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南少林(下)

    南少林罗汉堂一间幽静的禅院当中,洛宇辰堪堪将一杯茶喝完的时候,惠明大师还有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和尚重新出现了。(读看看小说网):。一进门,那面生的老和尚就十分谦恭的合十一礼:“劣徒年轻气盛,受了外界的蛊惑之后难免冲动,若有得罪之处,老衲代他向施主道歉了……”

    “大师言重了,不过是些许误会而已,过去就好了!”不管心里怎么想,但是现在,洛宇辰也只有这样一种回答。那老和尚自然也可以看出洛宇辰有些言不由衷的样子,但也再没有其他的话好说了,只好暗自叹了口气,心里下定了决心,回去之后一定要约束好那个暴躁冲动的徒弟,至少绝对不能在短时间之内让他再跟洛宇辰照面了……

    “洛施主,这位乃是我寺现任主持方丈,惠安师兄!”惠明大师一介绍,洛宇辰的心里又是微微一凛,赶紧告罪不迭。好一阵寒暄之后,三人又重新坐了下来,开始进入了正题。

    “林如海居士可还好吗?最近一次见面也是十年之前了吧,不知道林居士的武功精进到何等地步了?”洛宇辰微微一怔,简单的回答道:“林前辈的体还算硬朗,至于武学造诣,那就不是小子可以揣度的了……”

    ‘咦?难道眼前这小施主并不是林如海的弟子?’惠安大师微微一愣,惠明大师也有同样地疑问,直接就问了出来:“不知小施主跟林居士是何关系?”

    “小子初才离家,前段时间寄居在福州‘振武武馆’当中,刚好遇到林前辈,蒙他指点了许多剑术上面的东西。”洛宇辰这样简单的一说,两个老和尚都是忍不住微微有些动容:“原来如此……”

    洛宇辰的话语当中对林如海虽然尊敬,但却也隐隐透出了一种平起平坐的意味,惠安方丈还有些疑惑,但是已经见识过洛宇辰剑术的惠明大师却是有些明白过来了:‘难怪刚才见到这小施主的剑术虽然已经登堂入室,但是其中的杀伐之气却是太过,当时就觉得跟武当派的平和冲虚不太相合呢!’

    暗中以传音入密之术将洛宇辰的剑术修为描述一下,惠安方丈听后,眼神当中更是忽然闪过了一道异彩,“这么说来,福州城里最近发生的那两件大事,大半的功劳都要算到洛施主的上了?”

    “不错!”洛宇辰毫不犹豫的点头应承了下来:“马德奎他们那一帮惯匪的确是林老吩咐之后小子才去解决他们的。(百度搜索读看看www.dukankan.Com)但是那赭千户,就完全是小子自作主张了,跟林老并没有任何关系!”

    “施主不要误会,方丈并没有责怪于您的意思,”感觉到洛宇辰的话语当中似乎若有所指,惠明大师赶紧出言加以缓和。随即,那惠安方丈也反应了过来,点头补充道:“不错,对于那个赭千户,老衲也是早有所闻了。”

    “许多下山历练回来的弟子都说他这人可能跟黑道上的许多盗匪巨寇有所勾连,不仅在明面上大肆敛财,暗地里也很有一些血债背在上的。只不过碍于朝廷法度,不好下手将其除去而已,此次洛施主动手,不啻为民除害了。”

    “施主如今虽是被官府通缉,但是老衲可以断言,这不过是官府当中某些败类欺上瞒下的恶行而已。只要稍等一段时间,必定会有水落石出,拨乱反正的一天,小施主也不必太过于忧心了……”

    这一番话,完全可以说是交浅言深了,无论这老和尚本意如何,但是其中的善意,却是明白无误的表达出来了,洛宇辰也就放缓了表,“多谢大师开解,不过小子却也并没有太将那通缉令放在心上……”

    “施主不可大意,要知道,自古就有言道‘公门当中好修行’,官府当中隐藏的高手也是为数不少的。小施主这次毕竟是刺杀了一个实职的千户军官,闹得也算是比较大了,谁也不敢保证是否会引出朝廷招揽的那些高手供奉来。况且,就算上面没有派高手下来,那赭千户的几个侍卫,据说也有不俗的实力,其中好几个甚至都是江湖人士投奔过去的,洛施主却还是小心为上……”

    ‘这老和尚如此危言耸听,不知道有什么算计?’心中疑惑,洛宇辰也就选择了以不变应万变,体微微前倾,做出了一副凝神倾听的样子。于是就听那惠明大师接着说了下去:“嗯,不知道洛施主可有什么地方可以暂避风头?刚才方丈师兄也说了,只要你能够忍让一时,应该很快就能雨过天晴了……”

