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鸡蛋尕面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何不听风 书名:死灵狂潮
    ">

    “以至高无上的六翼堕天使、血狱与冥河共同之主的名起誓,您最卑微的仆从—死灵飞龙维塔斯在此与黑暗之友、噩梦的使者、荣誉山丘、公主巡守者廖然男爵签订至高的黑暗契约。轻呼吾主廖然之名,您的意愿既是吾不朽之使命,您的目光既是吾前进的方向,您的声音既是吾至死不息的血律!最高贵存在啊,在您的名面前最低的存在死灵飞龙维塔斯祈求您,以星陨的圣光见证这灵的誓言,在漫长的岁月之河中,永世监督这血律,在背叛发生的血月中,泯灭背叛者灵与魂的存在。”

    死灵飞龙签订契约时与黑骑士别无二致的都在老廖胯下,因此就连契约也选择了同样的一段,这个死灵契约中最不公平的仆从契约,自从诞生之起,几乎只有炮灰级别的骷髅、僵尸等愿意签订。

    可怜黑骑士与死灵飞龙这两货,差阳错下,愣是被老廖这介莽夫给捶打的老老实实,一个个争着抢着给老廖当仆从,还深怕老廖不接受。

    被幸福的老廖怏怏的止住骂声,一个劲的埋怨银瞳这货的翻译速度太慢!却不知后者被熟悉的祷告声所震撼,机械式的翻译当然比平时慢了许多。

    “主人,您刚说的菊花是什么啊?”傻大黑难得好奇,望了望被弹出来的三米龙枪,又回头上上下下的对着老廖一通猛瞧,似乎是在寻找传说中的菊花。

    “你爷爷的,陪哥练一圈我就告诉你!”恼羞成怒的老廖决心要武斗,不要文斗。

    为骑士的,似乎都有一个最大的优点,就是明知不敌也绝不拒绝任何挑战。老廖对此非常欣慰,为了表示公平公正,老廖甚至都没使用青竹杖这大杀器,随手拎起两把矮人战斧就是一通狂剁。

    武斗的结果是肯定的。一连剁崩了三把矮人战斧后,武技精湛的黑骑士沙维奇终于被魔鬼筋人给彻底累趴下了。而剁排骨剁了个过瘾的老廖,也将死灵飞龙所带来的闷气一扫而空,主仆二人这才想起来拯救可怜的维塔斯。

    ----------------

    不知是因为两大死灵保镖随侍左右,还是冰息大雪山脚下的长青林原本就如此寂静,眼瞅着众人折腾了大半夜,也没一个土著露头。

    这似乎还是人生第一次独自一人深夜游在原始森林中,廖然已经完全溶入到了这片广阔天地之中。夜雨中的冰息大雪山,山巅雪花飞舞银蛇呼啸,山脚大雨倾盆雾凇渐融。不知经历了多少个百年的参天古木,枝木虬结幽深古奥。

    廖然之所以没有直接返回冰息领或寻找艾琳娜,主要是被雷劈怕了。此刻漫步在银蛇电舞糟糕透顶的山林间,竟然生出了几分闲逸之心,却也算是异数。

    广阔的冰息大雪山山脚下,遍地高矮不等丘陵和茂密到不见天的长青林。据死灵飞龙维塔斯讲,很久以前这里是第一代兽人的出生地,这些有着绿色、土黄色、赤红色皮肤,高三米出头,**强大巫术卓越的兽人们,最终走出山林,在大陆腹地建立了塔兰世界中唯一的强盛帝国,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其后这里来过很多部族,却没有一个部族能熬过大雪山冬的酷寒,迫不得已下又相继离开。直到现在,只有少说的冰霜巨人和盐霜食人魔还游在深林不知处。

    廖然很想见识见识冰霜巨人,又对传说中一盐铠长着双头的食人魔充满了好奇。但让他遗憾的是,晃了大半夜,别说这两传说中的土著,就连像样点的魔兽也没一只。两大保镖也对此状况极其不满,不过他俩主要是因为死因池的血祭没着落。

    依着死灵飞龙的意思,不如由他指挥,直接把双足飞龙一族全部当作祭品。不过老廖另有想法,既然死灵飞龙有办法指挥双足飞龙,那与其直接灭掉双足飞龙,还不如先留着它们,就算战力不足,起码训练一下也能充当不错的飞行坐骑。

    不过想靠它们驮着玩空战不现实,最多也就是充当快速转移的工具,就这还得再研究研究双足飞龙们到底能不能驼的动那些动辄两三百斤的主力战士。果然,一问死灵飞龙,维塔斯立马一阵惊叹:“双足飞龙要是有那么大的载力,还能混的如此不堪吗!”

