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闺房丨三修丈母娘B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何不听风 书名:死灵狂潮
    ">

    第三章闺房丨三修@丈母娘b

    女人似乎天生就有一种自我保护的本能,如此乱局中,年幼的丽贝卡首先反映了过来,一推老廖顺手指了指下!这一刻的老廖似乎又回到了学生时代,在听到门锁响起时的那一瞬间,瞬间就溜进了底。

    唧唧喳喳的女人们快乐的笑闹着,打趣着起最晚的丽贝卡,说着话便有人坐在了上。“咦,这是什么味啊,怪怪的,好像还有点腥,你们知道不?”艾琳娜的声音响起,与此同时老廖几乎能想象得出,满面红一脸惊悸的丽贝卡窘迫的样子。

    丂,没救了。数小时后,老廖终于明白了,想脱,只能等夜深人静时了。

    ------------

    整整一天的功夫,由于众女总是有人留在屋内,可怜的丽贝卡愣是没敢走出房间,深怕自己一出门,藏在下面的秘密就被别人揭破。窘迫不堪紧张万分的丽贝卡这一刻终于明白了度秒如年的感觉。只是当艾琳娜端着晚饭送进屋时,善良的小姑娘才突然想起下的那位一整天滴水未进呢。小姑娘心中惆怅了半晌,终于还是说出了人生中的一个谎言。

    “艾琳娜,我的好姐姐,今天的晚饭好像不太够,能不能麻烦你给我再要一点过来。我今天真的好累呢。都不敢走出房去。”可怜的小姑娘第一次说谎,满脸通红结结巴巴的好不容易才说明白。好在艾琳娜这丫头有点儿小疯癫,愣是没发现其中的异样,反而关切的询问了几声,这才急急忙跑出去张罗饭菜。单纯的她还不习惯招呼仆役。

    当满满一盘子饭菜放在老廖面前时,趴在下的老廖睡得正香,若不是丽贝卡摇他肩膀,指不定能被自己的口水淹死。看着满满一盘子饭菜,老廖突然觉得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值了。小丫头真不错,单纯、温柔、善解人意、善良的本几乎如同最虔诚的信仰,最重要的是,她上有老廖的味道。

    “谢谢!”狼吞虎咽的刨个精光,老廖很自然的道谢,接着很自然的推出餐盘,熟悉的感觉似乎就像面对着母亲。小丫头看着老廖几近猪拱的吃相,笑了。一抹红霞洒落,大大的眼睛弯成了上弦月,嘟起的小嘴巴像是正当季的红樱桃,纯美自然。顺手接过盘子时,小丫头还是忍不住说道:“你个坏蛋,欺负了人家还让人家伺候你!”

    很久以前,老廖听人说来时,就像擦肩而过的那一抹淡香、让人魂牵梦绕的不舍;就像西山尽头枫叶凋零的惆然、让人午夜梦回时蓦然神伤;就像大话西游里的错过,一回首已是百年……那时候老廖不懂的反驳,也无从反驳,可今天,老廖忍不住要说一句:

    男人的来时,都不像。两人对上了眼,闻惯了味,就是一辈子的承诺。

    赤兔东升,月华漫洒。尘世的喧嚣终将归为平静。因此院子里的一干杂人也就散了班。直到最后丽贝卡也没找到脱的机会,随着夜幕降临,少女特有的敏感让她再次陷入无助之中。无他,守寡三十年的老廖同志闻到了的气息,终于开了窍,死赖着不走了。要说穷当兵的一辈子可能没本事,可能没激、可能没浪漫,可是一旦兵大哥动了真,刀山上的、火海闯的、油锅游得,因为合格的士兵从来都是不惧生死的勇士,只要给他们一个任务,一个目标,哪怕粉碎骨他们也不会退缩丁点。老廖,无疑是个合格兵。

    一脸严肃正襟危坐的老廖,望着几乎完全缩进了脚的小姑娘一阵好笑。得,怎么滴也是个七级神术法师了,说起了也算是冰息领年轻一代实力顶尖的存在。步入初阶巫师层面的魔法师,已经远远不是同等级武士可以媲美的,任何七级巫师走出去都能轻轻松松的获取权力与财富,甚至连一些大贵族也不敢随便得罪这些单靠一己之力,便能灭人满门的存在。

    更何况小丫头还是神圣教廷十二红衣大主教,已经拥有个人领域的亚圣级神术使凯瑞的徒弟。可眼前的小丫头哪有一星半点儿的威慑力,手中的冰霜法杖此时完全成了摆设,或者,该说是小丫头手中最后的掩体,借以遮挡老廖**视。要说什么最能给予男人勇气,无疑是女人,一个楚楚可怜且善良温柔的女人,往往能缔造出世界上最刚强无畏的男人。

