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得意忘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何不听风 书名:死灵狂潮
    ">

    完全由纯净的几乎堪比能力的元素力组成的魔法护盾何其坚韧,更何况老廖每次召唤都是四层叠加。可怜裂地兽纵横大漠无人能敌的沙毒,来到山岭之中已经丧失了大面积同化的效果,此时遇到老廖堪称变态的魔法护盾,连花纹都没蹭出一朵就消散在冥冥之中。

    对此老廖早有预感,趁着裂地兽们释放毒雾的僵持状态,手中可怕地巨型鬼头刀宛如死神手中专事收割生命的巨镰不断飞舞;裂地兽体上覆盖的鳞甲阻挡普通刀剑尚显不足,此刻对上重量严重超标且锋利无匹的鬼头刀,就像是青笋遇到了锄头,一刀抡过地地方,只剩血片片。

    被一个重装狂战士冲入战阵,后果是可怕的。

    但裂地兽的战斗意识也的确是强悍。经常能从不可思议的角度躲过老廖的夺命鬼头刀。

    矮人重铠果然是狂战士最可信赖的伙伴,裂地兽的铺天盖地攻击覆盖在廖然质地坚硬的护甲上,虽然脆响阵阵,却根本没法阻止他挥舞大刀突进地步伐。

    只有毁灭术士召唤出的地狱火,人力难及的力量才能阻挡他疯狂的杀戮。

    毁灭术士本想打对手一個措手不及,始料未及的是,先知卫所内突然出现了廖然这般强悍的重装悍将,等他们意识到撞上铁板时,赏金猎人的追踪术已经深深印在了上。

    紧接着这个疯狂的塔兰人便沖了上來,反倒是偷袭者被强势反击打了個不知所措,好在裂地兽数量多。很快穩住了陣腳,再加上地狱火的牵制,才算缓过了一口气。在毁灭术士一声紧似一声的急切指挥下,伴隨著一团又一团的沙尘遮掩,半数裂地兽借助穿刺偷袭,终于挡住了这个可怕的塔兰人轨迹难觅的强劲攻势。

    毁灭术士的绿脸上在流汗,无往不利的沙毒和诅咒始终攻不破那无形无色的魔法护盾,那个拎着门板似得大刀,一边挥舞一边大声高呼过瘾的影,每一刀下去就能将带走地狱火上的一块部件。

    这是多么可怕的力量。

    这是多么恐怖的梦魇。

    虽然绝望,但毁灭术士也在尽职尽责的指挥着地狱火反击,只是地狱火迟缓而机械的体在敌人面前毫无优势可言,当地狱火带着烈焰一拳打向了对方的脑袋时,人家只是轻巧的一个旋,就躲过了致命重击,顺带还会从地狱火上削下大大一片熔岩护甲来。

    不堪重击的地狱火终于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源自灵魂深处可怕的嘶吼,随着嘶吼声的爆发,环绕在它周的献祭火焰的青色火苗暴涨,青色的怒焰狂喷在近在咫尺的廖然上,粘稠且附带这燃烧灵魂的献祭火焰一下子将矮挫的敌人彻底裹住了,腾腾的火舌翻卷着,这一幕看的克里斯心胆俱裂。

    眼见敌人被献祭火焰打了个正着,毁灭术士笑逐颜开,绿色的脸皮一阵抽动,就差没鼓掌庆贺了。

    正在毁灭术士咧嘴狂笑的一瞬间,被献祭火焰包裹着的火人突然高高跃起,挟裹着青烟袅袅的巨刃凌空剁向地狱火,毫无防备的后者被这势大力沉的一击砍了个正着,在开碑裂石般的巨大声响中,重重地掼落在地上,化作满地残烟袅袅的碎石瓦砾。

    “呃……”毁灭术士的嘎嘎笑被卡在嗓子眼里,难以置信的眼神出卖了它的心碎。

    四周战斗着的裂地兽纷纷停下了形,匆忙躲闪着从地狱火上飘散的青色献祭火焰。但凡是血之躯沾着半点,都能将皮烧透,将灵魂焚尽。

    太可怕了,竟然能无视献祭火焰的焚烧,且一击毁灭岩石般坚硬的地狱火,这样的物理攻击力,除了九级狂战士,根本就没人能做到。而此刻的对手,不过是个区区五级的召唤师,这怎么可能!

    毁灭术士呆滞的目光扫过战场,看到了挥舞着武士刀左冲右突的八级死灵骑士,以及盘旋在其后补充攻击的死灵飞龙时,才突然意识不妙。一个五级召唤师怎么可能获得八级死灵骑士的效忠,更别提还有千年难遇的死灵飞龙作为仆从。

    五级召唤师,所能召唤到的最强大仆从战士不是下级分裂火焰吗?

