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深渊哨兵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何不听风 书名:死灵狂潮
    ">

    老实说,掉入地缝的瞬间,廖然彻底蔫了。

    本来他的打算是熬过地裂术的持续时间后再予反击的。只是他真没有想到,地裂兽之间的配合竟然会如此精妙。先是派出敢死队打乱自己的攻击节奏,为族群争取到释放地裂术的时间,紧接着又用沙尘遮蔽地面,令自己无法选择正确的落点,逐步扩大己方优势。

    当然仅仅是这些,还不足以坑杀自己。

    最令老廖想不到的是,他们竟然还准备了预备队,就在自己发力想要脱出地裂兽倾尽全力的最后一击时。预备队出现了,这支预备队的阻敌效果是如此显而易见,不过一扑一咬,就将自己拽进了无底深渊。

    由于元素力的异常聚集,对此非常敏感的廖然立刻就猜到了对方的打算。

    果然,孤注一掷的毁灭术士和裂地兽们聚集其了所有法力,发动了最后一搏。正因如此,这次的地裂术才会撕扯出如此巨大的地缝。这一手简直堪比土系咒,单凭裂地兽的个人能力,根本不可能达到。

    可怜自认为料敌先机老廖,还信心满满的以为能躲过一劫。没曾想他费尽心思想好的破解之法,最终居然倒在了区区三头地裂兽的舍命扑击之下。这一战,对方表现出来的整体战术修养极高、个体任务完成度近乎完美,偏偏自己还仗着防御力出众,个人战力强悍,愣是呆头傻脑的一个人硬钢,有此下场还真是活该。

    可就在老廖蔫巴巴的不知所措之时,两人一犬挟裹的一阵劲风扑面而来,不用问,来着正是艾琳娜、旭风及雨果。饶是老廖心如钢铁,也不吓得魂飞魄散。

    老实说,经过雷劈火烧的穿越,老廖早就将个人生死看开了。对他而言,如今唯一的使命就是获取力量,只有竭尽全力不择手段的获取足够的力量,他才有可能破碎虚空逆天改命,否则他何须事事拼命。

    可破碎虚空的梦是如此渺茫,每当夜深人静时,廖然心中的彷徨谁人知。因此无数个漫漫长夜中,他幻想的最多的不是破碎虚空,而是如何倒在获取力量的路上。

    但此时此刻,面对着不顾生死投入地缝的两人一狗,老廖震撼了。

    他不是没想过自己死亡会令两女伤心,也想过冰息领一众小青年也会有所表示。在他心底深处,不止一次为自己幻想出的场面而窃喜,只有这种时刻,他才能感觉到自己的存在对这个世界而言尚有意义。

    可他从未想过,艾琳娜会为自己毫不考虑的陷绝地,更没想过平冷酷如冰的旭风也会加入此列。至于雨果,老廖还真不知道何种绝境才能要了它的狗命。

    “我艹,你们疯了吗!”想了这么多,其实不过一眨眼而已。眼见地缝即将合拢,老廖跟蚂蚱似得从地上弹起,子控制不住瑟瑟抖动,却忍不住开口怒骂道。

    “你动了我的子,这辈子也别想抛弃我。”艾琳娜微笑着说道,好看的绿色眼眸迷离如梦。

    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如此冲动,但当时心如刀割,那还顾得了那么许多。

    旭风.亚力一阵猛咳。也不知是被呛得,还是被艾琳娜直白的话给惊得。

    廖然的眼神再怎么刻意想表达愤怒,但里面深藏着的感动却怎么也掩饰不了。这个发现让艾琳娜心头一颤,眼中迷离顷刻化作点点珍珠泪。

    廖然实在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了,那双眼睛里蕴涵的东西几乎击溃了他所有的思维。

    “靠,愣球,赶紧往下挖,快挖!”廖然故意板起了脸不再看,埋首狂挖了起来。

    “不错!快挖!”旭风的脸上一层厚厚尘土,牙齿却白的耀眼。

    “这样有用?”艾琳娜满脸疑惑地说道:“已经掉的这么深了,怎么还要向下挖?”

    “旁边挖来不及的!地裂术马上就要合并,只有先向下挖出块安全区域再说!”旭风有些激动地吼道:“不要大,只要能藏就好!”

    廖然倒是没想到这点,刚才掉下来时他发现脚下的地面似乎有所空洞,这才提议下挖的。

    而小艾和旭风是飞下来的,根本没机会听到脚下空洞的回音。

    “嘿,我的哥哥唉,我死了那还有你的米和面,赶紧动手挖,等出去爹给你做大餐。”眼见生死关头最善挖掘的雨果还一脸的讨价还价,老廖都快疯了,这谁家养的狗,也忒没素质了吧。

    ============

    “克里斯…这他妈的是怎么回事?”

