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先知卫兵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何不听风 书名:死灵狂潮
    ">

    “别胡说。”狼人喃喃自语声越来越弱,逐渐低不可闻。

    老廖急在心头却无能为力,只能一边向唯一知道的神明至高神赌咒祈祷终信奉,一边鼓动道:“扯淡,凡赛尔宫里的小美人那么多,等回去还不知道有多少贵族小姐、夫人的等着你糟蹋呢,你小子怎么能死!就为了这也得坚持啊!”

    “深呼吸,深呼吸!坚持住!”挥手阻止了旭风说话,廖然憋的面红耳赤泪眼迷蒙,只想给兄弟、老婆省出一口维持生命的空气。

    到了此刻他压根就不相信还会有奇迹出现。

    既如此,怎么也得我老廖当个排头兵,早一步为自家的女人、兄弟打点前路。

    或许是因为女人天生的直觉,又或许是因为半精灵出色的感知力,迷迷糊糊的艾琳娜突然感觉到一阵几不可觉的颤动从脚下传来。焦急的小艾用尽了全力气拽过老廖的肩膀,谁知对上哪张憋得紫青的大脸盘时,却呐呐的说不出话来。

    最终,幸福满溢的女孩选择了默默靠在老廖怀中,就像那在哨卫峰巅一样。

    就在艾琳娜即将昏迷之时,一声刺耳的风爆声裹着寒刺骨的冷风透体而过。

    此刻唯一清明的老廖一低头,才发现不知何时,脚下的岩石宛如被激光切割过似得,显出一个整齐的半弧,老廖忍着全剧痛,沙哑着嗓门大吼道:“得救了,我们得救了!”

    “谁信啊!”或许是涌入的空气作祟,话音未落,孱弱的狼人就开口反驳道:“除非你的至高神展示神迹。”

    廖然闻言也不反驳,先将青竹杖插在腰间后,然后一手一个将两人拽入怀中,这才一矮,摆出了劲霸男经典的出恭造型,盯着脚下即将成圆的弧线,做好了抵挡坠落冲击的准备。

    “咯噔!”一声脆响,终于被破开的岩石缓缓向下沉去。

    老廖预料中的冲击根本没有发生,白瞎了他摆了半天的劲霸男造型。

    略微呛人的新鲜空气涌入,令激进昏迷的两人的头脑为之一爽。

    原本两人就没受什么伤害,只是长时间的缺氧导致的体不适,此时得到大量的空气补充,连续几组深呼吸后,就恢复了大半体能。

    而体质特异的廖然,上除了烫伤后被磨破的水泡有点疼痛难耐,缺氧的反映本就没多大,故而脚下刚一平稳,他就马上借助漂浮着的点点磷火环视四周。

    这才发现,自己一众似乎处某个久远的地下墓园之中,不远处埋立的墓碑,证实了他的判断。

    “先知卫兵?”就在此时,一个金属刮擦般的声音由后传来。老廖闻声转头,赫然一惊。饶是这些时经历了不少,老廖自认为也算是见多识广了,可他还是无法为眼前的这个怪物定

    这是一具有着深蓝体色壮硕如山的板,一对锛大的拳头横在前,不用做作,就显示出了无穷的威慑力,目测只比自己的腰围小一号的粗壮大腿,足以让普通人见到时心胆俱裂,不由让人担心其鹰爪似得脚掌是否支撑得住;而其后那对镶有金边利刺不停鼓胀的铁翼更显诡异,再加上那颗帝国卫兵盔似得头颅,像恶魔雕像更胜活物。

    “来自地面的旅者你好,我是最伟大的魔偶师杜兰的创造物-魔偶哨兵伽利略。请问你是先知卫所派来拯救我这罪人的信使么?”直到自称魔偶哨兵伽利略的怪物再次询问,才唤醒了深受震撼的老廖。

    面对传说中的机器人,自诩为见多识广的老廖彻底蒙了,由于对博派和狂派的无限敬仰,老廖完全失去了平里的油嘴滑舌,难得老实的回答道:“先知卫所被毁灭术士带领的三眼裂地兽毁了!我和我的同伴正是中了裂地兽的魔法,才陷入了地隙,眼下真不知道先知克里斯的生死,不过想来他应该逃得掉!”

    “至高神在上,竟然是先知守护伽利略!”就在老廖说话时,一旁刚刚恢复精神的艾琳娜才发现了魔偶伽利略的存在。其他人可能不知道有关伽利略的故事,但与教廷关系密切的女孩儿,可是大小听着这位传奇魔偶伽利略的事迹长大的。艾琳娜一时不察,几乎下意识的发出了声尖叫。

    尖叫声在地下几近封闭的墓园中不断回放大,把听觉敏锐的雨果给震的狂翻白眼。

    老廖深信,要是这一声尖叫的元凶是自己,小家伙铁定会把自己扒光泄愤。

    “三眼裂地兽?这是什么东西?毁灭术士不是鹰首德鲁伊的盟友么,怎么可能毁掉先知卫所?”魔偶伽利略一叠声的追问,在它空洞无物的眼眶内一阵金光爆闪。

    这是他启动心核聚集法力的征召,可惜老廖对此茫然不知。

    “毁灭术士没这本事,关键是裂地兽群拥有改变地质环境的能力,再加上他们善于潜地偷袭,先知卫所毫无防备之下这才着了道。”想起今天发生的一切,老廖不由叹了口气,这才把事的经过挑重点的的讲了一遍。

    老廖说话时,魔偶伽利略空洞眼眶里的金光死死的盯住了他,直到老廖全部讲完,它眼眶中的金光才淡了下去。

    自始至终,伽利略借助体内心核刻意凝聚的震波,对元素力凝聚异常敏感的老廖毫无所觉。

    可怜老廖还以为对方眼中的金芒,是因为担心先知卫所发生的种种所导致的。因此,老廖还在心底里为对方的不幸而默哀。

    等到魔偶伽利略诉说自己的故事时,老廖越发坚定了自己的判断。

    直到很久以后,熟悉了伽利略的一切后。老廖才知道,当不知不觉中又从鬼门关转悠了一圈。

    ===============

    有了熊人战士的拦截,放开了手脚的先知克里斯化炮台,一颗颗法球跟机关枪似得连绵不绝,只打的一众失去领导的三眼地裂兽亡命狂奔。

    造物主给了这些幸运的魔兽潜地的天赋,赏金猎人却把希望埋葬。

重要声明:小说《死灵狂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