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差辈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何不听风 书名:死灵狂潮
    ">

    至于被老廖强行塞入队伍的艾琳娜与丽贝卡两人,根本不敢穿着绷得前凸后翘、丘林妙曼的紧皮衣出门,在众人发誓赌咒之下好说歹说总算出了门,只是两件裘皮大衣却遮住了众人喷火的眼睛。不过,天生丽质的两人,清纯可人的脸蛋儿在裘皮大衣的衬托下又多了几分成熟高贵之美,反倒比黑色皮衣赤.惑更加迷人。

    其实老廖在众人造型定型时就觉得有些遗憾,因此老廖决定尽快向矮人大叔们申请各色水晶石的支援,到时候怎么滴也得整出一批型男美女必备的彰显个的墨镜出来。依着老廖的本意,虎人弄个八百瓦超级电光头,再卡支黑水晶鼻夹镜,那岂不是比骇客帝国里面的酷黑人还黑人。

    -----------------

    可惜青洋溢、荷尔蒙散发的游行队伍的缔造者却无缘参与此次必将轰动的处女秀。克莱门蒂娜.康迪公爵的强制征召虽说很有假公济私的嫌疑,但毕竟康迪公爵不是闲的蛋疼的少男少女,之所以留下老廖,实在是有些事必须要谈谈了。

    老廖对此心知肚明,自己与莎莉叶的份问题暂且告一段落,可站队之后的麻烦才刚刚开始。

    在简单的洗头、按摩过程中,老廖发现克莱门蒂娜.康迪公爵大人无疑是个极其出色的顾客,整个过程中康迪公爵一直保持着长辈的慈,以略显亲和的话语声主动引导着话题。在聊天中提到老廖世时,也不忘做出适当的表,似乎仅仅处于对晚辈的关。因此毫无压力的老廖飞舞着剪刀的同时,也没忘小小的拍拍马

    不过,不到四十的康迪公爵也确实当得起老廖的夸赞。毕竟,眼前这位可是当年以艳善良而著称的冰息领女神。以至如卡尔蒂尼.烈坦如此豪侠人物,也仅仅因为一副画册而不远万里的赶来朝拜,并因此结成良缘。所以老廖夸起来毫无心理负担,反而觉得自个儿贫乏的夸赞有点儿配不上眼前这位艳若桃李的成熟贵妇人。

    “你小子还会理发?”

    嘁嘁咔咔的剪刀碎响中,刚刚赶过来的卡尔蒂尼.烈坦领主大人诧异的道,也不等回话,自顾自的顺势一股坐进铺着软垫的高背椅中,拎过一截铜管“咕嘟嘟”一通猛咂,惬意的憋了半晌,吐出了一口浓烟缭绕。

    卡尔蒂尼此刻的声音平和亲切,一点儿也没当以势压人的蛮横气势。可惜老廖根本被没注意到,瞪着一双狗眼直冒傻气的老廖吃惊于那熟悉的烟草味道,以及突见水烟的惊诧之中。贪婪之溢于言表。

    卡尔蒂尼大人挥手撤下一干随从,有点儿无奈的看着呆若木鸡的傻小子,直到老卡在老廖面前晃了晃手中的水烟管,后者才一脸焦灼的急道:“算不上吧,十多年的军旅生涯中在战友头上练得,折腾来折腾去的也算有了点心得。那啥,领主大人,您手里的是水烟?”突遇最,让老廖有点儿失心疯,急慌慌的差点没把康迪公爵的一头秀发给毁了。

    “小家伙,看着点!算了算了,你给随便收拾下,我去找你安排的那个形象顾问吧!”克莱门蒂娜眼见不是个事,只能悻悻的让老廖赶紧收尾。话说这事其实真的满难为老廖的,他那手艺,剃光头剪板寸还成,对上女人,除了一手利落的短碎还拿得出手,也只能在原有基础上修个边子打打杂,想让他玩出博大精深的烫、染、盘一条龙,那抱歉,就两字——没戏。

    被抓了壮丁的老廖也解释过,所以但见剪刀嚯嚯碎发洋洋,其实不过是简单的修边而已。此时正主儿发话,老廖又心系水烟,三两下就将手头的活计收尾,便虎头蛇尾的歇了场。不过克莱门蒂娜此行也不是没有收获,老廖不会做女发,可不会做还不会说么,方才聊天的当儿,老廖也顺便帮领主的形象顾问们开拓了一番眼界,有关烫、染、盘、冷暖感和明亮度等等乌七八糟一通乱造,幸好人家都是专业人士,连比带划的也算是明白了不少,就差找点人手练练手艺了。

    这不,任务完成的康迪公爵扭头而去,看方向应该是去找一干形象顾问们,估摸着应该是研究老廖讲过的贵妃坠马髻了。少了克莱门蒂娜,老廖明显放松了许多,都说儿亲妈女亲爹也不是没有道理,你看,老廖尊重克莱门蒂娜明显多过老卡。其实主要是大气爽朗的老卡看起来比克莱门蒂娜公爵夫人随意多了。

