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暴力书写真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何不听风 书名:死灵狂潮
    ">

    挑战者乃至一干贵族的脸瞬间白了,没人能想得到,沉寂已久的冰息领地名义上的最高掌权者——领主府两大势力烈坦家族与康迪家族不动则以,一动便是疾风暴雨般的凶猛攻势。短短百余字,已经坐实了两个外来者的异国公主巡猎的王族份,同时将华纳家族以及一干支持者的谋杀投诉,变成了公主守护骑士为守护名誉而进行决斗。

    不管输赢,袭击异国公主的罪名已经坐实了。

    克莱门蒂娜水眸盈转,对记忆与现实忽然重叠般盛气凌人的丈夫妩媚一笑.后者一脸牙疼的表,老妻啥都好,就是太漂亮啊!不然自己能让人玩二傻子似得忽悠这么久,要不是这个祸事精般的小兔崽子突然跳出来,还真不知道结局如何呢。

    想起儿子那夜执意要求自己介入此事时的固执,老卡突然觉得,或许,这就是命运。

    ----------

    异族长老院梦游的老头子蒙似乎刚刚睡醒一般,一股脑儿围向了卡尔蒂尼领主大人一桌。他们不傻,既然已经明刀明枪的开战了,继续装墙头草,就等着事后收尸吧。保守派的贵族们络却又不失礼节的各自迎上长老们,双方好似街头偶遇的老友般叙话,不时爆发出一阵爽朗笑声。一干激进派贵族面面相觑,小声讨论着,最终一多半选择了加入保守派的大家庭。

    都是地方势力,平时浑水摸鱼思谋点儿个人利益也就罢了。眼前大势已定,着实犯不着跟着辉耀帝国华纳家族的二杆子新兴势力一条道走到黑。华纳是辉耀帝国的王族不假,可闷在冰息领的华纳家族充其量不过是华纳王族的先锋军、桥头堡,事成了自然一举跃上高位,可万一失败呢?结局无外乎一枚弃子而已,眼下的况即便邀天之幸他的王族远亲愿意出手相助,有了袭击异国公主并私蓄武士前科的家族,能保住家族徽章传承已是极限了。

    可关键是,所谓的辉耀帝国三大王族不过是神圣教廷册封皇帝时的官方候选者而已。赶上那一天帝国实力崛起,一举推翻神圣教廷的国教地位;或者神圣教廷实力再涨彻底否决帝国制,又或直接弄个傀儡送上王座都有可能。到时候什么三大王族不过是个笑话。这世界说到底还是暴力说了算,自己的牙齿不够硬,就别怪面包不够软。更何况如今掌权者是霍夫曼.尤里陛下,年轻气盛的霍夫曼.尤里皇帝没个三五十年怕是不会主动让位的。

    ------------

    份一定,压力尽去。胜利女神的裙角随风轻摆,将其中神秘在这一霎那毫无遮掩的放在老廖眼前。方才还似乎犹豫不决摇摆不定的老廖瞬间消失,一个邪笑狰狞的玉娃娃就这么突兀的诞生了,一如刚上的那黑中透红的恶月战甲,又似那一溜儿锋芒毕现的矮人战斧,那一排小树苗般茁壮成长的标枪。这一刻持菱镖去须的老廖,诚恳的摸样像极了屠夫面对猎物时的虔诚。

    一众挑战者的脸这次全白了,出来混的没几个二傻子。斯特克.华纳一家面庞的颜色犹如魔法师雪白的冰霜法袍,只要没瞎都能看得懂,他们完了。更重要的是他们不是华纳家族的嫡系,更不是华纳王族的嫡系,他们只是一帮佣兵,甚至互相之间都谈不上熟悉,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无非是为了一步登天的**,六级战力只是代表了拥有晋升为小贵族的资格,或许在正规军中捞个军官的份打拼一下,还有机会获得地位再次晋升的机会,可军官的位置一个箩卜一个坑,想爬上去免不了踩着别人的肩头,可这年头谁比谁傻啊,还指不定谁是踏脚石呢。

    不过还好,还有机会,起码眼前就有个公主巡守者的头衔,在等待着他们去掳取,可对方会给他们机会么。那军火商清仓般的武备可不是看着好玩,阳光下闪耀的锋芒也绝不是夏夜星光那般无害。魔法师樊涛.帕克豪斯突然觉得嘴角苦涩,若不是自己的贪婪,凭借魔法师在军部的特殊地位,想轻松登天或许很难,但想获得世袭贵族的份,却比六级战士们简单太多了,最多只要付出足够的时间苦熬而已。

    “嘿,哥几个,不想打,您几位就动动嘴皮子,认个输以后跟我混也成,自个儿连夜出走也行。要我说呢,诸位不若跟着我试试,可别看哥哥面相嫩,手底下还真有几膀子蛮力,要不这样,诸位实在不好意思的话,咱先练练手,争取不出人命能成不!”老廖志风得意的等了好久,愣是不见挑战者们主动,突然明白了对方的处境,不由得心花怒放,好嘛,这几位是典型的走投无路咯,哥这么善狼,怎么也得给人家指条明路啊。

    "兔崽子找死!"

