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病急乱投医

    “难道说,青城派一行人到现在还没有离开衡山城?”稍微沉吟一下,洛宇辰就调出了系统面板,开始书写短信。(www.dukankan.Com请记住我们的网址读看看小说网)。

    不过片刻,信息写好,一只雪白的信鸽就在他的手上凭空生成,然后扑闪着翅膀飞出了窗户,与此同时,洛宇辰上散碎银子也是凭空消失了一小块。而对于这只凭空多出来的鸽子,酒楼上面那些NPC们却是视若无睹的样子,根本就没有引起丝毫的注意……

    “掌柜的,给我准备一间最好的包间!”洛宇辰这边的回信还没有收到,林平之那刻意压低的沙哑声音已经在楼下响了起来:“还有,给我准备一桌最好的酒菜,我等下要宴请贵客的!”

    “好的,客官您稍等……,小六,你带这位客官去天字二号房去。还有,老王,给我准备一桌上等席面……”

    ‘天字第二号房?那岂不是就隔壁?’洛宇辰微微一怔:“这下倒是方便了,不需要再花费心思想办法窥探了。”

    酒菜上来了,洛宇辰也就一边慢慢品酒,一边耐心的等待起来。过了大概半个小时的样子,旁边的包厢门轻轻一响,随即就有一股无形的气机猛然爆发开来,向四面八方横扫而去!

    ‘咦,是个高手!’洛宇辰心里一凛,下意识的放松了精神,收敛了所有的真气,整个人的气息一下子就变得微弱杂乱了许多,就跟外面那些不曾习武的普通人差不多了。

    那一股凶猛磅礴,隐约透着丝丝血腥味的气机在洛宇辰上一扫而过,并没有多逗留,而整个二楼上面似乎也没有什么碍眼的人存在,于是横扫了一圈之后,这股气机也就很快收了回去。然后,那一无所觉的店小二的声音这才响了起来:“这位客官,您的客人到了……”

    “哦,好的,木前辈,您快请进!”一阵微不可查的脚步声还有桌椅挪动的声音响起,随后就是林平之的吩咐声:“好了,可以开始上菜了……”

    过得一会,那边的菜上齐了,那小二交代一声,然后就十分识趣的告辞出去了,等到包厢的大门一关上,林平之就迫不及待的问了出来:“木前辈,况怎么样?您老人家可曾找到我父母的下落?”

    林平之的语气很急切,还有些患得患失的感觉在里面,但是那个“木前辈”却是毫无所觉的样子,只是好整以暇的端起酒杯,美美的喝了一杯酒下去:“嗯,不错,不错,说起来,这样醇正的陈年女儿红,也只有在这中原地界才能随意品尝啊,要是在大漠的话,驼子我就算能够弄到这样的酒,那也是绝对舍不得喝的啊……”

    “前辈!”内里虽然已经是心急如焚了,但是眼见木高峰那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林平之也只能将心里的急切强压下去,主动站起来给他斟满了酒,低声陪笑道:“木前辈既然喜欢美酒,那小子等下就去吩咐店家,多准备一些极品美酒好让您老在路上享用好了……”

    “嗯?还要等下?”木高峰的声音极为沙哑,说起话来就像是两块砂轮互相摩擦一般,竖着耳朵偷听的洛宇辰都是听得浑不舒服:“我说,你小子还真是富家公子哥出啊,一点人世故都不懂,既然要送老驼子我美酒喝,那干嘛还要等下呢?现在就去吩咐了店家岂不是更好?”

    “是,是,小子愚钝,我这就去吩咐店家……”不得不说,经历了家破人亡的惨剧之后,林平之已经在极短的时间里面成熟起来了,并没有因为木高峰的教训而动怒,反而在人世故方面更加的“举一反三”了:“木前辈,孝敬您老的各色美酒已经由掌柜的亲自准备去了。(读看看小说网)而这点银两,也是小子的一点小小心意,还望您老人家笑纳……”

    “嗯,这还差不多!”看样子,应该是手下了林平之的孝敬,木高峰总算是心满意足了,开始进入正题了:“嗯,小林子啊,你父母的踪迹呢,我已经帮你找到了,这些银子就算是老驼子的一点跑腿费好了!”

    “啊,前辈所言当真?您当真找到了我父母了?”

    “这个自然,难道我还会骗你不成?”木高峰略显不悦的呵斥了一声,然后更是就着这一股怒气质问道:“对了,我还差点忘了问了,你林家到底是怎么得罪青城派那余矮子的,怎么他会下这么重的手?”

