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红花白蕊分外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何不听风 书名:死灵狂潮
    ">

    几乎笑瘫了的艾琳娜很艰难的上了马,整个上马过程中一对儿大宝好几次擦过了马儿的鼻尖嘴角,一股儿好闻的**扑鼻。老廖如痴如醉。

    “公主巡守者男爵、地平线雇佣兵公会会长大人,您这是......?”石渣子好不容易才算是把这串名头给念了出来,不免有点儿小得意,不过这并不能缓解被老廖提在手中的愤慨。

    “现在赶时间,我想你应该不会飞吧?不会就闭嘴指路。”老廖随口一堵,习惯的拍拍翅膀,飞了。剩下的哨兵一分为二,大部赶赴半精灵村庄准备汇合援军,小部留守哨卡。

    又背又抗的老廖在石渣子的指引下,拐进了不远处的山谷凹陷处,这里阳光充足,灌木郁郁,一匹白练般的清泉由谷壁上方飞坠而下,洒出一片薄雾,氤氲中隐现道道彩虹。在山谷尽头的林木上空,盘旋着数只双足飞龙。

    青灰色的皮肤,细细的脖颈连着颗有着巨目的头颅,两只强壮的长足,爪趾如飞禽,双翼披鳞而无羽,呈蛇状的尾巴上生满倒刺,有着龙和狮鹫血统的双足飞龙,习惯用锋利的爪子和牙齿攻击敌人。不过说实在的,虽然攻击力还算可以,但有着脆弱脖颈致命伤的它们,简直就是亚龙生物中的败类,而威力有限、攻击距离极短的天赋魔法酸液喷吐,废柴到几乎只能欺负欺负普通野兽的地步。

    若不是这些家伙有着动辄百十只群居的习惯,而且上几乎没什么特产贡献,怕是早就和上古跳蚤一般,被冒险者们彻底灭种。也就是因为这,老廖才大咧咧的认为,自个有能力单独完成调虎离山的大计。

    ------------

    天意味着繁衍,意味着食物。大到雪熊、双足飞龙,小至吸血蜘和飞蝇,都会从半冬眠的状态下苏醒,被饥饿煎熬了整整一个冬天的它们自然格外凶猛。因此天的双足飞龙危险程度并不比雪熊差多少,群居的他们需要快速的积攒到足够能量,只有如此,它们才有可能完成种族的繁衍大计。

    因而厮杀是天永恒不变的主旋律。

    冰息领的天来的很迟,三月底,泛大陆大部分地区早已披上了薄薄的绿,但冰息领的风却依旧带着酷寒,不过耐不住饥饿的野兽们已经爬出了藏地,虎视眈眈的藏在暗处注视着每一个可能成为猎物的目标,同时自己也得承担起维护食物链完整的责任。

    眼见天空中那群该死的双足飞龙盘旋依旧,恨恨放下鹰眼的加雷特·本德里抚摸着手中产自旧时代侏儒手笔的蒸汽手弩,目光中满满的悔恨与贪婪纠结。加雷特有理由如此,若不是为了这个不顶事的破玩意,他和后跟着的八名强壮海盗,也不至于陷入绝地。加雷特怎么也想不到,千辛万苦的从双足飞龙眼皮子底下,挖掘出了传说中最犀利的蒸汽手弩,竟然根本没法用。

    这一变故导致原本计划中依靠手弩突围的打算彻底破裂,因此毫无防控手段的一干土鳖海盗,一路上死了数十人,这才慌不择路的躲进了这条死路。让本以为在所难逃的众人值得庆幸的是,他们竟然在谷底发现了个足以藏的洞。只是躲过一劫的众人在此已经窝了足足三十五天,三十五天的时间足以耗光众人的补给,如果双足飞龙们两天内还不走,加雷特等人只能选择战死,或者饿死。

    加雷特右手扶在简单翻修过的蒸汽手弩上好一番折腾,熊头大小的蒸汽手弩早就被他挖抓透了,可是不管他如何努力,却始终无法发出哪怕一枚弩箭。这玩意就跟一整块铁疙瘩似得,除了弹匣和扳机能运动外,唯一能动得只有那个占去了大半面积的底仓,可是任加雷特如何纵,那底仓还是底仓,根本没有丝毫变化。

    看了看周围雇佣来的海盗那一颗颗赤红的眼珠,加雷特毫不怀疑,如果真断粮了,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宰了自己吃。这个想法令三十三岁有近二十年的寻宝经验的传说咏唱者加雷特不寒而栗,他只是个被驱逐的神圣教廷斥候,虽然已经拥有七级战力标准,但是只拥有多种辅助技能的传说咏唱者在狭窄的环境中,一对一的面对五级海盗可能还有点儿胜算,对上两个可能还有机会逃跑,对上八个,自杀都不容易啊。

