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魔灵骑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何不听风 书名:死灵狂潮
    ">

    “他爷爷的!这还有没有王法了这帮华纳家族的畜生们不会是地狱代言人吧!一个个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难不成这事就没人管啊,神圣教廷也不出头说话?”失去指挥的金属地狱火茫然四顾,得空的老廖用手卷了个喇叭花,对着看台方向就是一通牢

    “这货还蛮悠闲啊,难不成就让他这么跑了,那莎莉叶还不得捶死我啊!”抑不住怒气动手动脚的老廖接连被电了三下,才认了命。这玩意还真他爷爷的是块宝,就连九环鬼头刀都拿它没辙。倒不是砍不动,主要是被电的发麻使不上劲。

    貌似这次修的二人世界之旅令小家伙的大变,从头到尾看得眉飞色舞的雨果,铁扫帚似得尾巴不停地扫动,紧跟着艾琳娜从头到尾都没动手。这会儿见了这电花四溅的怪玩意才忍不出上前逗乐,随着每一次电击颤抖的同时,嘴里还呜呜乱叫着,似乎感觉还爽,自顾自的玩的不亦乐乎。

    “呸!”鹏翼一口浓痰狠狠吐向骷髅王座。这货耍酷玩大反转时鼻子受了点伤,鲜血点点的。虎人狂战士随意拿手背抹了一把,脖子微微一扭,“毕剥毕剥”的骨节摩擦声传来,彪悍的宛如巨石强森。

    艾琳娜一连四箭抵近击,羽箭的进攻线路无比刁钻不说,挑选的都是骷髅王座上的防御薄弱处,奈何电流四溅的王座火花点点,一眨眼就将羽箭崩飞,光影效果是不错,末了还附送了狼人旭风的一声惊叫。小伙子正在摆造型卖,没想到刚好被崩飞的羽箭了个正着,还好打横的羽箭也就是吓了他一跳,没造成什么实际伤害。

    奥古斯塔斯愤怒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虽然没受到伤害,可是廖然等人戏弄的眼神着实让高傲的他不好受。随着持咒即将结束,下定决心叛逃的奥古斯塔斯忍不住卖弄,只是打死他也不敢开口打断持咒,因此心念一转,得自死灵一族的精神沟通能力扩展。对方既然有黑骑士存在,奥古斯塔斯就不怕他们听不懂。

    “杂碎们,我一定会回来的!”

    廖然觉得这句话很耳熟,不过实在想不起在那听过。只是现在他是一点也不敢小觑面前这个小白脸了。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弄死小白脸,可一看到金属囚笼四周激的电弧在视野里交织出的那片灿烂的电光,就心底犯难。

    仗着有“骷髅王座”的掩护,奥古斯塔斯还真成了铁乌龟,只是这铁乌龟功能了得,不光能抗还能自动反击,几个大男人愣是被只乌龟折腾的没了脾气。心中发狠的老廖刚想尝试拿他弟弟奥古斯都做突破口,没曾想奥古斯塔斯的精神语被银瞳转递了过来。

    同时附送的,还有骷髅王座能无限度扩大死灵精神魔法的弱点。

    “嘿,孙子,你死定了!”廖然砸砸嘴,笑了。

    “就凭你?”奥古斯塔斯无声冷笑。他承认眼前的小杂碎实在是够狠的,费尽心力培养出来的金属地狱火,一个照面就被打残,三个八级龙枪斗士也没能扛住部族战士的强袭,几乎一眨眼就被人家给灭了。这也太打击他骄傲的自尊心了。

    但即便如此,他不相信就凭一个毫无魔法能力的八级黑骑士,杂碎们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烟雾弹伺候!”老廖邪笑一声恻恻的开口道。感觉有点不妙的奥古斯塔斯察觉不对,抓紧施法时已经迟了。就见狼人旭风和艾琳娜各掏出数只陶罐砸向地面。伴随着清脆的破裂声,一片漆黑烟雾缭绕,一瞬间就化成了漫天尘烟。看台上的人们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见整个角斗场中央被浓重的黑雾笼罩。

    “真对不住,我忘了告诉你,除了黑骑士我手头还有头死灵飞龙。”虽然廖然可以低调,可惜那股子浓的化不开的得意实在是太扎眼了。

    “这不可能!”奥古斯塔斯惊叫道,家学深厚的他清楚的知道,痛苦女王那可是地狱中出了名的精神魔法大拿,这从她光靠精神魔法的折磨和调教,就能培育死灵飞龙这种介于生死之间的怪物就能看出一斑。

    也正因此,即便是刚刚诞生的死灵飞龙,也有不错的死灵类精神魔法基础,而能上到地面被人发现的,根本不可能是那种刚诞生的蹩脚货。可惜任他喊破了嗓子,也没人好心出来解释一番。

