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当虐待已成往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何不听风 书名:死灵狂潮
    ">

    要说早前死灵飞龙是清理过密林,但老廖周范围显然不在其内。因此,最后几步路死灵飞龙只能依靠象腿般的双足完成。只是对于飞龙而言,双足的行走功能已经退化了太多,摇摇晃晃的鸭子步完美证明了老廖的判断。

    脑袋壮硕脑浆稀缺却又占尽上风的可怜孩子,根本没注意到老廖充满嘲弄的眼神,其实就算它注意观察也没用,想从那双脚趾缝似得空隙里看出点名堂,怕是神都做不到。

    死灵飞龙大嘴叼向老廖手中的蒸汽手弩时,还不忘感谢廖然的慷慨,顺带的还同黑骑士打探起了塔兰大陆的最新消息。可怜收到老廖指使的黑骑士沙维奇,这个生前死后从未说过谎的傻大黑骑士,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回话。

    这一幕让老廖确信,地狱最著名的品牌肯定是傻大黑牌xxx。

    说起来诈降这事确实有点儿卑鄙,也过于猥琐,可他爷爷的谁让死灵飞龙这货如此烦人。其实这也只是老廖给自己的贪婪找的借口,就算死灵飞龙客客气气的向老廖讨要手弩,老廖也多半不给。毕竟这玩意很有可能是件魔法武器,这可是老廖前后两个世界里第一次遇到的宝贝啊。

    说起来死灵飞龙的攻击路和双足飞龙几乎如出一辙,如果除去它缭绕全的诅咒血雾能力,其攻击方式不外乎、撕咬、脚踹、尾巴抽,要说力量肯定比双足飞龙强很多,不过以恶月的防护力,这点儿伤害还不在老廖眼中。唯一麻烦的就是它转换伤害为魔法攻击的变态天赋魔法。

    不过老廖既然打算动手,自然有了一定的思路。你丫不是越挨打越猛么,老子不打还不行么?

    深明偷袭要义的老廖,一直等到死灵飞龙巨吻中的冰冷死气喷到手上时,才暴喝一声震住维塔斯,随手一记轻飘飘的黑虎掏心,将手弩款款送进死灵飞龙大张着的喉管中。毫无思想准备的可怜孩子,猝不及防下竟然被手弩卡了个正着,虽然这货不用呼吸,可一弩在喉等于完全废去了它那恐怖的大嘴巴。

    与偷袭相比,更让死灵飞龙无法接受的是,暗器偏偏是那个镇压自己无数年的火焰徽章。此刻徽章富含的纯净火元素魔力正零距离的不断炙烧着稚嫩的喉管,剧痛阵阵撕心裂肺,更可怕的是,死灵飞龙明显感觉到了力量在疯狂的流逝。

    与这些痛苦相比,彻底蒙住大脑袋紧锁自己脖颈的可恶人类,几乎不值一提。很久以后,当明白了吞咽机制的死灵飞龙回首往事时,委屈的泪喷涌不止。

    眼见计得逞的老廖,那还顾得上这些。习惯的一声怒骂给自己打气,顺带招呼黑骑士一起动手。早已得到指示的沙维奇二话不说打马盘旋,稍作加速便直三米龙枪冲向死灵飞龙,目标直指死灵飞龙左翼。

    来自地狱的十字龙枪头毫无凝滞的破开了诅咒血雾,兹啦一声便将死灵飞龙左翼自翼根牢牢的钉入了坚实的冻土,泥泞飞溅中吃痛的死灵飞龙顺势甩尾一鞭!

    可惜眼见一击得手的沙维奇扭头就奔向老廖插好的武器库,刚好躲过一劫。老廖的主意打的很正,一圈儿排列整齐的二十多杆棱枪,再加上几十把矮人战斧,拆不了死灵飞龙也能彻底钉死对方。

    此时的沙维奇满怀侥幸,幸好当初穷的叮当响的廖然没这么收拾他,不然……他可没受虐成形的死灵飞龙这么抗造。

    一大早还信心满满准备缔造不死军团的死灵飞龙,这会儿说不出的憋屈。喉中火焰徽章炙烧所带来的剧痛几乎已经让它失去了理智,还没等缓口气呢,黑骑士沙维奇就是一通狂

    尖锐锋利挟裹着死亡气息的龙枪还好说,痛一下也就罢了,可那些普通质地的棱枪以及战斧,剁十下也不定能不能剁穿自己的骨,这一刻的死灵飞龙是多么期盼敌人的武器更锋利一些。

    可怜的死灵飞龙,连番受袭下几乎短短一瞬间就转换到了足够的魔法储备,可喉管被卡、脖颈被锁的它,愣是无法放出昔最得意的绝技。这还是生平第一次,死灵飞龙真的想不到,这年头,竟然连个普通战士,都能阻止死灵飞龙释放瞬发的天赋魔法了!

    突然之间,死灵飞龙想起了黑骑士沙维奇介绍时说的话,难道那个所谓的至高存在,就是地狱与冥界之主么?前思后想一番,维塔斯几乎可以肯定就是这样。想通这一点的维塔斯差点没气死,你个黑畜生,有话直说不好吗?唧唧歪歪一串儿名号,你当你是卖笔的文化人啊!

