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宜将剩勇追穷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何不听风 书名:死灵狂潮
    ">

    丢弃了软弱的躯体,我得到了诅咒血雾的缱倦;抹掉了往昔的记忆,却挥不去心中沸腾的仇恨;在澎湃不歇仇恨支配下,我从残酷的吞噬者腹中诞生,当我走出虚无的那一刻,早已淡忘了时间的流逝。只是现在的我已经不需要在意岁月带来的沧桑。

    踏出冥河的那一刻我发现,往的墓地已经被侏儒灌注了火焰的徽章牢牢镇压。通往地面的道路近在咫尺,我却无力踏过。漫长的等待究竟是一万年,还是一千年,我无从知晓。只是感觉得到,那火焰徽章的锢在逐渐削弱。若非如此,也许我只能默默的泯灭在侏儒墓地那渐稀薄的死气之中。

    漫长的时间,最终带走了我大部分的力量,于此同时也带来了贪婪的窃贼。聚集诅咒血雾踏出侏儒墓地的那一刻,我决定好好感谢那盗走火焰徽章的可窃贼。然而,他们跑得太快了,没等我适应地面上那刺目的阳光,他们便消失在了地平线尽头。

    还好,这里有很多双足飞龙存在,这些怯懦的孩子们在我死灵飞龙的命令下,追向了那携带着火焰徽章的窃贼。只有夺回那可怕的徽章,并将其彻底毁灭,才能平息我压抑了太久的怒火。至于我可的窃贼恩人,只能祈祷他们知识趣,早点儿交出徽章。

    依稀记得很久很久以前,我还是一名伟大的风骑士,作为双足飞龙中最强大的战士,我总是冲锋在战场的前沿。而现在吞噬者格瓦拉又赋予了我新的使命,在地面世界的边缘,缔造出一支不死军团,迎接死灵狂潮的到来。

    自从来到地面世界,不眠不休的我已经完全控制住了这块双足飞龙的栖息地,所有胆敢抵抗的血,已经填补进了我的诅咒血雾。照这样下去,也许要不了多久,我就能恢复足够的力量,再一次攀登上死灵飞龙的巅峰—不死骨龙的宝座。

    太阳升起又落下了三十多次,追击者在第二十次起落时,带来了地下鼠人王国的消息。也许下一步我该集结力量将那些肮脏的老鼠全部降伏了,乖乖的为我效力;虽然他们的力量非常弱小,但拼拼凑凑应该能为我提供不少血

    不过如果他们的数量足够多的话,或许能让我拼凑出足够召唤一位黑暗骑士降临的血祭,如果这样那就另当别论了,有了黑暗骑士的帮助,依靠尸体血骨很快就能孕育出大量的骷髅兵,有了骷髅兵打底,不死军团的建立指可待。

    这些时在不断的吞噬血中度过,力量在一点点的恢复着。终于,跨过了七级的坎,阳光不再那么刺眼。时隔多年后,当我再一次仰望着无垠蓝天,感受着阳光的温度,享受着冷风带来的生命气息时,突然觉得外面的世界真的很精彩,尤其是有大量无害的血在等待我的享用时,这感觉分外强烈。

    只是今天好像有点儿不太一样,还没等我发出集结的号令,数只双足飞龙便冲入了栖息地内。公然抗令的挑衅令我怒火中烧,只是刚刚飞起,我便感觉到了一股澎湃的生命力!那生命力是如此旺盛,竟然令我早已停滞的心脏一阵悸动!

    扑向血祭奠与美味灵魂的那一刻,死灵飞龙维塔斯第一次发自真心的感谢着最伟大最崇高的,地狱与冥河之主的慷慨馈赠。

    ------------------

    即便以老廖的孤陋寡闻,也听过死灵飞龙的大名,主要是这玩意的诞生实在是太过诡异离奇。据说,仅仅是据说,只有双足飞龙一族中最杰出的风骑士,死亡的那一瞬间在机缘巧合下,灵魂被痛苦女王捕获后,经过女王花样百出的各类调教,才有可能诞生出真正的死灵飞龙。

    正因为听到这花活,极具猎奇心理的老处男才特意从丽贝卡那里打探了一番。因此当这个极具特色的,携裹着黑雾半龙半灵的怪物一出现,老廖就知道麻烦大了!