    不过即便这条行不通,老廖也不打算就这么白白放弃这帮苦力,就算驮不动主力战士,难道还驮不动那些普遍不足五十斤的鼠人么?一旦训练出来,有了鼠人空骑的建制,起码通信问题和斥候工作算是有了着落。有了即时高效的通信、侦查系统,擎天柱新城区的安保工作就算是走在了泛大陆前头。

    眼瞅着雨落不止,失去耐的老廖,干脆把两怀疑对象装进青竹杖,自己找了个干燥的山洞避雨,顺带看看少了死灵气息的干扰,能不能撞上点儿魔兽或者食人魔之类的玩意儿,充实一下战利品仓库。

    避雨的时候,廖然扳着指头算了算时,一晃眼来了都三个多月了,自个从百变星君摇一变,眨眼就挂了几个头衔在,虽说都没多大含金量,但总算摆脱了黑户的份。篝火熊熊下,老廖又掏出死灵飞龙特地指出的那颗火焰徽章红宝石摆弄了起来。

    这拳头大小的红宝石晶莹剔透,经过雕琢构成了整个手弩底仓,纯净的火元素力凝结出点点晶红,依照某种规律排列在诡秘的纹路上。若不是死灵飞龙指点,老廖一早还以为这些晶红是一颗颗细碎红宝石镶嵌而成的呢。没曾想这货根本就是早已泯灭在尘烟中的,最出色的珠宝匠师侏儒一族的手笔。

    一边把着令人摸不透的侏儒手弩,一边盘算着擎天柱新城区的美好未来,了老半天的廖然一时心大好,突然想起什么,这才依依不舍的将手弩收起,拿出那副自制地图做起补充。

    这段时间到处乱飞,廖然往草就的地图早扔了,边换了一副艾琳娜特地收购来的上好兽皮随手记录,就等回去之后再由辣子夫妻完成誊抄。说起来辣子夫妻还真有些本事,貌似许多佣兵相关的杂事,譬如画地图、研究路线、订制极具个人特色佣兵使用的小工具等等,他们总能处理的头头是道。

    老廖一听说这事,在托付给其秘密誊抄地图的工作之余,顺带也弄了制图工具。不过到手的工具虽然不错,却还是有点儿不够精确,老廖只能自己想尽办法做出改进。这一来新工具的主要参照数据,都以矮人一族的标尺为主,加上老廖想当然的改进,最后完成的地图,只怕除了老廖,就算落在别人手里也只能干瞪眼。

    其实,就算不看数据误差,光是地图上满布的各种简写字母、不同色线所代表的等高线、海拔等等零碎,放别人手里,指不定直接珍藏起来当上古神族的遗物膜拜呢。

    老廖既然亲自出手,就算是急章就简的玩意,也不是普通人能看懂的。否则,哪有这份自信干这破事。不过也有可惜的地方,由于缺乏很多相应工具,以这幅地图的精确度,顶了天也就勉强堪比前世的民用地图,还是民国版的。

    直忙到夜雨渐歇天色放明,老廖也没能等到半个傻兔上门,倒是将肚皮里本不多的能量消耗了个干干净净。眼看没啥事了,老廖干脆拿出艾琳娜自摇篮酒馆里给自己淘换出面包树粉,拎出一干相应事物,就着篝火忙碌起来。

    要说老廖这么多年军旅生涯,最得意的是什么,那绝对是由于屡次犯错,足迹几乎踏遍了所有基层班级而没被扫地出门的荣耀。眼下这一手精湛厨艺就出自炊事班,只见廖然和面、揉面一气呵成,趁着醒面的功夫,掏出窝鸡蛋,打算来顿鸡蛋小面片打发五脏庙。

    水沸面成,揪面片子打蛋花,直到沙葱炝锅时,老廖突然觉得很幸福。曾几何时,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要自己心,班、排、连、营的一路走来,既当爹又当妈的心那帮小破孩,那时一度以为人生就此定格,一度以为他们就是自己的全部,甚至都忘记了自己为儿子、兄长的责任……

    可自从来到异世,认识了艾琳娜、丽贝卡乃至莎莉叶,这些素未平生的善良女子,虽然嘴上不说,却总会默默的关心自己。就像这堆鸡蛋、这把沙葱、这瓶细盐……只有当自己要用时,才发现它们的存在,才知道有些事有些人,已经不知不觉的变了。

    其实这样一辈子也不错!廖然想想以前,又想想现在,幸福而烦躁。

    这点儿幸福会淹没那个世界么。

    或,终将忘却?

重要声明:小说《死灵狂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