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萨麦尔之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何不听风 书名:死灵狂潮
    ">

    文明的诞生与消亡同样神秘。

    -------------------

    可怜卡扎伊耐着子听了半晌,才发现老管家一众根本不知详,说来说去都是出事前的况,至于议事厅出事后的一干种种,老管家手一摊,明确的表示不知道,从出事后在大厅的家主和几个仆役就没出来,而派进去打听消息的也都没能再出来。至于家族其他地区的人倒都正常,如今正在王者议事厅和各大家族商讨处理办法呢。

    揉着眉心,卡扎伊的脸简直快皱成茄子了。得,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都过去了,愣是没闹清楚遇到了什么事,老卡几乎都能想象的出这些时王者议会厅唧唧喳喳各抒己见的闹样儿,这事看来是指不上他们了。听管家的意思,现在家族议事厅进去就出不来了,可廖然人已经进去了,不管怎么说,这家伙都是为了自己才出事的,老卡于于理也得想办法救人啊。

    只是,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恨恨的捶了捶大腿,卡扎伊带着最后一丝希望走向负责警戒的战锤近卫军的负责人。

    战锤近卫军现场指挥官梅杰维夫.洛林眼巴巴的看着那人类小孩愣头愣脑的往里闯,一眨眼冲进了神影覆盖的范围之内,眼瞅着就成了失踪人口,不免有点儿怜惜。不过那是德华家族的卡扎伊带来的,是死是活跟自己没半点关系,近卫队的任务只是保证阻止德华家族议事厅内的危险扩散,并不需要阻止他人进入查探,其实就那速度,想阻止也阻止不了。

    卡扎伊的到来自然在梅杰维夫的预料之中,恪守职责的梅杰维夫像往一样礼貌的问候过这位德华家族的顺位继承人后,主动将自己所知道的消息讲了出来,和老管家的话相比,这番新消息只多了五十名先期查探的士兵至今下落不明,以及议事厅内未发生剧烈战斗,深入的士兵就那么无声无息的失去了消息,如同现在一样。

    卡扎伊急的直跳脚,诸事纷乱偏偏没一个明白人儿,老卡着实郁闷了。

    “着了……着了……”呼哧哧大喘气的廖然这会儿也在跳脚,不是急的,是烫的。好不容易混到手,艾琳娜亲手裁制的简易兽皮鞋又他m作废了,黑怵怵冒着青烟的皮毛粘连在脚底,气的老廖只想骂娘。小东西雨果见状喜得跟猴似的,上窜下跳只恨没法言语,不然真不知道要怎么奚落可怜的老廖同志,小东西这些子着实厌烦了老廖上那扯不烂撕不碎的贴软皮甲了,关键是又不能真下手硬干。眼看老廖吃瘪,小东西那叫一个得意啊。。

    “就你精明,赶明就把你卖了换鞋穿!“处理完脚丫子,老廖这才有时间观察环境。不下两百平的大厅空的好似海啸过后的沙滩,连桌椅板凳都没有,若不是四周墙壁上矮人风格浓重的雕刻作证,老廖铁定以为这是间空置的仓房。一白如洗的地面干净的连点儿灰尘都没有,因此也凸显出上面那道蜿蜒曲折的黑线,如烟似雾的黑线似真似幻,看得老廖一阵儿皱眉。

    来路一片雾蒙蒙,老廖试着往回走了走,发现好像雾中有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挡着,使劲抡着竹杖来了两下,轻飘飘软乎乎的毫不着力,紧跑几步感觉怎么滴也应该有十来米了,可愣是没走出那道神大门,吃不定主意的老廖也不敢胡闯,当下退回了原地,顺带问问了小东西的意见。

    “啥玩意啊?能量壁垒?时空监狱?战争迷雾……老妖怪你知道不?”小东西呲呲牙,接着迷茫的摇了摇狗爪子,示意老廖它也不知道。这还是老廖和小东西单独相处时意外发现的,小东西不但听得懂老廖说话,甚至很多时候能靠着小爪子挥舞给老廖出出主意。比如老廖拿不定主意走左边还是走右边时,小东西总能适时的给出相当中肯的意见……

    “那要不咱两跟着这鬼东西试试!”既然没法退出去和老卡等人回合,也就只能自己给自己拿主意了。这雾出现的很是诡异,往里走的时候根本看不到,一旦后退一瞬间就会将人包裹个严严实实,而且这雾还在以眼可见的速度由外向内不停弥漫着,把老廖整的好似风箱里的老鼠,进退不得啊。

    因此老廖决定往前探探路,坐以待毙绝不是人类的习惯。不过说是说,老廖还是决定万事小心点,那飘渺不定犹如黑炎的痕迹诡异莫名,里里外外的透着一股不详。因此老廖决定要绕着点走,免得再撞邪。最近的遭遇对老廖而言,真是一场邪的不能再邪的噩梦,年余的历程不管到哪,那就是一片儿腥风血雨。

    地球如是,窒息沼泽如是,好不容易到了矮子城见了点儿人气,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地下城气重,还没来得及混口饭,老廖又被发配至边疆了。想到这些老廖不由暗暗发狠,以后有机会,一定要住的又高又亮,争取和光明做拜把子兄弟。太邪行了,奔波不休马不停蹄,老廖真有点厌烦了这种生活了,好歹给机会让人歇口气吃口馍啊。