    魔法师樊涛.帕克豪斯呐呐着还没来得及搭话,就听狂战士一声雷霆暴喝,双臂一绞车**斧,直扑玉娃娃般的然.廖而去。两名游者见状,下意识的手弩一抬就是一串箭雨,双刀武士中偏瘦那人犹豫了一下,最终一咬牙退向了一旁。樊涛.帕克豪斯还没想清楚自己的立场,就见那玉娃娃就地一个前滚躲开了弩箭攒,翻而起时已经扎入了狂战士怀中。

    那狂战士也算了得,双手一错一压,想借斧面挡的一挡,只是车**斧虽然攻击力十足,狂战士本的反映也不慢,可光柄长就米许的战斧毕竟不是轻型武器,仓促间哪能玩的如此花巧。而对方不避不让借着高优势简单的一个前滚,轻松就让过了弩箭压制,顺带还闪进了狂战士攻击内圈,挡住了一干盟友的视线,须臾之间狂战士已失了偷袭先手,这会儿就算自己想救援,也得找得到施法目标啊。

    可怜老廖漂亮话刚说完,请等着王八之气一出,小弟纳头便拜,没曾想这帮兔崽子玩突袭还上瘾了。只是方才瓦伦尔那手双剑急袭还算以快打快,这狂战士玩的是哪出啊,又呼又喝的也就罢了,那两米三出头的大个子,想装看不见也得有人信啊!眼见王霸之气没戏,老廖也不言语,把手一甩,正模拟剃须的菱镖镖向最近的双刀武士,自个闷头扎进了狂战士中门大开的怀抱。

    这一刻矮矬子的优势尽显,两米三的大个头对上米四出头还团翻滚的小家伙,那一份憋屈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一待近,老廖二话不说冲着大个子的腰肋就是一击猛锥,青竹杖如凤点头直落大个子的第二心脏,穿甲裂的竹杖不见一丝迟滞,把狂战士的腰眼通成了天窗。两米三的猛汉愣是连遗言都没半句,便自死。

    甩匕、团、翻滚、出击整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直到此刻“叮!当啷……”的一声脆响传来,却是老廖甩出的匕首带着双刀武士用作格挡的两把剑一同落地,虎口突突直跳血液飞溅的双刀武士脸都绿了,这还只是支匕首大小的飞镖,就有这么大劲道,若要是换做那强横厚重的矮人战斧,怕是得连人带刀一劈两拌截。

    一死一伤不过眨眼时间,老廖在彠中犹自不觉,但落在围观者眼中却是几番滋味在心头。以华纳为首的几支家族组成的小团体此刻的绝望难以言喻。一大早还信誓旦旦以为能借此机会在众贵族环视的况下,彻底消除康迪家族及领主卡尔蒂尼威望的众人,几乎就在老廖无意中点破机关的同时,便陷入了领主府一干势力的包围之中,原本势均力敌的况,也随着异族长老院的全面介入而被打破。

    同样擅长双剑的毕达姆一脸呆滞,半晌才有些庆幸又有点儿侥幸的向虎人鹏翼.亚拉苏说道:“早跟你说过重型武器刚劲有余灵活不足,看看,要是对上他,这就是你的下场!”两米五的虎人狂战士鹏翼.亚拉苏双手各持重型战斧、战锤,嘴角扭了扭不屑的道:“让我这板和这小子拼力气还成,干仗就别扯了,弯的跟虾米似得不难受死也得憋屈死。”

    一霜纹紧皮甲俊朗阳光的狼人旭风.亚力笑了笑,一指场中道:“我们三单对单,不谈异能的话很难干的过这小子。算上异能的话,毕达姆靠着移动攻速双加成自保有余,接好技能的话胜败还难说,鹏翼虎人异能主要加成就是跳跃能力和爆发力,到时候怕是只能跟着吃土。我的狼行对上他,速度和爆发力倒是足够,就怕抓不住这家伙,你们看,他的动作太灵活了。”

    狼人旭风话语未落,只见场中那玉娃娃似得家伙触地翻转,以令人不可思议的灵活手就地折腰,在两个游者不可思议的目光中电而至,就在双方即将接触的那一瞬间玉娃娃弹而起,头前脚后的犹如离铉之箭般狞厉。真当众人以为玉娃娃要以头槌破敌时,那人却双手一圈搂住了靠前一人的脖颈,就势发力双腿弹般绷得笔直,马刺战靴直中后者膛,“砰!”一声闷响,遭此重击的游者应声而飞,待落地时前已跟莽牛踩过的雪壳子似也塌落,眼见活不成了。

    一脚踹死个游者,老廖本想顺手扭断怀中游者的脖颈,没想到这货倒也干脆,不待老廖动手,双脚一软径自晕倒在地,害的耍帅老廖无处借力,硬生生撂倒当场。讪讪一笑的老廖起时,但觉手中湿糯,一看才发现,好么,游者晕前也没忘了坑老廖一手,用淋漓的尿液表达了对如此不人道的恐吓举动的不满。

    ---------------

    一觉睡起来头晕眼花,下回再也不敢把头插在暖气片上了。

重要声明:小说《死灵狂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