?”费彬的声音比之前又更加凄厉了一些,简直就像是一只陷入绝境的困兽在做最后的挣扎了;“你一直都在耍诈!啊,我跟你拼了……”

    到了现在这个地步,费彬已经不再奢望着逃跑了,自然,对于真气也就丝毫都不吝啬了。(百度搜索读看看www.dukankan.Com):。但是,洛宇辰通过一系列手段积累起来的优势已经足够大,根本不可能再给他翻盘的机会了,于是,费彬虽然狂吼着将自所学毫无保留的尽数使了出来,但也还是没有办法冲出洛宇辰的剑网,只能是垂死挣扎罢了……

    费彬嘴里一直在发出凄厉无比的嘶吼之声,但是他的脚步却是被牢牢的定在了原地,只能徒劳无功的被动防守。(读看看小说网)而洛宇辰则是刚好相反,他已经将自己的法还有剑法发挥到了极限,只是一声不吭的绕着费彬飞速游走,手上的剑招更是源源不断的递出去。

    而这样一动一静、喧闹跟沉寂交织在一起的景象简直可以说诡异无比,让不远处那些嵩山弟子们一个个都产生了一种恍如噩梦一般的不真实感!但是,离得比较近的几个人却是可以从其他的方面获得足够的信息,从而知道自己并不是在做梦了,但这却并不一定就是件好事……

    一滴又一滴的鲜血从不远处的战圈当中飞溅出来,重重的打在自己的手上、脸上,带来一股股灼的感觉,但是费彬的得意弟子万大平的脸上迷惘之色却是越来越浓,他的眼神也是越来越涣散。终于,当一小块新鲜的血从天而降,砸在他的额头上的时候,木头一般僵立了许久的万大平浑一颤,忽然惊醒了一样,猛然发出一声丝毫不逊色于费彬的尖叫,随后就见他赤红着双眼挥剑冲了上来!

    “来得刚好!”还没等万大平冲到面前,洛宇辰就轻喝一声,忽然撇下了费彬,直接迎着他对冲了上来。手腕抖动之下,龙泉宝剑瞬间就在空气当中留下了三条清晰的剑影,分别袭向了万大平上的不同部位。

    瞬间之后,两人擦肩而过,万大平的影忽然一顿,僵立在原地不动了。当啷一声轻响,万大平手上那一把“嵩山阔剑”砸落到了地上,然后才见到他的右手手腕、左边口,还有咽喉要害上面都是同时喷溅出一道细细的血泉……

    “啊……”万大平的尸体扑倒在地的同时,洛宇辰的脚步也已经冲入到了后面那些仍然还有些迟钝的嵩山弟子当中。然后,仿佛虎入羊群一般,瞬间就在这一群普遍只有二星三星的嵩山弟子当中掀起了一大片哀嚎惨叫!

    滚烫的鲜血还有骇人的残值断臂四下飞溅当中,包括**个玩家在内的将近二十名嵩山弟子根本就没有形成任何有效地抵抗就被洛宇辰砍瓜切菜一般屠戮一空。而直到这个时候,浑上下伤痕累累、不知道有多少处伤口在同时向外喷溅鲜血的费彬仍然还没有回过神来,还在原地神经质的凭空挥舞着长剑,同时也在飞速的挥霍着他那已经所剩无几的生命力。

    而如果你仔细观察一下的话就会发现,费彬的双眼现在正紧紧的闭合在一起,而那一张横遍布的圆脸上面,更是已经从眼角下面拖出了两条长长的血线——很显然,他的眼睛已经被洛宇辰刺瞎了……

    又再疯狂了好几分钟之后,费彬这才耗尽了所有的生命力,软软的扑倒在地停止了呼吸,然后,系统提示的声音也就响了起来:“叮,你杀死了嵩山派成名高手费彬以及23名嵩山弟子,你的江湖声望+1500,你在嵩山派的声望减少了3000点,你跟嵩山派的仇恨更加深了。”

    所有的嵩山弟子都已经被屠戮一空了,但是站在一大片横七竖八的尸体当中的洛宇辰并没有放松精神,反而更加紧了紧龙泉宝剑,轻轻耸了耸鼻子,他的目光忽然转向了树林深处,朗声开口道:“两位朋友,既然来了,还请现一见吧?”

    “咦,你怎么发现我们的?”话音未落,一高一矮,一胖一瘦两个形成鲜明对比的人就从黑暗的树林深处窜了出来,几个起落就已经到了这一片血屠场的边缘,落在了费彬的尸体旁边:“快说,你怎么发现我们的?”

    凶狠问的,是两人当中那个高五尺、腰围也是五尺,仿佛一个圆滚滚大球,颇具喜感的怪人。不过从他那一双眯成了细线的小眼睛当中放出来的目光,却是一点喜感都没有,反而只让洛宇辰联想到刀锋、剑光之类的凶险之物。稍稍放松了握剑的手,洛宇辰耸耸肩,向这大球旁边那根截然相反的“瘦竹竿”瞥了一眼,这才回道:“要发现你们还不简单吗,你旁边那位祖千秋祖先生上的酒馊味那么浓,离着几里地我就闻到了!”

    “咦,你认识祖千秋?那么也应该知道我是谁了?”那个圆圆滚滚的大球微微一怔,有些惊奇的在洛宇辰上上下打量起来。洛宇辰也不以为意,表面上谈笑自若,暗地里却是开始抓紧时间调节内息,“当然,黄河老祖一向齐名,在下既然认识祖千秋,自然不可能不认识老头子你的!”

    “哈哈,好,好,你这小娃娃不错,总算还有些眼力劲!”老头子哈哈大笑,那一双小眼睛更是一下子就眯得几乎看不见了:“嗯,听到没有,祖千秋,原来我们之所以暴露行踪,并不是因为老子的轻功退步了,而是因为你这老小子上的那股子酒馊味太重了,这是人家亲口承认的,你总没有办法再赖我了吧?”

    祖千秋的形象跟老头子刚好走向了两个极端,这人的高至少要比老头子高出一倍,但是体重上面估计连老头子的四分之一都未必有。而那一脏兮兮、油腻腻,酸味扑鼻的儒衫挂在他上,就像是撑在一个干枯的骷髅架子上一样,一阵风吹来,衣袂呼呼飘动,很让人担心,他会不会就此被吹上天去了!自从现以来,这祖千秋的目光就几乎没有在洛宇辰上停留过,只是转着圈子在费彬的尸体上面仔细观察不休。

    “啧啧,这就是嵩山派的大嵩阳手费彬啊,他嵩山派的人不是最喜欢暗箭伤人的吗,没想到今天这嵩山派的成名高手竟然也死在了别人的偷袭之下,这倒真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了……”

    “喂,老头子,你也别高兴得太早了,我上的酒味虽重,但也只会暴露我一个人而已,可是刚才,这小子可是一口就咬定我们两个人的!这么看来,你这老家伙上的味道也差不到哪里去!”

    “胡说!老头子我可不像你祖千秋,一件衣服穿上几年都不知道换洗一下,我上哪来的味道?”祖千秋嗤笑一声,忽然抬手向洛宇辰一指,冷笑道:“你上有什么味道,不如同样请这位洛无锋少侠说一下好了。毕竟他刚才是同时揭破了我们两个的行藏的!”

    “好,洛小哥,你来说说看,老头子上到底有没有什么味道?”

    洛宇辰微微一皱眉,点头道:“不错,这位老、老先生,你的上也有一股很明显的药草味道的!”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再世创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