    老卡又深咂了一口水烟,浓郁的烟草味儿瞬间击碎了老廖的矜持。这股子味儿有时间没闻到了,憋得太久的老廖甚至隐隐觉得有点儿晕,想都没想就递出了一对狗爪子。“烟酒不分家,您老不带这么欺负人的!”抢劫未遂的老廖直冲卡尔蒂尼直嚷嚷,这场面老卡明显没意识到,一时间有点儿恍惚,不过还好,下一刻老卡变戏法似得又拽出一把水烟壶,顺手塞进了老廖伸来的魔爪。

    “你小子行啊,再不给你,你是不是也和我玩决斗啊!”卡尔蒂尼领主大人老练的吐着烟圈,顺带也不忘损老廖一句。后者一脸拓油,一气儿深深的连裹三口,久未尝烟味的家伙太过贪婪,差点儿没当场被大量尼古丁给熏晕过去,待回过神时,就见卡尔蒂尼一脸的无奈。老廖估摸着也就是这位涵养够深,换别个领主,早呼唤援军当场剿灭自个这妄自尊大的家伙了。

    “嘿,您老这话说的,只要你告诉我这些烟草是哪整的,从今起您就是我亲大叔,您说话我办事,什么杀人放火抄家灭口的,保管干净利落没手尾!这些事儿和咱专业对口啊。”吃着碗里的恨着锅里的,说的就是这号没皮脸。

    “这是给你的公主巡守者徽章,有了这个,你也算我冰息领在册小贵族之一了,至于家族徽章之类的你自己拿主意吧!嗯,伦纳家的丽贝卡那小丫头不错,这方面应该能帮你出出主意,至于长公主下的行宫尚需时,暂时就住在伦纳家吧!对了,你应该不知道,丽贝卡就出自伦纳家族,这次清理反叛的过程中圣也有出力,因此替伦纳家族拿下了华纳家族的府邸,也算是结个善缘吧。”

    老卡说着将一枚银质勋章放在了老廖手中,五边形的徽章银辉闪烁,银质器物特有的黑色沉淀勾勒出浮雕的一副公主巡猎图,只是女兮兮的造像别致有余大气不足,老廖不是很喜欢,不过这玩意也算是老廖来到异世后获得的第一份份证明文件了。

    “您老办事我放心,不过您看是不是?”老廖假惺惺地客气着。面对烟草的惑,徽章什么的不过是浮云。

    “得,瞧你那点儿出息,你说的烟草我还真不知道哪有!”卡尔蒂尼眼见廖然小脸儿胀得通红,不住失声笑道:“我吸的雪莲花遍布冰息领的山山水水,没啥大用,通常都是牧民们干制过后烧来提神的,后来才有人研究制成了烟膏,弄出这么个吸法,我感觉不错就试了试,没想到一吸就是七八年,为这没少遭人诟病。”

    老卡说着耸耸肩续道:“总有那么些子玩意儿拿贵族、平民的份说事,可我怎么就没见过那个贵族讲究到不吃平民提供的谷物禽蛋的!唉,都是惯的毛病啊!扔圣域饿两年,啥毛病都能给治好!”

    “雪莲花?难怪有股子冰凉感呢!也对,没烟草老子自己折腾啊,只要注意点别给毒死就行啊!”老廖这下算是有了计较,一高兴老家话又出溜出来了。“其实要我说啊,水烟虽然不错,不过没卷烟方便啊,只要把干制后的烟叶儿切成丝,找质地好点儿的纸张一卷,实在不行搞个烟锅子也成,到时候走哪儿抽哪儿,那是要派头有派头,有底气有底气啊!”

    卡尔蒂尼笑了笑,什么也没说。这小家伙明显是兴奋过头了,再耗下去鬼知道啥时候能谈谈正题。发泄过后,老廖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误,当下挤出一脸谄媚的笑,又打手势又作揖的请老卡原谅。

    “冰息领华纳家族这次算是彻底栽了,说起来还得谢谢你小子。得了,以后的麻烦事多着呢,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希望对外宣称你是毕儿的同学,来自圣域,一来可以挡住世人悠悠之口,二来方便应对辉耀帝国的官方询问。”卡尔蒂尼淡淡一笑,一副很欣慰老廖作派的样子。

    “嗯,这事好办,那以后我就十八岁了,是您老在圣域的远房亲戚,这一来应该更方便堵住那边的口舌。那我以后是不是也该管你叫叔了。”老廖呵呵一笑,世界都不同了,份年龄还算得了什么问题,权当重活了一把。

    “好,那就这么定了,以后对外你就宣称是我圣域老友的遗子,干脆你和毕儿他们几个小家伙找时间去辉耀注册个永久冒险者队伍,那边我还是有点儿老关系的,应该不麻烦。这样一来在有心人眼里算是彻底坐实了你是我早前备下的伏棋份,华纳王族应该也就断了通过辉耀帝国施加压力的念头。”老卡没想到廖然这么放得开,自己认为最麻烦的问题竟然迎刃而解。

    “有了这份剩下的事就好办了,这样,赶明我找个职位把你顺手安排了,以后你小子也算我冰息领地领主府的嫡系人马了!至于你和你家公主的过去,我不想了解也不需要了解,只是你们自己要拿出一合理的说辞,最好是把徽章、家谱之类的东西也给捋顺了。”老廖一阵惊讶,不过他眼珠子一转,立刻就意识到自己有多蠢。

重要声明:小说《死灵狂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