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蕾.卡琳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何不听风 书名:死灵狂潮
    ">

    “兹啦……”爆响,炝香味顿时弥漫,老廖嗅了嗅,闷头开造。

    清汤寡水的鸟蛋面,有着别样的清香,淡淡的味道弥漫着浓浓的乡愁。老廖知道那是什么,却倔强的拒绝回忆。有些痛,不忍回眸。

    “什么味啊?”一声清脆宛如莺啼的女声,将山林唤醒。

    抱着锅刨食的廖然愕然抬头,曙光中一个俏丽的影雀跃着。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头跳跃着的齐颈短发,乌黑闪亮的发梢甩出点点阳光;有点儿复古的三七分,遮住了女孩的右眼,凸显出纯净绝美的左瞳中的一星银芒。老廖目光完全被那点儿银芒所吸引,突然有点想伸手拂起遮挡女孩右眼的发梢,看一看那只眼是否也如此人。

    哪怕只一眼就好。

    不过,女孩那一墨色水晶战甲打消了老廖的念头。这种酷似黑水晶磨制成的战甲看上去漂亮坚固,整体布满了浅浅雕刻着的昙花纹理,就连肩胛、肘、膝处的角斗刺,都被打磨的既晶莹别致又凶恶内敛,这让战甲看上去更像是艺术品。

    一肚子鸡贼心思的老廖突然想起了银辉的造型,这一银一黑的礼仪甲凑到一起,应该会非常别致吧。

    嗯,应该很有侣味儿。

    “你这人怎么不用碗吃饭啊!抱那么大个锅,也不怕淹死!”

    女孩眼瞅着对方跟傻了似得抱着个锅不错目的盯视自己,不由有点儿小气恼的扬了扬手中晶莹圆融的魔晶头盔,轻笑着骂道,没等老廖反映过来呢,紧跟着自己“扑哧”笑了。

    “呃……鸡蛋尕面片,你要来点不!”饶是老廖脸皮厚,一句话出口也羞红了脸!他爷爷的,这锅口水面片子那还能招呼人啊。讪讪的两口干掉剩下的半锅面片,忍不住打了个饱嗝的老廖,这才续道:“得,不小心吃完了,要不咱给你再下一锅?”

    女孩愣愣的看着老廖表演灌饭绝技,一度以为自己撞到了食人魔。

    “不要么?”老廖晃了晃手里的锅,弱弱得道。

    “那不好意思吧!”回过神的女孩缩缩脖子,笑了。眉目如画的小脸上满是青

    “四海之内皆姐妹,这才多大点事儿,不麻烦,一点都不麻烦!”老廖一语未歇,女孩已经笑的直不起腰了。

    “妹子,那你以后可要记得叫我姐姐哦,那,这是姐姐的见面礼。”女孩一脸郑重的说道,顺手递给便宜妹妹一串墨色水晶珠子。

    “空间装备?”老廖差点没被噎死,当下不敢再提姐妹的事,慌里慌张的接过女孩递来的佛珠似得水晶珠串,这才发现女孩儿随手递出的竟然是一件空间装备。

    一上手老廖就发现了,制作这串珠子的原料虽然酷似黑水晶,却根本不是后者。不大的珠子储藏量足有三百立方米左右,拿出去绝对属于紧俏货。要是把这东西送给辉耀王族,怕是就这串儿小玩意,就能轻轻松松的换来个子爵位了。

    鬼斧神差的将珠子上左腕,老廖一边喃喃着大款一边哈哈笑道:“得,美女东西我收下了,不过姐姐妹妹的就免谈吧。要不这样,我拿东西和你换吧!”

    “喂,你这样不好吧?不过你要是能再做一点哪个鸡蛋尕面片,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你的提议?”女孩儿似乎对如此宝贵的东西根本不在意,眼神不住劲的瞄着老廖的残羹。

    廖然随手递出个酒囊,里面装着石渣子事先孝敬的鼠人六味杂酒,又随手褪下觅血珠,一同交在女孩手中。

    “这是什么?”女孩用细嫩的手指虚点两下,好奇地问道。

    “鼠人六味杂酒,我上就这玩意没动过嘴,听说味道不错。至于这珠子,是得自地狱的觅血珠,能掩盖任何生物的特征气息,应该蛮适合你的。”廖然眼都不眨的回答道,顺手开始和面。

    “我还没喝过酒呢,听说能让人发?”女孩缩了缩脖子,眼睛突然亮了亮,刚准备灌酒却突然明白过来了,脸色一怔道:“你看出我是魔族了?”

