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死道友,不死贫道!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帅气胖子 书名:上古剑宗
    ">

    顺着天运河的江水而下,有一座千丈之高的巨山耸立在大夏国与金云国之间,山尖积雪终年不化,这座巍峨巨山也成了两国之间的天然屏障。你别想打过来,我也没有办法打过去。

    但谁也不知道的是,在这座巨山的山腹之内,凶名威震整个云梦大陆的天门世代便藏在这个地方。

    “天云的信大家都看过了吧!大家说说吧!”一个分不清是男亦或是女的声音从漫卷的珠帘中传了出来,低沉中带有的磁很是悦耳,却让所有人的心里忐忑起来。

    其中最为不安的是一个白脸胖子,豆大的汗珠从一开始便掉落个不停,而随着先前声音说完,白脸胖子体已经不经使唤的软倒在地。

    “老祖宗!钱飞该死!”白脸胖子脑袋不停的在地上磕着响头,不到一会儿,额头便已经血迹琳琳。

    “老祖宗,这件事也怪不得钱飞,七千万两的金票,值得我们向任何一个天级高手动手!只是我们谁也想不到,这个神剑山庄的少主居然如此妖孽!”

    妖孽么?无人察觉,此刻珠帘后面的天门老祖宗的眼中露出浓郁无比的兴趣。

    “龙堂,你等可有把握杀掉张岚?”老祖宗的声音响了起来。

    在会议开始便一直安坐于老祖宗下首第一位的银发老者闻言,摇了摇头道:“老祖宗,龙堂之中实力最强莫过于天云!天云既然连动手的勇气都没有,龙堂之中再无他人!”

    “虎堂,你等可有把握毒杀张岚?”老祖宗再问。

    位于右手首位的是一位面貌妖媚的美妇,在不知道这位美妇底细的人,谁也看不出这位女人是一个用毒宗师!死在她手中的人数,早在她四十岁以前,便已经过了十万!

    只是可惜,这位视人命为蝼蚁一般的用毒宗师此刻也摇了摇头道:“大家都知道,绝大多数的毒对天级高手完全无效!”

    “除非用五花散,只是我们与大陆所有国家都已经签订了协议,此毒不能使用!”美妇无不遗憾的说道。

    五花散三个普普通通的字,瞬间让大厅里面的所有人不由自主与美妇拉开了一下距离。

    当初天门就是用五花散一下子毒死燕国七名宗师,而引起大陆所有国家一起征讨,导致天门损失惨重,数百年才不过恢复一半的元气!

    云梦大陆以武为尊,大夏国之所以能存在千年,不被其他国家侵犯,靠的就是神剑山庄为首的无上武力!

    而五花散这个能在半个时辰之内便消去天级高手所有内力的巨毒,绝对是任何国家的梦魇!想不引起大陆震怒都不行!

    此时,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老祖宗的决定。

    “那就这样吧!将一亿金票退给金云国,告诉他此事我们天门不接了!”

    “钱飞,作为燕子堂首座,你自己去五龙洞待够半年吧!”

    “是!老祖宗!”

    “是!”钱飞一脸的恐惧,却不得不磕头认命。

    老祖宗最后唤了美妇一人留下,其他人恭敬离开了。

    “小雅,此次我要闭关半年左右,天门就交给你了!”老祖宗轻轻说道。

    “是!”美妇恭敬点点头。

    显然,老祖宗闭关这件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对此所有人都习以为常。

    “退下吧!”

    “是!”

    待所有人离开,天门这位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祖宗忽然自言自语的说道:“神剑山庄张岚!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五千年了!”

    “七岁吗?想不到我----咯咯咯!”

    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凭空在屋内响起,很快,这位天门老祖宗的体已经消失不见。

    天运河上,伴随着华杰的落败,四海帮带着重伤昏迷的华杰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

    而与此同时,原本还闹不已的天运河,瞬间只剩下张岚所在的大船,无论是先前跟踪的几只船只,还是游船都消失了。

    将一脸呆滞的荣伯带回船舱之中,张岚伸手在荣伯眼前晃了晃。

    “荣伯,醒一醒!”

    “少爷,您”荣伯醒来,长大嘴巴看着自己的少爷。

    “怎么了?”张岚好笑的问道。

    “您实在是太妖孽了!太妖孽了”荣伯一脸激动和不可思议,虽然早已经知道少爷资质非凡,实力已到天级,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即使面对天级的宗师弟子,自己少爷也能一招胜之。

    一旁躬站立的张十三虽然一言不发,但是激动的战栗个不停的体也早已经说明了一切。

    “对了少爷,此女如何处理?”当视线落回正昏迷着的袁紫衣的上,荣伯不问道。

    张岚嘿嘿一笑,轻轻在荣伯耳边说道:“我们如此----这样----,怎么样荣伯?”

    “少爷您实在是----”荣伯佩服加无语的赞道。

    “嘿嘿!嘿嘿!”

    荣伯可怜的看了看正昏迷着的袁紫衣上,走过去在袁紫衣的心脉处留下一缕剑气。

    而张岚则是走到书桌前挥笔疾书。

    第二,当太阳高高升起的时候,袁紫衣也从昏迷中醒来。

    “袁紫衣,放了你一条小命,作为报答你就老老实实的为我们在江上泛舟三月!”

    “不要想跑!我在上留下了神剑山庄独有的剑气,除了我们神剑山庄的擎天功,谁也解不开!不信你可以试试!”

    “三个月之后,自会有人去江上找你,要是你不在,就不要怪我啰!”

    看着墙壁上贴着的白纸黑字,袁紫衣的眼睛越睁越大,半晌无语。

    良久,从天运河上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叫。

    “张岚,我是不会放过你的!啊!啊!啊”

    云州郊外,张岚、荣伯、张十三三人纵马而行。

    “少爷,我们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过分了?毕竟老爷夫人对她还是蛮欣赏的?”

    张岚飞了飞白眼:“不这样,我们怎么转移视线?”

    “那倒是!死道友,不死贫道!”

    “哈哈哈哈!”

重要声明:小说《上古剑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