    “这个?小子刚出茅庐,对外面的大千世界可谓一无所知,并没有合适的地方可以安心躲藏几个月的。”心里微微一动,洛宇辰也就实话实说了。惠安方丈听后,脸上的喜色一闪,随即又是做出了一副沉吟不决的样子,但是那惠明大师却是喜动颜色,不假思索的宣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我佛慈悲!若是施主不嫌弃,弊寺倒也还算清静,不如……”

    “啊,原来如此!”洛宇辰的心中灵光一闪,忽然明白过来了:“原来这两个老和尚以为我是专程跑来避难的了!”

    实际上,犯了王法之后就跑到寺庙或者道观当中去“出家”避难,这样的行为在古代还是比较流行的。武林人士自然也不例外,开罪了官府或者得罪了某些惹不起的大门派大势力之后,许多武林中人也会跑到少林武当这些“世外”门派寻求庇护的!

    当然了,人家少林武当自然也不肯能白白的庇护与你,自然也是需要付出一定代价的,比如说,你这一武功,自然是需要贡献给师门的。甚至于,“天下武功出少林”的美誉也在一定程度上由那无数入寺避难的武林人士的贡献所堆起来的……

    “额,这个……”头疼无比的洛宇辰还在绞尽脑汁的想着措辞,就听到轰的一声,紧闭的大门就被人从外面暴力推开了,随后就有两个材壮硕、神凶悍的光头大汉大步走了进来:“此事不可!师傅您不能让这小贼入寺啊!他现在正在被朝廷全力通缉,招揽了他的话,会给我们少林寺带来极大的麻烦的……”

    “放肆!”惠明大师的笑容一下子就僵在了脸上,大声呵斥道:“谁给你们几个这么大的胆子,竟敢擅闯老衲的禅房,并且还在外面偷听我跟住持方丈的谈话?你们到底是何居心?”

    谁知道那两个光头大汉根本就不买惠明大师的帐,后面两个只是狠狠的盯着洛宇辰,似乎跟他有不共戴天之仇似的,而带头的一个,则只是“苦口婆心”的规劝惠安方丈:“出家人当以慈悲为怀,可是这洛无锋,却是根本没有半点慈悲怜悯之心,一出手就将马德奎一伙五十多人满门杀光。而且他还不满足,还要胆大包天的刺杀朝廷命官,从而引来了无数的麻烦,这样的人,怎么能够收入佛门呢?”

    “够了!”这边都还没有谈好条件呢,那光头大汉就一口一个“收入寺中”了,眼见洛宇辰的眼神越来越冷,惠安方丈的脸上也挂不住了:“赵强、赵坚你们两个,不要说别人了,就你们现在的表现,也是足够无法无天了!师弟,你现在就将这两个孽障拿下,押送戒律堂交给惠普师弟按律重处!”

    “不劳师叔动手了,我们兄弟有脚,自己会走!”又是冷笑着在洛宇辰的上狠狠盯了一眼,两兄弟又是同时转,趾高气昂的出门而去了……

    “唉,让施主看笑话了……”晦明大师跟了出去,晦安方丈这才长长的叹了口气,向洛宇辰解释道:“说起来,这赵家三兄弟也算是江湖义士之后,其父生前对我南少林就多有帮助,后来甚至为了救我一个弟子而不幸丧生,为了报答他的恩,老衲这才将这三兄弟收为记名弟子的。唉,只是这些年来老衲琐事缠,一直都没有太多的功夫教导他们,以至于这三兄弟最终变成了现在这样脾气暴躁、头脑简单的混人……”

    “方丈不必多言,些许言语冒犯,小子还不放在心上!”洛宇辰微微一摆手,脸上却是流露出一个冰冷的笑容来,那晦安方丈见了,也只能再叹一口,摇摇头不再谈论这个话题了:“施主赶了一天一夜的路,肯定是困乏了,还是先行休息一下吧,别的不敢多说,但是一张干净的铺,一间不受打扰的静室,我南少林还是可以提供的……”

    这一番话,实际上还是隐蔽的拉拢与试探,说完之后,晦安方丈就要起离开,颇有些哭笑不得的洛宇辰赶紧伸手虚虚一拦,慢吞吞的开口道:“方丈大师,实际上,小子这次专程赶来南少林,确是有事相求,但并不是为了逃避官府通缉而来。嗯,方丈大师还是先看看这些东西再说吧……”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再世创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