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光与暗的双生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何不听风 书名:死灵狂潮
    ">

    除非像狼、狮、虎、豹、猿、象等领域观念比较强野兽,或者这片大陆特产的那些智慧不错的魔兽,进去了一旦获得力量的祝福或者血腥惑,难免产生生存之外的杀戮,进而由于对力量的过分向往,失去了脱出樊笼的机会。而对强大无匹智慧超卓的雨果而言,怕是萨迈尔之光能加持的力量寥寥,毕竟只是一件器皿,老廖可不相信他能无限度的增加力量,否则那些从萨迈尔之光中脱而出的存在,早把这个世界闹个天翻地覆了。

    想通这一节,老廖便不为雨过担心了,好赖跟着老火头玩了千多年的道法,要是干不一件死物,怕是老火头立马能杀回来闹个天翻地覆。有着老火头记忆的老廖知道,原本刚来到这世界的老火头,时不时还能碰到几个举手间毁天灭地的土著,偶尔也有几个不开眼的跟老头耍横,往往一个照面,那些蛮横的便老老实实的当了孙子,不是被老头抄了家,就是被老头揍得没脸见人,反正没一个落好的,也正因为如此,老廖才特别怕这些历久不死的存在。

    有道是不知者不惧,老廖不知道该庆幸自己知道的多用上的少,还是该抱怨自己知道的太多,导致江湖越老胆子越小,不过有一点老廖清楚,要不是有这些记忆打底子,上次与路西法打交道时,一个对应不好,等待自己的铁定是人头落地,说不定吞噬者格瓦拉还能加顿餐,毕竟老路当年可是出了名的只要面子不要命,偏偏他还只看得起讲面子要尊严的对手。

    既然雨果没啥危险,放下了心中头等大事,老廖便自研究起了未到手的奖励,反正儿子的就等于自己的。只是杀戮的力量好理解,不外乎经过黑与红世界的考验,出来后的家伙们或多或少都会所有加强。想想也是,在那世界里没成别人的食物,必然少不了血腥厮杀的经验积淀。不过对此老廖没啥感觉,照老廖估计,以雨果的力量而言,很有可能就是那个世界里最高的存在了,就算有所提高,也绝对展现在糟蹋人的方面。

    想到这,老廖觉得遍体寒。

    “擦,给不给人活了!我才是天降之使!”

    地下城中无月,老廖闷楚楚的呆了半响靠着连问带猜,总算把头绪理了个七七八八,什么诞生自永恒的黑夜与杀戮,埋藏在永无天的寂静,不外是暗指此物制作完成的时间,以及这些能力只能在黑夜中使用,或者暗喻创造者的份,至于掌管着世人的生命,老廖觉得丫可能拥有大规模杀伤武器所具有的瞬间爆发力,还很有可能是剧毒类型那种,不然只能造成死亡,就谈不上生命这一说了。

    只是那黑暗的力量算什么?月夜狂化,红外视力或者黑暗中的隐形能力,又或者者兼而有之?这句话太笼统了,实在是不好揣摩,不过想想除了月夜狂化的能力还算凑合,起码能把小狗崽升格成狼人,其他的能力对于人类而言还算不错的奖励,对于海蓝兽这大雪山的守护者而言,根本就是本能。

    反正不管怎么说,萨麦尔之光的事算是告一段落了。眼巴巴的干恨着也不是事,老廖眼珠子一转,就打起收服阿拉蕾的主意来了,反正她不能移动也没有呼吸,遇到青竹杖这等神物,简直就是盘娃娃菜,想怎么吃就怎么吃,这就叫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原本老廖是不想招惹这个会说话的石墩子的,奈何突然发现失忆的傻大姐还算有点儿用处,起码脑袋瓜里多少还有些远古的存货,自个如今霉运连连,指不定那天还得用得着这上古土著指点迷津呢。

    想归想,老廖觉得还是能让人家自觉一点的好,毕竟异世这种又是隐喻又是代指的交流方式着实不好理解,关键词句若是没个土著帮忙把把关,那真要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可能这种特有的表达方法就是塔兰版的天机不可泄露,总之老怪们都好着一口。万一自个儿霸王硬上弓,引起傻大姐的反感,后求着她指点迷津时,人家嘴巴一歪歪,指不定把自个儿坑到哪个山疙垃里吃糠咽菜呢。

    想到得意处,老廖不为自己的谨慎细腻小得意了把,要说一个合格的教官最最基本的素质表现在哪?不就在一份份细致严谨、全面稳重的各阶计划书么!现代特种战拼的就是指挥官素质,战场信息、兵员装备素质等,可这一切没有一份靠谱的计划书做喉舌,就无法获得上级领导的支持,没有领导支持参谋部(处等)就无法获得出战命令。

    战场上没有命令就出战,先不说士兵跟不跟你走,光是私自武装出营这一条,就等着驻地地区乃至全国的通缉围剿吧,到那时候一旦反抗就地格杀的铁令必然如影随形。老廖虽然属于一线部队,可参谋部的那一早玩的滚瓜烂熟,在国内自然没他这号二把刀施展前期作战计划的机会,可真正的出战命令下达后,各项命令的执行少不了他这个火线教官的参与。