    矮人特制的战争迷雾中,老廖旁一阵波纹闪动,死灵飞龙在空中现了。维塔斯尾巴上骨质链球状似得尾巴一阵得瑟,浓浓的死气随着尾巴的颤动鼓动而出,显然不怀好意。

    被眼前的一切吓傻了的奥古斯塔斯已经来不及多想了,上下两片皮迅速开合,只要三秒,只要再给他三秒时间,他就能躲过此劫,传送回完全改变了他命运的魔族流放地。

    看台上每个人都捏了把汗,这场决斗的过程实在是太精彩了。这一系列的战斗过程简直是电光火石,让人目不暇接,而对决双方的份变化之快之奇,简直就是一场悬疑大戏。

    华纳家第一顺位继承人竟然与魔族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而事前不被人所看好的冰息领小小子爵,竟然一转就成了最大的赢家,并且据说他还是神圣教廷红衣大主教凯瑞神术使亲点的荣誉守护骑士,这一切实在是太出乎意料了。

    而一干权贵想起今早参与的赌局,不由一阵气馁,每家数万余的赌资虽然不在话下,可任谁无端端的丢了必赢之局,都免不了怨气冲天。再想想这场赌局有那么多权贵下注,再加上一干商贾平民的参与,少说也是百万金币的进账,这么一算,今天最大的赢家竟然又是戴蒙家族的那个惹事鬼柯尔斯顿,一干权贵的脸更青了。

    打死他们也想不明白,戴蒙家那个打小就没个贵族样的毛头小子,这么多年到底是凭借什么次次吃的满嘴流油。

    最终维塔斯颤动的尾巴在奥古斯塔斯结束施法前的最后一秒,浑洒开了一片充斥黑红两色、满是惊惧痛苦的死人面孔的精神魔法。这一幕老廖有点儿熟悉,看光影效果似乎和他两次签订的仆从契约十分相似。不过老廖不太敢肯定,毕竟还从没听说过有人会被死灵反奴役的。

    维塔斯的魔法一出手,黑骑士就明白了**分。作为死灵一族军旅中的佼佼者,他当然很熟悉死灵一族对于投靠者的控制手段。那是一由精擅死灵魔法的巫妖研究出来的转换术。这种魔法平时看不出来任何效果,只有面对死灵魔法时,才会显示出来,而这魔法的唯一效果,就是种下转换死灵的种子,这种子能被任何死灵魔法所激活,瞬间将投靠者死灵化。

    沙维奇猜得不错,对于痛苦女王赐予他的第一使命不敢稍忘的维塔斯,打的注意正是靠死灵契约转化奥古斯塔斯,被激活的转换术会瞬间将后者死灵化,再通过无地域限制的契约术奴役对方,这样即便奥古斯塔斯能够成功释放出传送魔法,在死灵化过程中也逃不过契约的强制奴役。

    而死灵飞龙本也确实拥有召唤魔灵空骑士的权利,只是这种骑仆关系的主导地位不言而喻。毕竟死灵飞龙可是地狱上位者苦痛女王

    的宠,召唤低级骑士的小小特权还是有的。

    只是魔灵骑士的召唤过程太过苛刻,很少有死灵飞龙能够顺利完成,这才不为世人所知。当然,黑骑士属于例外,作为死灵一族火线指挥官。他不光知道整个召唤要求,还清楚的知道,所有的魔灵骑士,都会成为痛苦女王的头玩偶,那种精神层面的折磨,不亚于被吞噬者生噬千百次。

    默哀吧,孩子!颤抖着的黑骑士极度诚恳的祈祷着。

    事实果然如此,随着维塔斯主导的契约光环闪烁,奥古斯塔斯帅气的小白脸上尸斑蔓延,满头飘逸瞬间枯萎。可怜对这一切毫无所觉的奥古斯塔斯刚才还满脸狞笑的诅咒着,下一秒便被在眼前迅速干枯的手掌惊醒。

    “不!”伴着一声凄厉的惨呼,骷髅王座内的六芒星传送魔法的光芒大作,奥古斯塔斯半死灵花的影瞬间消失。廖然二话不说抬手就把骷髅王座收入囊中。不过一个呼吸的功夫,完成了两次传送的奥古斯塔斯,或者说魔灵骑士再次回归,茫然的呆立一旁。

    然而他那生气浓郁的漂亮眼眸中,却依旧流露着对生命的无限向往。通过维塔斯的解释,明白了前因后果的老廖,觉得小白脸这次也算是求仁得仁,只不过往的施暴者变成了被害者,这或许也算因果报应吧。

重要声明:小说《死灵狂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