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公主是怎么炼成的A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何不听风 书名:死灵狂潮
    ">

    合法伤害权是当权者者最得意的特权之一。

    -----------

    廖然上猛然爆发的冷冽惊得毕达姆一阵侧目,莎莉叶明显听到了老廖的话,不知为何好感大增,当下说道:“我刚才就想动手,被妹妹拦住了。”说着有些生气又有点怜惜的轻抚着艾琳娜的手臂,小女孩泪光盈盈的对她凄然一笑,莎莉叶这才接着道:“她说这里是她第二个家,这里没了就只能回冷冷清清的半精灵村落了!说到底还是舍不得这些废物死。”莎莉叶说着说着又来了气,狠狠一指头点在老廖头上:“你也是废物,怎么不护着点小艾!我妹子这伤要是不好,我…我…我还让你飞!”

    莎莉叶下手很重,鸡蛋大的青疙瘩几乎刚抬手就长了出来,也真就是莎莉叶这老妖怪如许可怖,等闲人来一榔头,也不定有没有这一指头效果大。老廖没躲,也不想躲,有时候疼能有效缓解心痛。小丫头太可怜了,自怜世的她往里总在黑石一众好友的呵护下,这次突遭人辱受到的打击太重。而上的伤又不知道会不会落下疤痕,那地方以老廖对伤疤就是勋章的态度都难以释怀!

    说到底都是自己大意了,老以为是个人都能看出自己的不凡,却没想到,就凭自己这小模样,怕是街头乞丐都敢上来踹两脚。三十岁的尕老汉难得心思细腻了一把,突然老廖觉得自己有些理解女人了,她们也许不在乎生死、也许不在乎伤痛,她们在乎的只是有没有人陪,有没有人愿意真心真意的呵护着她、照顾着她。

    廖然毫无佯怼坦然被殴的表现看在毕达姆等一干观众眼中又是另一番模样。其中以毕达姆感触最深,老廖的手段在场的只有他见过,弄死那几个护卫跟玩一样。小毕自认换上自己也不一定那么利落,不是说弄不死,关键是老廖下手太毒太狠,从头到尾全是爆头,明显是战场上下来的老兵,留不出手,出手不留!这一来莎莉叶轻飘飘的一指所带来的震撼也被无限放大,难道正是那个什么云中城的公主?老毕有点儿吃不准了,这事还真得让老爸参详参详。

    心底柔善的艾琳娜最终还是没点头,就那么抽抽噎噎的靠在丽贝卡的怀中睡着了,后者两眼哭得通红,不断抚摸这艾琳娜的长发轻声的哼着催眠调。心事重重老廖随口道了声谢,顺手抱过艾琳娜,就那么横抱怀中走了出去。

    受害者家族的护卫们一拥而上,骂骂咧咧的冲撞着领主府的护卫们组成的防线,没等双方分出个高下,老廖单手抄起一柄矮人战斧抡圆了砸,一声爆响碎石四溅,坚硬的岩石地面上一片狼藉,夕阳余晖中扭曲迸裂的战斧分外狰狞!

    “谁敢放肆!云中城帝国长公主莎莉叶下的贴卫、帝国一等伯爵、死亡圣器的守护者——然.廖誓杀不饶!”在一路眼珠子乱滚的道路上,廖然不屑的探出中指大骂道:“一群没卵蛋的猪!”

    飘然若仙的莎莉叶骄傲依旧,卸去皮甲换上了天使战裙的女子冷艳无双,一对洁白羽翼轻轻拍打着,足不沾地的默默跟随着开路的老廖。人群的惊叹声方起,便被廖然冰冷嗜血的眼神生生掐断。这一刻莎莉叶突然觉得魂体不符的玉娃娃也没那么坏,起码还有几分担当。

    老廖一直不知道,其实不管是莎莉叶还是阿拉蕾,她们都能看穿老廖的灵魂,这是他们作为人类灵魂守护者的天赋。阿拉蕾之所以跟着他,也是为了看看这具有着人类灵魂的诡异元素体到底是如何形成的,而莎莉叶之所以针对廖然,也只是因为老廖嗜血的灵魂中装满了邪恶与毁灭。只是这一刻,莎莉叶又对老廖的灵魂多了几分理解。

    从没有尝试过忍耐滋味的莎莉叶,第一次尝到了忍耐过后的心中酸涩。这就是贯穿凡人一生中最多的感么?莎莉叶不知道这样的酸涩自己还能咽下多少。只是这一刻她知道,只需要那人的一个眼神的暗示、一句凄冷的终结,妖艳的死亡之花必将绽放。

    ----------------

    由于最后一刻莎莉叶的惊人表现,导致整个冰息领陷入了短暂的混乱。不管莎莉叶是不是所谓的云中城公主,也不管廖然是否真的守护着所谓的死亡圣器,两人的强大已经震慑住了所有人。而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万一确定两人的份,那么后续工作如何展开,毕竟这么严重的流血事件,不管是真是假,总要有一个结局。

