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扁头.棒子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何不听风 书名:死灵狂潮
    ">

    倒提双刀,腰插青紫菱镖的土着小王子高德知道这次算是撞上铁板了,虽然不甘心,但他已经无话可说。既然对方能看破自己一族赖以生存的疾风隐术,那接下来的剧本就已经写好了。若不是还有着最后的依凭,以赏金一族的本色,高德已经显投降了。

    虽然看不到,不过老廖还是通过银瞳感知到了对方无人敢动的窘迫,乘着一击破敌胆的余威,老廖顺手点了支雪茄。点点红芒映出廖然毫无表的侧脸。

    溪水潺潺,淡淡的萤光泛起,一层若有若无的水汽氤氲浮动。

    “两死七伤,好狠的手段。”不远处的空气一震颤栗,显出一个略显扁平的青色影,在这张红紫色的脸盘上,一对怒瞪着的没有眼睑的黑色豆眼格外引人注目,不用说,这正是土着小王子高德本人。

    高德很光棍的慢步走来,路过脖颈扭曲却还在不依不饶的挣扎着的族人时,左手刀轻轻从伤者的咽喉处划过,伤者痛苦地松开了捂住脖颈的手,用略带感激的目光望向高德。

    “兄弟,一路好走。”随手掏出两枚金币盖住死者眼珠,高德语调悲伧的轻声祝祷了几句。这才起一脸坦然地望着廖然。

    “很厉害的菱镖!很团结的族群!只是贵族太过依赖隐天赋了!”老廖长吁了一口气,倘若不是魔法护盾替他挡开了拿支直奔心脏的菱镖,这三百多斤弄不好还真交代了。

    “没有人能躲过赏金猎人的复仇,即使你能看破隐术,也无法终防备。”高德施施然的拣起了地上散落的一支菱镖狠狠说道。

    “或许你应该看看我的追随者在下定论!”老廖无所谓的耸耸肩头,对着沙维奇点了点头。后者二话不说抬起了面部护甲,露出了黝黑的骨骼,鬼火点点白齿森森,带着种说不出的嘲讽味道。

    “死亡骑士,这怎么可能!”似乎无所畏惧的高德的脸上变得一片雪白,与此同时他那些悄悄展开包围圈的族人全都显出了形。

    血之躯想要在不借助魔法的况下,不知不觉的包围靠灵魂之火辨识敌我的亡灵,这简直就是天字第一号的笑话。

    “除此之外,还有一只拥有魔灵骑士的死灵飞龙在外汪峰。”廖然施施然的把钉在峭壁上的九环鬼头刀拔了出来,再次复原成青竹杖插回了腰间铜板龙首武装带。

    “亡灵法师的中级召唤术?这不可能!”这一次,很多土着也加入了到惊叹的行列中来了。

    “五级召唤师,活捉你回到先知卫所正是我此次的晋升任务。”随手甩过去一支雪茄,廖然续道:“让我一个人来抓为祸多年的赏金猎人,这任务还真他爷爷的蛋。所以我觉得我们之间或许可以做一笔交易”

    之所以这么说老廖也是迫不得已,虽说他有自信可以打败高德,但想要活捉根本不可能。先不说对方这么多族人答不答应,只要高德本人铁了心思逃跑,只凭这里复杂的地形,老廖就不敢保证能不能找到对方。

    “交易?好像还有点意思。”迎头遭受如此大的损失,即便高傲的高德也也不免觉得有点丧气。既然对方提出了交易,他自然乐意听一听,反正又不吃亏。

    “我不限制你的自由,而你则跟我回去一趟让我交差,然后咱们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你看如何?”廖然有点心虚的说道。

    “这也行?”面对如此惑的提议,高德一阵默然,最后还是毅然说道:“听起来似乎还不错,只是我死去的族人该怎么办。”

    “虽说瓦罐难免井边破,将军难免阵上亡,但出于人道主义精神,我还是愿意为此付出适当的安置费。伤者五百金币,死者一千金币如何?”本来只是随口说说,看样子似乎还有的谈,老廖不由喜上眉梢。也难怪,最近老廖啥都缺,可就是不缺金币

    安置费?伤五百死一千,这个价格几乎比得上赏金一族此次承接的任务奖金了。要知道这次那边的出价总共也不过一万金币,而任务的要求却是不断扰先知卫所,且每月必须杀死五人才能获得全额赏金。

