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早安.冰息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何不听风 书名:死灵狂潮
    ">

    第一章全自动三角翼?

    群山延绵渐去,山林寂静依旧。

    耸立眼前的便是落群山靠向窒息沼泽方向的最后一座高峰了。

    哨卫峰,正如它的名字一般,这座净高五百多米的山峰孤零零的笋立在十万大山的最前沿,宛如晨光中恪守职责的哨卫,守卫着延绵不觉的落群山。刀削斧凿般的山体写满了卓尔不群的险峻,孤寂落寞的绝壁侵染出孤注一掷的陡峭。苍松古木琢发须,绿带藤萝画衣衫,山岚中别有一番烟雨稠。

    有道是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老廖自认有仁有智,当然不肯错过如此好山。卡扎伊和阿里涅夫两天前刚出落山脉就返回了战锤要塞,眼下就剩老廖三人,少了矮子的牵绊,一直蜿蜒蹀躞在山脚下的老廖再不一尝心愿怕是会憋死。似模似样的装作叫人的老廖窜进阿拉蕾的帐篷放出小阿,头也不回的招呼了艾琳娜一声,便自顾自的直奔哨卫峰。

    伫山脚但觉高山仰止难望其顶,羊肠小道阡陌纵横中偶露一尾红狐白狸。老廖甩开膀子一路狂奔,自从来到异世这还是老廖第一次做自己喜欢的事,只是如今体质妖孽,攀登如此险峰竟如履平地,酣畅淋漓中难免少了几分惊险刺激。不过,怕被艾琳娜说教的老廖一时半会儿还顾不上这个问题。

    艾琳娜这几一直有些疑问,总感觉老廖和阿拉蕾之间有什么瞒着自己,尤其是每午夜临近前,阿拉蕾便会缩进帐中再无丝毫声息,即便当时聊的在闹也不例外,一直要到第二老廖叫早才会起。而老廖也特地强调过,让艾琳娜早上不要打扰阿拉蕾的修炼,可艾琳娜一连观察了好几天,也没发现老廖自己去叫早时有什么顾及的。

    本来今天艾琳娜打算好好盘问一番,没曾想自己刚刚啃完干粮,还没等喝口水呢,老廖就跟发疯了似得直奔哨卫峰而去,等到艾琳娜明白过来,已经遁入了山林之中。两女顺着老廖刻意留下的痕迹一通赶,终于在正午时分追到了老廖。必须追到了,已经到峰顶了老廖还能往哪跑。

    “廖然!你发哪门子疯啊!”

    艾琳娜那个气啊,这一通极速攀爬整的自己满草汁泥痕,虽无大碍却总不爽利,无缘无故的爬着破山不是有病么?亏得自己还是个风语手,行动间能依靠风力依托轻松许多。本来艾琳娜对自己在山林间的能力还是很有自信的,可一看阿拉蕾淡然如昔片尘不染的样子,彻底崩溃,这还是体能孱弱的法师么?于是一腔气愤喷薄而出,直向始作俑者而去。

    这一抬头便是痴了。随目远眺,但见艳阳播洒下新绿篇篇,山风浩浩拂过叠嶂山峦,云烟渺渺中古木森森,苍松白水彰显闲云野趣,便是蛮荒可怖的窒息沼泽此时望去竟也别有一番风,绿藤枯木纠结争,黑水红泥块垒分明,红褐苔原更见霜雪处处,探着那无边海岸线慢慢转,曾困扰诸人的蛮荒十万山,被层层烟岚遮掩着,偶露一角,便是一道靓丽的风景。

    “粉破梅梢,绿动萱丛,意已深。渐珠帘低卷,筇枝微步,冰开跃鲤,林暖鸣禽。荔子扶疏,竹枝哀怨,浊酒一尊和泪斟。凭栏久,叹山川冉冉,岁月駸駸。当时岂料如今。漫一事无成霜鬓侵。看故人强半,沙堤黄阁,鱼悬带玉,貂映蝉金。许国虽坚,朝天无路,万里凄凉谁寄音。东风里,有灞桥烟柳,知我归心。。”

    轻吟浅唱,陆游一首《沁园》道尽了老廖心中悲苦,家国万里路,凄凉谁寄音。默立山巅,破不开心牢困锁的老廖,独自踽踽。

    似唱似念的轻吟惊醒了艾琳娜,短暂的失神让小丫头手足无措,一时间也不知是该恼廖然惊了美梦,还是该为这偶得的无边美景放歌一首。稍息,艾琳娜突然诧异的望向廖然,这才发现小阿也和自己一样,直勾勾的望着那个步履蹒跚的影。

    幼嫩的影满是无助,浓浓的悲伤气息弥漫着,却挡不住那份孤绝。小丫头看不懂这份沧桑,只觉得黯然心伤。老天使品不尽那份孤绝,道不出此间天命。

    -----------------(突然觉得应该配上蔡幸娟的《问》做背景音乐)

    “啊…嗷…嗷……”一通人猿泰山般的嘶吼过后,老廖一脸清爽的猫向一旁,挖火坑、支烤架、磊锅台,一应炊事硬件三下五除二便弄得了,剩下捡柴拌蒜的琐事招呼两呆女过来接手,主厨大人颠窜进山林,须臾便满载而归。最近几天除了半兽人土著接济了两顿蟲虫宴,急着赶路的众人光啃干粮了。所以老廖这次下手比较狠,回来时肩扛石羊,腰缠水蛇、手拎瞪鹄,也算是水陆空三军齐备。