    老廖有意躲着那黑痕四处查探,说是查探其实四下里空的一目了然,眼下的举措不过是习惯使然。正想着烦心事的老廖完全没注意雨果,小东西似乎对那飘忽不定的蜿蜒有着别样的兴趣,眼见老廖四下游走,闷坐了近千年的囚徒近刚刚获释,精力充沛下下一扑一扑自个儿逗着那黑痕玩的不亦乐乎。

    “雨果,赶快回来,再闹,信不信我扒了你的皮!”等到老廖发现茫茫迷雾中没有了小东西那雪白的影时,直急出了一头冷汗,这人生地不熟的,谁知道会遇到什么事。深怕雨果出事的老廖再也顾不上邪行不邪行的问题,一边大吼着,一边顺着渐渐淡了的黑痕急匆匆的找去。还别说,原本这大点儿的地方一眼就能望穿,待老廖踏循着黑痕走了几步,才发现这里别有洞天。

    老廖但觉空间一暗一明,原本空的大厅多了几件事物,当间一张长十数米宽四米的铁木会议桌由于长时间的打理显得锃明彻亮,桌面上摆着数只黑炭笔,炭笔旁零落这几张兽皮纸,十来张宽大舒适的高背椅溜溜的摆满桌旁,桌椅四周顺着铁木特有的好看纹路浅雕着各种抽象图案,厚重实用的浓郁矮人风格在这些家具上一展无遗。

    光滑如镜的四壁岩面上难得的没有任何雕琢,让大厅看起来明朗大气了许多,顺着墙壁跟几座各有特色的英雄石雕或扛锤、或架盾、或持斧,唯一相同的就是都披着一看起来就透着厚重结实气息的矮人重甲,惟妙惟肖的英雄们一个个面色严峻,冷酷非凡,颇有几分便秘找不到厕所的尴尬样儿。

    就这些缺乏新意的传说中的神话史诗英雄怎么可能入得了廖然法眼,照老廖所熟知军政手法,只要有必要,任何政权都能在一个月内搞出上百个猛过董存瑞,堪比黄继光的英雄人物。真正引起老廖注意的是大厅一角石基上的那座貌似人类女的雕塑,两米左右的正常高度的雕像,夹在一堆六米左右矮人战神之中,显得如此纤秀迷人、波浪长发根根入目,最重要的是女特征明显,譬如没有胡子。

    走进了老廖才发现,这是具由整块玉石(透闪石)雕刻而成的雕像,质地温润坚密、莹透纯净、洁白无瑕,端的一块上好的羊脂白玉,更难得竟然如此之巨,若是放在地球,那绝对属于无价之宝啊!可惜透闪石在这里的价值有限,以老廖得自老火头的记忆而言,这里的人区分矿石、宝石价值的办法非常实际。

    比如拥有良好火系魔容度的红宝石、火焰石;水系魔容度的蓝宝石、冷凝石;土系魔容度的虎眼石、黄晶石全都价值不菲;而那些外表华美别致却魔容量较低的各种发晶(含丝状物的水晶,比如觅血珠)、白水晶、琥珀的价值甚至不如等重的白银,更别提透闪石了,品质好点的或许还有工匠打磨雕琢出售,品质次点的,怕是送人人家也不要。(玉石并非中国特产,和田玉也非和田特产,如今很多国家都有向国内倾售和田玉)

    不过能达到眼前这等品质的透闪石实在少见,若不是因为如此,和各种矿物打老了交道的矮人们也不可能折节收藏。老廖眼巴巴的望着面前的翩跹女子雕像,近看时这雕像好似活了一般,粉面如玉、眉目如画、衣诀飘飘、曲线玲珑,光滑背上一对洁白羽翼招展若翔,右手环,左手上扬,玉手紧握着一杆纤细铜柄,犹如火炬般的造型别致玲珑,只见十二面骰面的锻花球体、面面镂空,内嵌一枚硕大的六棱宝石放着熊熊火焰,球体的棱棱角角上尽是繁芜复杂的神秘纹络,似纹非纹似花非花的纹路与其说是装饰,不如说是遗落在无尽岁月之河中的不朽。

    “嘿,有意思!”老廖虽不是当君子的料,不过如此宝物人人皆可得之,老廖既然见了,怎么也不可能轻松放过,正待伸手摘下那堪称神物的火炬,没曾想耳边竟然传来一声低叹,直吓得老廖一个哆嗦,他大爷的,不带这么玩儿,刚被盗版梅超风吓了个半死不活,怎么又来啊!

    “谁!”反疾走两步抄棍在手的老廖胆气顿生,只是扫了一圈未见有人,不由紧了紧手中青竹棍。青竹棍虽貌不惊人,论起来可是一等一的强悍,可惜老廖怎么磨,也没能磨出个枪刃来,对此深表遗憾的老廖突然觉得,老火头也不算黑心工厂厂主里最坏的那一个,起码这支七合一的青竹棍质量过硬,硬直强劲。

    此时手握杀器,胆气俞壮。老廖觉得只要对方敢露脸,自个就敢给丫免费美容。

重要声明:小说《死灵狂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