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善与恶的区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何不听风 书名:死灵狂潮
    ">

    加精了,欢迎同学们积极发帖。

    -------------------

    “为什么?”阿拉蕾犹自一脸不觉。

    一根手指颤抖而坚定的指向了裙内风光,背而立老廖甚至都没敢回头,由此可见对于某些事物,男人有着天生的敏感

    石雕的女人流泪的兵,眼见一脸懵懂的阿拉蕾折腾了半天也没倒腾出个一二三来,面壁思过的老廖到底不再是当年那青涩的傻帽教官了,一咬牙一跺脚,老廖冲过去一把拽起暴露狂,颠的帮人捋顺了裙角,温滑如玉、拔、弹力惊人,老廖体会到了这些词汇的真正含义。

    “这是干吗啊?”阿拉蕾迷茫的眼神,委屈的神色。这一刻老廖觉得自己像是猥亵了少女的万恶怪叔叔,天见可怜,想是想过,可毕竟没做啊!

    “那啥,把衣服穿好!你要知道男女授受不亲、男女有别、你我瓜田李下的总要顾及颜面啊,你要真有啥想法的!能不能让我考虑一下,太快了我接受不了!”最终,狐狸尾巴没藏住。

    “衣服?你是说我的战袍么?平时我们都不穿的,这里永世黑暗不见光明,我这才一直着战甲的,再说了,我下来的那时候,你们人类不是也不穿衣服吗?”阿拉蕾一脸诧异,说着话还摸了摸老廖的贴甲,冰凉质地下掩不住的火

    “你的**原罪沸腾不止!忏悔吧,孩子!”

    老廖哭了,不带这么玩人的!

    最终,老廖口水说干终于依靠女着衣物具有更加优美的观赏惑阿拉蕾做出了以后尽量穿衣服的保证,附带条件就是老廖必须提供所说的美丽衣衫,同时答应了老廖一起去光明世界游玩的提议。此提议的通过是建立在,老廖保证有办法携带阿拉蕾在夜晚降临后自主石化的体上的。

    接着话头一番打听,老廖才明白,自称天之使徒的阿拉蕾或者说莎莉叶是所谓的光与暗的双生子,混沌的宠儿。白天的莎莉叶(阿拉蕾)就是光明体,光明体拥有守护眼能力,施展这种能力的前提条件就是施法者与受施者的目光交汇,守护眼一旦释放成功,受施者将依照施法者的意愿陷入最长不超过一百个出的石化中,石化后的受施者将保持当时的体状况,直至技能终止或受到伤害。

    老廖觉得这就是世界警察一直以来励志开发的战地急救终结技,想想也是,战场上很多伤员伤势并不致命,如果拥有足够的时间转移到后方,大部分伤兵都能救回来。这玩意太了不得了,难怪称为光明守护眼,这技能一放整整能拖一百天,要是还救不回来,那只能怪自个命苦咯!

    而体的晚上则被掌握黑暗的莎莉叶占据,黑暗体拥有着依靠目光吞噬活魂的能力,一旦释放出这种能力,所有被她目光触及的生命都将受到伤害,信仰不纯者将随机失去生命力、灵智力、感知力其中之一,而虔诚信徒将依照信仰坚定的程度,在一定时间的遭遇体石化,在这种石化状态下即使受到伤害也无法转醒。

    这番信仰之论听的老廖云遮雾绕,稍微研究了下才算明白过来,什么信仰坚贞与否,不过是一次意志的鉴定。由于大多数普通人缺乏相应环境锻炼意志,所谓的信仰也就是精神力或者说意志力比起常年祈祷、修炼的施法职业者自然低一点,甚至连普通战士都比不上,毕竟刀光剑影的生活也不是人人都能过得的。

    打个比方说如果邱少云同志在此,绝对属于拥有虔诚信仰的那一波人,即便邱老肯定是坚定的无神论者,也能通过这个所谓的鉴定,而这个意志的鉴定有个最低阀值,一旦未能达标阀值的这些人遇袭,就会随机丢失命、灵、觉三魂之一,失去命魂一命呜呼,失去灵魂白痴一枚,失去觉魂五感尽丧,这种具有大面积杀伤能力的攻击不愧为代表死亡的黑暗体绝技。

    而意志坚定的同志们也没落好,这个鉴定会根据目标本的意志力为基准,激活噬魂的石化能力,意志越坚定的持续时间越短,反之则长。看起来这个噬魂能力似乎比守护眼强许多,但在老廖眼里却不是这么回事。这个鉴定过程肯定与自能力有所挂钩,能轻松杀死或者长时间石化的,铁定属于比较轻松就能搞定的,而剩下的那些反而才是真正具有威胁力的,一旦对上这种存在,这技能也就用来逃命好一点。

    这玩意就跟狙击枪和重机枪的一样,侧重点不一样,产生的效果自然不一样。守护眼就是那杆子暗中夺命的巴雷特,虽然使用条件跟狙击战术一般苛刻难觅,可不是还附带了一等一的战地急救车功能么?而噬魂就是大规模混战的中坚力量,虽然没二战杀手迫击炮那么狠,但常规战役里绝对少不了这哥的影,两者搭配起来一攻一防攻防兼备,绝对是省力省心的不二法宝。