    “嗯,这个……”林平之犹豫了一下,实在是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但是还没等他开口拒绝,就听那木高峰嘿嘿冷笑两声,测测地说道:“小子,这个问题非常重要,你可要想好了再回答的好!”

    “要知道,青城派那帮家伙们可是将你那老爹老妈看得非常紧的,老驼子我过去探查况的时候都差点被余矮子逮了个正着,以你这三脚猫的功夫,那是绝对不可能独自一个人把他们救出来的!哦,对了,还有一点老驼子要提醒你,林公子,你最好也不要再妄想着拖延时间或者去别的什么地方搬救兵什么的了,因为你那死鬼老爹已经受重伤,恐怕是拖延不起了!”

    不错,林震南的确已经是受重伤了,洛宇辰这边也已经收到了楚涛发回来的详细消息了。原来,上次在行动当中被人耍了一道之后,恼羞成怒的贾人达就将怒火发泄到了林震南上,这一路上过来只要一有空就会对他拳打脚踢的,虽然摄于余沧海的严令没有下重手,但是积少成多之下,林震南上的伤势也已经非常可观了。

    到了衡山城之后,林震南就一病不起了,余沧海还想着从他嘴里挖出辟邪剑谱的下落来呢,自然不可能让他就这样死了,于是也就只要请了大夫给他小心医治。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青城派一帮人这才在衡山城中逗留了下来。

    “什么?”当啷一声脆响,隔壁的房间当中,应该是碗碟什么的掉落在地上摔碎了:“木前辈你是说,我父亲受了重伤?”

    “不错,林震南不仅受重伤,已经昏迷不醒好几天了,这是我亲眼所见!”木高峰的话音未落,就听到“扑通”一声闷响,林平之已经跪倒在地,泪流满面的哀求起来:“木前辈,晚辈给您磕头了,还请您大发慈悲,救救我父亲吧……”

    “嗯,老驼子的为人,早就已经跟你说过了,亏本的买卖,我是绝对不会做的!”林平之微微一愣,随即就是毫不犹豫从脱下衣服,将绑在背上那一个大包袱取了下来,恭恭敬敬的双手呈上:“前辈,我林家遭逢大难,绝大部分财富都已经被余沧海他们搜刮去了,这些东西就是小子手上的全部家了……”

    伸手接过那个包袱,拎在手上轻轻掂量了几下,木高峰就毫不客气的将其仍在了面前的桌子上面,林平之见状,猛地一咬牙,继续磕头道:“当然了,这些金银首饰只是一点点小小的心意。我福威镖局虽然已经败落了,但是小子的外公却还是有一些实力的,只要前辈您肯出手救下我父亲,我等绝对不会吝啬的!”

    “哦?你是说洛阳金刀王家,王元霸王老爷子?”木高峰沉吟一下,这才勉强点了点头:“那好吧,老驼子虽然跟王元霸不怎么熟悉,但是大家都是武林同道嘛,自然也要给他几分面子的……”

    “是,多谢前辈,多谢前辈!”林平之大喜过望,但是随即就被木高峰当头一碰冷水泼了下来:“等等,你先别忙着道谢,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王元霸的面子虽大,但是青城派的余矮子也不是那么好相与的,老驼子也不想无端端的就得罪了他,因此,想要我出手救人,你小子还得老老实实的回答我几个问题才行!”

    “第一个问题,他余沧海为什么要找你福威镖局的麻烦?还有,余矮子擒住了你老爹之后,一方面下了狠手加以折磨,一方面却又找了大夫给他医治伤病,生怕他就此死掉的样子,很显然是想要从你爹那里问出某些消息或者某件东西的样子,不知道林公子你可否为老驼子我解惑?”

    “这个?”林平之挣扎了许久,忽然一咬牙,还是决定走一步看一步了,“木前辈,余沧海之所以忽然对我福威镖局下手的原因,好像是他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一些谣言,说是我林家有一本‘辟邪剑谱’存在。得到这本剑谱之后就可以学到先祖远图公的绝世剑法,从而可以让他青城怕压倒五岳剑派甚至少林武当,成为武林第一大派……”

    “哦?”木高峰的眼睛一亮,一连声的追问道:“林远图亲手写的辟邪剑谱?可以让青城派盖压五岳,直追少林武当的绝世剑法?那不知道你家里到底有没有这样一本剑谱呢?”

    “呵呵,前辈说笑了,我林家的确有一门辟邪剑法,但是一向都是口传心授,不立文字的。而且,这一门剑法的威力也实在是可怜得紧,若是真有这么一门绝世剑法在家里,那我们早就习练了,哪里还会被那余矮子欺负成这个样子?”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再世创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