    整整一天一夜的时间内,冰息领各势力豪强奔走相告,不同的目的不同的利益结成了三大团体,这些团体不外乎保守的传统贵族势力,激进的新生势力,以及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部落势力,三大团体毫无例外的聚集在了各自的旗下。代表保守势力的烈坦家族、代表激进势力的华纳家族、以及部落联合体的意志衍生——异族长老院。

    然而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百年来一直没有正式介入冰息领世俗势力的神圣教廷在第二傍晚时分发出了通告。通告表示,由于有证据证明不死的亡灵正在意图重现黑潮,所以冰息圣主掌者--十二红衣大主教之一冰霜神术使凯瑞,有理由认为塔兰大陆此刻的邪恶蔓延,已经超出可世人想像,因此,此次事关邪恶的审判应当在圣召开。

    与此同时,有关山地联盟半年前向神圣教廷提供了大量上古遗物的消息不胫而走,甚至传出教廷已经破译出这些上古遗物中所蕴涵的秘密,这个秘密就是有关于天之使徒即将降世的预言。而预言中的天使似乎正指出现在冰息领的莎莉叶公主一行,并疯传由于至高神的使者在冰息领遭遇了不公正待遇,死亡圣器的守护人怀疑,整个冰息领已经堕落,完全倒向了致力于毁灭的不死亡灵,因此守护死亡圣器的使者正在考虑使用圣器之威清除邪恶的正当

    对此消息不屑者有之,忏悔者有之,歇斯底里者有之……但是不管他们怎么想,老廖所要的效果已经达到了。对于擅长混水摸鱼火中取粟的老廖而言,眼下世俗势力的代表们显然被神权势力突然发力的闷棍敲了个头晕眼花,竟然没能在第一时间制止谣言扩散,甚至都没敢派人前来交涉,明显已经失了方寸。

    一连三天,冰息领一众才算勉强消化了此次事件带来的信息,以三大团体派出的精英代表组成的审判团终于受理了,有关云中城公主莎莉叶于摇篮酒馆受袭案及丹尼尔.华纳等贵族子嗣于摇篮酒馆被杀案的投诉。由于两案并作一案后难以定位原被告双方关系故而同时审理,并因为某些不便宣诸于口的理由,此次审理调查工作决定于神圣教廷冰息圣展开,对此双方表示了各自的不满。

    ------------

    塔兰历3401年2月18,晴朗无云。一大早街头巷尾的人群浩浩的直奔冰息圣,以期能看到传说中的天之使者,顺便相互交流此次事件的各种有的没得的消息,毕竟这么大件事可是平时少有的闹,听说嚣张跋扈的那帮贵族小子一下子死了大半呢。三支贵族车队的出现令人群的兴奋达到高.潮,也令卡尔蒂尼领主大人戏谑的笑了。

    “有意思的小家伙!”领主大人如是说。克莱门蒂娜·康迪伯爵——这位领主大人的夫人,毕达姆.烈坦的母亲,冰息领地地方势力中最古老家族的当代掌舵人,金发轻轻一甩,矜持的笑道:“手段下作了点,不过很有用,说不定真能搅动这一摊死水。”说着顺手捏了把领主大人,续道:“毕儿也蛮喜欢这家伙,要说你们父子啊,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真不知道你们烈坦家的为什么都这么好斗!”

    人群中突然爆发出一阵:“血武士康迪…血武士康迪…”的战歌声,嘹亮自豪的口号直冲天际。领主大人卡尔蒂尼挥手致意,卡莱蒙蒂娜.康迪伯爵却只是微微点点头,骨子里的骄傲在这一刻显露无疑。见到领主夫人回礼人群又是一阵欢呼声,他们熟悉康迪家的这位小姐,这位集美丽、善良、荣誉、骄傲于一的康迪家小姐,是所有冰息领人的骄傲。

    所有冰息领人都知道,若不是当年康迪祖上蒙泰来·康迪率领冰息领地方军拼死搏杀血战年余,最终击退死潮,冰息领早被死潮吞噬占据,成为兽人战场般的死地。那一次死潮爆发在这片大陆上留下了太多伤痕,兽人帝国千里焦土,巨人领地彻底沉寂,若不是蒙泰来.康迪战神附体般勇猛的搏杀挡住了把冰息领作为第三战场的死灵大军,也许塔兰大陆已然沦陷。

    只可惜冰息领乃至辉耀帝国有史以来伟大的战士、帝国唯一凭借个人功绩晋升血武士伯爵封号的蒙泰来·康迪,在战火将息的最后一夜落下了帷幕,只留下一段可歌可泣的血腥荣耀,与年方八岁的幼子。自那夜后,冰息领残众勒石为碑,以巫妖王之血刻下了终守护康迪家族的血誓,也正是因为这誓言,康迪的后裔成为了冰息领永世之主。

    -------------------

    这会儿老廖正悠哉悠哉的满圣瞎晃,几天来借着毕达姆的帮助,狂舞着三寸之舌编织陷阱的老廖着实累到了,这也多亏了有小毕这土著拾缺补漏,否则缺乏第一手资料的老廖还真玩不转。如今大事已定,老廖决定放松一下,免得关键时刻腮帮子抽筋,那才麻烦了。终于有了些许闲暇的老廖也不敢走远,只能将就将就在圣转转。

重要声明:小说《死灵狂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