    老廖觉得假如自己有着本领,那绝对是近乎与无敌的存在,比如一旦遇到硬茬子,只要边打边逃的找机会,到时候算好时间来个绝地大反击,就是老路亲至只要石化效果不完全失效,老廖就敢让他脱层皮。上手黑暗体掐着点子强制石化对方,熬到光明体出现直接石化一百天,到时候是打是逃任君挑选,依着老廖的意思,拼着不要青竹杖了,直接完美封印一万年啊一万年。当然这期间要是老火头能回来,屠神的勾当也不是不能干。

    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在接下来的谈话中,老廖了解到阿拉蕾(光明体,以后都如此分别,不再赘述。)的守护眼每天只能使用一次,使用对象就是莎莉叶,否则一旦夜晚降临,阿拉蕾陷入沉睡之中后,实在不知道恣意任的莎莉叶会对人类世界造成多大的伤害。这也是为什么她俩一直藏于使徒的原因之一。

    老廖觉得这是敷衍,**的敷衍,不甘心的他固执的认为阿拉蕾这是在为了多吃少干而想出的诡计,因为老廖还没见过能自己和自己进行目光交汇的存在。阿拉蕾潇洒的抛起手中的萨麦尔之光,造型别致犹如铃球的萨麦尔之光旋转着飞上高空,撒下一路温煦阳光,“啪!”一声,又落在阿拉蕾的手中。

    老廖不吭声了,因为他看到昨夜还燃烧着熊熊火光的六棱宝石,此刻白净淳透,淡淡温煦中倒影着金发碧眼的阿拉蕾狡黠的笑,以及某男玉娃娃般的脸。沉默了良久,老廖意识到自己这次算是捡了个妈,光吃不干的妈!而且这个妈还捆绑这个不定时的炸弹,指不定啥时候就会爆炸。

    于是老廖的一张脸忽明忽暗乍青又红,长久的沉默以及那张妖孽般急速变幻的脸,让阿拉蕾意识到老廖很有可能就此撒手不管,正自坎坷中,老廖笑了,笑容猥琐而得意,恍如下界偷成功得手的堕天使们,阿拉蕾突然又觉得胆战心惊。想通了的廖然觉得也没那么糟,如今不比以前了,是该安排个生活秘书了,听说,生活秘书不光管吃管喝还管谈,傻大姐漂亮又乖巧,作陪练刚刚好。

    “对了,我看外面围了不少人,不会是莎莉叶干的吧?”大势已定,老廖一脸色狼遭遇傻大姐的笑问道,表做作,语言乏味,说实在的,也就能忽悠忽悠傻大姐而已。

    “没,是我闹得!”阿拉蕾又一次嗅到到了**翻腾的味道,饶有兴趣的盯着老廖皱了皱小鼻子,这才接着说道:“你不知道,在使徒那边上百年也不一定能遇到生物闯进来,所以大部分时间是我睡着莎莉叶活动,等我被莎莉叶唤醒的时候才发现有矮人出现在了使徒,天啊,真不知道这些矮人是怎么做到的!”说着阿拉蕾有皱了皱鼻子,顺带从老廖手里夺得烤鸡腿一只。

    "要知道自从使徒被封闭后,就沉入了大山之底,以防凡人的目光亵渎。想来即使是尊贵之主也不会想到,会有矮人在万世后发掘出使徒!这太不可思议了!”说着阿拉蕾夸张的挥舞着手臂,樱桃小嘴儿张的溜圆,紧致无瑕的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感慨。

    “那些矮人在近千年岁月中几乎挖空了大半个山脉,建立了一个真正的地下王国,虽然不可思议,但这是事实!”老廖尽量保持贵族般的平静回答,一边私下腹诽:“这帮玩意儿迟早要挖通地狱,尽是些惹事精!”

    “哦,这么神奇?我真想看看!”

    “说重点!还有莎莉叶怎么不偷偷逃跑?”老廖觉得阿拉蕾实在又有点儿秀逗,也许应该换个岗位。

    “呵呵,莎莉叶和我同体同魂,我们都是正职天徒,只不过出于混沌的我们和你们这些神造物不一样,我们天生时三魂并未融合,命魂掌管体,光明属于灵魂,夜晚属于觉魂。因为觉魂掌管视、嗅、听、味、触五觉,且本力源于真实所以属相对倾向黑暗,行事也多依本但凭一时喜怒,所以总会无意间造成非审的杀戮;而灵魂掌管智慧,如思考、判断、逻辑、发明等,且力源于虚无所以属相对倾向光明,平时多思少做宽达温和,除非经过判定之罪,否则少有杀戮;所以我和她只是司职不同却完全平等,并不存在谁善谁恶的问题。”

    眼见廖然一脸思索的神,阿拉蕾停了一下接着道:“莎莉叶其实也没你想象的那么凶恶的,即便原罪滔天,只要不故意激怒她,她就不会使用噬魂的能力,而且,有时候她比我好许多的,起码她能过自己想要的生活,若不是因为的我存在,我想她会快乐许多!你明白么!”

    ------------

    连着三顿火锅,差点把胃给废了……神啊,突然降了18°,太冷了。

重要声明:小说《死灵狂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