    不为别的,只因为这玩意有个最大的特,那就是半灵化的体能大幅度减弱物理打击,而这一切都是靠它的护诅咒血雾来完成。这血雾可以在减弱物理攻击的时,将减弱的伤害通过死灵秘法转化为魔力储备。而其承受的伤害越多,瞬间释放出来的死灵波纹的伤害就越高。

    就老廖这靠着一蛮力混饭吃的家伙,敢对这玩意下手,那就只有二个字可以概括他的举动——找死。这也是丽贝卡当初特意提醒他的主要原因,毕竟整个冰息领都知道老廖愣头青的美名。

    要说光棍所具备的最大特征是什么,那就是打不过——逃。老廖很光棍,因此二话不说扭头就撤。要说此时老廖心里最感谢的谁,那必须是恶毒天使莎莉叶了,要不是莎莉叶的飞行特训,老廖对上双足飞龙时就不可能飞的那么轻松写意,而现在娴熟的飞行技巧,是其逃命的唯一保障。

    可惜,老廖的矮人羽翼虽快,对上同样借助魔法飞行的半灵生物死灵飞龙时,却毫无胜算。勉勉强强刚刚飞出双足飞龙栖息地的覆盖范围,死灵飞龙已经无声无息的追到了后,张嘴就是一口死亡气息浓郁的黑色法球。

    “兹啦”一声响,饶是老廖得到脑后眼银瞳的提醒,在最后一刻做出了躲闪动作,也没能完全避开死灵飞龙的偷袭。黑色法球似慢实快的划过左侧金属羽翼,好似烟云般毫无一丝火气的泯灭在羽翼之上,“兹啦兹啦”一连串刺穿耳膜的可怕声音过后,原本银光闪闪的左翼,瞬间乌黑。

    “我丂......”老廖面如土灰,一张娃娃脸上满是苦涩:银瞳,你不是和路西法关系不错么?能不能和这货打个商量,我也不要它赔钱,这事就这么算了能成不!

    路西法?你是说那个此那个大个子,他认识我,可我不认识他啊!再说,我一缕残魂跑去找死灵飞龙谈判,那不上上赶着送菜么。说起来共享灵魂的银瞳绝对是最熟悉老廖的一个,眼瞅着话太直白伤了人,银瞳赶紧补救道,不过主人别急,死灵法球的攻击效果虽然看上去很可怕,其实更偏重于精神伤害,有我辅助抵挡对您造成不了多少实质伤害。

    丂!说这些毛用!就分神和银瞳交流的这会儿功夫,一颗死灵法球再次命中右翼,好嘛,来的时候银光闪闪拉轰无比的宜将,眨眼就成了非洲穷寇。老廖嘴巴都气歪了,他想还击,又有点吃不准银瞳这货到底可靠不。

    还好矮人羽翼灵活多变的飞行方式,能在立体空战获得极佳的战术欺骗,定下心来的老廖借着翻折、拉升、俯冲等各种飞行技巧,虽说甩不掉敌人,但也不至于被死灵飞龙彻底缠住。

    眼见头偏西,饿得慌的老廖有点犹豫了。世人皆知,即便在强大的死灵生物在阳光下,力量总会被或多或少的有所削弱,再拖下去这事哦啊是更不好处理。

    一念及此,老廖从青竹杖内取出了刚刚抢到手的怪异手弩。阳光下,手弩诡异的纹路散发着淡淡火光,靠着对枪械的理解,老廖很快摸透了这个怪异小玩意,底仓前方的弹匣内尚有二十根精金短箭,每支短箭上都雕琢着堪称完美的符箓,不过法盲老廖着实看不出这些符箓的效果。

    自认吃透了新武器特的老廖,故意贴近了死灵飞龙,在擦而过的那一瞬间,老廖尝试着激发手弩。“喀…喀…喀…”的空扳机声如约而至,只是弹匣内的短箭全毫无反映。

    丂!老廖再次检查,瞬间明白了问题所在,这貌似精密的手弩虽说具备了枪械的一些特征,但毕竟不是枪械,而且老廖发现这货没有动能激发装置,没动能就算是枪械也不可能出弹药啊。

    底仓。问题就在底仓上。密集纹路上缀满的红色宝石就是解决动能的关键问题。老廖虽然明白了,可眼下哪有时间让他仔细研究。再说了,即便研究出来又能如何,想都不用想,塔兰世界的动能武器驱动肯定不可能采用火药,最有可能的应该是相应属的魔力激发。

    银瞳,这玩意你认识不!有问题找土著,老廖果断地放弃了自我钻研这明显不是所自己擅长的项目,计划谋算抢地盘,打打杀杀捞功绩的他还凑合,这类麻烦问题还是交给懂行的处理好,何必万事充大头呢。

    “这是侏儒蒸汽手弩,靠少量火系魔法激发的强大武器,不过主人,传说中这东西从发明之初就是个废物,听起来强大,可是体孱弱的侏儒根本无力驾驭啊!。”

    少废话,我又不是侏儒!你有没有能力释放火系魔法,再想不出来辙,到晚上我两一起完蛋。银瞳的话证实了老廖的猜测,只可惜老廖体内虽然有大量的纯净能量,却根本不是他所能掌控的。

重要声明:小说《死灵狂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