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全民公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何不听风 书名:死灵狂潮
    ">

    “尊敬的导师,我想您可能有点儿误会,我是来自冰息圣,由凯瑞神术使大人亲手指定的,至高神使徒的荣誉守护骑士。说起来咱们还是一家子呢,以后还请您老多多指教。至于柯尔斯顿小少爷,他是我刚刚结交的新朋友。”因为丽贝卡及华纳家族的关系,廖然早就打定了抱紧神圣教廷大腿的主意,因此这番话说的无比诚恳。

    “呃,你是荣至高神使徒的荣誉守护骑士?这是干什么的?”

    果然,廖然的话一出口,黑眼圈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了过去。不过对冰息圣骑士编制很不熟悉的老头,明显只是随口一问,不等回答就接着道:“怎么守护骑士也可以释放魔法了?要不是充沛的魔法元素感应,我还真当这事种族异能呢。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可以让我仔细感受一下么?”

    说着话,老头上手就摸。结实的跟铁块似得的腱子隔得人手疼,不过其中蕴涵的浓郁元素力呼之出。老头终其一生还没感受到过如此浓郁的元素魔力,不由惊诧的张着大嘴巴一个劲的呼气,愣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元素魔力凝结的如此厚重浓郁也就罢了,没掌握相关的魔法调动释放的法门,这些魔力用没有。关键是老头明显察觉到了这人体内的火属元素力,虽然纯净凝练的几乎如同巨大红宝石一般,但是令老头真正觉得诧异的是,他明明清楚的感觉到了火元素力,却总是觉得这种力量仿佛是由外力强加进去的一般。

    “不可能,这不可能,肯定是搞错了,天生能量体只是个传说而已!可除非是至高神转世,否则,即便是教皇也不可能违背元素魔法的基本定律,强行融合两种属截然不同的元素魔力,难道是元素体。”老头喃喃自语着。

    廖然的眼睛亮了,真看不出来,这糟老头竟然也知道元素体?不过,还好对方没敢肯定,否则廖然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有时候,资质太好也不是好事。话虽这么说,一心网罗人才的老廖,临走时还是忍不住邀请黑眼圈老头,请他有时间的话,参加即将举办的本届冰息领宝石拍卖大会。

    怕老头不上钩的廖然,顺嘴答应到时候送对方一柄上好的同系魔法杖。

    直到再次见面,廖然才悔不当初。

    收好了六级召唤师的魔法证明书,顺手挂上铜质六芒星魔法徽章的廖然,总算完成了此行最主要的任务。好不容易出趟远门,老廖肯定舍不得就此作罢。而柯尔斯顿明显是吃喝玩乐的大拿,废话不说,熟门熟路的摆脱一干侍从后,拽着老廖从后门跑了。

    穿街绕巷的一通猛跑,两人终于步入了商业区的大门,只要穿过这里就能到达目的地——辉耀最豪华的酒馆,荣耀之心。廖然对此很是期待,因为中午没吃好的他,饿狠了。

    可惜,没走两步呢,老廖就发现有人跟踪。只是他在此地人生地不熟,这一天下来也没招惹什么事,因此也没怎么在乎。至于华纳王族的那房远亲,一时半会儿的根本不会知道,容貌个头乃至份大变的廖然到来的消息。就算他们在冰息领有内线也不可能这么快的传来信息,毕竟老廖是飞来的。

    结果一个没注意,两人就被几十个衣着豪华的贵族,及他们的狗腿子给包围了。望着十几个狗腿子前代表着六、七级战力、魔法徽章,廖然沉默了。

    皇城果然不一样啊,就眼前这帮贵族少爷们的随侍、保镖,都他爷爷得这么牛掰。

    “嘿,死胖子,别以为剪头短毛哥几个就不认识你了!你丫不是能跑吗?有本事再跑啊!”领头的矮个红毛极其嚣张,摇摇晃晃的甩胳膊拽腿的晃了过来。看着这明显毛都没长齐的小孩耳朵上的硕大金环,老廖一阵手痒,这他爷爷的要是在自个的地盘上,说不得得先转两个圈试试手感。

    “哟,这不是尤里家的小少爷吗?那阵风把您给吹来了,刚好,哥们淘换了不错的玩意儿,您瞅瞅,我这一怎么样!你再看看哥们这靴子,酷不!”一路上走路带风,目不斜视,酷的堪比施瓦辛格的柯尔斯顿,不知何时一弯腰一驼背,转眼就跟琉璃街上置换假货的小商贩似得,那一嘴儿蜜甜,听的老廖牙痒痒。一个劲的怀疑这货的脸皮是不是魔术贴做的,随时随地都能抹下来揣兜里!

