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五级召唤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何不听风 书名:死灵狂潮
    ">

    和戴蒙公爵的会面简直就是场批斗会,不过顿饭的功夫,廖然就被彻底打败了。这老不修简直就是卡尔蒂尼大人的对立面,后者即使讲笑话时也像是谈正事,前者谈正事时,都忘不了笑话人。要不是看在晋级子爵和获取战力证明这两件大事上,廖然说不得就得为自己的名誉发起挑战。

    不过,天知道老廖到底是不敢,还是顾全大局。作为十字军大首领的伊西多拉.戴蒙大公,达到十一级战力多年的著名战争守护者,离十字军战士的顶级称号,战争之王的路也只有一步之遥,这可是仅次于教皇的存在。即便是卡尔蒂尼领主大人,三五个绑一起对上他也毫无胜算。

    这可不是华纳家族的小族长那种棒槌能比的。

    轻松混到铜十字子爵勋章及相关文书的廖然,好不容易挨到了午餐结束,赶紧颠的溜了。再呆下去,老廖真怕被老不修打击的不敢出门。说起来经过这段时间的调养,被毁容的老廖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了。起码,缺失的嘴唇在干妈的光系治疗法术下,已经长好了,而脸上的环形坑,也恢复的不错,看上去最多就像青期刚刚结束的痘疤脸而已。

    只是,俗话说的一白遮三丑,在老廖上再次犯了错。满布的狰狞痘疤们,在晶莹剔透、白皙的过分的脸上,简直就如黑夜中的启明星群一般耀眼,想看不见都难。每当照镜子的时候,老廖都恨的牙痒痒,怎么当时就混了个森冉呢,那玩意的也太白了点吧!更让廖然郁闷的事,最近他才发现,一旦自己因为激动而气血上涌时,浑上下便浮出一圈圈诡异的黑红色蛇纹。

    一想到这个老廖就头疼,狰狞残忍的蛇纹在战斗中出现当然不错,可一旦因为那啥时气血上涌,还不把人家给吓死。可这事刚好反了,战斗中的廖然肯定不敢光股乱蹦的找死,而那啥时的廖然,总不能穿着衣服办事吧……

    这事,太苦了。

    辉耀之行自然不会如此简单。不过一干大事自有卡尔蒂尼大人的私信解决。就老廖所知,主要就是和伊西多拉大公商讨关于多种族联合贸易区的建立问题,另外就是以正式邀请函的方式,邀请伊西多拉.戴蒙家族的小公子,前往冰息领避暑。想起冰息谷底那颗堪比冰雕的无花果树,廖然一阵儿心寒。

    这子去冰息领避暑,不抱个火炉怕是熬不住啊。

    可惜不管廖然怎么想,戴蒙家族的小公子,圆乎乎胖墩墩、架着副大号水晶眼镜的柯尔斯顿,算是赖上廖然了。这个满脸猾笑容的大个头,有着非比寻常的厚脸皮,任老廖如此的滚刀,一见面也被其深深打动了。他爷爷的,话都没说两句呢,这货就敢当面敲诈老廖的陆战靴!不给丫就哭。望着这个十六岁的高壮男子汉,哭得一塌糊涂的脸,廖然无言了。

    他爹不能就是靠这本事,混成一族之长的吧?

    靴子有的是,青竹杖后勤区里大把,连带各种军服装的满满当当。

    不过,想讹诈老廖,光靠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明显不够。圣某个不为人知的的角落里,廖然等着圆埬埬的货哭够了,这才慢悠悠的张口道:“帮我安排人购买大量粮食暂存在你手里,记得有多少要多少,交接办法再定。另外尽快安排我通过魔法试练,只要你能办成这些事,哥哥我负责把你打扮成超级酷男!”

    “哥,什么是超级酷男!”圆埬埬深明打蛇随棒上的道理,大号镜片遮掩下的眼睛一亮,从哭到笑的切换过程,不带一丝儿牵强。

    “全民公敌怎么样!”

    对于巡守者子爵大人提出要大量收购粮食的问题,圆埬埬二话不说就给办了,简单到只不过是通知跟班马仔出去给某人打声招呼,从头到尾连定价的事都没问一句。老廖见状有点不放心,特地提醒他自己要得数量比较多,圆埬埬考虑良久才问:“每月一百吨是多还是少?”