    藏的洞窟在光秃秃的山壁上,离地面差不多有十米高下。这样的好处是视线很好,可以将十几公里的范围尽数收在眼里,坏处是取水比较麻烦,只能趁夜色悄悄的拿布兜住水雾,再挤出来。不过此时的加雷特计算的是,如果直接跳下去,一般况下会不会摔断腿。几番考虑,加雷特觉得等等再说。

    山壁中回响起了双足飞龙的啼嚎,加雷特立刻向啼嚎的方向望去,他的瞳孔迅速扩张收缩,眼球的形状也相应地微微改变。无需鹰眼,他的目光便锁住了谷口的小黑点。加雷特这才举起鹰眼,单筒的镜头里面,可以看清那上下飞舞的黑点,是个撑着怪异金属双翼的玉娃娃似得怪鸟人,鸟人不断的甩出一杆杆投枪,攻击着周的双足飞龙。

    与吟游诗人一脉广为人知的,通过高声咏唱获得大范围魔法祝福效果的特点相比,极佳的视力是传说咏唱者所不为人知的能力之一。说起来泛大陆的人几乎都被骗了,他们都以为传说咏唱者不过是神圣教廷内部蹩脚的施法者,塔兰大陆最饱学亲和的学士。却从未有外人得知,所谓的吟游诗人一脉的学者们,被培养出来的真正作用其实是斥候,或者说,是泛大陆收集报的间谍更妥帖一点。

    因此视力听力等五感,绝对是加雷特的强项,同时,强悍的即时分析以及随机应变的能力,也是他们必须掌握的技能。“机会来了!看上去这家伙似乎是要引走这些可恶的双足飞龙。”加雷特故意表现出特别欣喜的样子说着,与此同时,将手中的鹰眼递给海盗,以期安抚人心。这番做作果然有效,跌落谷底的士气瞬间高涨。

    暗自诅咒了一番海盗后,加雷特下令准备突围。

    -----------------

    一杆杆标枪激,虽说老廖的准头不行,面对双足飞龙三米多的细长体形几乎毫无办法,不过还好,翼展不小三米的规模,算是补发了安慰奖,一气镖出十多根标枪,总算撕裂了两只双足飞龙的翅膀。雷霆之怒提供的毒药效果不错,几乎一瞬间,两只飞龙便头朝下栽进地面,估计毒不死也得摔死。

    双足飞龙们这下彻底愤怒了,魔兽的智慧也不差,几乎一瞬间就完成了立体包围圈。十只双足飞龙以堪比二二编队的标准阵形围向老廖,接近的那一瞬间,一口口粘稠的绿色液体迎风扑来,酸臭的气息令人闻之呕。还好双足飞龙的魔法释放缓慢异常,而放下艾琳娜与石渣子的老廖飞行动作也非常灵活,否则不说这魔法有多大的攻击力,就光那味儿,被喷个满脸就足以秒杀正常人类了。

    不过双足飞龙们似乎也知道自己魔法有多蹩脚,喷出魔法的它们几乎毫无停滞的继续行进,两头飞龙率先靠向老廖,一对刺蛇鞭一般的尾巴唰唰挥舞,韧极佳蛇状尾巴毫不犹豫地抽向老廖面门。

    可惜的是,换上恶月甲的老廖根本无视如此软绵绵的攻击,靠着铁坨子强悍的防御力,老廖硬抗攻击的同时,青竹杖急点,当空爆出了两朵鲜艳的红花白蕊。

    “加尔神在上!”鼠人石渣子的下巴差点脱落在地,一个会飞的人类已经够让人吃惊了,更没想到的是,这个人类竟然能在飞行中表现的这么灵活,一眨眼的功夫便干掉了四只双足飞龙!而且还硬扛下了双足飞龙的鞭尾攻击,要知道这可是亚龙兽啊,即使再不济也属于亚龙一类啊,力量之大几乎可以媲美最强壮的战熊了,这怎么可能!

    其实老廖又有苦说不出,原本以为以双足飞龙的体魄,物理力量再强也有个限度,没曾想这玩意跟自己一样属于钢筋骨头的那一类。当然,以老廖的力量以及青竹杖几乎无坚不摧的本质,吃实了一棒绝无活路。只是因为艾琳娜不全面的消息。而严重低估了双足飞龙的老廖也没捞着好,双鞭一下,就跟被时速四十码的大卡撞了一般。

    若是脚踏实地,老廖有自信能扛得住,可这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老廖便是有力也无处使啊。受到重击,犹如流星般坠向地面的老廖才想起这空战破事,意外之下没等调整好体形呢,老廖便一头栽进地面。还好,除了落地那一瞬间似乎撞破了某个多汁的球状事物,其后的感觉还算柔软,起码比起第一次迫降强了许多。

    =============

    在家的,不在家的,孤单的,成对的,不管现在你在何方,心系何事,都请接收我最诚挚的祝福,祝愿所有朋友新快乐,万事如意。

重要声明:小说《死灵狂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