    “嗯,黑发银芒、貌美如仙,泛大陆怕是没人忍不出你们!”廖然说着,头都没抬的接着和面。猛觉天光一暗,一抬头就见上头盔的女孩如临大敌,一手凭空执出面鸢盾,一手抽出腰间的米长短枪,短枪在女孩手中一折一松变戏法似得长长了一大截。

    “别急眼啊,小心戳着我。”刚把面揉光的老廖轻轻拨开长枪,满面真诚的笑笑,道:“以前一直听说你们总是见人就杀,怎么这次还跟我打商量啊,不能正是为了这锅尕面片吧?"

    “扑哧...谁像你说的那样了,要不是你们这些人类总想把我们姐妹抓走那什么,你以为我们圣女一脉打仗啊!”一句话说完,女孩上上下下的看了好久,才放弃了戒备,有点儿不好意思的说道:

    “你好像和他们说的人类不一样啊,看你的样子,是不是还没成年呢?”说完也不等老廖回答,自顾自的说道:“姐姐我这次是自己跑出来的。我妈要我参军,我爸要我嫁人,可我不想和姐妹们一样,整天不是训练就是等待冥想,所有人都一样,窝在那小岛上一辈子,只为等待传说中的贤良之主解救!”

    该醒面打蛋了。风从窄小的洞口吹进来,从有点儿微微泛绿的泥土带来阵阵清香。老廖闻了闻,有点儿分不清这味儿到底是泥土的清香,还是女孩儿的体香,不由自主的问道:

    “你味道蛮好闻啊,跟泥巴的味道很像!”

    “噗哧……”女孩刚刚喝进去的一口酒全部喷了出来,浇在了老廖面前的篝火堆上,“澎”的一声响,火苗一下蹿起了老高,卷起了一道黑色的乌云,飞扬的火苗将老廖刚长出来的眉毛、睫毛又燎了个干干净净。

    “呃……”抹去一脸黑的老廖垮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可我真没听过有人说过,我和泥巴一个味啊!”女孩的脸都青了,旋即又有点委屈的道:“哪有你这么说人的啊?”

    “啊!那是我错了?”廖然有点不大相信地凑近了女孩嗅了嗅,这次没风,一股子淡淡的清香灌鼻而入,老廖只觉得从心底到眉头一阵儿眩晕。

    “好香啊!”老廖一连嗅了好几下,眼见女孩儿缩着的脖颈都红透了,这才满脸不舍的作罢。

    “没有泥巴味吧?”女孩挪挪着子,离老廖又远了点,说着话,还地头闻了闻,似乎有点儿不放心。

    “没、没吧!”少女的清香在清晨的薄雾中别样迷人,老廖嗅得彻底,很是迷醉,不自觉的又向女孩靠了靠,跟见到骨头的雨果似得使劲嗅着。

    “那你打算怎么办?”半晌,醒过神的老廖不安的问道。躲闪的目光象无处可逃的耗子。

    “啊?”女孩先是一愣,这才回道:“我也不知道,本来我是想自己偷偷穿过大陆去魔法森林寻找母族的,可自从我偷偷从魔焰岛上跑出来后,才发现平原上到处都是人,躲着躲着就跑到这里了!可,这里好冷呢!”说着女孩又缩缩脖子。

    “啊,怕冷你怎么不早说!”廖然赶忙从青竹杖百宝囊中挑厚披风掏,心中却无端的一疼,好像又看到艾琳娜哭泣的那一幕般。只是面前这个女孩还真极品,混吃混喝的不脸红,冻得要死却不知道吭一声。难怪见了吃的不要命呢,传说中的魔焰岛遍地烈焰熔岩,猛不丁的跑到大雪山下,这段时间过的怕是很艰辛吧。

    “你就没看到我脸都冻青了么?”女孩有点儿委屈,却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儿道。

    老廖无言以对。谁让自个一看到那还的绝美双瞳就心底发颤,两腿儿发飘,死都挪不开光呢。

    厚厚的熊皮披风挡住了寒风,女孩健康青的麦色脸庞从毛绒绒的一大堆中探了出来,眨着一双大眼,对着老廖甜甜一笑。真忙着炝锅的老廖一激动,差点没把猪手一起给炝了。

    老廖觉得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很好,如果自己能不犯二,那绝对会很完美。

    等女孩支棱这老廖称之为“筷子”的两木棍,好不容易扒拉完一大碗乎乎的鸡蛋尕面片后,老廖终于知道了对方的名字,蕾.卡琳娜。

    老廖觉得很美。尤其是只有一个字的名,简直太好记了。

    “要是你没地去,不如跟我一起走?”老廖装作很随意的道,心底却不由直颤。

    “可我是魔族啊!就像你说的,塔兰世界是个带眼镜的都能认出我们!”女孩的面部表,语气语调,深深的写满了我愿意,我愿意,你赶紧拐带我吧!

    “得咧,您瞧好吧!”

    喜上眉梢的老廖一阵眩晕,美滋滋拎出银辉礼仪甲,顺手掏出两块得自矮人的蓝水晶磨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死灵狂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