    一百吨,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不过这可是直接归老廖支配的私房货,不属于领主府和戴蒙家族的合作计划之内。因此廖然二话不说,当场预付了为狮虎少领主订制的英国皇家海军将官白礼服,顺手又帮柯尔斯顿换了个英发型,以及酷酷的夹鼻墨镜一副。

    有道是人靠衣装马靠鞍装。黑色粗硬根根直立的短发,配上戴蒙家族特有的国字脸,加上去掉大号眼睛后,露出剑眉星目的柯尔斯顿,那还有方才那哭得跟猴似的模样。更难得圆埬埬的这货似乎对控制面部表、及转换个人气质的方面很有一。也不见他怎么作势,整个人的面容乃至气质竟然在一瞬间彻底改变,隐隐约约有了七八分他老爹上的那种坚毅不屈感。

    靠,影帝啊。

    其实柯尔斯顿也很纳闷,这位传说中粗暴狂野的绝对野蛮人,一眨眼的功夫怎么就成了自个不苟言笑的老爹,亲手提拔的红人了。而且其面对自个别出心裁的敲诈方式时,文质彬彬却又不乏蛮横的处理手法也未免太老练了点?这年头不怕敌人太野蛮,就怕蛮人有文化啊。

    柯尔斯顿觉得有必要加深了解。

    私粮大计解决之后,柯尔斯顿带着子爵大人直奔圣建筑群的西北角高笋的塔尖而去,那里是泛大陆赫赫有名的测试塔,各阶段的战力凭证都是由这里一手颁发。

    不过老廖要参加的是初阶测试,这主要是用来鉴别民兵战力资格的,因此非常简单。战士四肢健全、能扛起百斤重物就能过关,而施法者只要能证明自己拥有足够的元素亲和力即可。

    只是一般况下,很少有1-3级的施法者参加测试。这主要是因为早期施法者的坚定都是由其导师私自进行的。即便偶尔有几个野路子施法者,也肯定参加过帝国魔法部每三年一次的甄选;就算那个导师一时眼瞎,一不小心收了个到死都无法进阶到四级战力的废物点心,只怕杀了他,他也不可能让徒弟出来丢丑。

    因此,实际上施法者测试塔的1-3级测试间是很少开放。

    说起来老廖作为一个卓越的战士,之所以选择魔法测试,其中的关键原因还是为了获得辉耀帝国魔法体系的认可。这是熟知况的阿拉蕾特地为他做的安排,一旦加入帝国魔法体系的廖然混到七级,就能获得元素师的法系进阶,这对拥有大量元素魔力却无法有效使用的老廖来说,帮助也远远超过战士进阶。

    而如果侥幸能晋升十级,就能选择晋升亡灵法师,到那时老廖就能名正言顺的,公开使用黑骑士和死灵飞龙。一旦真的如此,两个不断通过死因池圣石进化的死灵生物,所能给廖然带来的战力提升可不是一星半点儿。

    只要想想,突然一个貌似法师的战士,带着召唤出的死灵生物横冲直撞的场面,就让人浮想联翩。那个倒霉蛋要是遇上这组合,怕是非得被廖然打的连他爷爷都认不出来。

    毕竟,不要脸的老廖,每天都没忘了死皮赖脸的跟着一干少爷们学习武技,与其傻眯呆眼的去拿那张文凭,还不如试一试能不能走上法师的道路呢。当然,偷学武技的事,说起来肯定是要打着切磋讨论的旗号了。不过少爷们也不是没有收获,起码面对廖然直来直去的致命打法,对实战的提高毋庸置疑。

    对此,长期混战在十字军中的毕达姆深有体会。战场上,管你是九级战士还是十级法师,一旦真的落入重围,想毫无顾忌的施放技能,就请等着被戳成马蜂窝吧。

    一到地头,廖然也不用别人吩咐,随手去掉帽子斗篷,就释放出了一圈淡紫色的火焰。紫色的火焰仿佛有生命般不住在廖然全上下徘徊不去,随着廖然的每一个动作蠢蠢翻腾,似乎随时随地都会破空而去。只是以廖然此时的能力,最多只能保持三寸左右的紫焰,这种紫焰对血之躯的伤害并不强,不过据死灵飞龙维塔斯讲,这种紫焰对死灵生物的伤害极强。

    想了很久,老廖也就觉得这玩意的视觉效果比较实用。

    廖然诡异的魔法,出乎于所有人的意料。尤其是他的紫焰表现出的灵动,几乎颠覆了对元素力严肃的传统认知,要不是挂着两个黑眼圈的测试导师出声,多数人都认为这事种族异能。

    “柯尔斯顿小少爷,这位天赋异禀的测试者,大概达到最强五级召唤师的能力了,如果他还能释放出两个其他魔法,就能到六级,进行进阶试练了。”属于神圣教廷势力的黑眼圈导师瞪着一双老眼昏花的黄褐色眼珠子,一边使劲打量着摇头示意的廖然,一边出声询问道:“只会这一手么,那真是太可惜。柯尔斯顿小少爷,他是您新招的护卫么?”

    咦,这是想挖墙脚么?一句话,把老廖的兴趣勾上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死灵狂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