    老廖实在,知道心不好就得吃,吃饱了绝对就没这么多破事了,不然老古人干嘛要说饱暖思**呢?也就老廖准备充足,一排儿锅灶互不耽搁。去皮退羽好一番忙乎,蛇羹上灶,羊腿入水,爆炒瞪鹄自然得等一干大菜出锅前再持。杂事已毕,青宁烤羊排,藏密烤羊腿,西疆烤羊一溜儿上了架,待爆炒瞪鹄出了锅,丰盛的早中晚大会餐正式开始。

    不停嘴儿大扫四方的老廖自然是此番会战的主力打手,油水四溅中吃得不亦乐乎,小阿也不赖,除了吃得比老廖斯文的有限,一样也是无敌肚,就是广见填埋不见底的那种大胃汉。唯独艾琳娜急的都快哭了,被老廖酱腌过后的爆炒瞪鹄就吃的小丫头不站嘴,刷了老廖秘制酱料的各色烤羊香味四溢,还没尝个遍就饱了八分,眼瞅着蛇羹翻白浓香弥漫,小姑娘恨死两大肚汉了,不带这么馋人的。

    口腹之的猛劲一过,老廖的绅士风度算是回来了,慢条斯理的溜着烤羊排的滋味,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起来(吃这玩意也没法快)。不得不说阿拉蕾也是个好同志,闻言优雅的拿艾琳娜的蔚蓝披风擦了擦嘴,这才学着老廖溜羊排,感这一路都是有样学样的跟着组织走呢。

    “廖然,我这几天一直在研究那个游弋之语,大致上也算弄清的况,不过里面好多词汇晦涩难明,怕是还得验证一番!对了,那玩意不叫游弋之语,真不知道那帮矮子怎么弄出个这怪名字,也差的太离谱吧!”小阿大度的对小艾道了声谢,顺带呷了口蛇羹。

    “我说呢,游弋之语是够怪的。那这玩意叫啥啊?”老廖拽过了试图讲理的小艾,一把按在了自个旁,体贴的送上一串烤羊顺带悄悄答应回去就给她送漂亮衣服,小丫头这才忘了披风被当餐巾的仇。老廖得意啊,反正一也是做,两也是做,咱不差钱。

    “嗯,这个还真不好翻译,可以叫矮人的飞翔或者矮人羽翼?反正叫什么都一样,这个完了再说吧!吃饱了没,吃饱了我们就试试这东西的功能,你还别说,我看这玩意指不定正是个好东西,起码那些上古文字不是假的!”小阿说着话手就伸了过来。

    “也对!”老廖也没心思帮矮人神器正名,当下从储物空间中拿出了那条带桶扁担。小阿指着扁担上的花纹逐字逐句的详细给老廖解释了一通,老廖频频点头”末了问了句:“啥意思!什么雷霆闪电的?难不成你是说这东西是避雷针?不至于吧?一避雷针需要这么费心?”老廖这可真有点急眼了,矮人祖先不能全是缺心眼吧?家破人亡举族迁徙的关头还不忘带走避雷针?难道是怕雷神失手打错人?

    “不是你说的那样!”阿拉蕾也是急了,这上古文字像图片多过语言,所以很多时候只能意会无法言传,偏偏这些图片所表达的根本不是没见过那个世界的人所能理解的,想来想去也只有直接上手才能让这小东西明白过来,想到这阿拉蕾便招呼老廖一起直奔山巅开阔处。

    肚圆如鼓的艾琳娜终于放弃了美餐,怏怏的将锅碗瓢盆洗涮后收了起来,想过去凑闹又为廖然没主动招呼自己而生闷气,不过去吧,却又气不过那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坏妖精,越想越是心忐忑,艾琳娜犹自不觉的捻着手中花茎,饱满的紫红汁水侵染衣袖。

    正出神呢,就听见廖然一声巨吼,扭头便见廖然小小的子被一对巨翼攥在下,而廖然面朝自己这边嘶吼这什么。小丫头甜甜的笑了,灿烂金阳下的脸分外妖娆。向着老廖冲去的那一刻,艾琳娜觉得风好轻。

    --------------

    老廖这会儿一颗心七上八下,正不知道如何形容。方才阿拉蕾执意要来这片峰顶上最开阔的空地时,老廖虽然觉得奇怪但也没问,眼见沟通不能,只好按着阿拉蕾的指使一步步来。先是跟着阿拉蕾学了一感觉蛮熟悉的动作,待老廖熟练后,便按照阿拉蕾的指使把怪扁担横挑在了肩头。

    铁棍在双桶在背的老廖突然感觉,在扁担半口子形结构连接处似乎有机械构建的痕迹,耳畔传来的"咔咔"齿轮声证明了这猜测。有点儿齿轮机械的发动的意思。按照小阿的指使对拧了一下铁棍,等老廖刚想问一下小阿这事时,后传来一阵噼啪声,便觉的全一紧,放眼望去,才发现整个人已经被散发着朦朦青光金属片束的跟木乃伊似地,而眼前也被紫色水晶眼罩遮住,紧接着后便传来了庞大张力,老廖突然发现,自己成鸟人了。

    “艾琳娜!回冰息领等我!”急之下老廖张口就喊,本想招呼她别过来自己先回冰息领,没曾想不喊还好,一喊小丫头笑的一脸灿烂阳光,直着眼飞奔而来。老廖觉得这场面很美,于是很开心的笑了。

    擦,这会儿不用阿拉蕾说,老廖也知道这玩意是什么了!狗的游弋之语,这他m就是矮人祖先留给他们的羽翼,用地球话来讲,这玩意应该叫三角翼,或者全自动三角翼!可不是么,从头到尾老廖只拧了一把铁棍,就被绑上贼船了,不,上贼机了!

    这算劫机么?

重要声明:小说《死灵狂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