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型男靓女暴走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何不听风 书名:死灵狂潮
    ">

    “你大爷!算你小子牛!”饶是老廖脸皮够厚,这下也给羞了个满面通红,但觉天地虽大,却无**的一双手搁放之处,好在解铃还须系铃人,憋屈了半天,老廖狠狠踹了肇事人两脚,眼见对方痛的直哼哼也不睁眼,老廖对这个上等滚刀算是有了了解。恨恨的夸奖了句,也只能借人家内衣襟擦擦手了事。不是老廖猥琐,主要是皮甲不趁手啊。

    “我投降!”一声惊天动地的狂呼差点吓得老廖一哆嗦,还以为自个儿无意间犯了忌讳,待反应过来扭头看向声音来源处,才发现魔法师樊涛.帕克豪斯一脸的谄媚的笑,这位一脸青无限疙瘩豆叠嶂的存在,一见老廖的目光所向,很干脆的一丢手中橡木法杖,谦卑的弓着子,用一种甜的腻人的好听声音道:

    “还请公主巡守者然.廖大人不计前嫌,我六级冰霜魔法师樊涛.帕克豪斯愿意终追随然大人!”

    “呃,叫我廖大人吧!我们那疙瘩习惯这么称呼!”一听人这话,老廖释然了。

    看来王霸之气也得靠暴力支撑啊!不过这家伙够聪明,一句公主巡守者的称谓,他便成了教廷在册魔法师了,鸡贼货啊鸡贼货!不过若不是如此鸡贼的存在,老廖还真不知道怎么收这五个挑战者。

    --------------

    廖然避过了剩下的事,血腥的利益瓜分现场老廖虽然很有兴趣参加,不过冰息领地的保守派贵族们显然没大方到白痴的地步。

    生命旅程所绽放的矛盾与未知,让斯特克这个自诩智者的老人彷徨了,几乎被净赶出冰息领的他与家族成员除了不停地咒骂着老廖这个扫把星外,实在找不出更好的发泄方式。不过,他们家族毕竟还有命骂,比起那几个试图跟着他一条道走到黑而被剿杀的小家族而言,华纳的姓氏无疑是幸运而公正的,起码获得了回帝国后再接受所谓公正调查的机会。

    就因为这个不男不女的怪物坏事,让整个冰息领华纳家族一夜倒台。最倒霉的是,偏偏这个可恶的小怪物从头到尾一直都是被的。在丹尼尔面前,为维护女眷被着出手反击;在华纳家族面前,为证明清白被着面对贵族审判团;在挑战者面前,为保持荣誉被着参与决斗;可斯科特想了很久,也没发现到底是谁得他。

    于是骂得更歇斯底里了。

    廖然在领主府的人字顶上俯视很久,耳边不停传来艾琳娜、丽贝卡讨论有关叛逆贵族处理过程的谈话声,偶尔夹杂着几句对温驯仁慈的卡尔蒂尼领主大人,如此雷厉风行的处理此事的诧异惊叹。顺带的,老廖也从两女口中听到了有关卡尔蒂尼.烈坦的传说。传说中这个来自圣域的狮虎战士,当年仅仅因为对偶见的画册中克莱门蒂娜.康迪的仰慕,便一路飘红的从圣域杀至冰息领,甚至连一头成年地行龙也倒在了他的剑下。

    看不出来,那个和煦的如同阳光般的大叔,曾经也是个追星族!

    老廖如是说。

    只是两女的话今天来翻来覆去就那么多,一点点新意都没有,万般无奈下老廖再次像莎莉叶求救,装的神圣不可侵犯宛如雕塑般落满雪花也一动不动的公主下,没好气的白了老廖一眼,下一秒便兴高采烈趁着夜色掩护,轮番带着两女玩矮人羽翼去了。

    这已经是风靡冰息领的最佳娱乐活动,靠着它,狮虎少领主毕达姆、虎人狂战士鹏翼、狼人旭风已经完全载到了老廖手中,嗯,当然,以老廖的仁慈,时不时也会给五个投诚挑战者爽一把的自由,反正以莎莉叶一指洞金的凶悍,已经没人敢尝试逃跑了。

    站在冰息领最高建筑物之端,老廖不止一次的发出叹息。习惯了大城市的繁华,面前冰息领人所骄傲的繁华,对老廖而言无疑是一种煎熬,自己早就在营盘中过够了出而作落而眠的生活,直到现在老廖都记得那时候,一旦有机会逃出樊笼的战友们,是如何混迹灯红酒绿的万花筒中不可自拔,即便外出时间短暂不能喝酒过夜的狂疯,好歹也有电影院、网吧、咖啡馆之类的场所供人消遣。

    而这里,落后除了酒馆就是酒馆,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娱乐基本靠x,这比老家县城还单调的子该怎么熬。老廖想了很久,最后只能一捶大腿痛哭流睇诅咒道:“谁他m剥夺了我呼呼大睡的权利!”

    接近一周了,精力过剩的老廖只勉强睡了一夜,剩下的时间几乎都耗在了狼人旭风的边,倒不是男男之洋溢,关键是只有狼人才有那么大的精神陪着他半夜练刀。狼人用刀,且是厚背单刃正儿八经的双刀,这一点倒是出乎老廖意料,毕竟就老廖所见,这个世界使用最多的武器是各种西式剑,即便那些所谓的双刀武士,使用的也不过是剑脊加厚的双刃单手剑。

    擅长观察、总结的旭风对此疑惑的解答一如既往的深刻:“不管是双刃还是单刃,只要伤口够深够长,就足以杀人,刀比起剑,更适合男人!”所以老廖决定学双手持刀术。

    “有速度有力量够灵活,这些条件能最大的发挥出双刀的杀伤。”这是狼人旭风.亚力说的。老廖在认可之后补了一句,要是换成双手重剑那么强劲的九环刀、开山刀或者鬼头刀,纯用劈的就能横行天下。

    “你大爷,那还学个!一人发一柄铡刀多方便!可谁能抡的动?”闹清楚了老廖说的家什最少六十斤以上的狼人歇斯底里的怒了,连老廖的口头禅都爆了出来。!