    密闭的空间内,一声似有似无呻吟响动着,似乎呻吟的主人在有意的压制着不发出声音,一直自诩安全全神贯注的在思考问题的老廖根本没注意到。

    久而久之,老廖连买菜、洗澡、理发、转街一干琐事都有了先计划后行动的习惯,偶尔遇到计划外的突发事件,基本上能避则避能拖则拖,简直就是离了计划没法活的教条典范,如今这子过得毫无保障,荣辱之类外事暂且跟黑户老廖无关,但涉及生死的等闲事,别人家的娃老廖心不了,自个儿可不敢有半点儿冒失,只怕一不小心折沟里。

    室内的温度不为人知的升高了少许,轻笑夹杂着发梢流动的声音响起,忙着计算得失的老廖烦躁的挥了挥手,侧脸上写满了浓浓的不耐烦。阿拉蕾见状一阵气恼,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碧蓝双眸中泛出一丝狡黠。

    可惜越怕什么就来什么,老廖这边前前后后计划了个七七八八,一抬头刚想张嘴,就看到面前一碧眼金发的女子巧笑倩兮,一脸母光辉闪耀着。这一刻小小空间内的光线似乎都聚集在了女子如烟似梦白皙纯净的俏脸上,光线照耀出一圈淡淡的圣洁光辉,两只粉嫩的藕臂舒展时,后一对洁白羽翼轻摇,仿佛下一秒就要破空而去!

    漂亮,真他大.爷的漂亮,就跟基督教里的圣母雕像活了过来一般漂亮、充满了母的圣洁光辉,耀的人眼花缭乱神思不属!有道是三年和尚兵,母猪赛貂蝉,老廖三十年如一的战斗在和尚大军之中,在暗室之中乍见半美女慵懒怠倦的人姿态,那还保持得住半分平里大大咧咧的模样,猛冒口水的老廖这时才想起这个关键的问题,圣母雕像?双翼天使像?

    丂他大爷的,又撞邪了!

    “咄,无那你个鸟人,到底是人是鬼,从实招来!”一惊之下火老头的口头禅不由自主的蹦了出来,眼前雕像变美女的戏法着实来的突兀,由不得老廖不失态。其实怪只怪老廖自个儿眼瞎,阿拉蕾这番异变一没躲二没藏的,可睁眼瞎仗着四下无人忙着潜心算计功过得失,那还顾得上石墩子,这才被吓了个半死。

    “廖然你个坏蛋!刚才还姐姐长姐姐短的叫个不停,怎么不欢迎姐姐来啊?信不信不我现在就把你的小东西给永久封印了?"苦闷久了的阿拉蕾眼见诡计得逞,开心的不得了,当下也不在乎咋咋呼呼的廖然发癫,学着老廖的模样箕踞在地,这一来可不得了,肚兜似得雪白蕾丝上一对天蕾滚滚,呈外八字的修长美腿摇摇摆摆尽显得意,原本及膝的雪白裙摆就势翩跹滑下,露出一片凄迷芳菲……

    “杀了我吧!”不可否认,正太小老头和女人口花花时,几乎已经达到了脸若城墙舌绽莲花的境界,但是仅止于此的乡下孩子,这辈子还真没如此香艳的经历,不同于历经大城市繁华教唆的同辈人,谨守着父辈训诫与部队铁律的老廖,属于那种贼心滔天贼胆零落的下等流氓。倒不是老廖古板守旧,在学校穷嘻嘻的乡下小子严重缺乏竞争力,等在部队爬上能谈婚论嫁的地位后,鉴于教官份而整天装出的那一脸严肃冷酷的模样,又阻止了艳遇发生的可能

    于是乎怀着小菜鸟懵懂怀的老廖,只能靠着战友们的教导打打嘴仗,一旦打算付诸行动,毫无功底满脑子战友们形似而非的所谓经验,总是倒在拟定前期计划书的战场之上,久而久之,老廖算是废了。这正是成也计划书,败也计划书。而眼前的事明显不在计划之内,在老廖的思维之中,这等猛女等同于远古野兽,便是偶有所遇,老廖也躲得远远的,没办法,老实人确实缺乏应变能力。

    “看你吓的那样!放心,不会欺负你家小东西的,不过别指望我放他出来,第一我不高兴。第二,你家小东西太可恶了,竟然在我脚上撒尿!”说着话阿拉蕾还瞅了瞅左脚,估计那就是案发地点。

    老廖好不容易才把眼拔了出来,闻言又不自觉的又看了过去,直勾勾的眼神绿光闪烁,咕噜咕噜吞口水的声音,宛如入冬时上水的暖气片。

    “姐姐,能不能麻烦你站起来,或者拉拉裙子!”面红耳赤实在是受不了了的老廖恹恹的请求着,那一脸的不舍与坚决,恍如黄河决口前的普通d员,都是被的。这会儿甚至都忘了雕像变美女的严重问题,可见女色伤人啊。

重要声明:小说《死灵狂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