    就这黑锅而言,黑骑士沙维奇冤枉啊。作为一个生前死后都恪守骑士准则不敢稍有差池的有为青年而言,介绍一个贵族时,没把人祖宗三代给秃噜出来,已经非常失礼了。要不是黑骑士沙维奇实在不知道主人廖然的家事,他绝对不会这么失礼的。

    可惜罪魁祸首对此毫无无觉,蒙个严严实实的老廖,抽空换气的时候看到傻大黑同志干的卖力,就这么会儿功夫已经钉下了七根棱枪,不由会心一笑。

    紧接着再次闷头盖脸的缩在死灵飞龙脖颈后,其实倒不是老廖想骑龙想疯了,主要这地方是死灵飞龙的击死角,万一有变,抱紧了不撒手,就算拿青竹杖攮,老廖也有信心能在饿死前攮断对方的脖颈。

    这也就是老廖还惦记着组建死因池亡灵义勇军,否则,早他爷爷的开工了。

    试图反抗无果,彻底丢了脾气的死灵飞龙终于想出了解决办法,傻孩子强忍着巨痛折磨,精神力井喷似得不住嘶吼,什么误解了所谓至高存在的意义,什么都是误会,请黑骑士沙维奇看在同属袍泽的份上,帮忙解说一二。

    说来说去不过是放过它而已。

    黑骑士沙维奇被死灵飞龙的可怜样勾起了旧伤,不由喃喃的帮它开脱。可惜为达目的占尽上风的老廖哪肯轻易放手,任死灵飞龙维塔斯掰活的天花乱坠就是不吐口。

    最后实在是被烦透了,又怕黑骑士消极怠工,一不小心放跑了死灵飞龙,忍不住一句冲黑骑士吼道:“被打了个半死才求饶,早干嘛去了!”

    这句话彻底瓦解了黑骑士沙维奇的同心。

    是啊,早干嘛去了,刚才爷们信心满满的抬出了至高存在的亲自指示,以如此高贵的黑骑士份和你打商量,结果你小子仗着自个儿皮糙厚,就想虎口夺食。眼下刚被治住,还没捶打几下呢,就急慌慌的讨饶求,这也忒没骨气了吧。

    想到着,黑骑士沙维奇不免心头来气,都是乡里乡亲的,谁不知道谁的底。要说死灵飞龙一族最出名的外号是什么,问便整个地狱和冥界,甚至算上塔兰大陆的所有知者,都会异口同声的回答:“受虐狂!”

    可眼下不过是被钉了几根钉子,虽说钉子比痛苦女王惯常玩弄的毒刺飞镖粗了点,可也不至于搞的你小子如此狼狈吧。

    想通此节的黑骑士沙维奇开了窍,再一想老廖方才的惺惺作态,突然明白了,感这小子是现学现卖,打算也玩一出诈降的把戏啊!丂,没天理了,想我堂堂黑骑士,差点被白痴龙给骗了。有了这番认知,傻大黑下手更重了。

    可怜的死灵飞龙维塔斯打死也想不到,自己如此低声下气的讨饶,最后换来的竟然是更加暴力血腥的对待,其实老廖和黑骑士的手段还真不在维塔斯的眼里。可即便能够无视龙枪、棱枪大斧头所造成的伤害,喉管中的剧痛却不是维塔斯能扛住的。

    更重要的事,在火焰徽章的炙烧下,死灵飞龙维塔斯明显感觉到了自己的力量随着时间飞快流失!火焰徽章是什么,是那蕴含着最炙纯净的火元素宝石之王,这东西简直就是半灵生物最大的克星啊!

    若不是早已失去了体液,这一刻的维塔斯铁定涕泪齐飞。

    当一个人面对钻心的疼痛、流逝的力量、无法挣脱的束缚时,他、她会不会选择投降!也许不会,毕竟这世界上太多为了自由、为了梦想、为了信仰、为了……为了一切美好能彻底牺牲自己的伟大人物。

    但可以肯定,像老廖这样的凡人都会理智的选择屈服的,尤其是连自杀的权利都被剥夺时。

    维斯塔是个正直高尚甚至为了理想能放弃一切的人么!答案是否定的,你要是能从它浑上下找出一丁点儿能和你相同的生理特,恭喜你,你丫变异了。

    在塔兰大陆上,要说当起叛徒的便利,死灵一族绝对名列前茅。不是说他们习惯背叛,而是因为他们有泛位面含金量最高、技术手段最先进、使用方法最便捷的全投降事宜相关契约合同。这领先全位面的契约完成时,甚至不需要笔墨标注,只要上下嘴皮子一咧咧,新铁杆死瞬间诞生。

    所以,当维塔斯莫名其妙的裹进六翼堕天使的圣光中时,被弹下来的老廖差点儿暴走。

    “我丂,那个杂碎敢截胡!有本事露点儿gui头,老子非拿龙枪捅烂你菊花!你大爷的……”恶毒的叫骂声未歇,死灵仆从契约所特有的光波就链接上了老廖。

重要声明:小说《死灵狂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