    无伦她是你的人还是你的母亲。曾经老廖有一个善良温柔的母亲,所以老廖刚强坚韧,宁折不弯;如今老廖面前有一个楚楚可怜的少女,因此老廖无所畏惧,刚柔并济。

    “丽贝卡,还没正式的自我介绍过,我姓廖名然,实际年龄二十九,父亲廖建国,母亲张金花,弟弟廖东于年前不幸罹难,但我还有机会能救回他们,因此我还活着。”想起往事老廖忍不住恍惚了下,最终还是坚强的抿了抿嘴唇笑了,心中一个声音坚定地声音重复着“还有机会。”

    “我来自另外一个星球——地球,或者用你们的话来讲——另一个位面,不管怎么说那是个美丽的蔚蓝色的椭圆形星球,那里同样有高山,有流水、有海洋,不同的是那里拥有智慧的只有人类,或者以前还有别的智慧生物,但现在只有人类和未开化的动物共处。我知道这些很难令人相信,我也一直拒绝说出我的真实份,但我不希望欺骗你,因为谎言不该充斥……”

    军人严肃谈话时特有的平和坚定慢慢消融了丽贝卡的防范,小姑娘紧握前的法杖不知不觉低垂下去,整个人也随着廖然的故事缓缓坐向沿,白皙略带雀斑的小脸更是随着故事写满了喜怒哀乐。最终屋内的两人,一个坐在沿宛如剧场中最普通的女孩一样,随着剧哭笑痴颠;一个坐在窗边深陷回忆,满怀深诉说着过往的故事。

    “……等我从战场回家时,老榆树下只有一片凄凉!后来,我杀了所有参与者,其中也有不少他们的家属。我知道这事不可能善了,也做好了最后的准备,后来军.队来了,和老战友们告别后,我就引爆了准备好的武器。嗯,应该算是火系的魔法武器,估计也能算个小范围火系魔法!”漫长的夜在老廖的讲述中是那么短暂,黎明前最深的黑暗淹没了窗边的老廖。

    亦如那夜。

    “他们怎么能这样?那么多的土地他们为什么不去开发,偏偏要伐害自己的战士?还有,你们的领主大人呢?皇帝陛下呢?难道他们就不管么?难道他们就不怕没有人敢再上战场么?没有人敢为国出力么?你的战友为什么不帮你?战友不是生死相随的伙伴么?廖然,叔叔阿姨还有弟弟都那么惨,他们怎么能这样!"

    女孩哭了,泪漫过了老廖的耳际,洒在了老廖的膛,浇透了老廖的心扉。无声的黑,遮住了一切的丑恶和美好,汇同老廖眼中无尽的悔恨与愤怒,最终化作深深的无助于深。“吱呀”一声,门打开了,门外飘进亵衣如雪的艾琳娜和阿拉蕾,前者面上的泪珠冻住了不少,冰凉凉的,像珍珠;后者面上一脸恍然,隐带怜惜。

    “哥!我们杀回去!一定要把那些人碎尸万段挫骨扬灰!领主不管自己的战士、领民的安全,这样的领主罪当灭族!”深埋颈间的脸,冰冷彻骨,却温透了老廖的心。老廖回手搂住艾琳娜,无奈却又疼的道:

    “既然听到了干嘛不进来,也不怕冻出个好歹,赶紧上去捂捂,等下叫人烧点儿姜汤。”老廖早就听到了两人的声音,只是有阿拉蕾在,他知道瞒不住,也不想瞒。只是他没想到,这里的女孩都是这么善良。即便是貌似理智的阿拉蕾,也能流露出如此表

    “你们的世界和这里不一样吧?是不是皇权太重,根本无路可逃,否则,以你的格,不可能放弃彻底复仇的机会选择自尽!”阿拉蕾一语中的,老廖却无言可对。两个世界终究差距太大,眼前的女子们,根本不明白,那个病态的世界,有病的不是某个人、某些人,而是整个社会。真算起来,正是麻木不仁的自己,谋杀了自己的家人。

    “我和莎莉叶都没有破开虚空的能力,不过我猜你可能知道甚至见过破开虚空的上位神族,因此才念念不忘那个世界。或许,你这具怪异的体就是出自那人之手吧?”阿拉蕾说着,第一次握住握住了老廖的手,感受片刻后又道:“你的体很怪异,内藏纯净的元素力几乎接近纯能量聚合体的状态,也正因此你才无法调动元素力量,因为自然界根本没有有资格和你体内能量沟通融合的元素力。”

重要声明:小说《死灵狂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