    “我能!”

    “那你找我学什么双刀?”

    老廖呐呐了半天,终于憋出来句:“人家现在不是手短么!”

    以毕达姆为首的一干围观者哄堂大笑,总算找到了逝去已久的平衡。

    矮矬子最终泪流满面……

    廖然刚学会不拿刀割自己,耍了两刀花,陪练毕达姆就栽了。金色飘逸的长发已然成为过去。老廖一边挨着他的骂,一边安慰道:“这年头谁还玩披肩啊!等哥给你削个不等式,绝对一眼震翻狼人那小白脸!”

    “你大爷,我招你惹你了!”旭风怒骂,两眼直勾勾的望着漫天飞舞的金毛。

    “狮虎人这傻货被毁容了!”一众围观者心道。

    艾琳娜立刻从老廖后闪了出来,小脑袋上一头利落的栗色短碎轻盈跳跃。

    “艾琳娜?”丽贝卡眯缝着大眼睛不解的问道,层次分明剪裁的恰到好处的漆黑长发随风飞舞。

    “廖哥哥,你看我这发型是不是该修修了?”艾琳娜蛇腰款摆,小猫步走的不伦不类,虽然看起来大伙儿都被艾琳娜的新造型震撼了,只是老廖没好意思声张,太做作了,跟自个说的t台名模的境界差距还很大啊!有必要在集训一下,这事先记下了。

    “嗯……是有点儿,那等给老毕剪完再给你修修!”老廖极其自然的把卖弄风不小心演绎成风的艾琳娜往后拉了拉,尽职尽责的继续客串理发师。这还是当兵时打下的底子,虽说除了光头、板寸类的利落发型,其它手艺潮了点,不过足以应付眼下的小场面。

    观众们突然风一样围过来,手舞足蹈的冲着老廖直吼。

    “给我来个短的,就像艾琳娜那样!”这是饱受茂盛毛发折磨的金毛虎人鹏翼。

    “我要丽贝卡那样的,对,就跟这一样样的!”这是扎着银灰长辫审美极端不同凡响的狼人旭风。

    “我们也要短发!”这是一干武士追随者。

    “我,我……给我来个最特别的!”这是魔法师樊涛。

    莎莉叶在旁边摇头失笑,一头平滑如镜的垂直金色长发随意流淌。这一刻天然雕饰的绝色天使妩媚尽显。

    “得,都有份,保证人人满意!”至今寸草未生的老廖心头大乐,嘿,今夜过后冰息领必将掀起短发风潮。

    这能算蝴蝶效应不?

    翌,冰息领酷哥靓妹暴走团火线出击。由领主府出发的队伍计划横扫整个冰息领城区,包括贵族区、贸易区、商旅区及贫民区在内,全程徒步争取坐到满城尽知,只为让世人领略短发造型之飘逸。狮虎少领主毕达姆为了此次演出能获得圆满成功,特地准备了多服装,最后还是听从了老廖的意见,一色儿的黑甲、黑靴、黑皮裤,据说这叫黑.社会!

    演出队伍尚未出动,已然获得了全领主府的广泛关注,克莱门蒂娜.康迪公爵第一时间强征了发型设计师公主守护者廖然,与女儿毕瑞一同前往临时改建的领主发艺室。其后百忙之中抽空赶来的卡尔蒂尼领主大人,挥动家法——米许长的活蛇鞭,只抽得扬言要弃武从艺的少领主毕达姆抱头鼠窜,直到小毕同志忍痛割发誓不再提此事,才算作罢。

    以小毕金色不等式三七分为首的队伍,在一干人等的注目礼下直直开出门外,在冰息领的寒载下了一地黑苗。

    也是这一次大撞衫,才让众人第一次发现,一样的衣饰在不一样的男人上,总能散发出各不不同的魅力。狮虎少领主飘逸的金发,在一黑皮的衬托下更显桀骜不群的气质,冰冷冷的黑皮在他散漫疲懒的嘴角迁出的那一抹温煦笑容下,竟给人一种邻家大男孩般特有的亲切感。

    高两米五的虎人鹏翼,一头刚劲威猛的的金色大背头,黑色皮衣下的肌虬结成块,邻人不敢视;狼人旭风暴躁中略带疯狂的银灰色七伽社发型利落干脆,黑白双色的强烈冲击令人眩目;而后各色板寸们则深得中南海保镖之精髓,一水儿的黑色皮衣,一概紧抿双唇一言不发,冷酷如刀的眼神“嗖嗖嗖”的向试图靠近的围观者,内敛的黑也遮不住的冷厉“咻咻”外放。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应要求得到了特别发型——被剃了秃瓢的樊涛丝毫没有半分型男作派,重峦叠嶂的青美丽疙瘩痘也遮不住红光满面的凄凉,单体薄的法师显然缺乏锻炼,一皮甲完全无法抵御冰息领的酷寒,简单来说,被强制穿皮甲的娃这次被冻惨了。

重要声明:小说《死灵狂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