    先知卫所废墟的另一头,刚刚赶回来的熊人副队长卡哈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面前的废墟,脾气暴躁的他甚至没看到毁灭术士的存在,就怒气冲天的叫骂着。

    不过出去了一周,打死他也想不到,先知卫所会被人掀个底朝天。

    “先知卫所毁了,战士们死伤近半……”和完全失去法力的毁灭术士与地裂兽对峙着的克里斯队长见到副手卡哈,及其后的十多名熊人精锐到来,终于送了口气,紧跟着语带怨毒的冲着毁灭术士吼道:“还好,客人们还没离开!”

    “毁灭术士、裂地兽!都他妈的给我死!”克里斯的话只说了一半,就看到了熊人卡哈已经陷入了狂化状态。后者血腥红芒闪烁的双瞳直满脸惨绿的毁灭术士,怒吼声中愤怒的熊人副队长一个闪烁突入敌群。

    塔兰世界流传着一句话:大陆上最快的有两样,蜂鸟的翅膀,熊人的手掌。毁灭术士很久以前曾经见过蜂鸟飞翔,因此他一直非常怀疑后一句话的正确。直到被卡哈的熊掌拍成碎片时,他的念头只剩五个字,蜂鸟是个

    “留他活口!”克里斯这话说迟了,没等他把话说完,毁灭术士已化作了一地烂泥。克里斯无奈的叹了口气,扬起手杖加入了一边倒的屠杀。

    =========

    对机甲哨兵伽利略而言,时间毫无意义。

    或许是百年前,或许是十年前,当伽利略陪着主人杜兰守护先知卫所时,卫所遭受到了血影刺客们的攻击。由于猝不及防,伽利略亲眼目睹了凶手杀死自己创造者的过程,然后此刻们张开带有金色五芒星的翅膀,迅速消失在天际。自那以后,他一直生活在孤独的黑暗地底,守护者主人的尸骨,在墓碑上一遍遍铭刻着复仇的火焰。

    渐渐的伽利略迷失在了这片古墓之中,陪伴它的只有无群无尽的黑暗,与刻骨铭心的悔恨。直至今,它才感觉到了某些不同寻常的变化。那是浓烈的土元素迅速聚集所引起的变化,而这种变化引起的地层开裂正在古墓的上方。

    伽利略疑惑的抬头望向头顶的黑暗,他还以为这是卫所的同僚们终于原谅了它的过失,故而派人寻来。

    没想到那变化却突兀的停止了,感受到地面的颤动越来越弱,他明白,头顶刚刚打开的裂隙,又要合拢了。

    这种事,他曾经历过很多次,于是伽利略再次陷入了自己的世界。

    只是没想到,那颤栗感刚刚弱了下去,头顶却隐约传来人声,以及一声紧似一声的挖掘声?

    是谁陷入了地隙?会是卫所同僚么?想到着,伽利略站起来,扑闪着后的一对铁翼缓缓浮起,接近头顶的石壁时,才将铁面上一双空洞的眼孔对上石壁,两束金色光柱无声无息的陷入石壁,随着伽利略硕大铁头转动,金色光柱在头顶的石壁挖出了个硕大的窟窿。

    心思慎密的伽利略双臂一撑,一丝不苟的托举着石壁缓缓落下。

    =======

    尽管在地隙合拢前老廖三人一犬合力挖出了个能暂时栖的安全岛,可这也只能延缓死亡的到来而已。随着空气越来越稀薄,靠在老廖后的艾琳娜首先扛不住了,女孩哭笑不清的在廖然耳边窃窃私语,如泣如诉的讲述着自己小时候的故事。

    半精灵村夏的和风,秋的硕果,以及从未提及的母亲。

    女孩缺氧的表现越来越严重,老廖急的直挠头皮,可始终想不出个解决的办法,只能不断的和小艾说话,他深怕自己的声音一停,女孩就此沉睡过去。

    这次陷绝地,说到底完全是由于自己的托大所导致的,悔恨交加的老廖咬碎钢牙,仗着蛮力埋头苦挖。可空间狭窄,纵有神兵在手,每次也只能用刀尖挖出碗大的一块岩石,还不如雨果的效率高。

    尽管雨果的效率不低,可想象中的地下空洞,却始终没有出现。

    “来不及了。”狼人旭风也扛不住了,坦然一笑的他捏着拳头,使出了全力气捶向廖然,最后却无力的撑在老廖肩头道:

    “你小子就跟鹏翼一个德行,出风头单干,我早就想说,像你们只要迟早要害死自己,可看你们乐此不疲也就罢了。谁曾想最后害人害己啊!哈,小子,你要是能活着出去,可要记得你欠我一条名命啊!”

    少顷,狼人幽幽续道。

    “照顾好亚力家族。”

重要声明:小说《死灵狂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