    为此,仅仅这小半个月的偷袭,除了最初杀死了四名鹰首德鲁伊,及一名熊人外,其后就再也没有机会杀死对方。而不算眼前这一战,赏金一族就已经搭进去了五条人命。相比之下,眼前这召唤师出的命价还真不低。

    “怎么样?”说着话廖然突然甩出了手中把玩着的菱镖,突兀的举动引得大厅内一阵动。

    几乎刚刚离手,电闪般的菱镖就钉入了领舞台下的虚空。就在此时,出乎老廖意外的事发生了,那去势奇急的菱镖似乎入了黑洞一般,就这么眼睁睁的消失在了老廖眼中,甚至没有留下一丝声响。要不是哪处虚无瞬间闪过的一丝黑芒,老廖非发疯不可。

    “孙子,我就不信你藏得住!”廖然不信邪,一连甩出了八枚自带的菱镖,顺手又拽出了十多根棱枪出来。

    连珠般的菱镖不但把那个隐藏者给打了出来,也把周围的人给打楞了。

    “我艹,你这随带着军火库还是怎么的?”直到老廖撤掉了棱枪,高德才惊叫出声。

    老廖才没兴趣理他,早在一进门他就盯上了这人。老廖记得清楚的记得,当时就是这家伙一目扫来,便大幅度降低了自己的动作频率。这能力简直太过恐怖了,要知道凭老廖出众的魔抗能力,即使正面挨上丽贝卡的一记冰霜爆裂,也不至于连个抬手的动作都做不出来。

    只是当时隐的人太多了,任老廖想尽办法,也没法分辨出来。还好傻乎乎的高德族人忘了这茬,一个个显出形后反而暴露了他们的杀手锏。不过仔细想来,也不能排除高德是想分散自己的注意力,然后靠这人翻盘的可能

    在老廖突袭下显的隐人明显不是赏金族人,这人乍一眼望去,就跟一大衣架似得。小玲珑的体,纤瘦细弱的四肢,还长着一颗棒子似得头颅,眼睑嘴唇一片暗黑色,黑色的皮肤上也满是花纹诡异的纹路,由于后硕大的梯形斗篷笼罩出的影,老廖仔细打量了半天,也愣没看出对手的别来。

    但真正让老廖觉得吃惊的并不是对方诡异的长相,也不是他/她手中手电筒似得武器,而是他/她毫发无损的模样。要知道老廖刚才一连九镖可是镖镖中的啊,可眼前的这人却一脸诡笑的看着老廖,甚至还示威似地扭动着自己柔软的腰肢。

    “你是谁?为什么攻击我?”没等老廖张口,那人先开口了。听声音如同她那弱的体,柔柔的,软软的,带着股说不出的地方音,翻遍老火头留下的记忆,老廖也没想出这口音的来源。可老廖还是不敢有丝毫小瞧对方的念头。

    “来自冰息领地的公主巡守者子爵、五级召唤师廖然向您问好。”既然摸不透对方的底,出于谨慎,廖然非常礼貌的甩出了拿手的三叠手骑士礼。其实那一骑士特有的繁琐礼节动作中,老廖真正拿得出手的也就这个了。至于动不动就要单膝跪地的那一玩意,老廖可没兴趣。

    “远方的来客你好,我是蓝雅,黑城舰艇的女主人。”自称蓝雅的女子自我介绍后不依不饶的接着问道:“廖然,你还没回到我,为什么要攻击我呢?”

    “啊?难道不是你们先攻击我的么?我之所以反击,也只是自卫而已啊!”饶是老廖这种厚脸皮,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存在。故而,老廖的声音颤抖了,他还真怕这个有点儿秀逗的蓝雅纠缠不清。

    “我只是因为害怕而减缓了你的行动,可我的心灵陷阱是不会伤害人的。”蓝雅扬起小手挡着嘴巴,吃惊的大眼睛里满是晶莹。

    “我错了,为此我郑重的向您道歉,还不行吗?”廖然立刻崩溃了,他可没耐心跟女人讲道理。

    “呃,我接受你的道歉,现在能告诉我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么?”

    这一刻廖然哭了,高德笑了。

    原原本本的将事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就整整花去了老廖大半天的时间。不通世故的蓝雅简直就像个外星人,面对这种事无巨细刨根问底的女人,老廖几番崩溃,却对兴致勃勃的蓝雅毫无办法。

    当老廖好不容易讲完这一切时,蓝雅为了报答他,主动讲起了她的世。

    这一来却吓出了老廖一冷汗。

    只因蓝雅的来历实在是出人意料。

重要声明:小说《死灵狂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