    估计这条街面上混生活的老乡们早就习惯了这一幕,这边几十人的犯罪团伙刚摆开阵仗,那边端茶倒水卖瓜子的小贩们,已经占领了所有战略要地。“老爷您渴了吧!”“大哥要来点不”的吆喝了起来。

    廖然本来还有点儿担心这事不好了,没曾想,那帮被他视作劲敌保镖们冲着他一招手,便扎堆儿的直奔茶水摊而去。廖然有点儿茫然的跟上,随手接过了人家递来的一大捧脆豌豆,还没回过神呢,当先的挂着六级交叉双剑铜质徽章的流浪剑客就发话了。

    “看你的那样,新来的吧。来,跟着咱们一起嗑瓜子唠嗑,看着点别出人命就行。”说着话,这帮貌似保镖的保姆大叔们,就成双结对的聊了起来。其中打扮比较拉风的两人,还合伙开起了赌局,老廖有点儿摸不准脉,不由自主的凑上前去,听了半晌,才知道他们是在赌戴蒙家的小少爷这次能不能逃掉。

    “嘿,我说哥们,感你们跟着这帮少爷整天就干这个啊!难不成这就是咱们的常工作?”亏得鼻子底下一张嘴,否则老廖非被眼前的一幕憋疯了不可。

    入乡随俗的规矩老廖懂,因此就想再仔细打听打听。可惜,忙着下注的流浪剑客根本没空搭理他。

    “我可告您了,咱这三五一五陆地巡洋舰可是蝎子粑粑独一份,瞅见没,这可是人特地给咱送来的。您看看这针脚、这造型、这拉风的钢包头、包铁掌鞋跟,够酷吧!告您了,咱上的这‘全民公敌’装,您就是翻遍整个皇城,也找不到第二双。”还别说柯尔斯顿的呱噪还颇有几分真诚,惹得打算再找舌头打听内幕的廖然一阵瀑布汗。

    突闻一声惨叫,廖然扭头望去时,便见圆埬埬那双最少四二码的战靴,端端正正印在了尤里少爷凑过去看铁鞋跟的脸上。飙的鲜红鼻血,杀猪的凄惨嚎叫,令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们彻底沸腾了。一干贵族少爷愣愣的望着柯尔斯顿肆虐的大脚片子,竟然没人想起来上前帮手。廖然抓住了这最后的机会,上手一圈赌赢后忙着收钱的流浪剑客的脑袋,狂摇着问道:“是不是有爵位的贵族才能动手!”

    流浪剑客受不了这手汉钟离抱月,一叠声的连忙应是,不过他特地补充了句,一旦达到六级战力,想报仇就必须通过正式决斗。否则还不乱了

    一听这帮人只能干看着,廖然乐了。扭头兴冲冲的冲向人群。这时候一帮少爷们也反应了过来,纷纷上前出手相救。看得出这帮人的混战水平极其到位,当先两只封眼捶直奔柯尔斯顿而去,其他人四散开来,看样子是想彻底封死柯尔斯顿的退路。不过柯尔斯顿同学的混战水准明显高于对方,只见收了开门红的他顺手揪着大耳环,将红头发提在前挡住一对封眼捶,扬声开气一脚便将盾狠狠地踹进了人群。

    趁着混乱,戴蒙小少爷拉着刚刚赶到的廖然就跑,那把握时机的能力、那瞬间爆发的速度、那诡异曲折的路线、简直就像双方曾经事先演练了无数遍一般,至此老廖才明白为什么那帮人要赌这死胖子能不能逃走的问题。

    这货,肯定是属耗子的。

    眼瞅着横冲直撞的两人即将逃脱,尤里家的小少爷差点没气愤了。这次好不容易聚集了十几个贵族少爷们逮住了对手,没曾想最后还是叫人给跑了。想起荣耀之心里还等着自己报仇雪恨好消息的那群小姐们,尤里同志复仇的怒火熊熊燃烧,不由冲着贵族军团一挥手放声大吼:

    “给我追,今天一定要卸了柯尔斯顿这兔崽子的胳膊!”

    路线不熟是城市巷战的大忌,要不是老廖有点儿跑酷的底子,一路上窜下跳的,还真跟不上胖耗子的脚步。眼瞅着都一干贵族小少爷追的几乎要断气了,还不甘心放弃,有点儿明白了的廖然不由出声问道:“这帮兔崽子追的都快断气了,怎么还不散?我说你小子到底怎么他们了,难不成你真是全民公敌?”

    “毛,他们打小欺负我。”说起来,在十字军混子的柯尔斯顿体力还不错,这一下午带着老廖起码跑了六七公里路。不过,到这会儿也是强弩之末了,硬撑着冒了句,沙哑的嗓音跟破了的木琴似得。

重要声明:小说《死灵狂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