    毁灭术士有心感慨人生,老廖可没把酒相陪的趣。献祭火焰灼烧灵魂的能力虽然对老廖没什么效果,但银辉重铠可还没达到水火不侵的地步,一时不防被烈焰喷了个正着的老廖差点没被活活烫死,虽然看不到,他也能感觉到体上层层叠叠的水泡鼓动。

    还好面具遮住了老廖呲牙咧嘴的丑态,疼的几发疯的他趁着裂地兽们集体发呆的当儿,挥起鬼头刀就是一通乱剁。撕裂骨的噪音一声紧似一声,以廖然为核心旋起了一阵血龙卷风,裂地兽灰青色的断茬喷涌着墨汁一般的鲜血四溅。

    毁灭术士终于明白了双方实力的巨大差距,于是他一边挥动着自己盘根错节的法杖指挥着裂地兽发动最后的攻势,一边低声咒骂军部消息来源的滞后。

    随着毁灭术士的指挥,一部分裂地兽发疯似得直扑廖然。现在的它们完全放弃了潜地攻击的路,一个个挥舞剪刀似的大螯、毒尾,毫无秩序的一拥而上。

    面对如此不要命的攻击浪潮,即便是老廖也不得不暂避锋芒,边挡边退。

    由此缓冲,剩下的大部分裂地兽纷纷沉入地面,沙尘暴般的毒砂扬起,彻底遮蔽了它们的影。若不是紫红追踪标记尚在原地,老廖还以为他们这是要逃跑呢。

    不逃就好。放下心来的老廖专心致志的处理起一心讨死的敢死队来。

    二十多只同族用生命为族人换来了足够的时间。就在老廖干敢死队的同时,地面传来一阵沉闷的震颤,废墟地面上的碎石乱木爆豆似得跳动着。

    裂地术!

    反映过来的老廖后悔的想吐血,得意忘形下,竟然忘记了裂地兽们的看家本领。还好经过一次裂地后,此时的空间足够空旷,只要小心别跌入地缝就好。

    哪怕如此,人为制造的地裂术也是可怕的噩梦。

    大地在裂地兽诡异的法术引导下,越抖越凶,一道道眼可见的狭小的缝隙瞬间扩展,以老廖为中心四散开来。深怕中招的廖然此时跑得像像一只大马猴,一蹦一跳溜得飞快。

    然而裂地兽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而且一团一团的尘烟严重的阻碍了老廖的视线,随着裂地术的持续释放,他越来越看不清地面上的况了,迫不得已下只能老廖只能靠直觉躲闪。

    廖然的直觉还算不错,一连数次躲过地裂术的核心位置,虽然也有几次不小心踏入了不太大的地缝,但他靠着变态般的体能,硬生生的在地裂合拢前逃了出去。

    突然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一道宽大十数米尘烟弥漫的地裂展开,看位置正在高高跃起的老廖落点上。还好裂地兽的这一手早在他意料之中,只见冲天而起的老廖借势团翻滚,想要借助动能脱出地裂的范围,就在此时数头躯庞大的裂地兽合撞来,没等老廖反应过来,就被裂地兽连扯带咬的拽进了地缝。

    正在看得过瘾的艾琳娜两人和克里斯全部傻了眼,呆呆地看着渐渐合拢的地缝。

    “廖然!”艾琳娜一声痛呼,驱动矮人羽翼奋不顾的扑向地缝,心中的痛实在难以形容;狼人双目裂紧追其后,感觉到拖累的他想都不想,双手一松就将克里斯丢了出去。

    小半年的相处,冰息领一众小青年几乎夜夜好在廖宅,吃得好玩得好,每次打架卖命、耍流氓充老大更没缺过老廖的影,到如今彼此的关系胜似兄弟。然而,刚刚还彻底压制着对手的廖然,就这么陷入了地缝生死不知,这怎么不叫旭风心疼。

    克里斯到底是德鲁伊,自十多米的高空跌落,轻巧的一个翻滚就卸去了冲击力站起来,拎着手杖的他表复杂地看着地缝,想着那个并不熟悉的召唤师。

    什么时候异族之中竟然能诞生正牌魔法师?又是什么原因,一个召唤师竟然能比狂战士还擅长搏?

    而这一切就在自己的眼前成为了过去。

    克里斯的脑袋里一团乱麻,被深深的无力感与自责笼罩着的他,感觉每一次呼吸都是那么困难。

    裂地兽们得逞了,嗜血的残酷眼神像瘟疫,在它们蝎壳覆盖下的三簇复眼中蔓延。

    两人一狗三道影电也似得入即将合拢的地缝。

    毁灭术士招牌式的笑声中,裂地兽们眼中的残酷更加浓厚了。

重要声明:小说《死灵狂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